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老赴神州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老赴神州

    “南瞻大雪山,献鬼王丹经一部、自编无品阶道典《万罗杂记》一部、初神阶功法《皇道行龙诀》一道、神阶功法《仙音洗神曲谱》一部、上品玄阶《凌虚剑经》一卷、阵图《鬼神阴阳阵》一卷,上品玄阶功法《多情道诀》一卷,另有未统入道诀七十三道、经文四十一篇、未开采灵脉契书一百零五十二封、宝药三十株,金丹二十七枚,以为拜礼!”

    一个月前,神州北域,靠近封禅山一带,北域最大的三个宗门纯阳道、符器道、阴灵道三道之首纯阳道山门之中,最为至高无上的纯阳道宫门口,五个身穿黑灰二色杂袍的老者,跪坐在道宫门口的广场之上,头顶炎炎烈日,献上了贺礼,静等眼前那位知客老道宣示。

    “呵呵,五位南瞻来的道友有礼了!”

    半晌之久,那木门半掩,内中黑洞洞的纯阳道宫里,才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倒也有些礼数,不过也没有将人请进去的意思,似乎对这献礼有些意兴索然。

    他话音还未落下,却有一个阴瘆瘆的老妪声音响起:“这等破烂道诀、鄙陋功法,在我三道藏经大殿之中多如沙河,吕道友,你巴巴将我们二人请来,就是为了看这几件拜礼?哼哼,连无品阶的杂记都献了上来,只能扔给外门弟子垫桌脚,值得咱们三人专程来接吗?”

    “回禀三位道主,鬼王丹经,乃是我南瞻鬼王厉家的绝学,亦是一门之基,炼化鬼丹,开死生迷窍,实乃转生秘术!万罗杂记,乃万罗道友一生所学汇聚,丹器符术,包罗万象。只因近日刚刚成书,尚无人品鉴,才称其为无品阶道典。皇道行龙诀,乃是楚域之主楚王庭奠基神诀。源自沧澜海龙宫神法,几十代王庭先贤推洐而出,最合人族修炼皇道!”

    在纯阳道宫前面,一个身穿杂衣,身边放着一架胡琴的老者淡淡开口回禀:“仙音洗神曲谱》乃老夫修行一世。以音入道,所得的微末心德,或不入高人法眼,但也有些用处。凌虚剑经,乃我老友龙剑庭年青时所得的半部剑经加上了他的心血推洐而成,自有独到之秘,鬼神阴阳阵则是大洐宗总纲阵图,堪称我南瞻阵理之源,多情道诀,则是南瞻北域多情道宗的本源功诀。炼化阴阳,其理称玄,那些宝药与金丹,却是当初南瞻玄域所得,一并献与三位道主,望表南瞻虔诚之心,亦希望三位道主看在我们五人的诚心份上,听我们……”

    “呵呵,不必自卖自夸了!”

    纯阳道宫之内,一个有些尖利的年青嗓音响了起来:“本座好奇的是。为何东渡神州,商量立道的事情会是你们五个?南瞻皇甫家为何不谴人来?那云遮雾罩的灵山寺近些年收拢一些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图谋不小,为何这等立道大事。他们也没有派人过来?”

    随着话声,纯阳道宫木门被一道冷风吹得四下敞开,却露出了道宫之内的三个人形来,却有三位气息高深恐怖的修者坐在蒲团之上,居中一个,乃是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身穿一件白的耀眼的道袍,左边一位,则是一个面如鸡皮的老妪,身穿一件暗红色道袍,右边那位,却是一个外貌年青,目光却有些沧桑之意的男子,穿一件淡青法袍,适才正是他开口。

    道宫门口广场上跪坐的五位老者,对视一眼,还是那身穿倚着一具胡琴的老者轻声回答:“皇甫家曾言,这一代金丹修为之人殒失怠尽,没有堪用人选,元婴老祖又碍于九天之盟和以前的一些故往,不便东渡神州,至于灵山寺,本是化外之人,不理世事,择来选去,南瞻四域,楚域、西漠、南疆、北神山,也惟有我楚域大雪山,可以来神州一行了……”

    话说的诚恳之极,那坐于左边蒲团上的老妪,却是阴冷一笑:“就算皇甫家与灵山寺的人都来不了,你们大雪山五子的修为与身份,想与我们谈立道之事也有些不够资格啊……嘿嘿,四年之前,我神州北域诸道,已大开方便之门,允许你们南瞻小辈拜入诸道修行,别说那些玄域神碑留名之子,便是一些废物,也瞧在你们这群老家伙望子成龙之心的份上收了进来,如今才四年时间,你们就迫不及待的要来商谈立道之事,是对我们的安排不满意吗?”

