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欺负人(二更)

掠天记 第六百四十八章 欺负人(二更)

    “被包围了?”

    刚刚从沉寂中惊醒过来的观战众修,忽然间就像是醍醐灌顶一般清醒了过来,大感兴奋,神念如蛛网一般向着大阵投了过去,远处还有腾云朵朵,却是听到了消息的散修们正飞快的赶来看热闹,一边飞还一边相互打听着“什么?小魔头这就被擒住啦?”“好快”等等。

    “呵呵,这等上不得台面的雕虫小技,果然会吃大亏!”

    “奇秀峰峰主人称‘小诸葛’,神算无双,又岂会被他这点小计谋骗过?”

    “自昨日法旨升起时,灵巧宗大阵便已推洐到最强力量了,只能这小魔头来投!”

    众修心里,皆以为方行打就是约定在午时闯阵,却提前杀来,好打灵巧宗一个措手不及的念头,这等伎俩,类似于偷袭,若是灵巧宗真的全无防备,还真有可能被他冲个手忙脚乱,呆可惜,此计早被施法印识破了,三千弟子全副披甲,严阵以待,却又虚开中门,故意引这小魔头入瓮,可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而轻轻松松将他陷入了大阵包围之中。

    一时间,无数声议论嗡嗡响起,望向阵中方行与大金乌的眼神,皆是鄙夷与耻笑。

    本以为最终还是需要灵巧宗三位金丹大乘的峰主出手,才能镇压这小魔头,但如今看来却是不用了,被宗门子弟全副披甲困住,大阵一旦运转起来,层层叠叠,冲杀不断,便是一方神子也不是一时半会能闯出来的了,十有八九,小魔头会被困死,高手都不必出面。

    而此时阵中的方行与大金乌,也像是呆了一呆,然后那小魔头强行挤出了满脸的笑容,笑眯眯向施法印叫道:“峰主有礼啦。我不是来闯阵的,是来跟你谈谈的!”

    远处在云间,身形若隐若现的施法印面无表情,淡淡道:“哦?”

    他身边的童子却在此时迈出一步。厉喝道:“小魔头,死到临头还想耍什么心机?我灵巧宗没有什么可与你谈的!自你离开天一宫山门时,便是脱离了天一宫庇护之时,吾宗弟子,见你必杀。如今你陷入吾宗大阵,就自求多福吧,灵巧宗弟子听令,五行逆转……”

    大喝声中,挥起了令旗,竟是立刻就要命人强攻。

    方行却似吓了一跳,叫道:“他妈的小兔崽子,小爷跟你们峰主说话,你给我滚回你娘肚子里投胎去!”一句话就骂的那施法印身边十来岁模样的俊俏童儿额头青筋直跳,险些哭了出来。而方行却不与他说了,直向施法印叫道:“姓施的,你这般围攻小爷不公平!”

    施法印听了此言,倒也眉心一凛,睁开了双眼。

    他可不想授人话柄,以免天一宫内的龙君等人在最后关头出手干予,因此必然要在道理上挤兑住这小魔头,让他输的无话可说,便冷声开口:“此前定下赌约,便是你说了要我们灵巧宗上下尽管调集全部人马。前来堵你,如今我灵巧宗自重身份,甚至都未请动元婴老祖,已是瞧在龙君的面上。对你让了三分,现在你自投大阵,还说什么公不公平?”

    方行哈哈一笑,挺起胸膛,望着周围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灵巧宗弟子,大声道:“说是这么说。但你看你们灵巧宗所有的弟子都手持法器、符篆,还有他娘的牵着凶兽过来的,小爷我却是赤手空拳,别说大阵了,被法器淹也淹死了吧?这样又怎么算是公平?不如这样,你把大阵撤了吧,咱们两个就在北域众修的面前单对单来一场生死斗法,以定输赢如何?”

    “这小魔头身陷绝境,已开始怕了……”

    周围虚空之中,无数修士皆心间冷笑,一眼看破了方行的心事。

    便是周围包围住了方行的灵巧宗诸弟子,此时也个个面含讥笑,眼神轻蔑之极。

    “与我单对单斗法?”

    施法印冷笑了一声,他内心里,倒不认为自己亲自出手,会拿不下这小魔头,但事已至此,以他的谨慎性子,却不会自寻麻烦,当即冷笑道:“事前赌斗,可没说不许使用法器,你若有何法器破阵,也尽可使出来,这才叫公平!至于赌斗……呵呵,以施某的身份,你若在之前给我下了战书,施某没有畏战的道理,但到了此时,赌斗已然开始,受伏吧!”

    这一句话,便似做了收尾,身边的童儿机灵,已顺势挥起令旗,用力一挥。

    “不义之子,速速伏诛!”

    “轰隆!”

    围堵在两侧的诸灵巧宗弟子立时动手,距离方行最近的,同时祭起手中的符篆,几百道符篆升起在空中,灵力联系,赫然交织成了一道大网,铺天盖地卷了下来,犹如道道巨网,将方行束在中间,之后便是千百道飞剑,简直将这一片虚空化作了剑海,森然气机要人命。

    此外,还有诸多凶兽,咆哮不已,各种喷吐毒火幽光,围着方行嘶咬。

    几乎一瞬间,大阵第一轮围巢便已启动,赫然便是最人命的打法。

    而那施法印,目光幽冷,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本是赌的能否留下这小魔头,分出输赢时才赌人头,但他已然下了严令,大阵启动之时,便立下杀手,直接便要这小魔头死在闯阵的过程之中,却也是担心就算这小魔头输了,在自己追讨赌注之时,龙君等人会现身硬保这小魔头,到时候灵巧宗还真不好拒绝。

    但若直接让他死在了闯阵的过程里,一了百了,龙君哪怕发难,灵巧宗也有话说。

    “轰隆!”

