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两道大术

掠天记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两道大术

    龙君是个实在人,最起码一开始方行是这样认为的。

    或许这头老龙真如传说中那样,拈花惹草,风流成性,但最起码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说传法就传法,一点也不啰嗦,自从定了这件事开始,便开始将胸中所学涓滴传授。

    龙族两道大术,乃至天赋异禀的真龙一脉,又经历了千万年,无论前贤大能修行,参悟,删繁去简,又借鉴了世间诸大宗门的道书与术法等等才推洐到了如今的境界,法诀不过寥寥数百字,但却精妙难言,堪称微言大义,蕴含着雨、雷二术的玄奥至妙之理,深不可测。

    若按照世间最普通的基、法、玄、神、仙等阶划分,龙族雨、雷二术实在已经超越了神阶,可以推升至仙法范畴,在术理精深层面,比起方行自青狐鬼面之中学来的妖狐仙法都不差,他所学法诀里面,也惟有太上经、无名功诀,以及根伯所传的杀生大术堪与并提。

    方行虽然平时没个正形,却知好歹,明白机会来之不易,也真个下了功夫去学。

    在道堂间,龙君布下了九道法阵,隔绝天地,与方行一人一个蒲团,对坐讲道,就连天一宫宫主与湖君大长老,在这时候都得避嫌,不敢靠近道堂百丈之内,而有资格进入道堂随着方行一起听道的,也就只有被龙君好说歹说劝了过来的龙女了,毕竟是亲闺女。

    当然了,大金乌这厮也是个见缝插针的主儿,背上还驼着一个孩子,就死皮赖脸的跟着凑了进来听经,非常的自觉,龙君竟然也没有撵它走,笑嘻嘻的默认了它的存在。

    最幸运的,倒是那个被大金乌抱了进来的小东西。

    她还在襁褓之中,道源缺失,神智未开。便有了这等聆听这等天地雨雷二术至理的机会。

    龙君在道堂讲道之时,玄奥至极的法诀,自口中飞出,震荡天地。伴随天花坠落,显化金色符文,于道堂之中飞舞,小东西在这种环境下,虽然不见得能听懂。却也被这些蕴含大道的神秘符文之力影响,震荡入骸,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洗礼了。

    而龙女与方行、大金乌三个,也异常的认真,认真聆听,明悟道理。

    仅仅是传承两道大术的数百经文,便用去了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之后,却也刚刚开始对这两道大术的修炼。龙君带了他们,飞遁数万里,翻山岭,勘灵脉,推算天地走势,来到了神州一处玄奇莫测的虚空,说是要让他们亲身感受行云布雨之妙,领悟天地雷霆之威。

    “要学得驭雷大术,就须得亲身感受雷霆之威,掌控雷法精妙变化……”

    云端之上。云气萦绕,黑烟滚滚,云下却是一方雷泽,内中雷蛇无数。缠绕不定,可怖异常,而龙君则表情严肃,向三个小辈说道:“天地之间,再强横的力量也有迹可循,不去亲自感受。总是容易被他吓坏,但若是亲身感受了,便有可能寻找到它的运转痕迹……”

    大金乌与方行探头瞧着下方那让人心惊胆战的力量,战战兢兢道:“说点好懂的行不?”

    龙君微笑道:“简单来说,就是挨劈!”

    方行与大金乌都吓坏了,听龙君的意思,是要跳下去?

    “你不会是公报私仇吧?”

    方行抬头瞧着龙君,隐隐开始感觉这位老丈人不靠谱。

    大金乌更是心惊:“不会是因为我偷听了你们龙族的大术至理,要杀鸦灭口吧?”

    “没出息的东西!”

    龙君不屑训斥:“此乃龙族不二挨劈大术,敢不敢学就看你们了!”

    这倒让方行与大金乌犹豫了,凑到云端低声商议。

    “小土匪,我觉得还是不靠谱啊,下方这力量太强了,不会被劈死吧?”

    方行点头道:“我也觉得不是很靠谱,得想个法子,以防万一!”

    大金乌急忙点头道:“对对对,你说有什么法子?”

    方行道:“你先下去试试吧!”

    大金乌呆了呆,忽然发现不对,急叫道:“你想干啥?”

    最后一个“啥”字尚未结束,屁股上忽然挨了一脚,方行直接把它踹了下去。

    “呱……小土匪我跟你没完……呱呱……”

    大金乌一个跟头扎进了雷泽里,只被雷电的羽毛直竖,满身焦黑,扑扇着翅膀想飞出来,却被雷泽内中的强大引力给吸住了,逃都逃不掉,无数雷蛇从四面八方涌来,直将它淹没了,大金乌又惊又怕,被雷劈的呱呱惨叫,痛骂起方行来,一身金灿灿的威风羽毛都糊了。

    “哎呀,都他娘的熟了……”

    大金乌的惨状让方行头皮一阵发麻,严肃的向身边龙君道:“我觉得在这里感受也可以!”

