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被人阴了

掠天记 第六百四十七章 被人阴了

    “好一个杀我全家!”

    天一宫上空那道法旨一祭出来,周围百里之内一片寂然,原本当成笑料来看的北域众修在这最后一句上,却感受到了一股子真切的森然杀气,一时无人回应,就连施法印,也是怒气一时入了脑,豁然而起,声音朗朗,向着天一宫内大喝:“施某等你来杀我全家!”

    这一声断喝运转了灵力,却如雷霆,直震的四野无声。

    却也没有再以法旨传话,而是一个声音大叫了起来:“好,我先打你闺女!”

    话音刚落,眼睁睁看着一个金色大鸟浮到了半空。

    金乌背上,却盘坐着一个灰衫的少年,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小娃娃,却见那少年在小娃娃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小娃娃立刻哭了起来,灰衫少年却与座下那只金色的胖乌鸦“哈哈”“呱呱”的大笑,小娃娃哭声虽然不响,但周围修士修为不弱,却是都听在了耳朵里。

    这诡异的一幕,登时使得众人面面相觑。

    施法印则是怒气冲天,厉喝道:“真有种,何不下来打我?”

    “哈哈哈哈……他承认这是她闺女了……”

    大金乌与灰衫少年同时指着施法印大笑,像是抓住了什么要点。

    而施法印也是心间一凛,意识到自己急怒之下,果真险些露了马脚,不过毕竟心思机敏,厉喝道:“我不识得这小娃娃是谁,但无论是谁家的孩子,也不容得你这般毒打!”

    一句话倒有了种正气凛然的感觉出来了,道貌岸然到有了一种仙风道骨的意思。

    不过这等机变显然对方行这没什么用处,听了这句话反而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抱着孩子站了起来,冲着大阵喊叫:“施法印你个臭不要脸的,有本事你就当着众人的面发个血誓下来,说这不是你的亲生闺女!如果你发了誓,小爷明天就不闯阵啦。直接认输好啦!”

    “你……”

    施法印眉心一皱,却未接上话来。

    修行中人修的便是天道,相信冥冥中的气运与力量,自然不可能发这等血誓。

    更何况。哪怕不遭报应,当着这么多心知肚明的修士发这血誓,也有一种真个儿睁眼说瞎话的感觉,却是丢不起这人,事情做就做出来了。哪怕是被别人知道了,也只会觉得他心思毒辣,或畏或惧或忌惮,但发了这血誓,却会让人瞧不起,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本座一把年纪,不与你这黄口小儿斗嘴,只在此地,等你明日闯阵!”

    说是说不过他了,索性施法印心一横。什么也不说了,放下了最后一句话,盘膝坐下。

    “臭不要脸,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是被你大爷说瞎话哄大的吗?”

    “你们灵巧宗是不是都是你这样的,真恶心,你儿子是你亲生的吗?”

    天一宫上空,小魔头却不依不挠,又骂了半个时辰,而施法印则已察觉这小魔头就是想激怒了起来,好引得自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却索性听而不闻,闭了观窍,倒是一些灵巧宗的弟子心下不服气,跳出了几个人来喝叱方行。只不过他们笨嘴笨舌的,再加上师长在侧,也拉不下来脸来跟那小魔头还有那只贱乌鸦骂街,不一会全都败下了阵来。

    好在半个时辰后,那小魔头却也骂得累了,落了下去。那法旨却又升了起来,金灿灿大字悬于当空,大放光明:“明日午时,小爷先斩你狗头,再断你香火!”

    “好,明日午时,我倒要看你有何本领!”

    施法印阴瘆瘆睁开了眼睛,眼底怒火大炙,活了三百年,挨的骂还不如今天一天挨的多,这也让他心里升起了一种极度抓狂的感觉,强自压抑怒气,转头吩咐座下童子宣他法旨,命宗内子弟齐做准备,迎接明日那小魔头冲阵,心下冷笑,也亏得这小魔头犯傻,主动定下了闯阵的时间,这样法阵中的弟子也不必轮值,明日午时,将力量集于一处就可以了。

    至于神州北域众修,都眼睁睁瞧着那一人一鸦把个偌大灵巧宗骂的哑口无言,甚至还有一些长老级人物施展屏障遮在身前,用以隔断那小魔头的骂声,也真是倍觉惊奇,神州奇人异士多,不乏某某年,哪位强者杀上某山,将对方一派之人杀的全无还手之力的传说。

    但靠一张嘴,骂的对方全宗之人都一片死寂的,今儿个可真是第一次见。

    “好了,估计火侯差不多了,实在不行老金你呆会再上去骂一阵!”

    天一宫内,方行笑嘻嘻将怀里的小东西递给了捧着豹子奶等了半天的牡丹姑娘,然后笑嘻嘻的跟大金乌商量:“等把他们骂的心浮气躁了,明天日出时,准备闯阵!”

    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呆呆道:“不是说明日午时闯阵吗?”

