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章 方行来了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章 方行来了

    万罗老怪自己心里也清楚,凭此残躯,成功闯过第八阵的概率实在太低。

    事实上,能闯过第六阵,第七阵,也有很大的运气成份,若不是当年他为了胡琴老友,以及那个小王八蛋被煞灵所困的因由,专程研究过煞灵的特质,在此道的见识远超普通修士,在第七阵,他也不可能如此准确的寻到禁奴的弱点,硬生生仗剑斩杀四十鬼,闯过此阵。

    但他可以输,却受不得一年青人的喝斥与轻鄙,这是一种侮辱。

    “你算得何人,也在我面前谈一个尊字?”

    第八阵里,却正盘坐着一个面容若雕像一般的年青人,二十岁上下的年龄,表情却如幽冥寒冰雕出来的一般,此时他听到了万罗老怪的话,脸上却也登时升起了一抹冷戾之色,抬起一根手指来,指向了阵外的万罗老怪,声音里微含怒意,淡淡开口,舌绽春雷:“滚!”

    轰隆隆!

    阵内,有雷蛇游走,化作一道蟒鞭,直向阵外抽来。

    “啪!”

    万罗老怪受到侮辱,也是眼神暴怒,虽已重伤,却也煞气陡升,一掌探出,掌间灵力如潮,赫然将这当头抽来的一鞭握在了手里,那蟒鞭之上巨力呼啸,直将他手掌击的焦黑,却也被他稳稳当当抓在了手里,向着阵内厉喝:“小辈,你可在阵内杀我,何能阻我入阵?”

    “我曾与人定下赌约,便是元婴来了,也过不得前七阵……”

    那阵内年青人冷声开口:“……更何况你?”

    “嗖”

    又有一道蟒鞭幻化成形,直朝着万罗老怪身上抽来。

    “无礼!”

    万罗老怪再出一手,握住了另一道雷蟒,怒意如狂。

    “那几位老友送老夫出关时,老夫也对他们保证过,至少进入第八阵!”

    万罗老怪深吸一口气,便要扯掉两条雷电蟒鞭,向前疾冲。

    然而“咻”的一声。又有一道蟒鞭幻化,自背后抽打了下来。

    万罗老怪一声闷哼,本就佝偻的身形,再次向下一伏。险些扑倒。

    第七阵内他以气血将近枯竭之躯,连挥重剑,劈斩四十阴鬼,实在是已经超出了他这等年纪的肉身极限,不说油尽灯枯。也差不多了,适才握住那两道蟒鞭,更是几乎耗尽了他仅存的灵力,加上垂垂伤重,便连神思也即将涣散了,对这突兀而来的第三鞭便挡不住。

    “南瞻野修,也配在我面前说什么保证不保证?”

    第八阵内,声音再次淡淡响起,又是一鞭凭空击落。

    “噗……”

    万罗老怪口鼻喷出了一股鲜血,手掌发颤。恨意无穷。

    但他久久不语,却又再次挺起了身,向前迈步。

    “嗤……”

    又是一鞭落了下来,直抽在他胸口,使得他踉踉跄跄后退了数步。

    “老夫要入阵,你拿什么阻我?”

    万罗老怪再次踏前,脚步虚浮。

    “咻……”

    又是一鞭抽了过来,将他打的身形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我不让你入阵,你便入不得阵!”

    因此时并未入阵。这一切场面却皆被封禅山下的众修士看在了眼中,一时间寒风寂寂,竟无人说话,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复杂之极。有忿恨,也有怜悯,更有冷漠。

    “苍梧道主,你们符器道这位神子,修了雷术,脾气是越来越暴躁了啊!”

    半晌之后。就连阴灵道道主,那个老妪,都忍不住向那年青人模样的道主说道。

    “此子将来注定要以雷霆手段,斩杀魔妖,渡过大劫,术法一心,也没什么!”

    符器道道主淡淡说道,似乎并不以为意。

    那纯阳道道主,听闻此言,也低低一叹,知道符道道主护短,便不再开口。

    “万罗老前辈,下山吧,咱们不闯阵了……”

    一声哀嚎响起,一位南瞻修士痛哭出声,跪在了地上大叫。

    那一鞭一鞭,抽打在了万罗老怪身上,却也像是抽打在了他们神魂之上,近乎绝望。

    然而山上的万罗老怪,似未听闻,强撑着佝躯,继续上前,无半分退意。

    “是你自己找死,休要怪我!”

    第八阵内的符器道神子,却似恼了,一声冷厉大喝,阵外虚空之中,一道人腰粗细的可怖电蟒凝聚了起来,喀喇喇电弧四溢,亮如雷龙,横亘在半空之中,悬浮于万罗老怪头顶之上,那等威不可侵的气息,就连山下众修也感应得到,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了一种恐慌。

    “唉,现在的小辈,真这么不讲道义了么?”

