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磨刀石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三章 磨刀石

    “老夫跟你拼了……”

    小辈们被屠戮的模样,使得云遥咆哮起来,堂堂云家执令长老,守御第一阵之阵主,竟然直接放弃了大阵的运转核心,身形陡然挪移,突兀冲向了远处方的方行,而后掌中森然剑气直直向着方行劈落,这一剑里蕴含了他的怒意,白森森直如一道天河从上天倾泄了下来。

    “铮铮铮……”

    方行掌间乌光上举,逆流而上,与云遥剑芒冲击在了一起。

    轰!

    黑白两道剑芒交相交织在了一起,而后轰隆一声扩散了开来,激荡四野。

    “大长老救命……”

    有云家守阵剑修拼命大喝,被剑气波及,显露出了身形来,如遭重创。

    “嘿嘿……”

    方行与云遥正面相攻了一招,未落下风,眼底却浮现了一抹笑意。

    “你……你住手……”

    云遥大惊,第二剑径直递了出去。

    只是一剑斩落,剑下赫然已经失去了那小魔头的影子,急切转头,立时看到那小魔头已经诡异的冲到了他们云家那几位露出了身形的小辈身后,道道光乌迸现了出来,直绞碎了这几名小辈急切间递出来的剑光,而后割落了他们的首级,而后面色阴冷,身形再次消失。

    “够了,云家小辈,速速退后……”

    云遥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了,他经不住这般残杀,云家损失不起这些小辈。

    再加上,他甚至隐隐发现,自己所守护的大阵,本来该成为自己的助力,但此时竟然隐隐被那小魔头钻了空子,再加上他那掌心的魔性剑意,在整座金行大阵之中,道性相生,法力相合。分明该是压制他的大阵金行大阵,反而像是被他窃去了大阵之力,气焰凶狂。

    他若想出阵,根本无法阻拦。但他偏偏杀戮无限,竟好像真要将云家小辈屠戮一空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然不顾大阵的运转,直言让云家小辈退到大阵边沿,远离战圈。

    而他自己。也弃了大阵之力,要凭真实剑道,留在阵心,斩杀这小魔头!

    表面上看起来,身为阵主的自己弃了大阵之力,便等于是吃了大亏,实力削弱的厉害。

    但对云遥来说,却感觉这是自己目前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阵主不退,大阵便不算被破!

    那些已经被方行身上的杀气吓的瑟瑟发抖的云家剑修,哪里还客气什么。得到此令,立刻向大阵阵边缘撤了出去,畏畏缩缩的躲在云遥身后,偌大的金行大大阵之内,倒一时显得空空荡荡了起来,惟有大袖执剑的云遥,以及对面与他遥遥相对的方行和大金乌了。

    “小魔头,你杀我云家太多人了,你这一条命怎么赔?”

    愤怒的云遥,根本没有与方行多说。锁定了方行气机,便反掌执剑,挟一身怒焰冲来。

    而方行在此时,也面无表情。从贮物袋里,取出了黑色巨剑,掌心那一团乌光,与巨剑融在了一起,立时魔意狂涌,道道黑焰沿着剑身燃烧了起来。赫然是魔意显化,而随着他逆天挥劈,一道强横到难以想象的剑意直涌上天,与云遥掌中的剑气碰撞到了一起。

    “平时不跟你们当真,还以为小爷好欺吗?”

    大喝声中,呼啸剑气黑白交缠,狂风一般冲向四野。

    混乱之中,二人转瞬之间,竟然交战近千剑,剑刃激荡声震啸四野,斩人心魄。

    轰隆隆剑荡云海,凶狂狂杀气翻滚。

    在此时,大金乌与云家一众剑修,都没有插手,任由方行与云遥斗剑。

    一众云家小辈剑修,这时候已看的目眩神驰,本以为云遥长老亲自出手,斩杀那小魔头不过是覆掌之事,可无论怎样都没想到,真正动起手来,全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那种云遥长老轻松占据上风的局面,一番大战竟然势均力匹,更甚至,那小魔头在变得越来越强。

    战局中的云遥,更是愈战愈感觉心惊肉跳。

    他本来满心愤怒,要将方行斩于剑下,但到了此时,他赫然发现,这小魔头的剑道森然可怖,玄奥精深,竟全不输于自己,他本来以为这个只会阴谋诡计,若自己逮到了机会便可一剑斩杀的小鬼,赫然拥有和自己一战的力量,甚至……以中境修为击溃自己……

    之前他总是施展阴谋诡计,实际上……只是不肯正面迎战而已。

    只觉那小魔头剑道愈发的刁钻,从初时的青涩,被自己逼的左支右拙,到最后愈发纯熟,剑道几如雄浑大江,浩浩荡荡无穷无尽,逼得自己反而束手束脚,云遥心中又怒又惧,蓦地发一声喊,一身气息暴涨,云家秘术施展了开来,一身灵力暴涨三倍,出剑如恶蛟。

    “老夫一世修行,金丹大乘,不信会败在你这小鬼手里!”

