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嘴脸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一章 嘴脸

    小魔头一声断喝,却如雷电横空,喀喇一声传遍四野。

    一时天地寂静,无论是灵巧宗弟子,还是观战众修,心头都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表情既复杂又诡异,有人想开口,却赫然不知该说什么,还有人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一幕,不停的揉搓着眼睛,更有一些德高望重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忍不住低声长叹,目光复杂。

    那小魔头真的赢了?

    要割人头吗?

    虽然早就知道了这赌注,但到了这一刻,众修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毕竟是灵巧宗一峰之主,全宗上下排名前五的大长老,有可能成为北域最年青元婴的天之骄子,如今竟然要因为一场赌斗,将自己的人头输给一个南瞻来的小辈?

    一时间,众修忽然发现自己很难接受这个结果!

    而灵巧宗上下,也皆是面色难堪。

    他们虽然为赌斗之事准备了一个月之久,可从未想过自己真的会输……

    如今可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交出施长老的人头?

    这自然是难以接受的,但若不交,灵巧宗的颜面可又往哪里放?

    隐约之间,不知有多少道目光悄然向施法印脸上望了过去,闪烁不已,而施法印一张脸也已变得铁青,他手掌僵直,冷汗涔涔流淌,先看了法阵之中,那个先前被方行驾驭小塔撞了一个跟头,如今却沉默不言,端坐于祭台之上默不作声的元婴长老一眼,手里的念珠已经被他拔的如车轮一般飞转,一番蕴酿,这才冷声开口:“小魔头,你诡计多端,用这等不光彩的手段赢了我灵巧宗也不算什么本事,若真想取施某人头,何不与我堂堂正正较量一场?”

    听了他这番话。灵巧宗众修皆笑容微苦,似乎这话觉得有些耳熟!

    闯阵之前,那小魔头不也是这样说的么?

    却被施法印严辞拒绝了,如今掉转了过来。小魔头会同意?

    “哈哈哈哈,好不要脸……”

    方行果然大笑了起来,眼睛发亮,像是逮到了一个求之不得的话口,小嘴噼哩啪啦说的欢快:“施法印你大爷的真不是东西。明明已经输了赌斗还要小爷跟你单独斗法?你要斗法也行,一码归一码,你先把欠小爷的人头给了我,咱们两个怎么斗这个法都成……”

    大金乌在旁边帮腔:“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先把人头拿来再说!”

    施法印一时面色铁青,沉默不言,目光闪烁不停,急思脱身之计。

    而方行与大金乌的话。却登时惹的所有灵巧宗弟子皆脸色大变,纷纷怒喝起来。

    “小魔头,你已夺了吾宗至宝,还定要赶尽杀绝不成?”

    “不过是凭借法宝之利才成功闯阵,莫要真以为你就此无敌了!”

    “诸位师兄弟,何必与他废话,咱们冲上前去杀了他!”

    连声怒喝里,火气倒是不小,只是却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足的底气了。

    施法印见到方行这样说法,也知道事无善了。又急又怒,非常担心元婴老祖宗在一番思虑之后,会为了保住灵巧宗的名声而葬送了自己,这时候已经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就将这场赌斗的消息昭告北域众修呢?以致于现在观战的人太多,灵巧宗已经无法轻易下台了。

    心思急转之下,他心间升起了一抹戾色,表面不动声色,慢慢走上前来,似乎在沉吟如何作答。但陡然之间,身形忽而一闪,竟已施展了挪移之术,借灵巧宗大阵之内,霎那之间便欺到了方行身前,森然手掌直直抓下,口中厉喝,传遍四野:“之前的赌注是我灵巧宗能否留下你,可不是你单单闯阵就算完了,现在将你拿下,我灵巧宗一样赢了这场赌斗……”

    “这王八蛋,就知道他得玩这一手?”

    方行愤声开骂,掌间小塔往身前一推,暴涨数倍,却如盾牌,恰好挡在了身前。

    塔牙坚逾玄铁,神器难伤,施法印这一抓,赫然连个痕迹也没留下,反而被小塔上的诡异光芒一弹,整个人似是失去了御空之力一般,闷吼一声,跌回了法阵之中。

    见到了这一幕,别说周围观战之修,便是灵巧宗诸弟子也尽皆惊愕,他们却是知道,就算施法印在此时擒下了那小魔头,灵巧宗的颜面也丢光了,举目向元婴老祖的法相望去,赫然见到那元婴老祖一脸寥落,抬手按向虚空,一道法力潜运过去,制住了想要挣扎着起身再斗的施法印,淡然道:“输了就是输了,莫要再斗了,好歹为我灵巧宗留上一分颜面吧……”

    施法印登时面色大惊,回头叫道:“师叔,你……你真要我……”

    那元婴老祖缓缓摇了摇头,看向了方行,淡淡道:“小友,你虽然是借助了法宝之力,但你确实成功闯阵,再来一次,老夫也没有把握拦下那件法宝,所以今日这场赌斗,就算你赢了,但给老夫几分薄面,咱们就此作罢如何?你若心有不甘,我灵巧宗可赔你几件法宝!”

