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从头开始捋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一章 从头开始捋

    来者自然便是方行了!

    人在百里外的空中,方行已经一个跟头翻了下来,身形在空中瞬息一闪,便已冲到了封禅山脚下,直将地面砸了一个大坑,然后快跑几步,冲到了万罗老怪的身前,神念在他身上一扫,那道道雷痕、枯败气血、破裂沾血的法衣,立刻刺激的他眼睛都红了。

    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身上煞气几乎成形,如黑云烟绕在身侧。

    周围本来守着万罗老怪的南瞻弟子,也被他煞气所慑,下意识退到了一旁,不敢靠近。

    “老王八蛋,不好好养你的老,跑这来干嘛?”

    怒火涨到了极点的方行忽然爆发了,然后……指着万罗老怪的鼻子就破口大骂:

    万罗老怪表情一愕,在方行看他的伤时,他也抬头打量着这个四年未见的小王八蛋,一张灰败老脸上,却也显露出了些许平日不易察觉的慈色,只是心中感慨,还未说出话来,却忽听得竟然敢骂自己,立刻也是大怒,喝道:“嘿你个小王八蛋,管起我的事情来了……”

    “老胳膊老腿的逞什么能,现在让人欺负了吧?”

    “放屁,谁能欺负得了我?”

    “老王八蛋,都快死了还逞强!”

    “敢咒我死?小王八蛋信不信老夫揍你……咳咳!”

    老罗老怪气呼呼的,跳起来就想揍方行一顿,不过毕竟受伤太重,这么大声说了几句话,却登时牵引了体内受损脏腑,大声咳嗽起来,嘴里喷出了几缕血沫子来。

    “药呢?药呢?”

    方行也是大急,翻出了贮物袋急找续命灵药,一只手托着一个晶莹的白瓷瓶递到了眼前,却是龙女见状,直接取出了自己的丹药来,此丹乃是由她从龙女那里得来的血莲子炼制而成。比起普通的丹药要强多了,方行识货,也不客气,直接拿过来硬灌进万罗老怪嘴里。

    “小王八蛋……唔唔……你想呛死老夫啊……”

    万罗这么大年纪。被人强行灌了药,气不打一处,抬脚要踹方行。

    不过一脚没踢出去,却看到了方行身后的龙女,眼睛登时一亮。压低了声音凑向方行耳边说道:“这就是那位沧澜海的长公主?模样够俊的啊,个头也高……”

    方行嘿嘿一笑,也低声道:“小爷的眼光,那还用说?”

    龙女听到了他们师徒二人的对话,面孔红的厉害,向万罗老怪轻施一礼,退开了。

    万罗老怪笑眯眯的看着龙女走远,满是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有些担忧的向方行说道:“你……就这么……过来了。沧澜海那边……不会难为你吧?”

    方行拿袖子擦掉了他嘴边的血,故作大咧咧道:“睡都睡了,媳妇还能收回去不成?”

    万罗老怪倒是真个惊呆了,悠悠叹道:“真是……青出于蓝啊……”

    “嘿嘿嘿嘿嘿……”

    周围一众南瞻修士,都有点呆,这一老一小的见面场景也忒诡异了,上来就先互骂了一通“王八蛋”,骂完了竟然也不急着说别的,倒在这里叙起旧来,只是这将堂堂三道道主及众南瞻修士都当作了空气。这场景却也有点怪异,另外就是,方行虽然嘻皮笑脸的与万罗老怪说着话,但目光却一刻未曾从他身上的伤口离开过。几乎将他身上的第一处伤痕都看了个清楚,身上的煞气也愈发的暴戾,更让一些人莫名感觉心惊胆寒,下意识就远离了他。

    叶孤音等南瞻修士,心下焦急,挂念那陷在了阵里的胡琴老人与张道一。有心要求方行把人救出来,但见了此时的情境,却也不敢上前打扰,应巧巧与楚慈,更是不知如何自处,两个妙龄少女,此时手挽着手,也不知该上前,还是躲开,怔怔的呆在原地,目光失神。

    轰!

    远处有道道腾云飘来,龙君一步迈出虚空,出现在了封禅山旁边的一处山丘上。

    其他几个地方,亦腾云无处,不知有多少修行之人赶了过来,目光炯炯的看向了这封禅山上的通顶山径,不过看到诸阵灵光聚敛,显然是无人在冲阵了,便都窃窃私语,以为自己已经来晚了,不过对于北三道这悄然进行的封禅上香举动,也有些想不明白,私议不已。

    一时间,赶来围观的修士越来越多,倒将这封禅山脚挤得满满当当了。

    “还是走露了消息!”

    那符器道道主不满的扫了四下众修一眼,冷声开口。

    “无防,南瞻封禅已失败了,来再多人也无关紧要!”

