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平步青云,大好前程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二章 平步青云,大好前程

    此前对于方行冒死闯阵之事一直不闻不问,也没有中间调和之意的龙君,赫然在此时露面,那一句话,却也让灵巧宗德昭长老面色暗惊,转向龙君施了一礼,苦笑道:“沧澜海主,本是小辈中人的胡闹,你又何必非要插手进来?难道真要逼死我灵巧宗一峰之主不成?”

    龙君笑的很是温和,不带丝毫火气,却又有着不容人置疑的威严:“赌斗我不管,那是你们和这小子的事情,你们灵巧宗把全宗人都拉来对付这样一个小猴子我也不管,那丢的是你们灵巧宗的脸面,你堂堂元婴老祖躲在大阵里伺机对付一个小辈,我也不管,那毁的是你自己的名声,但你明明就已输了,倒还想耍赖,是觉得我们海族修士软弱可欺么?”

    声音不大,却镇的周围众修,无一人发声,鸦雀无声。

    在方行面前,龙君嘻皮笑脸,没个大人物的架子,但在北域众修面前,板起脸来,冷声开口,却犹似一柄大锤重重砸在了北域众修的心上,让人胆站心惊。

    哪怕名声再坏,也毕竟是沧澜海之主啊!

    灵巧宗德昭长老看看在自己身边面色铁青的施法印,一张老脸也拉了下来,半晌之后,才沉声道:“沧澜海主,老夫不敢冒犯海族威严,但据我所知,此子可非海族中人!”

    龙君也敛去了面上笑意,淡淡道:“哦?不是我海族中人,却又是谁?”

    德昭长老冷声道:“老夫只晓得他是南瞻来的一个小辈,来到了神州北域胡作非为,做下了不知多少劣迹,后来更在天一宫杀了我灵巧宗的一位真传,夺去了我灵巧宗异兽腾蛇,又抢去了灵巧宗镇宗之宝,如此一个南瞻小儿,你便是沧澜海主,也不好过份插手吧?”

    “老王八蛋。你说小爷胡作为非有证据吗?”

    旁边方行听的怒气冲冲,嚷嚷大叫起来。

    “小子,你敢骂我?”

    灵巧宗德昭长老怔了一下,旋及勃然大怒。

    方行道:“不敢……老王八蛋!”

    “找死!”

    那德昭长老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杀气毕露,似乎让周围气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呵呵,长辈说话,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却也在此时。龙君呵呵一笑,扰乱了这天地气机运转,使得周围恢复如常,而他则偌无其事的在方行屁股上踢了一脚,喝叱他滚到一边去,方行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又瞪了那灵巧宗德昭长老一眼,便回身走到了龙女身去了,那模样也真是嚣张到了让人牙疼……

    “谁说他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南瞻小辈了?”

    龙君轻轻笑了一声,音量微微提高。便更有大量无形威严散布了出来,隐隐让周围众修都有些忌惮之意,而后他才缓缓说了下去:“若是他只是一个南瞻来的小野猴子,本王自然懒得理会他,别说你们灵巧宗赖账不还,就算是翻脸不认,也不关我的事。但若他是我海族道统的神子,是我龙君的女婿呢?”说到这里,迎着众修惊诧的目光,他声音微寒:“你们灵巧宗先是设下大阵。以全宗之力战我族小辈一人,又伏下元婴在阵中,无耻行径且不去说,甚至在最后输了赌斗。还敢强行保人?灵巧宗,我只问你们哪里来的胆子?”

    一番质问,如雷霆劈落,却将灵巧宗诸弟子一个个震的面如土色。

    那德昭长老张了张嘴,赫然没有半句话说出来。

    而这还未完,龙君厉喝之后。便已举步迈出,竟尔直直向着灵巧宗大阵之中闯了进去,此时灵巧宗大阵未解,法则还在,他一步踏入,自有无形气机呼啸反击,而龙君全无动作,袍袖微扬,无尽电蛇激荡,所过之后,却将身边的灵巧宗法阵撕裂,诸弟子震飞了出去。

    “四方龙蛇印……”

    这一刻,那德昭长老身边的施法印也是大惊,已然明白了龙君的目的,不顾一切,将那四道青铜印祭了起来,轰隆隆盖向了龙君,与此同时,自己转头就逃,一下子便捏碎了藏在袖子里的四道符篆,身周虚空扭曲,向着空中一跳,身形便已不见,不知去了何处。

    面对龙君的出手,他赫然祭起青铜印拦阻,再以符篆逃走,反应着实不慢。

    只可惜,在龙君面前,这等伎俩,却似全无作用。

    大袖一拂,便似袖子里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空间,直接便将四方青铜大印收了进去,而后手掌不停,直向前方虚空里拍下,手掌之下,虚空便如平静的湖面一般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在这涟猗之中,正借符篆之力穿梭虚空逃走的施法身,身形赫然显露了出来,而龙君却只是变拍为抓,向着下方一捞,便直直将施法印提了出来,按在了自己身边。

    只一手拂手,以袖收印,以掌力乱虚空,变掌为抓拿人,威风霸道到了惨绝人寰。

    “老泰山真他娘的威风啊……”

    方行在旁边看着,都满眼亮星星了,由衷叹道。

    倒是龙女不满的向他白了一眼:“提到我父王的时候不许骂娘!”

