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断人希望

掠天记 第六百五十七章 断人希望

    封禅十阵,一阵更比一阵艰难,但随着龙剑庭的伤重垂亡,破阵之人的力量却愈发削弱,然而既已下定了决心,五老却没有半刻迟疑,发起狠的老家伙带着不输于小辈人的凶悍之气,也不再大喝,反而带着一股子沉沉哀气,一言不发的向着下一阵中杀了过去,一往无前。

    第一阵,金行大阵,以剑演法,割裂虚空,凭着龙剑庭一腔恨意,破阵。

    第二阵,则化成了水行大阵,由幕姓道姑守阵,一海之力倒悬虚空,这一阵,楚太尚上前,接替了龙剑庭的位置,以楚王庭皇道秘术,人身化龙,背负一海,足足坚持了七息时间,七息时间之后,张道一寻出阵中变化,胡琴与万罗击退文家一众符师,水行大阵破之。

    而在此时,楚太尚面色灰白,沉默不言的落地,再向前行去时,脚步踉跄,还大笑道:“万罗老鬼,老夫适才那道秘法使的如何?可是我新近参悟出来的,能否败你?”只是他自己似乎没有感觉到,在他后背,乃至身体各处,正有道道裂痕出现,血浆迸溅。

    “呵呵,三百年前,你若是能参悟这道秘法,说不定能败我!”

    万罗老怪拉住了他,手掌用力,强行按他坐了下来。

    “唉,老夫在楚域纵横一世,到了今天,才明白自己果真是井底之蛙……”

    楚太尚苦笑了起来。一腔豪气,似乎有点外强中干。

    “井底蛙又如何,好歹还知道抬头看看天,胜过那些生在田野,却一辈子只知道盯着虫孒的蛤蟆。老楚,你放心,这一次南瞻立道,五祖之名老夫不与你争了,龙道友自为五祖排名第一人,你就是第二,我万罗再怎么看不上你。这排名也只会在你之后了……”

    “第二……”

    楚太尚凝神发呆。半晌之后,面色发苦:“一辈子没争着第一,临死还是争了个第二啊!”

    最后轻轻一点头:“好歹赢了你,知足了!”

    说罢了,盘膝坐起,看了一眼山下,就此气绝。

    “老祖……”

    山下。楚王庭小公主楚慈感应到了什么,忽然跪在地上,号啕大哭。

    “不是……不是说了可以认输的吗?为何阵阵都下杀手?”

    叶孤音脸色苍白,忽然颤声大喝起来。

    如今修为好歹不同往日,见识也广泛了些,自能看出些门道来。

    第一阵时,若说龙剑庭是恨上了云家,自取死道的话,那么这第二阵,便分明是文家守阵之人痛下杀手了。以往封禅山上上香,每隔百年,总会有那么一两位宗师踏上登山路,有人只是走个形式,轻松走到十阵尽头,有人却需要凭真本领闯阵,力有未怠。惭愧败下阵来,但总能活命,出人命的事情很少听说,毕竟这封禅山,乃是圣仙遗址,沾血不详。

    可怎么却又怎么了?

    接连两阵,便坏了两位大雪山老祖的性命?

    “老头子,不要再闯啦,他们……他们是在要人命啊……”

    不远处,侯鬼门看到再次出阵的师尊张道一一身阵袍沾满鲜血,也只吓的浑身颤抖,拼命大叫,甚至还想跑上前去,将那个老头子拉回来,但还未奔出一步,便被一股浩然大力镇压,双膝砸在了地上,将地面碎片压成了粉沫,别说动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此乃封禅山圣地,也是你们可以聒躁的?”

    符器道道主收回了手掌,森然冷喝,凶意之盛,只吓的南瞻小辈瑟瑟不已。

    而此时,张道一、胡琴老人、张道一三人赫然马不停蹄,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下方小辈们的嘶吼,又像是听到了,却无暇理会,直向着第三阵冲了出去。

    这一阵,乃是火行大阵,赤焰滔天,炙如烈日,而在三老冲入了阵中之后,一丝沙哑艰涩的胡琴之音响了起来,琴音之中,竟蕴含苍凉之意,却如凛冽寒冬,镇压下了此阵之内的火意,山下小辈们向上望去,只能看到琴音显化出来的一只冰鸟,在半空之中与滚滚烈焰恶斗,其势直冲九天之上,嘶哑琴音,压下了万赖之声,硬生生将一阵烈焰镇压了下来。

    “此老倒是不凡,他献上来的琴谱,可以一观!”

    阴灵道老妪眼睛眯起,倒是难得的赞了一句。

    “呵,先等他破了此阵再说吧,能过第三阵,还略略有些意思!”

    符器道道主淡淡开声。

    轰!

    话音未落,赫然见到空中烈焰随之一敛,冰霜之意落满山道。

    “火行大阵破了?”

