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章 拿人头来!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章 拿人头来!

    元婴出手,自是不凡,在大阵之内穿梭自如的小塔赫然已被锁定,那位灵巧宗元婴老祖五指之间,五道灵力交织成网,最中间点赫然就是这对于百丈高的元婴来来小如芥子的小塔,无论小塔冲向何处,都会被他的灵力锁定,五指合拢时,便是小塔被他捏住之时。

    而面对这一局面,方行也发了狠,不再躲,干脆硬冲过去。

    一声“撞死他”吼声响起,本来只如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小塔,赫然间光芒四射,竟然不停变大了起来,几乎如霎那之间,由拇指大小变成了一人大小,又由一人大小变成了巨象大小,最后冲到了那元婴老祖身前三十丈时,赫然已变成了小山一般,轰隆隆硬冲过去。

    “嗯?”

    那元婴老祖一把抓来,本拟手到擒来,但直到五指向着小塔抓去之时,才赫然感应到了,那看似普通的小塔内里,竟然交织了道道强横至极的法则之力,他的五指一指之间,灵力绞碎,虚空混乱,滑不溜手,竟然握了空,眼睁睁看着小山一样的小塔直朝面门砸来。

    “不好!”

    这位灵巧宗的元婴老祖察觉了不妙,一声大叫,便欲闪开。

    只是为时已晚,小塔疾冲之极何其凶猛,三十丈距离眨眼便到,只见“嘭”的一声,这座小山一样大小的小塔,竟然直直撞在了这位元婴老祖的额头上,与他百丈高的法相对比起来看,活似一块板砖扣在脑门上,直拍的这元婴老祖一声惨叫,一个跟头翻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

    “呱呱呱呱……”

    小塔里面传来了小魔头与那只贼乌鸦张狂的大笑声,小塔再次变小,继续向前冲去。

    而周围观战的众修,则直接呆了。

    与适才小塔化为拇指大小,隐匿前行不同,这一次小塔变得足有小山般大小。那位灵巧宗元婴老祖的法相也足有百丈之高,但就让人一眼看了个清楚……三百里内,所有的修士都看到了堂堂元婴老祖被那小塔撞了个跟头的模样,一时嘴巴大张。甚至忘了闭上……

    “竟……竟然……竟然把元婴老祖都撞翻了,那是何等宝贝?”

    观战诸修,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肝都颤了起来,委实这一幕太过惊人。

    不过。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大人物敏锐的发现,在撞翻了那个元婴老祖之后,那座小塔看似不变,实则光芒已然在快速黯淡,就像美玉失去了宝光,明珠失去了晶莹,正在快速流逝掉一些珍贵之极的力量,小塔上面的某种气息,也正在快速的流逝之中,渐次削弱。

    对于剩下的大阵来说。剩下的力量却也足够了。

    撞翻了元婴之后,小塔立刻快速缩小,再次化作拇指大小,闪电一般直向前飞掠,灵巧宗在这大阵之中藏身,以防意外的元婴老祖,也只有这么一个,他既已被撞翻,后面的宗门诸弟子便再也无人有能力拦下这座小塔,只能绝望的看着它一骑绝尘。冲向法阵另一端。

    “嗤……”

    从虚空俯视,遮蔽了方圆百里地域的黑云大阵,终于在此时,被完整的分割成了两半。

    “哈哈哈哈。小爷赢了,施法印,你个臭不要脸的,拿人头来!”

    冲出了法阵之后,小塔悬于半空之中,里面一道灰光、一道金光飞了出来。却在虚空之中化作了那小魔头与大金乌模样,方行放声大笑,手掌一摊,小塔便飞回了他的掌心,气机敛去,重又化作了那毫不起眼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这赫然是一种变化随心的半仙器。

    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吼过后,却又愁眉苦脸的看了小塔一眼,模样心疼。

    这小塔,却是根伯给他的保命法宝,在他急急火火带了大金乌离开妖地之时,根伯将这小塔给了他,说的很简单,就是说看你这小王八蛋宝贝太多,贮物袋已经放不开了,老头子我送你个盛东西用的,然后就将这小塔给了他,变化如意,空间极大,最适合放东西。

    只不过,若只是贮物之用,那根伯却也不必这么郑重的赐下来了,此塔却还有另一个妙用,那就是构建了空间稳定之后,可以容纳人身,躲进了塔里,塔身不损,塔里面的人便不会有事,而后在塔内驾驭法宝,左冲右突,便可以借机脱离险境,实在是妙不可言。