    方行翻个白眼:“不骂他娘不足以表现我心中如滔滔江水一般的敬仰之情啊!”

    龙女顿时又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大长老……叔父……救我……”

    施法印被龙君拿下,一身本领全无使不出半分,惊惶之下,回头向德昭长老求救。

    然而在龙君面前,便是德昭长老这样的堂堂元婴老祖,也只是低低叹了口气,低头不语。

    “小鬼,这个赌债,你要是不要?”

    龙君转头看向了方行,轻声笑道。

    方行连想也不想,高声叫道:“要,要啊,割他人头,我要祭奠小东西!”

    说着伸手去龙女怀里抱孩子,龙女打开了他的手,埋怨道:“她还没死呢!”

    方行呆了一呆,道:“那我就祭奠她娘!”

    而龙君也轻声笑道:“适才你也听到了,你若只是那南瞻的野猴子,本王可无法帮你讨这赌债,但你若是我四海道统神子,是我女儿的夫婿,我这做岳父的但凡有一口气在,也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了,那么在割这人头之前,你倒要说上一说,你究竟是谁?”

    望着龙君似有深意的目光,龙女已面颊泛红,低下了头,方行也是呆了一呆。

    而周围观战的诸修,到了此时如何还能看不出龙君的用意?

    四海神子!

    龙女夫婿!

    好家伙,这可真是高到了没边的身份了!

    龙君看似不正经,实则一举一动皆有深意,他出手替方行取回灵巧宗欠了他的人头,又哪里只是一时兴起了,分明就是要借灵巧宗做踏板,以施法印的人头作祭礼,在北域众修的关注之下,向整个修行界,堂而皇之宣告这南瞻出身的小魔头新的身份啊……

    “我是谁?”

    方行呆了一呆之后,旋及哈哈大笑,伸手搂住了龙女的纤细的腰肢,龙女大窘,要推开他,但被他紧紧搂住,哪里能推得他开,不过龙女高挑,方行却只到她耳边,索性把脑袋往她肩上一歪,笑嘻嘻道:“这是我媳妇,你们说我是谁?都给我听着,小爷我当然就是……”

    一句宣告,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只要说了出来,割了施法印的人头,便象征着一个新的身份诞生。

    在这众修面前宣告,比立魂灯都好使!

    只消一句话,便是一步登天,平步青云的大好前景!

    再也不是那终日被人从东撵到西,又从西撵到南的小魔头,小祸胎!

    也不再是那个出身匪窝,脑袋捆在腰带上的孤苦伶仃小魔头!

    将一跃而成为天地间最具身份的年青人之一,沧澜海龙宫驸马爷,四海道统神子!

    这其中滋味,若不细细品味,着实难以体会。

    但偏偏也就在这时,远处的虚空之中,忽然有一个身形狼狈的女子,驾御腾云,拼了命一般的冲了过来,她衣衫狼藉,法衣之上满是烟尘,也不知赶了多久的路,看起来灵力已即将枯竭,就连脚下腾云,都已快散掉了,等若是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声音带着哭音。

    “方师弟……方师弟……不……不好了……速来救命……”

    “叶孤音?”

    方行看到了那个女子,微微一呆,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啦,跟让人抢尖了几天似的?”

    呆呆望着扑到了自己脚下的叶孤音,方行怔怔问道,心里莫名有点发沉。

    “不好了……现在封禅山那里……”

    叶孤音深吸一口气,断断续续,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说了一下,方行则直接呆了。

    “臭娘们,怎么不早告诉我!”

    一把拎起了叶孤音,方行急的眼眶都红了,转身就喊:“金六子,咱们走!”

    周围人都呆呆的,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而眼看着这小魔头就要一飞冲天,龙君却身形一晃,拦在了方行的身前,淡淡道:“孩子,你可要想清楚,本王瞧在女儿面上,才给了你这一个机会,但也只能给你这一次,你若是选错了,以后后悔都没机会了!”

    “可是我……我不能不管啊……”

    方行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高声大叫。

    而看着他惊惶的模样,龙君久久不语,末了,低声一叹,让了开来。(未完待续。)

    PS:  好容易在前十呆了两天,怎么又有往下掉的意思呢……大家能不能再帮老鬼一下,多在前十呆两天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