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文武双全小魔头

掠天记 第六百四十六章 文武双全小魔头

    “那小魔头要明日午时闯阵?”

    此时的天一宫山门之外,一片幽荡荡看不见边际的乌云横亘虚空,身为修行者,灵动境或许只能从这一片乌云里感受到森然惧意,筑基境界则会感受到天威一般不可忤逆的威严,而金丹境修士,则感受到了其中那森然刺骨的杀气,让人心惊胆颤,不敢直视。

    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灵巧宗除元婴老祖之外的所有力量,全放进了那道大阵里。

    在如今元婴不插手小辈之间纠纷的背景下,谁若是破了那大阵,等若是败了整个灵巧宗!

    若是平时,几乎无人敢去想凭一己之力破此大阵,但如今,却有人要这么干了。

    南瞻小魔头方行,赫然放此豪言!

    而且并不只是说说,天一宫上空,已有法旨出现,立誓天地!

    四野八方,已有无尽的修士赶来,只为一观明日的小魔头闯阵壮举……这是往好听了说的,也有相当一部分,其实就是要过来看那声名显赫的小魔头如何自寻死路!

    “他要明日午时斩我人头?”

    此时那天一宫山门外黑压压一片遮天蔽日的大阵之中,灵巧宗奇秀峰峰主施法印盘坐在一个晶莹如玉的蒲团之上,身形若隐若现,望着那道从天一宫上空飞出的法旨,他面容讥诮,甚为不屑,朝身边的童子道:“既然他有法旨出来,有礼来无往非礼也,还他一道法旨!”

    “是!”

    那童子应声而去,半晌之后,便已捧了法旨与施法印的法印过来。

    铺开法旨,施法印以灵力着墨,龙飞凤舞,挥就一道法旨,而后让童儿捧了往大阵深处去了,半晌之后。这黑压压的灵巧宗大阵也陡然间光芒流转,一张大如房屋的法旨升上了半空,其上紫光大作,金灿灿的大字三百里内都看得见。旨上的文字更是在法力加持下,浩荡荡传向四野,万里之内,除非闭了观窍,所有的修士都会感知到这道法旨上面的内容。

    “为诛不义子。何惜一人头!”

    正气凛的十字便是施法印所书的法旨内容,不仅回应了方行那一道法旨的挑衅,更像是在向众修宣告,与那小魔头订下这赌头之约,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诛灭不义之子。

    此前方行在天一宫内,笑言“你尽可斩杀南瞻修士,赌我皱不皱眉”的事情,也已经在他们灵巧宗某些人的刻意推动下流传了开来,当然说法与事实有些出入。说是施法印为了揭穿那小魔头真面目,便与南瞻修士商量好了之后,试探了那厮一下,结果恰好曝露了那小魔头的阴冷狠绝一面,这件事的传播,有很多南瞻修士的身影,诸修便大半都已信了。

    如今,不管其他,南瞻方行在“义”字一方面,已被无数人斥骂。

    施法印的法旨之中。提到的“不义子”三个字,却恰是将这一事重又提了出来。

    天一宫外,山间天上,已聚集了不知多少北域修士。纷纷低声议论。

    “那南瞻小魔头自打在天一宫现身,先是大闹小镜湖,又化身大盗,做下了不知多少案子,更是在龙女招婿大会上,用阴诈手法废掉了苦家云家那前途无量的大剑客。实可谓做恶多端,这倒也罢了,曾有人替他分辨,说他不过是想替南瞻修士报不平,可后来怎样?哼哼,凡持这种想法的人都被狠狠打了脸,那小魔头漠视自己同乡之人性命,反而为了保住从灵巧宗夺走的法宝,不断怂恿施长老下杀手,也还好施长老修为精深,才没上他的当……”

    “使阴耍诈,是为不正,做恶多端,是为不仁,漠视南瞻修士性命,是为不义,呵呵,还有传言出来,说他在南瞻时,曾经出手弑师,这不孝二字也结结实实的坐实了,也亏得龙君心大,竟然真有意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样一个不正不仁不义不孝的魔胎……”

    “呵,那龙君本来就名声不佳,他被人称为百世龙君里最不成器的一个,这可不是乱给他扣帽子,如今因为他贪恋美色,整个沧澜海都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这样的人选一个小魔头当女婿又有什么不妥?呵呵,说不定这坏岳父与贼女婿一见如故,关系匪浅呢!”

    人多口杂,一说起别人家事来,那纵深面可就广了,有人连龙君都骂了。

    不过也有人为龙君分辩:“也不见得,龙族重诺,那小魔头当初在招婿大会上,大败北域诸子,夺得了大会魁首,按照道理,沧澜海长公主本来就该与他订亲,龙君便是不满,也得捏着鼻子认了,呵呵,你们看这一次小魔头本是必死赌约,龙君却迟迟没有与灵巧宗商量,放他一条生路的意思,说不定这就是龙君乐于看到的,等着小魔头自寻死路呢……”

    “唉,若是这样也好,总好过长公主一块好肉,落进小魔头嘴里……”

    种种议论里,甚至还有人替龙女惋惜起来,以年青修士居多。

    “他娘的,人家那法旨说出来比你好听啊,法旨也比你的大……”

    天一宫大殿屋脊上,方行与大金乌也看到了灵巧宗内横亘在虚空之中的法旨,却比他们借了道无方的法鉴发出去的法旨大了三倍,而且话上一行字,说的也要好听多了。

    “你的法旨怎么这么小?”