    “想拿钱赎命?”

    方行面对着堂堂元婴老祖,却全无惧色,咬牙冷笑,声声发寒:“你们灵巧宗最值钱的宝贝就在小爷手里呢,还有什么法宝能入我眼?既然你也认输了,那就废话少说,立刻将那厮的人头割来给我,否则小爷就将法旨昭告天下,让你们灵巧宗颜面无存!”

    “你!”

    这灵巧宗的元婴老修似也没想到方行如此难缠,全然不给自己台阶,一时羞恼难言,目光也阴鸷了起来,施法印的人头他是不想交出去的,总不能夺回自家的法宝不成,反倒再搭一个有可能近些年便能结成元婴的苗子进去,思虑之下,老脸渐沉,一时未曾作答。

    与此同时,却有一道神念释放了出去,传向周围几位德高望重的观战之修。

    “呵呵,南瞻来的小友,这一番赌斗,本就是灵巧宗刻意让你,你赢了也就罢了,成名便在当下,恐怕过不了几日,整个北域都会知道你这样一位少年天骄出世,说起来还得感谢灵巧宗成全了你的美名,何必在此得理不饶人呢?依我看,这件事就罢了吧……”

    虚空之中,一位身穿淡黄道袍的老头子笑呵呵上前,温言相劝。

    “是啊是啊,小子,你真以为灵巧宗的德昭真人拿不下你不成?还不是爱惜你的性命,怕你与这小塔同时毁了,这才被你钻了个空子?依老夫看,就各自退一步,你呢,别再提什么人头不人头的,将人家灵巧宗的任意之门还来,算灵巧宗欠你一个人情可好?”

    一个满面横肉,却穿的像个儒生一般的壮汉走了出来,亦笑着开口相劝。

    “你当初斩杀了施道友的儿子,他都以和为贵,没有找你偿命,如今你怎么就如此不领情呢?呵呵,神州不比南瞻,事情做的太过了,可是会引发众修不满的哦……”

    又有人走了出来,一时间,竟足有七八位在北域有头有脸的老修出来相劝。

    方行听的简直呆了,与大金乌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怎么越听越觉我满身是错,都不好意思要这赌注了?”

    大金乌亦道:“对啊,说的就好像你输了,他们不会借机宰了你一样……”

    两人眼神都有些不对,从来没想过做人还能这样,真的假的,就如此容易颠倒?

    “小友,我们也是以和为贵,替你考虑,你毕竟是借了法宝才闯阵成功,却不是凭了真实本领,现在留上一线余地,将来没准就是自己的一线生机,可要考虑清楚哦……”一个圆圆脸,笑的像个弥勒一样的胖子笑着开口:“如今?今天这件事,便就此罢了吧?”

    “你们说的都好有道理……”

    方行也无奈的垂下了头,轻声道叹。

    众修听了他的话,皆已微笑了起来,向灵巧宗德昭长老递了个眼色,几位老修皆是与灵巧宗关系匪浅的,自然知道此时拿话头拿捏住了这小魔头,救得施法印性命,灵巧宗事后必会承自己的恩情,会有厚礼奉上,此时看这小魔头的模样,分明是火侯已经差不多了。

    而方行下半句却让他脸色大变:“可惜这道友在小爷这里行不通,愿赌服输,人头拿来!”

    “唰……”

    一群有头有脸的北域老修,同时脸色大变,神情复杂之极。

    “好不知进退的小子,老夫已让你一步,还敢依依不饶,人头在此,有本事你来取!”

    那灵巧宗德昭长老脸色也已变得异常难看,沉声说道,隐含杀机。

    “这他娘的就是耍赖啊……”

    方行又气又急,愤怒的看着那元婴老祖,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

    幸好在这时,有人替他回答了:“无防,别人欠他的东西,我这长辈来取也是一样的!”

    随着那一句清朗低喝,一道青影、一道白影从天而降,青影背负了双手,乃是两鬃微白,风华无双的中年男子,女子则是身材高挑,倾世容颜的年青美人儿,怀里抱了一个小小的孩子,这两人一出现,登时周围一片寂静,人皆稍稍向后退开,以示不敢冒犯之意。

    这二人,自然是龙君与龙女两父女到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