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南瞻道统第一祖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六章 南瞻道统第一祖

    大雪山五老最后对视一眼,一身气息皆提到了至强,而后同时厉啸,联手闯进了大阵之中,眼前情景陡然一变,赫然已变成了一道森然剑山,五老皆悬浮于空中,周围道道银光剑景飞掠,对面一位负剑老者傲然盘坐虚空,背后一百剑修各有利剑持在手中,气机浩然。

    “呵呵,南瞻剑道,先让云某前来领教……”

    那空中的剑修老者,正是苦海大长老云遥,见到五老入阵,冷笑一声,宝剑在手。

    “龙道友,劳你抵住阵主,万罗牵引大阵之力,楚道友与我定住阵眼,护定张老道,由他推洐大阵关窍,后面还有九阵,咱们莫要大意,以最快速度冲阵……”

    胡琴老人断喝一声,五老阵型转化,龙剑庭在前,胡琴在左,楚太尚在右,万罗老怪在最后,而大雪山鬼神谷张道一则被围在了中间,轰隆一声向前冲了过去。

    “封禅第一山,若教你们这般轻易闯过去,岂非笑话?”

    苦海云家大长老云遥一声大喝,剑展如潮,森然剑气直笼罩了五老,看这气魄,竟似要以一人之力败尽五老一般,而在他身后,百名剑修亦分散开来,十人一组,守住了各道阵眼,这一散开,却登时身影消失不见,但大阵之中,已无处不是剑,剑气从四面八方涌来。

    “苦海云家……且看我凌虚剑道如何”

    “唰”

    洗剑院龙剑在此时根本不理会其他,眼中只盯住了剑主云遥,森然出剑。

    这一霎,身周剑气高涨,无形锋刃直掠上苍,将空中一朵遮天蔽日的乌云都劈作了两半。云后烈日光芒普照,而在烈日光芒之下,龙剑庭单手持剑。直向那气机雄浑难言的第一阵阵主云遥冲了过去,一身剑袍飘飘洒洒。竟似有了难言的仙风古蕴,剑上寒芒,映亮虚空。

    轰隆

    第一阵内,烟云涌动,无尽剑气冲霄而起。

    阵内剑气划破烟云,闪亮不休,激荡云海。

    “区区剑道,也敢在我苦海云家面前卖弄。回南瞻去,练上三千年再来闯阵”

    盏茶功夫后,苦海云家大长老云遥的断喝声响起,龙剑庭身形踉跄后退,奋力喘息,剑袍之下,竟有鲜血汇聚,汩汩如雨洒落,身边分工明确,正在极力破阵的几老。登时各自大惊,正在最后定住了大阵运转之力的万罗老怪,更是怒吼一声。想要冲上前来相助。

    “我还没死”

    龙剑庭挥手,示意自己不必相助,吐出了一口血沫子,笑道:“没死就没输”

    似乎已受重伤的他,喘息几口气后,忽然间一声大笑,再次出剑,呼啸剑气再次升起。

    “竟然死战不退?你是在自寻死路”

    云家大长老云遥的声音里夹杂着丝丝杀机,神剑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再次与龙剑庭斗在了一处,这等闯阵。便需要有人抵御阵主,也有需要推洐大阵运转。更需有人定住大阵阵源,使大阵不致于运转如意,否则就会压力倍增,而在此之外,大阵的运转毕竟是无法完全镇压的,杀机自会随着大阵的运转随时涌现,就需要有人随时抵御这些杀机了,缺一不可。

    大雪山五老的分配自然没有问题,但云遥却不满。

    只分出一人来对付自己?

    这些南瞻的野修,也未太看得起他们自己了吧?

    心间一怒,出剑便更为迅猛,道道剑气如潮如浪,一波一波的向前推了过去。

    龙剑庭已然落入下风,但却不要命一般挥洒剑气,硬生生抵住了这位阵主的所有攻击,不教老友受影响,在这种拼命一般的打法下,他双眼都似释放出了白茫茫的剑气,背后有丝丝白雾升腾了起来,几如仙云,随着他剑势的催发变幻不定,掌中剑颤,犹如仙音。

    “咦?拼命了?现在使的剑还略略有些意思,但还不够……”

    云遥冷声喝斥,剑势稍缓,而后再度催发。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本想以剑势将龙剑庭逼得后退,以此阻其破阵之力,却未想到,龙剑庭陡然之间,如疯魔一般,剑势跟着一变,竟直朝着他冲了过来,剑势竟显得毫无章法,甚至全然不顾后面的四位道友了,拼着性命不要,招招递向了云遥的诸道要害。

    “你……你胡闹,哪里有你这等破剑阵的?”