    方行也觉得被人比下去了,十分不满意的向道无方埋怨道。

    道无方很是有些无语,翻个白眼道:“我的就这么大,要不你去借我爹或湖君长老的去!”

    方行琢磨了一下,摇头道:“还是算了,就不愿跟那些元婴打交道!”

    回头与大金乌鬼鬼崇崇商量了一阵子,又向道无方说道:“你再帮我发一道!”

    道无方都吃了一惊:“法旨还有连发好几道的?”

    方行两拳互捏,指骨“啪啪”作响,不怀好意的看着道无方:“你发不发?”

    道无方相当的无语,自己这又是被威胁了么?

    堂堂天一宫少宫主啊……

    不过也无奈,这小王八蛋揍了自己,连自己的亲爹都不会说什么,没奈何,只好又将法旨收了回来。然后方行就和大金乌嘀嘀咕咕的去商量要写什么东西去了,吵的不可开胶,隐约听见了什么“既然不如他大,那就在气势上压过他”、“直接骂娘不好。得委惋一点”、“他写了一首诗,咱们也还他一首诗”、“小爷文武双全、作诗不在话下”等等片言只语。

    “他会写诗?”

    道无方偷偷听见了,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嗯?那小魔头的法旨收回去了!”

    此时的天一宫外,也有无数修士留意到了天一宫上空的法旨已经不见了。

    一番错愕之后,登时有人冷笑:“那小魔头终究不义不仁。理义上大亏了!”

    “呵呵,还未闯阵,气势上便已输了,小魔头明日危矣!”

    “本来就是一个不正不义正仁不孝之子,气不正则势不直,被灵巧宗施道友一句话驳斥的收回法旨也正常,现在可不是他死不死的问题,是怕他死了之后都没人收尸啊……”

    “哈哈,不错,如今听说。那群南瞻修士对他印象可不怎么样,这一回都没人围观!”

    “咦?说的也是,怎么没见到南瞻修士的影子?”

    “许是不愿见他,这谁又知道呢!且看这小魔头吃瘪!”

    看到了曾经在招婿大会上接连挫败北域诸子的小魔头吃瘪,不知多少人都冷嘲热讽起来,当初方行击败的那些人,可都不是普通人物,不是一宗真传,便是一家道子,足以影响一域。他们的师叔师伯师弟师妹一起来说一个人的不是时,这个人便浑嘴是嘴都说不清了。

    更何况,这些事情还不是空穴来风,有理有据。说起来自然更为理直气壮。

    不过也就在他们议论纷纷时,忽然之间,天一宫上空又有一道法旨飘了上来,悬在半空。

    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金光大作,一道法力催动的神念呼啸四方。

    “施法印,不要脸。又坏又蠢又阴险,睡了徒弟还不算,生下闺女抢道源。异兽腾蛇自天授,无福无份愁白头,借子御兽被人宰,自己出头也打脸。别看现在叫的欢,明天给你拉清单,过来帮忙的王八蛋,小心被我杀个遍,不管你是谁家人,和他一起上西天……”

    后面还跟了个后缀:“当里个当!”

    这道法旨一发出来,方圆三百里内都呆了。

    怎么回事?

    法旨通常都是敕令,代表了一种意愿,一旨既出,便等若立誓天地,绝不更改。

    什么时候见过还有发了一道不解气,再发第二道法旨的?

    而且这他娘的算什么法旨?

    人间快板么?

    你还当里个当,当你妹的当里个当?

    不过好歹朗朗上口,众修还真下意识的念了一遍,而后知情者会心一笑,不知情者惊愕无比,窃窃私语的向周围人打听了起来,自然而然也就听到了那个传闻。

    一些事私底下流传是一回事,众目睦睦之下被人提出来又是另一回事,施法印的做法知晓真相的人也不少,只是知道此事的人皆是这北域各宗门里的长老级人物,为免与灵巧宗交恶,心照不宣,不去提他而已,但如今来了诸多外域散修,这消息便轰然流传开了。

    窃窃私语里,看向灵巧宗的眼神,已多了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之意。

    “尊长,要不要再发一道法旨驳斥他?”

    就连那童儿也面色难看的来到了施法印身边,低声说道。

    施法印面色冷漠,半晌才道:“随他去吧,生王败贼,且看谁取了谁的人头!”

    童儿应声而退,而施法印眼中则骤然释放出了两道惊人的杀机,心里蕴酿起了如何斩杀此子,而不会被人阻拦的各种计划,只可惜一个念头还未落下,那道法旨上金光大放,惊人的法力从法旨上涌现,挟着强横的神念传向四野八方,竟赫然又有一行字从法旨上显化了出来:“总而言之一句话,施法印,你别怕,取你人头不算完,杀你全家不讲价!”(未完待续。)

    PS:  今天的第四更,谢谢大家,现在就差几票了,还有票的兄弟姐妹们,可以让老鬼圆梦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