    这一剑里,云遥赫然有了拼命之意,行险招,发杀机。

    再斗下去,他怕自己被小魔头生生绞杀!

    轰隆隆!

    一道长虹起自云海,挟无匹之势,直斩方行!

    “区区金丹大乘,区区云家剑修,也敢拦我的路?”

    而方行此时,则满面凶狂之色,眼神阴沉,黑色巨剑直指苍穹:“想败小爷,请元婴来!”

    随着怒吼震荡四野,黑色巨剑上,赫然有一道可怖的煞气散发了开来,一道黑色巨剑,竟然似在此时消失,而后化作了道道乌光,铺向了四面八方,而后又汇聚在一起,扭曲纠缠,竟然合并起了一道难以其势的乌色剑光,直与云遥那一剑撞在一起,而后轰然震荡开来。

    第一大阵之内,烟云狂涌,天地剧震,似乎这第一大阵的根基,都受到了动摇。

    这一刻,就连大金乌都举起了双翅,护住自身,以防被散溢剑气所伤。

    而那一群云家小辈剑修,更是凄凄惶惶,拼命祭起剑光守御,但仍然足有十数人被呼啸而来的剑气击伤,惨叫着落向了地面,法衣破碎,护身法剑出现了道道裂纹。

    “嘭”“嘭”“嘭”“嘭”

    云遥脚踏虚空,连续不断的后退,脚步发沉,踏在虚空,如踏巨鼓,此时这苦海云家大长老的身上,赫然伤痕处处,狼狈不堪,气机低靡到了极点,额前乱发无力垂落荡,手中那柄云家秘法打造、又以他血肉温养了近千年的配剑,更是片片碎裂,只剩了半尺多长的一截。

    而他对面的空中,方行手提黑色巨剑,遥遥望着他,气息强横,煞气如云缭绕。

    “果然越打越明白,就得以战养剑!”

    他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看着掌心里的那团乌光。

    “……只是云家剑道做磨刀石还差了一点,磨不出这剑魔大术的真意来……”

    “噗……”

    本就重伤的云遥骤听此语,强行压制的伤势立刻暴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风凉话吗?

    我堂堂云家剑道,于神州传承多少代?

    在他眼里竟然是磨刀石?

    而且是一块还不够好的磨刀石?

    一种近乎颠狂的恨意在他心里滋长了起来,他满面怒意,却忽然低低笑了起来,而后笑声愈来愈大,愈来愈疯狂,那种笑声,就连诸云家小辈都忍不住胆颤心惊,又是惊恐,又是担忧的看着他,而云遥全不理会,笑声愈来愈响,到最后时,几如闷雷一般滚滚荡荡。

    “老夫金丹大乘,执掌云家符令三百年,怎么可能败在你这区区金丹中境小辈手里?”

    他眼神冷厉,放声大喝:“老夫不可能败,这一阵你也不可能过得去!”

    “喀喀……”

    犹如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在他体内响起,他身上的气机,忽然有点诡异。

    “大长老,何须如此……”

    这一刻,几个云家小辈剑修里,见识高明些的人已经大惊,拼命大叫起来,叫声中,他们似想上前来阻止云遥,却又不敢靠近他,下意识里,便想离得他越远越好……

    这些人都已经看了出来,云遥在此时,赫然已经逆转金丹,这是金丹自爆的前兆!

    “反正老夫带云家小辈出来守阵,死伤惨重,回到苦海,也无颜再做这大长老之职,说不定还会受到惩罚,更兼得……老夫堂堂云家金丹大乘剑修,代表了云家剑道,如何能败?如何可败?更何况,是败在你这金丹中境的小儿手中?传了出去,我云家剑道如何立足?”

    云遥咬牙低语,目光凶狠的看向了方行,逆转金丹的同时,就要向方行冲来。

    只是那小魔头看起来,竟似完全不怎么担心,若无其事的掏挖了挖鼻孔。

    “小魔头,一起死吧,也算平手收场!”

    云遥忽然间大喝,挥起断剑,就要全力逆转金丹,向方行冲来。

    “……看大金爷我撩云翅……”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斜刺里一道金光冲来,将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了方行身上的云遥拍飞了,而后那朵金光冲了上去,紧跟着一爪,再又一翅膀,而后尖尖的脑袋一戮,噼哩啪啦一阵子乱打,直将那本就强弩之末的苦海云家大长老打的七荦八素,破布袋一般落地了。

    “逆转金丹?逆转个屁!”

    金影在此时,终于身形微停,傲然浮空,声音冷漠:“真当大爷我是看热闹的?”

    大阵边缘,剩余的云家小辈剑修,忽然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