    云遥亦一时手忙脚乱,被迫退后了几丈。

    龙剑庭紧跟着他直冲过来,声音森然:“龙某今日就不是来破阵的”

    “轰隆”

    他一剑劈出,震荡虚空,几乎是用处了所有的力量劈出了这一剑。

    云遥面对此剑,也只能格起剑锋稍稍抵挡,被震的身如纸鸢般速退。

    而龙剑庭则飞身扑来,剑华如匹练:“我今天是替我徒儿出气来的”

    他这般直冲之势,却与后面的四老暂且脱离,后背无人防守,这大阵之内,随着法阵的运转,有剑气凛冽涌动,瞬间之间劈伤了他的后背,鲜血迸溅里,他的剑气已沾染了血气,赫然化作了一头血龙一般,张牙舞爪,毕全身功力于一处,直向云遥俯冲了下来。

    “找死”

    云遥面临这一剑,又羞又恼,就像一个正常人面对着一个疯子,赫然没有试图以剑破剑,而是双手一张,再向中间一拢,立时引动了整座剑阵之力,直向最中间的龙剑庭呼啸冲去,身为阵主,他可驾驭整座大阵之力,威力何其之大?赫然是要逼龙剑庭狼狈而返。

    只是他没想到,龙剑庭竟然不退,任由自己被剑阵之力侵蚀,一道血龙完美展现了出来。

    “嗤嗤……”

    云遥胸口中剑,血染法衣,踉跄后退。

    而龙剑庭却也身中无数剑气,金丹碎裂,缓缓向下坠去。

    “龙道友……”

    后面的四老也震惊大喝,拼命向前赶来,而被围在最中间的张道一也趁着整座大阵之力被云遥引去对付龙剑庭,抓住了一线契机,霎那间寻出了此阵运转诡迹,而后神念如电,弹出了周围三老识海之中,这一刻,四老齐齐冲前,胡琴老人抱住了龙剑庭,另外三老则身形如幻如电一般,同时出现在了云遥身周,各持法印,呼啸着向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云遥盖落。

    “原来那厮是用命在替他们争取一线破阵机会……”

    云遥大吃了一惊,知道他们已然掌握了大阵运转规律,此时大阵已困他们不得,看这三人的仇恨模样,分明立刻就要联手将自己击伤,再不敢强项,掌中一杆令旗出来,急急一摇,周围剑山却如幻影一般散了开去,云家一百剑纷纷落地,露出了原来的小径……

    “过关啦”

    云遥挥舞令旗之时大喝,眼睁睁看着三老的煞气已袭近自己眉睫,才缓缓收回。

    此时的山径上,胡琴老人抱着龙剑庭,这位五老之中最年青的老祖,却即将成为最早死去的一个,只是眼神依然仇恨的看着云遥,吐出了一口血沫子,声音冷的像是在血海里捞出来的:“你该庆幸这是在闯阵,不然我此时一定自爆金丹,拉着你与我一起去死……”

    “你疯了不成?我云海何曾与你有这等大仇?”

    云遥又怒又恨,几乎咆哮着大喝起来。

    “之前你们云家子废掉的那个女孩儿,是老夫的徒儿……”

    龙剑庭勉力大喝:“谁欺负我徒儿都不行,神州的人也不行”

    “你徒儿……”

    云遥怔怔,想起了一事,想起了那个至今还躺在床上的苦海云家大剑客云独。

    “你知道我找到这样一个好苗子有多难吗?你知道她是我花费了多少心血培养起来的吗?她将来成长起来,会是比我强大百倍的剑仙,她传承了老夫的剑道,她会将老夫的剑道推洐到世间极致,可是她……她这样一个好苗子,竟然被你们云家废了……废掉了”

    龙剑庭面色灰败,却仍然激动的喝骂着,心间怒火难以压制。

    “那你可知道?我云家千年难出的一位剑道骄子,却被你南瞻的小辈废了?”

    云遥也忍不住低喝了起来,怒火几乎比龙剑庭还暴躁:“更可恶的是,我那位子侄,直到被废掉,都没有来得及出剑……他是一位天生的剑修,可他竟然硬是输在了那小魔头的阴谋诡计里,他还未出剑,就已败了……而且,他将永远没有再去复仇的机会……”

    “所以说……”

    龙剑庭苦笑着开口:“那是个好孩子,老夫不如他啊……”

    笑声中,这位南瞻楚域修行界里首屈一指的大剑师,表情凝固,命源流逝。

    “龙道友,将来若南瞻立道,我五人开宗做祖,你将排于首位”

    胡琴老人将龙剑庭手边的剑归鞘,助他盘膝坐起,又将剑立在了他身边,对视了一眼,几位老头谁也没有说话,向着坐化于第一阵尾的龙剑庭拜了一礼之后,余下四老继续向前走去,他们心里都有些沉重,第一阵便损了一人,虽然是龙剑庭刻意寻死,也让人心惊。

    像是预示着,某种不好的局面。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