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明日午时,斩你人头

掠天记 第六百四十五章 明日午时,斩你人头

    一个月时间很短,但某些时候也过的很慢,就比如说在方行与大金乌终日倍受折腾的情况下,俩人都恨不得时间可以走的快一点,但偏偏得用心惨悟,知道龙君传法一事,乃是难得的机会,尤其是一方强者,毫不藏私的将一族秘法倾囊相传,更是让人不敢相信了。

    一个月来,雷劈、水劫、挨脚踹,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了。

    当然,天一宫内最痛苦的可不是它们俩,而是道无方,天一宫少宫主。

    简单来说,方行与大金乌如今每天的时候,就是听经,挨虐,堵胖子。

    听经,便是听龙君讲法,诠释法理,了悟真谛,挨虐,就或是雷泽,或是真水潭,在被雷劈的七窍冒烟,水淹的肚子溜圆的情况下,感悟龙君口中所说的“万物之理”,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两个家伙才算能得到点乐趣,就是去堵那个天一宫的少宫主打架。

    “与人厮杀是最好的悟道方法,所以你们现在需要一个合格的对手来练手!”

    龙君的原话便是如此,说完了之后,就暗示他们两个如今神州北域最合格的对手其实就在天一宫内,那个像座肉山一般的天一宫少宫主,在龙君口中乃是不输乃父的奇才,丹成五法不说,还将雷术修炼到了极致,再加上一身肥肉,其实也是将肉身修到了极致的外显。

    方行和大金乌一听就上心了,而道无方就倒楣了。

    “死胖子,你钻哪个老鼠洞里去啦?给小爷出来!”

    “呱呱,早看你这胖子不顺眼了,你别躲,大金爷我已经看见你啦!”

    天一宫内,一金一灰两道影子到处乱窜,口中不停的呦喝,吓的天一宫诸弟子战战兢兢,一个个缩在洞府里。连头也不敢探,真不知道天一宫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竟然引来了这么两个煞星,活了这么大。就没见过一个敢在天一宫内说出“胖”这个字的人,可如今,却有两个家伙每天在傍晚时分准时从天而降,一面喊“死胖子”,一边到处找少宫主。

    不光如此。倒了楣的还不只少宫主,十大真传里没挨过揍的可真不多。

    这两个王八蛋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到处找人干仗,天一宫内除了几位身份尊贵的长老之外,哪个没被他们两个挑衅过?偏偏宫主与湖君长老,竟然对此事视而不见,由他们去,连吃了几回大亏,在初时还忍不住出来喝斥他们的天一宫弟子,现在已经没人敢露头了。

    “他娘的。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入云峰下一处偏僻的山谷里,阴云遮掩之下,满身是伤的道无方缩在一处山洞里,恨的咬牙切齿,本来一开始打算好好处用一下方行的他,却万万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大的本领,不但战败了护道盟众修,更是将龙君都惊了出来,偏偏龙君似乎还很看好他这个女婿,以致这厮在天一宫内都成了贵客。自己别说利用他了,反倒得刻意交好,与他拉近关系。

    然后,在道无方忍了三天。终于再次设宴宴请这王八蛋时,噩梦开始了。

    喝了半个时辰的酒,这王八蛋口中说出了一千四百五十二个“死胖子”,道无方忍了!

    那头大金乌向自己身边的娇美侍妾抛了五百六十九个媚眼,道无方也忍了。

    那王八蛋可怜自己的八个轿奴每天抬着自己,压力实在太大。月例又实在太低,私自给人家提了十倍的月例,还逼着自己打下法印捏着鼻子认了这份契约,道无方还是忍了……

    那只大乌鸦非得表演一番用翅膀喝酒,摔了自己珍藏的蓝田玉杯,道无方忍了!