    诸修皆讶然,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些本领!”

    符器道道主轻轻点头,道:“此老根资一般,甚至所修功法也一半,倒是对术理的参悟不浅,以琴御剑,剑化玄鸟,硬生生斩去了火行大阵的根基,算是一号人物!”

    在他们谈笑间,三老已继续闯阵,胡琴老人大发神威,一架古旧的胡琴在他身上绽放了无上华彩,琴声悠扬,却苍凉哀蹙,其中自然演化道法,连破第三阵火行大阵,第四阵木行大阵,将山门下三位道主都震惊住了,面面相觑,心里甚至隐然升起了些敬佩之意。

    “封禅十阵,由我们特意安排,守护之人实力皆是不俗,阵理亦是由我三人亲手推洐,等阶步步增强,本以为他们能闯三阵便是极限,到没想到,如今只剩了三人,还有余力再闯两阵,却不知这第五阵能留下他们的性命否?”符器道道主淡淡开口:“可惜了,若不是事关气运之争,凭这五老的实力,倒也可以请入吾宗,做一个高阶供奉,为我驱使!”

    “也就要在第五阵止住了吧!”

    纯阳道道主,也在此时轻轻开口,补了一句。

    第五阵,山行大阵!

    巍巍山力,镇压虚空,五行大阵之中,最难取巧的一阵,就好像世间各种精奇机关,愈是精妙,在行家人眼中看来却愈是脆弱,然而那等纯粹以巨岩大石布下的粗陋机关,有时候却最让人头疼,因为一应技巧皆难运使,惟有蛮力才可以冲阵破关,第五阵,就难在这里。

    闯入了第五阵的三老,竟然久久无声,便连那胡琴之音,都愈发低沉,偶尔响起,也几乎难以听闻,在山下的南瞻诸小辈,心神皆已紧紧提了起来,尤其是叶孤音与应巧巧师姐妹,抓着彼此的胳膊,已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腹内像吞了块冰,由内至外的寒……

    “万罗老弟,我们过不得此阵了,且由老夫来为你开路,送你过阵!”

    几息之后,阵内已经一片哑然,却忽然有一声断喝响起,正是胡琴老人,而后只听琴音陡然扬起,吱呀呀响了两声,而后嘎然而已,也就在此时,一道剑光呼啸而起,裂石穿金,赫然将那空中显化的巍然山影劈裂了一条影子,一道身影借机飞出,踉跄立在空中。

    而后,山行大阵之内,久久无声,大阵闭合,再无人出现。

    胡琴老人与张道一,赫然都留在了阵内,生死不明。

    而万罗老怪,回头静静的看了一眼,也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继续向前走去,入阵时五人,如今才不过五阵,便只剩了他一个,形单影只,大袖飘飘,摇摇晃晃向山上行去,脚步虚浮,像是也受了伤,但身上的煞气,却越来越重,甚至影响了虚空,让人看不清他的身影。

    “南瞻老友,你能闯过五阵,实属不易,只不过,前五阵为五行阵,尚有相生相克之理为依持,你们的法种,感悟,能够起到作用,而这后五阵,乃术法演化,杀伐之意比前五阵还要强,前面五阵你有四位同伴相助,尚且闯的如此艰难,更何况后五阵你剩下了孤身一人?呵呵,退回去吧,若是此时认输,或许还来得及救第五阵里你的两位老友性命!”

    第六阵里,有黄巾力士虚景飘浮,一个声音淡漠传出,稍含敬意。

    “我若认输了,他们岂不是白死?”

    万罗老怪没有退的意思,身上煞气越来越强:“你们真的这么强么?让老夫来试试!”

    嘭!

    说完了这句话,万罗老怪陡然间冲上前去,便似一条发了怒的老龙。

    “老夫乃是南瞻修士万罗,今天就要寻死,谁来送我一程?”

    山石迸碎,天昏地暗,万罗老怪直冲入了第六道大阵之中,带着必死之志。

    “师姐,师尊他还没死,你快想办法,想办法救他啊……”

    应巧巧紧紧拉着叶孤音的袖子,已经泣不成声,怀里的瑶琴都扔到了地上。

    叶孤音也是神情绷紧,嘴唇都已咬出了血来,犹豫得一息功夫,忽然转头就跑,但是身形刚一动间,却被一人扯住了袖子,正是厉红衣,他咬着嘴唇,还要再说话,厉红衣已快速将一个贮物袋塞进了她手里,神念传来:“我们阴灵道道主在此,我若稍有异心,她心念一动间,便可以将我废掉,你不同,你们灵巧宗并不在这里,拿着我这些法器,去请他来!”

    叶孤音呆呆的看向了厉红衣,却见此女眉睫之间,闪过了一抹厉色。

    “本以为他们只是不会这么轻松让我们如意,哪里想到……他们是要断我们的希望啊!”

    良久,她才从牙缝里吐出了一句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