    万罗老怪不退,微微抬头,看向了空中那道雷鞭。

    似有一抹绝望之色涌了出来,还有些不甘。

    本来能入第八阵的啊……

    “喀喇喇”一声,那道雷鞭高高扬起,而后向下抽打了下来。

    一鞭之威,便似要将封禅山石径抽打成两半。

    而身形瘦小的万罗老怪,在此时看起来赫然如此不堪一击。

    “够了……”

    也就在此时,一声愤怒的厉喝响了起来,却有一道红影,霎那间自封禅山脚下,身形挪移,出现在了距离万罗老怪不远的地方,而后双袖一挥,两道长绫如灵蛇一般袭卷过来,直将万罗老怪枯瘦的身形卷住,而后用力一扯,从那呼啸落下的雷鞭之下拉了出来。

    轰隆!

    雷鞭击落地面,大地枯焦,碎石纷飞,可怖雷电四处纷舞,宛若化成一片雷海。

    那扯走了万罗老怪的红色影子,背转过身,脚踏虚空,极速逃离。

    正是厉红衣,此女赫然违返了规矩,在此时出手救人。

    “丫头啊……你何必毁了老夫最后的一点念想?”

    万罗老头睁开虚弱的双眼,见是厉红衣,面色发苦,轻轻一叹。

    “老前辈,叶孤音师妹已经去请方师弟了,你真不愿见见他么?”

    厉红衣忍着眼泪,低声说道,抱着万罗老怪,飘落封禅山山脚。

    “那小王八蛋……要来了?”

    万罗老怪微微一怔,目光似乎有些惊愕。

    “你也是我阴灵道弟子,怎地如此没有规矩?”

    封禅山山脚,阴灵道老妪见到这一幕,眉眼一挑,厉声喝斥,屈指一弹,一道森森黑芒飞向了空中,看似不起眼,却异常可怖,空中的厉红衣脸色大变,疾转过身,以后背承下了这一击,脸色登时一变,整个人立时御不得空,纸鸢一般向着地面急坠了下来。

    “噗……”

    厉红衣跌翻在了地上,嘴角涌出一道血痕,怀中万罗老怪跌了出去,却被侯鬼门接住了。

    “道主饶命……徒儿,不接不行啊……”

    厉红衣抹去了嘴角鲜血,似在求饶,却又笑的有些挑衅之意。

    “呵,他自要闯阵,生死由命,何须你来多事?”

    那阴灵道道主森然喝问:“真以为冥师叔疼你,老身便不敢以门规罚你?”

    厉红衣凄然惨笑,低声道:“道主错怪于我,我不是在救他,是在救咱们阴灵道啊!”

    那阴灵道道主脸色微怔,冷笑了一声,道:“哦?此言何解?你倒说来听听!”

    厉红衣冷笑了一声,眼底也隐隐有抹阴鸷之意升了起来,声音轻柔,便却隐含狠厉之意:“这位老前辈一身通天修为,自不必说,但他更可怕的,却是有个了不得的徒弟啊……弟子身为北三道弟子,真个担心他那弟子发起了狠来,咱们三道倒大楣时,我不好脱身呢……”

    “胡言乱语!”

    阴灵道道主眼角一挑,面上怒气大盛,立时就要喝斥,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去。

    “来了?”

    厉红衣也是心里一惊,旋及一喜,向着同一个方向看去。

    那里,正有一朵金云,杀气腾腾直往封禅山遁来。

    “王八蛋们,谁敢欺负我师傅,小爷要你们满门偿命……”

    那金云,实是一只身形胖大的金乌,双翅展开,竟足以十丈方圆,翅下飙风道道,所过之处,催山拔树,一片狼藉,而在它背上,却有一个衣衫猎猎飘飞的灰衣少年迎风而立,身边站站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女子,衣袂飞扬,容颜倾城,脚下则伏着一个紫衣的女子,满面担忧,少年身后,一道煞气直涌上天,几如黑虹贯日,煞气之盛,让三位道主都倍觉心惊。

    “那小王八蛋来了?”

    万罗老怪听到了那一声暴吼,勉力睁开发沉的双目,向远处看了过去,面上升起苦笑。

    “他怎么来了?”

    南瞻诸年青修士看到了他,神情复杂,喃喃自语。

    “这个家伙终于还是来了!”

    侯鬼门转过了头,眼底升起了一抹希翼之色。

    “他……”

    应巧巧与楚慈两个看到了那道身影,身形如遭重击,下意识靠到了一起,双手挽住。(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