    可等到酒宴一散,这两个王八蛋就合伙把自己的私人宝库给偷了时,道无方忍不住了,这大胖子,在玉榻上一弹,便像个肉球一样朝着那两个王八蛋居住的洞府飞了过去,有心要一屁股坐死他们,却无意中看到,这两个家伙竟然都全副披甲的等着自己了……

    再之后,痛苦生活开始了。

    道无方着实不凡,肉身强横,飞剑、武器、乃至山脉,打到身上不疼不痒,而只用雷法跟他对敌的方行和大金乌两个,也在他自悟的雷法秘术“球形闪电”的克制下,全然不能还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只能绕着整个天一宫跟他溜弯,一边逃一边骂。

    于是天一宫上容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一只犀牛一样大的金色乌鸦与一个穿着灰袍子的人族少年在天上飞,一边飞一边骂“死胖子”,在他们后面,自家的少宫主圆滚滚如一座肉山,驾驭闪电,云笼雾罩,轰隆隆自后面碾压了过来,也不知撞塌了多少座山峰。

    第一次大战,道无方全胜而归,顺利抢回了自己宝库失窃的法宝。

    但第二天,那两个王八蛋又来了,全副披挂在洞门口叫阵。

    道无方冲了出去,一番大战后,又撵的这两个家伙满天乱跑,吱哇乱叫。

    但是第三天,他们又来了……

    然后第四天,他们又来了……

    第五天……

    第六天……

    道无方不是傻子,第三天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有心要避战,但在那两个王八蛋面前,他想避战真是万万不能,每次都被他们两个骂的七窍生烟,六神暴跳,杀心都动了好几回了,偏偏那两个家伙跑的是真快,搁谁也经不住这样溜腿啊,每次都是追杀半天,悻悻回府。

    第七天时,道无方甚至想要躲过去,不在天一宫内呆着了。

    可是没用,湖君长老亲自下旨,不许他外出,好好在天一宫内呆着。

    于是道无方就想纠集天一宫诸真传,一次性给这两个王八蛋来次狠的教训。

    可几番大战后,诸真传都吃了大亏,连自己都不忍心叫他们了。

    于是道无方只能自己扛,反正就一个月时间,自己还扛不过去不成?

    直到他发现,那个叫方行的小王八蛋的雷术修为进境竟然一日千里,初时与自己的雷法对上。简直溃不成军,只有逃身就逃的份,但不到三天,他就隐隐可以和自己过招了。不到十天,就连自己也只能用尽了全力,才能在雷法上败他,而半个月时间之后,他赫然发现。对方在雷法一道的造诣,赫然已经让自己都感觉惊愕了,稍不留神就会吃大亏那种……

    此时论秘术精深,自己还是自己胜了一筹,但那厮的法种品质却极高,可以弥补。

    到了这时候,道无方如何还能不知自己堂堂天一宫少宫主,外人口中真实本领完全有资格进入三道七子之列,甚至排名还不低的自己,已经被那个王八蛋当成了磨刀石?

    悲哀啊……

    从七天前开始。道无方就感觉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小魔头的对手了,愣是被他和那只只会捡便宜的贼乌鸦收拾了一顿,本以为反正自己都输了,他们两个总不会来找自己了吧?没想到那两个王八蛋这么有恒心,还是天天来,挨不过这个苦头的道无方欲哭无泪,只好躲到这个天一宫最为不起眼的山谷里来了,并借着这山谷的残余法阵躲避他们的神念扫视。

    “找到了吗?”

    空中的方行与大金乌碰头了,方行大声发问。

    大金乌摇头道:“没有,他的洞府。还有他十八个相好的洞府,还有他那第四个模样最漂亮的相好泡温泉的地方,甚至还有他相好裙子底下,我都看了。没有……”

    下方的道无方直恨的牙痒,妈的,这色乌鸦就是占自己侍妾便宜去了吧?

    找人哪有找到裙子底下去的?

    老子这一身的肉,得多大的裙子才能盖得住?

    方行点了点头,自语道:“他的宝库,经阁。丹坊,我也找了,一点好东西都没有!”

    下方的道无方更是一呆,欲哭无泪,这是找人吗?

    这他娘的分明洗劫去了吧?

    本少宫主这点家底,已经被你们洗劫了七八遍了你还不放过?