    大金乌见无尽危机涌来,也立刻双翅一展,两道飙风从翅下显化,而后陡然变大,丝丝风力便如刀割一般,赫然将它与方行周围十丈范围化作了一片死域,正是它修肉身,以双翅之力搏击虚空逞现的妙处,如今随着它随方行一起听龙君讲道,威力更上一层楼。双翅一挥间,飙风之间,甚至夹杂有道道雷蛇,却使得这一式威力更强。诸般攻击挡在外面。

    “喀喀……”

    一片飞剑袭来,赫然被它卷起的飓飞切割成了碎片,如雨般坠落虚空。

    只不过,更多的飞剑,更强的攻击如潮水一般涌来。眼睁睁看着这屏障在收缩。

    “火侯差不多了……”

    堪堪抵挡住了大阵攻击的大金乌疾向方行低喝。

    “是差不多了!”

    方行在此时,也是轻轻点了下头,而后面上升起了一抹冷笑,忽然间直身立起,向着远处的施法印大叫:“臭不要脸的,真以为仗着人多,仗着法宝就来欺负你家小爷?”说话间,将腰间小塔摘了下来,灌入灵气,放声大叫:“哈哈。拼法宝,真当小爷没有吗?”

    声音滚荡,如闷雷扫向四野,竟然将周围的喊打喊杀声镇压下去了几息。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小塔,已有疯狂气息涌动,潮水一般涌向四面八方。

    周围观战的修士之中,也有无数人动容:“到了这等死地,小魔头还有什么后招不成?”

    “也是,他本来就不像是送死的性子。莫非还有什么破局的本领?”

    “听闻,这段时间在天一宫内,龙君一直在点拔他的修为……”

    窃窃私语中,不知多少道目光紧张的看向了虚空。

    “我知道龙君点拔了你一个月的修为。我也知道,你四处劫掠,收敛了不少法宝,但我就不信,灵巧宗一个月的准备,布下了这足以困死元婴的大阵。拦不下你!”

    施法印在此时也是眼底寒光大溢,一身煞气冲宵而起,身周四面青铜大印凭空浮现,带着古朴的气机,虽然沉重如山岳,但却又灵动飘忽,随时准备出手镇压过去。这四方铜印,正是他从灵巧宗元婴老祖手中借来的法器,专门用来应付那小魔头的厉害法宝。

    几乎与此同时,法阵各处,同时有数道惊人气息显露,然后也有好几件厉害法宝升起在空中,却是这一座大阵之中修为最高的几位金丹大乘,同时做好了准备,祭起各式法器,不管那小鬼施展的是什么诡异法术,厉害法宝,都立刻一起出手镇压,管教他逃不出去。

    只是他念头一闪间,赫然看到,大阵之中异变陡生。

    他本已做好了迎接某个气息暴涨变化的准备,但赫然没想到,被重重包围的那头大金乌与方行本来气势极盛,但就在他们心神皆已提到了极点之时,那气息却非但没有暴涨开来,反而陡然间之间为之一敛……忽然之间,那头大金乌与小魔头,竟像是消失不见了。

    而本来围在方行与大金乌身周,吃出了全副灵力向中间碾压,要将大金乌化出来的屏障击碎的灵巧宗阵内弟子,也在此时陡然感觉眼前力量一松,竟一时收不住脚,轰然一声向着中间撞了过去,一时间惨叫连连,被误伤的,被挤压到了中间惨叫连连的不知凡几……

    “那小魔头去哪了?”

    在这一刻,施法印以及另外两峰峰主,以及被灵巧宗邀请了过来坐镇的几位金丹大乘之修,同时身形冲天而起,双目散发出了湛湛幽光,神念如潮,狂涌了出去。

    此时的他们,心间皆震惊之极,无论那小魔头取出了什么法器,力量如何狂暴,他们都提前准备了克制之法,哪怕是世间最厉害的掩息之术,在被大阵困住之后,也断然不可能就在他们面对面的地方失去踪景,可谁也没想到,最终那小魔头竟然会忽然消失了。

    这又是什么鬼门道?

    “那小鬼挪移走了不成?”

    “不可能,我们已封锁虚空,他自从踏出天一宫山门时起,便施不得挪移之术了!”

    “他去了何处?揪他出来!”

    灵巧宗大阵之中,无数道厉喝声响起,疯狂怒吼,掩饰心间的震惊。

    “想仗着人多,法宝厉害欺负小爷?”

    也就在此时,方行的声音沉沉响起:“今天小爷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欺负人!”(未完待续。)

    PS:  感谢大家助老鬼上榜,也感谢YNAGZHIGANG杨哥50000点币打赏,以及北冥有鱼新盟主的出现,今天晚上还会加一更,大约在九点,这还不算结束,还会多加几更,只是要看我码字的速度,从昨天放假开始到现在,老鬼一直在码字,不会偷懒,保证及时还账!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