    虽然根伯未说过此塔来历,但根据大金乌讲述的一些妖地的传说,再加上自己以阴阳神魔鉴的鉴定,方行也大致推演出了这座小塔的来历,妖地曾出过三位妖帝,法力通天,纵横一世,硬生生在当时妖族势弱被逐之际,逼退了神州仙兵,让妖族在妖地安身,还联手创建了妖帝阁,保存妖地一线气运,让后世子孙,有再次崛起的机会。

    三位妖帝之中,却有一位名唤虚空妖帝,最擅长的便是穿梭虚空,来去无踪,在妖地上,开启妖帝阁时所用到的兽皮、骨骸,其实就是这位虚空妖地坐化之后,残留的骸骨制成,而后来根伯传给的方行这一座小塔,模样制式与妖庭上方的妖塔别无二致,应该有些关联。

    当然,具体来历,方行是懒得理会的,好用就行。

    听说了小塔的妙用之后,一直心痒难捺,想必就连当初传塔的根伯也没料到方行是这样的破性子,旁人拿了这小塔,肯定珍而重之的留着,可方行拿了,却一直琢磨什么时候使一下……以前的胆子是别人的三个大,有了这东西,就成了别人的十个百个大了。

    当初大闹天一宫,面对追来的湖君长老,他就想用一次,看看能不能真个从元婴手下逃命,可惜湖君长老被那块袁家的符令吓住了,没来得及使用小塔,后来在抢媳妇的时候,被元婴包围,也想使一次来着,但最终龙君出现,也没用上,到了今天,可算派上了用场。

    藏身小塔之上,硬冲灵巧宗大阵,真是想想就刺激啊!

    一番大闹,果然妙用无穷,只不过用完了之后又开始后悔了。

    小塔太过玄妙,当初是根伯出手,在塔内留下了一个符文,可以让方行以金丹修为驾御此宝,但也只有一次而已,这一次使用过后,符文黯淡,小塔就能用来装东西了,下次再想人进去,却也得与贮物袋一样,先把人变得气机全无,死人一般,才能丢进去。

    大金乌见了他这模样,也相当的不屑:没用的时候你老琢磨用一下,用了之后又心疼!

    听了方行一声大喝,灵巧宗上下也一片死寂,人人面带忧重之色,沉默无言。

    就连观战修士,也个个惊奇,目光沉重的看向了这个方向。

    谁也没想到,那小魔头竟然真的闯阵成功了。

    干净利落,短短盏茶功夫里,成功贯穿大阵,来到了另一端,期间搅得堂堂大阵人仰马翻,甚至还把一个藏匿在大阵里的元婴老祖撞了个跟头,破阵破的不能再破了……

    只是,毕竟感觉还是有点怪啊!

    仗着一个能把元婴撞翻的法宝闯阵,这还叫闯阵么?

    分明就是炫富啊!

    也正是因为心里这种怪异的感觉,使得无论是灵巧宗弟子,还是观战的众修,竟然一个个保持了奇异的沉默,足足四五息功夫,天地一片沉寂,全无一人开口。

    “你……你凭这等法宝闯阵,算什么本事?”

    四五息功夫之后,才有一个距离方行最近的灵巧宗长老愤然大喝,怒斥起方行来,这位长老守在最后一关,已是抱了必死的心思守阵,以前施法印曾对他有大恩,他也发下了毒誓,自己可以死,但这小魔头想要闯阵,就得踏着自己的尸首过去,可谁也没想到,小魔头驾御小塔而来,“啪”的一声就撞碎了自己手里的长剑,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过关了。

    这让此老又愤怒又憋屈,一腔热血,还未挥洒,便已被人临头浇了盆冷水。

    此时的他,怒斥方行,模样几欲择人而噬。

    然而方行却对他爱搭不理,挖了挖鼻孔,冲着灵巧宗方向一弹,修行之人宝体无垢,更何况方行这等肉身修到了接尽极致的修士,挖是挖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猖獗到发贱,把无数的灵巧宗修士都气的火冒三丈,那个愤怒向他大吼的老修更是险些晕了过去。

    “闯阵之前我已经问过啦,是你们说法宝没问题的!”

    方行懒洋洋开口,模样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一句话噎的灵巧宗众宗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才想了起来,小魔头闯阵之前,还真个专门叨叨了几句,而施法印为了让他死的理所当然,还真个说出了那句有什么法宝尽管使出来的话,当时只是为了堵住这小魔头的嘴,可谁能想到,结果竟然真的是这小魔头借一件法宝,把个灵巧宗众修打的全无脾气?

    “王八蛋们,是你们先全副阵仗,带法器,配符篆,驭凶兽,几千人围堵小爷我一个,结果小爷我只凭一件法宝闯阵成功,你们还倒不认了不成?”方行深吸一口气,放声大喝起来:“少他娘的废话,我还没说你们藏了一个元婴在大阵里的事呢,施法印,拿人头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