    阴灵道道主亦是沉声开口,冷笑了一声。

    纯阳道道主点了点头,道:“人多嘴杂,莫要啰嗦,就先撤下护阵的诸弟子,回宗去吧,且不理会这些散修,日后教门中弟子统一了口径,再向外解释一下就好了!”

    三人议定,竟然全不理会正如游鱼一般络绎赶来的诸修,便命座下童儿挥舞令旗,命山上的守阵弟子各自退回宗门,众修见此模样,登时哗然,封禅山是北域修行界里的气运象征,北三道虽然是北域扛鼎三大宗,但这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忒自做主张了些。

    只不过,毕竟北三道威严难难侵,却也无人敢在此时有异议。

    南瞻诸修里,见到这一幕,也都呆呆的站着,不知该说什么。

    惟有一人,毫不客气,冷冷开了口:“把个老头伤成了这样,你们说走就走?”

    正是一直蹲在万罗老怪身前笑嘻嘻说话的方行,这时候他已经站了起来,目光冷冷望在北三道三位道主的脸上,眼神里反倒没有了怒火,只有一抹跃跃跳动的杀机浮动。

    北三道三位道主也是微微一怔,目光淡淡落在了方行的脸上。

    “小辈,你是在跟我们三人说话?”

    那阴灵道道主,面如鸡皮的老妪森然开口,似觉有些可笑。

    方行这一次,却奇异的没有破口大骂,只是沉声道:“我在跟北域说话!”

    这个回答倒让北三道三位道主微微一怔,稍稍重视了些,那符器道的年青模样道主,却笑了起来,道:“若是要跟北域说话,我们三人倒也可以代表北域答你一句,小辈儿,你们南瞻要立道神州,其间荒唐可笑,不必本座多说,但瞧在南瞻与神州闯阵上封禅,我们还是给了你们一次机会,封禅山上一柱香,才可立道神州,这规矩是先贤所立,自愿闯阵上山,也不是我们逼他们的,自己本领不济,上不得封禅山顶,送了性命,也是自找啊!”

    说话间,潜运灵力,声音传向四方,倒像是在解北域众修之惑。

    很多有见识的修士,听了这一番话,其实便已明白了北三道的用意。

    立道一事,牵扯气运大事,南瞻不比妖地、海族,传承上,实则与神州同源,在同意了妖地立道神州,海族立道神州之后,南瞻立道其实就是一件更为理所应当的事情,说简单点就是气运分给了妖族、分给了海族,没道理不分给本是同族的南瞻修士,但北域确实不想再分这气运,因而抬高了这封禅山十阵的难度,便是想要南瞻知难而退,更是有种杀鸡儆猴,威慑南瞻其他几方势力的意思,只是此事毕竟说出去不太好听,因而他们选择了低调处理。

    “南瞻立不立道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但你们伤了我师傅,那就不行!”

    方行脸上现出了一抹狠意,蹲下身从万罗老怪手里接过了那枝青檀香,然后站了起来,举步向前走去,在经过楚慈与应巧巧身时,又下意识的绕了个圈,然后才直直的看向了北三道道主:“老的输了,还有小的!他们上不得山,就让小爷来试试这上山的路有多难!”

    “小鬼,你要接替这五老闯后面三阵不成?”

    北三道三位道主闻言,也目光同时一凛,声音有些古怪,似觉荒唐,又似有些冷笑。

    那模样,就像看着一个寻死的人一般!

    而方行下面的话,却让他们更为震惊了:“不是三阵,小爷我要闯封禅十阵!”

    闯十阵!

    此言一出,不光三位道主,可说是北域众修皆惊,眼神古怪、震惊、窃私,复杂无比。

    这小魔头闯灵巧宗一宗大阵,都不敢凭真实本领,借助了法器才取巧赢了,而这封禅山上,可是足有十阵啊,能够拦下五位金丹大乘的脚步,还将他们一个个击伤击死,可见那十道大阵,说是神州北域十大宗门的最强力量也不为过,而那小魔头的法宝,分明已经在撞翻了灵巧宗的德昭长老之后,符文黯淡,催动不起来了,却敢在此时凭一己之力闯十阵?

    他是疯了吧?

    还是真个在寻死?

    就连厉红衣也眉宇紧皱的拦在了方行身前,暗暗传音给他:“北三道联合北域几大宗门世家,几乎将所有金丹力量投入大阵,十阵威力布守到了最强,绝不可小觑,五位老前辈联手,已闯过了前面七阵,再破后面三阵,南瞻立道便无人可阻,你却为什么……”

    “因为小爷就不是去闯阵,是去杀人的!”

    方行打断了她的话,咧嘴一笑:“若不从头开始捋,这口恶气又怎么出的干净?”

    这话句话里杀机森然莫名,却使得厉红衣也是呆了一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