    心里恨的不行,但想着好在他们两个找不到自己,也该走了吧?

    却不成想,只听得半空之中,那个小魔头嘿嘿冷笑了起来:“死胖子,只要你还在这天一宫内,躲到老鼠窝里去我都得把你揪出来,想躲是吧?哈哈,看我布雨大术……”

    却只见,小魔头一声大叱,挥手从下方的小镜湖里抄起了一把湖水,而后掐起法诀,向着空中一洒,立时见到空中乌云密布,半晌之后,开始有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了下来,范围并不大,却也笼罩了十里之域,一时间包括道无方藏身的小山谷在内,一片烟雨蒙蒙。

    “不好……”

    察觉到小雨落下的道无方大吃一惊,一脑袋就往洞府深处扎去,只是为时已晚。

    他身躯太过庞大,这小小洞府,藏不下他所有的身子,仍有一部分被雨淋到了。

    而空中的方行,微闭起了双目,伸出手指撩拔雨丝,丝缕神念便通过雨幕笼罩了十里之内所有地域,哪怕是神念所不能达之处,他亦在一瞬之间了若指掌,忽然哈哈大笑,身形一动,俯冲了下来:“死胖子,那么大个屁股在外面露着呢,小爷我看你往哪逃?”

    “妈蛋的,跟你拼了……”

    道无方又憋屈又愤怒,大吼一声,从这狭窄的洞府里倒着爬了出来,一声大吼,肉山一般的身体弹上了半空,两只看起来又短又粗的胳膊分向两侧一探,竟尔捞起了两道铁鞭也似的雷电,轰隆隆向着迎面冲来的方行抽打了过去,对雷法的运用,可谓登峰造极。

    “驭雷大术!”

    要是以前的方行,肯定抱头鼠窜,如今却已今非昔比,大笑声中,一声暴喝,头顶之上的乌云里,便陡然间有四五道大腿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轰隆隆向着正冲过来的道无方劈了下去,又惊又怒的道无方只好两道雷鞭上卷,要消弥了那四道天落罚雷,但掌御的雷法毕竟比不过方行,却只消弥了两道,另外两道雷电接连打在了身上,惨叫着向山谷落去。

    “哈哈,死胖子你前两天不是很凶吗?”

    大金乌斜地里抄了过来,双翅一卷。两道狂风自翅底掠来,反将道无方送上了半空。

    “欺负人也得有个够吧?我堂堂天一宫少宫主已经躲了你们半个月了,至于这么天天不死不休的寻摸么我吗?我知道因为一开始我算计了你,你们两个心里不满。但如今都追着我打了一个月了,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不说我吃多少亏……就问你们两个腻不腻?”

    道无方又沮丧又愤怒,大概也是绝望了,竟然不反抗,横横的往空中一坐。嚷嚷起来。

    吼完之后,又感觉后悔,如今可是在天一宫内啊,不知多少人看到了自己这模样。

    恨呐!

    几百年的形象全毁了!

    “嘿嘿嘿嘿,死胖子你少装蒜,小爷固然是找你切磋雷法,好尽快领悟大术,但你这个王八蛋收益也不少,如今的雷法造诣比起一个月前强了不知多少,装什么委屈?”

    方行嘻嘻笑着落了下来。蹲在道无方身前的腾云上笑道。

    道无方哑口无言,横横的转过了头。

    小魔头说的不错,实际上,却不是因为这等切磋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他父亲以及湖君长老也不可能放任这两个王八蛋天天满宫里追杀自己,实话说来,自己与小魔头切雷法,获益也当真不少,他气的是……非得这样切磋吗?不能找个隐秘地方,留点面子给自己?

    “若真是为了切磋……那你把我那宝库里的东西还我?”

    道无方转头。怀着一线希望问道。

    方行嘿嘿一笑,道:“斗法是假的,抢你宝贝是真的!”

    大金乌插嘴道:“可不是,当你交学费了!”