    “下去吧你!”

    龙君一腿踹在了方行屁股上,小土匪一声惨叫,也掉进了雷泽里,惨叫连连。

    “一定要下去么?”

    龙女上前了几步,望着下方行的雷泽,跃跃欲试。

    龙君却伸手拦住了她,满面怜爱之色的道:“不用,在这里感受雷力变化就行了!”

    “哇……老不死的东西你果然是公报私仇啊……”

    “大金爷我就知道你是要杀鸦灭口啊……”

    方行与大金乌听到了,同时气的破口大骂起来,双双借力,想要跳出来。

    但龙君哈哈大笑声中,大手一挥,盖落了下来,又把他们两打回了雷泽之中,笑道:“少他妈废话,你们两个小浑蛋背地里骂我老色鬼,真当我不知道吗?现在谁也别想逃出来,乖乖呆在里面,按我此前传你们的法诀,运转灵力,不可出半点错处,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方行与大金乌都心惊胆颤的发问。

    龙君阴瘆瘆一笑:“不然呆会捞出来,可能直接熟了……”

    “哇……老泰山我错了……”

    方行吓的大惊失色,“嗷”一声就往上面跳。

    “龙王爷爷啊,欺负你闺女的事都是这小王八蛋干的,跟我没关系啊……”

    大金乌也吓的心惊胆战,大叫着要飞上来。

    “王八蛋,敢出卖小爷?下去吧你!”

    大金乌这厮竟然敢出卖自己,却把方行气的不行,回头一脚把它给踹了下来。

    “不让我上去你也别想上去!”

    大金乌也大怒,伸爪子抓住了方行的小腿把他也扯了下来。

    “王八蛋贼鸟鸦,小爷忍你很久啦!”

    方行重跌入了雷泽之中,怒气冲冲,翻身跳到了大金乌背上乱打。

    “当大金爷怕你,让你尝尝我撕鹤爪……”

    “撕你大爷,看小爷王八拳……”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两个家伙直接在雷泽里掐了起来,一时鸟羽乱飞,怪叫连连,竟然都忘了往上爬,一个撕鹤爪,一个王八拳,你来我往,直打的翻翻腾腾,昏天暗地,雷泽之中雷蛇都扰得四下乱窜,这可倒好,本来他们缩在一角,只会被雷蛇劈中身体表面,这一打起来,却像是下了油锅里的两条鱼煎过了这面就翻过身去煎另一面,真不用担心夹生了。

    “他们两个……不会真被劈死吧?”

    上方腾云上的龙女,已经被下面的惨状惊的面如土色了,颤声发问。

    龙君却满不在乎,笑道:“放心吧,为父亲手驭雷劈他们,就不是想让他们被别人劈死!”

    龙女欲言又止,半晌才道:“时间如此紧迫,他修了这两道大术,恐怕也……”

    龙君却知道自己的女儿想的是什么,轻笑了一声,道:“这两道大术本就不是为了让他渡过那道难关的,与灵巧宗的赌斗,还得他自己去解决,不过你尽管放心好了,虽然我之前臭骂了他一顿,压了一下他那骄狂性子,但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这小子实力着实不凡,身怀七法,其中六法皆是天地间一流法种,这等根基,放眼整个神州,又有几人呐……”

    龙女抬起头来,迟疑道:“可你也说过,他修行速度实在太快,术法并不精湛!”

    龙君笑道:“力大无穷的壮汉不必与幼童较量武技,直接以大拳镇压便是,凭这小子的本事,哪怕不精通神术,一套王八拳打下来,能接得住的人也不多啊,更何况……”

    说到这里,龙君忽然大笑了起来:“我本来就不觉得他会乖乖闯阵!”

    “不乖乖闯阵?”

    龙女怔了怔,下意识道:“他这性子怎么肯向人认输?”

    龙君听了这句话,非常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良久良久,才轻声叹了口气,摇头道:“闺女啊,为父实在担忧,凭你这老实劲,将来可怎么跟这小子过日子哟……”

    “你又乱说些什么?”

    听龙君说了这一袭话,龙女已安下了心来,又面薄,便不与龙君多说,自顾自到一边感悟雷意,而一直淡淡微笑的龙君,在此时眉间却不易察觉的掠过了一抹忧意,轻声长叹道:“这傻丫头倒是实在,不用挂着自己的爹了之后,整副心思就转向外人了,只是啊,这小子一场大难即将临头,万一他撑过去了倒是好说,但若是撑不过去,你可怎么自处?”

    “我的女儿,当真这么命苦?”

    龙君愈想愈愁,嘴角升起了一丝微嘲:“不会真是报应吧?”(未完待续。)

    PS:  今天跨年了,老鬼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步步高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