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剑魔大术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二章 剑魔大术

    碍于龙君在侧,以及观战的修士越来越多,各门各派都有,北三道道主也已不好一意孤行,低低一番商议,得知这小鬼并未真个入海族,名义上还是南瞻修士,更是没有拒绝他的理由,又见龙君似乎也只是笑盈盈的旁观,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没奈何,也只能答应了下来,这南瞻小儿要上山送死,他们自也不会拒绝,只要没有因此与海族决裂就好。

    “道主,我灵巧宗自荐,愿守一关!”

    灵巧宗奇秀峰峰主施法印,已悄然来到了北三道三位道主身前,恭敬自荐。

    “也好,第六阵阵主适才被那发狂的老头所伤,正好由你来替代!”

    北三道道主答应了下来,施法印登时哈哈一笑,立刻引了座下弟子上山布守,于他来说,可真是时来运转,上天庇佑了,惟一遗憾的就是,自己只能守第六关,也不知这小魔头有没有本事闯到自己身前,若是在前面几关里就白白丢了性命,自己心里未免会有大遗憾的。

    而一众南瞻修士,也各个目光古怪,有惭愧、有恐慌,难以一一分辨。

    他们中倒也有豪情万丈之辈,只是一来实力不足,上山也只是送死,二来皆是北域宗门修士,身份不合,登不得山,此时倒显得有心无力了,厉红衣便是如此。

    义不容辞跟着方行往封禅山上走去的,也惟有大金乌了,方行似笑非笑的看了它一眼,大金乌知道他想说什么,呱呱一声怪笑,道:“上一次没和你一块进归墟,大金爷我可是亏大发了,如今你虽然是为人族道统闯山,但谁知道你会不会上山时抢着什么好东西?大金爷我是非要跟着不可的,免得以后再看你发了财,却没有我大金爷的份。看着眼馋……”

    至于龙女,则也只是留了下来照顾万罗老怪,没有跟上。

    不比大金乌,她是众所周知的龙族子弟。身份上注意登不得山。

    而厉红衣,似乎还心有不甘,避过了阴灵道道主的目光,急向着方行传音:“你莫要这么心急,再等些许时间。我们从长计议……”

    “杀心已起,等不了了!”

    看出了厉红衣有话说,方行却也懒得理会了,哈哈一笑,抽了血饮狂刀在手,虚劈两下,向着山上大喝:“南瞻小爷方行,前来叩关,你们这群王八蛋把脖子洗干净了吗?”

    “哈哈,苦海云家执令长老。云遥在此守关,小鬼……这可是你自找的!”

    上方,一声大笑传了下来,那苦海云家的大长老甚至出了阵,专程来看一下是否真个是那个小魔头来了,见到他时,心里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直感上天有眼,让这小魔头送上门来,便好像龙剑庭见第一关是云家守阵一般。云遥看到了小魔头,心里也直呼运气太好。

    “哈哈,原来是熟人!”

    方行眼神一凛,大步上山。一步迈出,便是几十阶。

    在他身后,大金乌双翅铺展,金光璀璨,像是一朵金云跟在他身后。

    哪怕明知前方便是仇家所守的大阵,一旦输了。便性命不保,这两个家伙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闯进了大阵之中,一时间,烟云激荡,剑气凛冽,将他们二人的身形吞没了进去,阵境显化的虚空之中,道道剑光层出不穷,一片琉璃世界,将方行与大金乌裹在最中间。

    “只有它们两个,要闯此阵,真的不会……太勉强吗?”

    “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些?”

    已经有南瞻修士低喝了起来,面色无比的古怪。

    而厉红衣,也只是低低的暗叹:“真要让他一人,负了我南瞻所有的气运不成?”

    “哈哈哈哈,小魔头,你聪明一世,却自动入了死门,老夫敬天谢地,泄我云家之恨!”

    那云家大长老厉喝,狂笑声中,手中宝剑已催动了无尽剑光,同时手中令旗一摆,座下云家百名剑修同时隐入了大阵之中,虽然身形看不见了,但森然剑气却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似乎随时随地,都会有无尽剑气涌来,身体每一寸皮肤,都被剑气灌满,宛若凌迟一般。

    “金六子,此阵八门运转规律是……”

    方行默不作声,双眼之中,却显化了符文,通过阴阳神魔鉴,堪破剑阵八门,而后将八门位置及运转规律传递给了大金乌,大金乌也不敢怠慢,两只爪子抽筋一般伸缩不定,推洐之中,却将这剑阵的运转规律都掌握在了自己脑海之中,又以神念,传递给方行知道。

    “此阵乃是封禅十阵的第一阵,看似剑阵,实则是金行大阵,属五行之一,剑道,本就是五行金属演化出来的大道,如今你我联手,这大阵的运转规律,根本难不倒我们二人,最困难的,便是如何挫败护阵之人,此阵为金属,按照推洐,可用火行术法,或是……”

    “或是更简单点,以金克金,他们用剑道,那我也用剑道!”