    方行与大金乌齐齐转头看了他一眼,那鄙夷的眼神已经连话都不用说了。

    “就这死胖子当初还想算计咱们俩?”

    “唉,别说了,傻子都觉得自己很聪明!”

    鄙视之后,一人一鸟转头就走,嘀嘀咕咕的交谈,留下了道无方在原地狠狠拍自己脑袋。

    “他娘的,让这两个王八蛋气的我脑子都不好使了……”

    半晌之后,又宽慰自己,可不是咱笨,实在是这两个家伙把无耻当家常便饭了。

    有心要跟上去,看看他们究竟商量如何闯阵,只是看那两个家伙已经走远了,道无方也犹豫了一下,打消了这个念头,估计那两人也不会笨到让自己听到他们的密谋的。

    “你真打算明日闯阵?”

    前方,龙女身形幽幽出现,长裙浮空,仙姿动人。

    “媳妇来啦?”

    方行脸上顿时堆起了笑容。

    龙女神情顿时又有些不自然,顿了一顿,道:“我可以随你一起闯阵!”

    “额……”

    方行倒是一怔,似乎没想到龙女会这么说,倒让他有点不自然了,但还是很快摇了摇头,笑嘻嘻道:“这就不用啦。舍不得让你跟我一块冒险啊,旁边看着就行!”

    “那它怎么可以?”

    龙女神情淡淡的,看了大金乌一眼。

    大金乌忽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下意识挺起了胸膛。

    方行却是瞅了它一眼。道:“它又不是人,死了我也不心疼啊……”

    “呱……”

    大金乌怒了,挥着爪子就朝方行冲了上来,一时间撕鹤爪与王八蛋又打到了一块。

    眼看着这两个家伙打闹着走远了,龙女倒是轻轻一叹。神情有些寥落,远处山巅上,怀里揽着一个娇美的天一宫女弟子的龙君,一边嘻嘻笑着勾起了那女弟子的下巴,一边似有意似无意的下方看了过来,眼神里却也不轻意的露出了一抹凝重之意,心下轻轻叹息。

    “我这女儿,就是太笨,适合做道侣,却不适合做情人呀……”

    一夜时间。很快就已过去,旭日将升未升时,一道金影,悄没声息掠上了天一宫山门。

    前方一座大阵之内,乌压压一片黑云密布,却悄无声息,似乎无人护阵,而在两侧,一些高低起伏的山巅上,虚空中。甚至一些巨大的浮空法舟里,那些盘坐的诸位观战修士,此时也正在闭目瞑想,采集这旭日初生时的第一缕紫气。天地间倒有了一丝奇异的寂静。

    而全副披甲的方行与大金乌,蹲在山门时,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一下头。

    深吸一口气,一人一鸦忽然间同时掠向高天,身形如闪电一般在空中穿行。

    一掠便是百丈。而后方行直接与大金乌的飞行路线合在了一处,却蹲在了大金乌背上,借着它的疾速前冲之势更为猛烈了几分,带起了滔天风浪,而与此同时,旭日升生,跳出云海,天地间阴晦之气一扫而空,就好像是那一道横空而过的金光劈开了黑暗一般。

    “杀……”

    “呱呱……”

    一人一鸦同时大喝,杀气腾腾,却也震散了这世间的片刻寂静。

    “唰唰唰……”

    周围等待着观战的众修感应到了杀气,几乎同时睁开眼睛,无数道神念扫了过来。

    “怎么回事?”

    “那小魔头离开天一宫了,他要在此时冲阵不成?”

    “时间还没到啊……”

    一时之间,这漫天诸修竟然有些绕不过弯来,感觉诧异。

    但也有一些反应快的,冷笑起来:“荒唐,这小魔头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

    “口口声声说要午时闯阵,却在卯时刚至便杀出来了……”

    “不愧小魔头之名,简直无耻到了每一步!”

    众修惊愕之余的议论里,空中那一抹金色闪电却已经挟着难言威势,仿佛一道旭日光芒组成的金色剑光一般,直直斩入了天一宫山门前的黑压压云阵之中,这一冲之势着实太猛,几不输于元婴一击,却是赫然将那一片云阵冲散了几十丈,像刀切进了豆腐一般。

    但也只有这几十丈了,然后那一道金光便就此停住,显露了大金乌与方行的身影。

    他们面上似乎都有些惊愕。

    在他们身周,黑色云气更缓缓散开,赫然露出了一片黑压压的灵巧宗弟子,每一个人都是全副披挂,身穿法衣、宝甲,手持法器或是符篆,更有一些人身边蹲着杀气腾腾的凶兽,一排一排,一堆一堆,整整齐齐,暗合阵理,却将大金乌与方行团团围在了中间。

    “真以为我们灵巧宗上下都是傻子?”

    不远处,一朵乌云散开,露出了盘坐在蒲团上的施法印身形,满面讥诮,法衣飘飞,一派仙风道骨,声音都似乎有些轻蔑而慵懒:“从子时便等你,已侯了半夜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