    道无方登时恨的牙痒。对这只死乌鸦的恨意比对小魔头还深,实际上若真动起手来,他是不怕这贼乌鸦的,偏偏这厮不肯正面交锋,要么就是躲在小魔头身后,要么就是凭借疾速满天跟自己溜腿。自己的速度一道恰是短处,那可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追不上它。

    “放心吧,今天小爷不是来找你切磋的,是为了找你告个别!”

    见道无方沮丧,方行笑眯眯的说道,模样里倒有几分不舍。

    “终于要走啦?”

    道无方肿胖的脸抬了起来,表情竟然有些激动。

    方行笑道:“可不是,一个月时间快到啦,你们天一宫也被灵巧宗堵山门堵了一个月了,小爷我再不走都不好意思了,不过你放心,等我摘了那施浑蛋的人头,再回来你们天一宫作客……”说着叹了口气,有点留连的道:“说老实话,我还挺怀念你们天一宫的!”

    道无方哆嗦了一下,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天一宫绝对不会怀念你,你尽管走好了,祝你旗开得胜,永远回不来,天地悠悠,咱们永远不相见……你抢走的宝贝我都不要了,还有我那些小妾里,你们看上哪个尽管带走,祝你们百年好合,只要别回来就行……”

    “这你大爷的,是真想赶我们走啊……”

    方行气的在道无方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愤愤道:“小爷都已经开始把你当朋友了!”

    道无方哭笑不得:“我以前虽然算计你,但把你当朋友是怎么做的,请你饮宴,花大价钱雇来仙子唱曲儿歌舞,还想介绍几位道友给你认识呢……虽然被你一巴掌抽到湖里去了吧,但好歹我那心意是有的……你呢?你呢?追着我打了半个月,朋友就是这样做的吗?”

    “嘿嘿嘿嘿,打是亲骂是爱嘛……”

    方行与大金乌对视了一眼,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心里暗想,这段时间是不是做的太狠了?

    他们知道道无方这死胖子一开始接触自己就没安什么好心,因此后来得到了龙王的暗中点拔之后,兴奋异常,天天堵着道无方斗法,一半是为了磨砺方行的雷法,另一半也真是想撒气,不过看到把那个曾经十分冷傲自得的少宫主打成了这副模样,也心怀歉疚啊!

    “哈哈,不说这些没用的了,借你这天一宫少宫主的印签,帮小爷发个法旨!”

    方行把道无方提溜了起来……凭他如今的力量提溜这胖子,都感觉有点废劲。

    “好,法旨上怎么说?”

    道无方一听方行是真要走,顿时来了精神。

    方行嘿嘿一笑,望着山门方向,低声道:“明日午时,斩你人头!”

    道无方听了这话,重重一点头,也不啰嗦,肉山一般的身体直接向自己的行宫冲去了,不多时,便有一道以天一宫护山大阵为根基的法旨升腾了起来,飘飘摇摇上了半空,悬于半空,金光四射,法旨之上,雄浑法力扩散了开去,方圆万里之内,众修皆心有感应。

    “明日午时,斩你人头……”

    轰隆一声,本就一直在等着方行闯阵之时到来的神州北域登时沸腾了。

    瞧热闹不嫌事大,他们本来就担心这小魔头所谓的闯阵等等,只是虚言,最终还是会因为龙君或是天一宫宫主的求情而雷声大,雨点小,在看到了这道战书一般的法旨之后,他们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这场好戏逃不掉了,无尽议论中,也有无数修士往天一宫赶了过来。

    “明日小魔头要闯阵了!”

    “法旨都已发了下来,这次可不会落空了!”

    “走走走,去观战,无论谁输谁赢,一场好戏逃不掉了……”

    若有神祇从九天俯视,便可以看到,天一宫一带,再次热闹了起来,不知有几万修为不等的修士皆赶来观战,人气汇聚之盛,甚至不输于当初的沧澜海龙女招婿……(未完待续。)

    PS:  先发个二合一,然后晚上还有一章,正在码,修改完了大约九点左右!好了,客气的话也不说了,求票,希望大家能够成全老鬼,让我仙侠前十感受一下……哈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