    听了这老妪的话,广场上的五老面色皆有些沉重,尤其是其中一个满头怪发的老头子,眼底更是怒意狂涌,手掌微抬,似欲喝叱出声,却被那胡琴老人按住了手,而后向着道宫拱手一礼,沉声道:“不敢对三位道主的安排提出异议,只是我们修为低劣,后知后觉,一年前才堪堪醒悟了天地运转之机,此南瞻立道之事,只为南瞻留一丝气运,不作他想……”

    “呵呵……”

    那右边蒲团上年青人模样的修士,符器道道主轻笑了一声,细声细语的道:“怕是你们听说了妖族要来神州立道,而后海族也要立道,这才坐不稳了吧?实不相瞒,你们来我神州立道,偏又立道在北域,分去的可是我北域气运。那妖族立道,一是我们看在当年的逐妖大战份上,给他们一些补偿,再者也有那位老圣人的面子,与沧澜海龙母给出的一些交换之物在这里。海族立道,则是龙族本身就与神州修行界交情匪浅,龙君亲至神州商谈此事,我们也不好拒绝!至于你们南瞻么……呵呵,你们真以为这么几件残经破卷献了上来,再加上你们五个名不见经传的金丹修士一番求恳,我们就会乖乖将气运分出,容你们立道神州?”

    “这……”

    被人这般说到了脸上,胡琴老人面色微沉,已不知如何接下去了。

    而在他身边,那一头怪发的老头却已按捺不住怒焰了,抬起头来,冷声说道:“如果老夫记得不错,四年前玄棺天降,落于南瞻,神州分去七成机缘,我南瞻众修亦未说过一个‘不’字,如今我们五人不过是要求在神州立下一份道统,给我们南瞻的小辈一份微末气运,前后沾了这丝气运的一代南瞻小辈,加起来也不过数百人,又能分走多少?这要求不过份吧!”

    道宫之内的三人,听了他这番话,面上似有些许不悦之意,那右侧的年青模样的符器道道主,更是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道:“还未请教这位道友的道号?”

    一头怪发的老头抬起头来,冷声道:“老夫道号万罗,诸道友皆唤我一声万罗老怪!”

    “呵……万罗老怪……”

    那符器道道主轻轻点了一下头,而后眉尖一挑,眼底流露出了些许冷意:“道号不错,我却未听过,却不知你修为几何,又有什么本领,敢在我们三人面前放此厥辞?”

    最后时一声淡喝,却已搬出了一方道主威严,虽不响喝,却震人心魄。

    “嘿嘿嘿嘿,蛮荒野修,果然不知礼数!”

    那左侧的老妪也冷笑了一声,淡淡说了一句,面含讥讽。

    那万罗老怪登时怒火大炙,立刻便要站起身来,但胡琴老人再次拦住了他,轻轻摇头,面上抹过了一丝凄苦之意,旁边几人,也尽皆起身,按住了此老,皆是一副无奈又无法的苦意,万罗老怪见到此情此景,也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长叹一声,愤愤忍了。

    “三位道主,吾南瞻之修,本就道起神州,上古之前,因南瞻、北俱、西贺三州蛮野不化,妖魔横行,这才被谴送出去,教化三州。上古道旨曾言,凡往三州者,皆有教化之功,若其后辈有意回神州立道,神州诸道皆当以礼奉之,我们五人,便是凭此道旨而来……”

    胡琴老人抬起头来,轻轻一拱手,说出了不到最后关头不能提的一件事。

    “你们竟然也知道那道旨?”

    这三位道主面色却是微变,左侧的老妪,阴灵道道主冷声开口:“凭你们五人的这点修为与身份,还接触不到这道道旨的内容,何不与我们说清楚了,这道旨的内容是谁告诉你们的?皇甫家那几个躲在黑水湖修炼的老不死?还是灵山寺那位装疯卖傻的野和尚?”

    大雪山五老皆沉默不言,静静的看着道宫内的三道道主。

    符器道、阴灵道两道道主面色又有些不满,他们二人中间,那位纯阳道的道主却终于在此时开口,目光沉静的望向了大雪山五老,淡然道:“你们说的不错,南瞻当年并无人种,如今南瞻大地上繁洐的道者与人族皆与我神州同源,你们要回归神州立道,我们按律却也不可拒绝,只不过,立道一事,非同小可,乃是传承自上古圣贤立道教化之意,并非简单的建几座道观的事情,你们要立道,就得证明你们南瞻修士,或法或术或器或阵,总有自己的领悟与推演,如此才能在我北域立下道统,教化宗门弟子,老夫此言,可有理否?”

    “有礼!”

    大雪山五老听闻此语,沉思良久,皆开口回应。

    而那符器道道主,在此时已然目光微亮,明白了纯阳道道主的意思,冷笑声中,淡淡开了口:“既然你们也觉得有礼,那就在立道之前,去封禅山上一柱香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