    方行接了下去,冷声道:“我有金行法种一颗,本来也该到了萌芽的时候了!”

    望着面前滚滚而来,含而不发的无尽剑潮,方行低下了头,手掌倾覆。

    “老泰山指点我修行之时,曾说我身怀七道法种,当时还不理解,后来才明白,他所说的七道法种之一,便是金行法种,便是当年在玄域之中,所获剑胎。剑胎就是金行法种,上古流传,品质无匹,你们的剑胎,都养在识海之中,温养愈久,成长愈快,但我的剑胎,与你们不一样,养不出来,惟有以剑养胎,以战炼法,这才是它传我无名功诀的用意啊……”

    与大金乌在交流中,方行的眼睛微亮,闪起了寒光。

    “都以为老泰山在这一个月内,传了我海族秘术,实际上,他是指明了我的修行之道啊!”

    在方行掌心,一团鸡蛋大小的黑色乌光浮现了出来,隐含暗金之色,变化不定。

    “你有金行大阵。我便以金系法种镇压……”

    那一团乌光之内,暗金之色愈发明亮,映亮了方行冷酷的眉眼。

    “哈哈,就连你们南瞻五祖。破我第一剑阵都需拿一条命来换,老夫看你有何本事……”

    见方行始终不动,云遥倒有些按捺不住了,厉喝声中,令旗一摆。轰隆隆,第一道大阵已疯狂运转了起来,守护一道大阵的云家剑修随大阵而动,一时间,就在方行身后,足有十数道剑光突现,交织成网,直向着方行与大金乌劈斩了下去,直指方行各大要害。

    “老头子们拿一条命换取破阵之法,那小爷……就拿一百条来换!”

    也就在剑光向方行涌而之际。方行忽然间动了,身形倒翻而起,落在了大金乌背上,同时指诀掐住,一道青雾飘来,赫然遮挡住了他与大金乌的身形,十数道剑光交织,从他方才站立的地方劈过,竟然劈了个空,惊讶的云家剑修心间大震。浑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剑魔大术!”

    也就在此时,方行忽然从一个年青的云家剑修身后出现,掌间一团乌光,绽放了无尽魔意。手掌一覆,那一团乌光之内便迸溅出了一道森然剑意,如切豆府,“嗤”的一声,便将这金丹初境的云家剑修脑袋切了下来,周围剑修大惊。飞剑斩来,方行已再次消失不见。

    神出鬼没,剑魔大术!

    在明白了黑色剑胎所传的无名功诀真意之后,这无名功诀,便有了名字。

    剑魔大术!

    方行一开始修炼的,所谓无名功诀,便是剑魔大术!

    只不过,不解真意,他便动用不了剑胎,也无法知道此诀法名。

    “那是什么术法?”

    云家执令大长老云遥眼睛都瞪大了,心间发寒,咆哮大叫,神出鬼没的方行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不妙,立刻便将大阵运转到了极点,以大阵原理感应方行所在,就像像挥舞一张大网,不停的向方行游移不定的方行罩了下去,身在阵中,整座大阵之力系于一身,如意运使。

    “哈哈哈哈……”

    在整座大阵的扑击之下,方行反而大笑声声,身形时隐时现,掌间一团乌光,涌现出了无尽的剑意,不仅没有被这一道大阵所束缚,反而身形阵走,不停的将大阵戮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窟窿,云剑护阵剑修,在他掌间乌光的横扫下,人头一颗一颗下雨般落在了地上……

    “小魔头,莫屠我云家小辈,有胆出来一战!”

    云遥这时候已经惊的汗流夹背了,心疼的在滴血,那一个个的人头,可不是数字啊,那都是云家的心血,每陪养一个,都是拥有数十万族人的云家千里挑一挑出来的好苗子,又花费了长辈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可在此时,竟然像是不值钱的白菜一样被人给切了?

    这种心疼,简直比看到云独被废掉都强烈!

    这也导致,他已经忍不住直接宣战起来,本来护阵修士,都是以大阵之力牵引闯阵之人,实在没办法了,才会由阵主出面正面较量,便好似五老闯阵时,赫然需要分出四人去抵御大阵之力,仅让龙剑庭一人来对抗云遥,这便是大阵的威力所在了,只是此时,却反了过来。

    那小魔头,也不知使了什么鬼法门,竟然反借走了大阵的运转大势,屠戮他云家小辈,反倒害得他这个阵主不得不连声喝斥,挑战,大阵反成了他的牵挂与连累……

    “看样子杀的人还不够……”

    方行的声音在大阵中的一角响了起来,双手一拍,乌光四射,又有四五颗人头落地。

    到了此时,云家死在他剑下的小辈,赫然已超过了五十!

    老头子们用一条命换取了过阵之机,小爷我就用一百条来换取过阵的机会。

    所不同的,他们用自己的,我用你们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