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五章 磨砺真术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五章 磨砺真术

    “布雨大术……”

    那幕姓道姑精擅水法,是个识货的,赫然失声叫了出来。

    她平日里闭关不出,不通世事,直到这一次大雪山五老欲上封禅立道统,北三道道主才请出了她这个通晓水法却不擅战的幕家修士出来主持第二阵,若在平时,这第二阵该是由天一宫来主持,只是天一宫因着龙君的出现,身份实在尴尬,这才不得已换成了她的。

    话说回来,水行大阵殊异,内接封禅山的水脉,主持大阵之人不必拥有多么高的实力,只需精通水法,一样能将此阵力量发挥到极致,这也是北三道三道主请她来的原因。

    但到了这时,她却惊异的发现,那闯阵的小魔头,赫然施展了龙族布雨大术。

    未听说这小魔头与龙族纠葛的幕道姑,立刻震惊的难以言喻。

    水法一道,聚散无形,修为高低,全在微妙二字,龙族当年与人族圣贤交好,曾主角接下了人间布雨之职,某一地某一城,几时落雨,几时天晴,落雨几钱几分,何处多些何处少些,都能控制的分毫不差,这是精妙到了何等程度的大术?修行界里谁人可比?

    也正因此,看到了小魔头施展的布雨大术,这幕姓道姑立刻变了脸色。

    “我就不信,你小小年纪,能将龙族布雨大术修炼到何等地步……”

    幕姓道姑咬牙厉叱,拂尘再一摆,空中所有水流尽接一滞,而后迅速凝结化冰,全然在这空中,幻化出了无尽的冰刀霜剑,呼啸漫天,直向方行身前刺来,正是水法中的其中一变,化水为冰。将不好控制的水化成容易控制的冰刀霜箭,将柔软的江湖化作锋锐的刀剑。

    而在这冰刀霜剑背后,数十个水侍儿各自驾驭寒冰剑,向着方行与大金乌刺来。

    “哈哈。就等你这一招!”

    方行大笑,而后眼中闪过了一抹寒光,双手捏印,瞬息之间将自己的一身修为之力催动到了极点,一道本源之气涌上了头顶乌云之中。那道本源之气里,立刻出现了一种很奇异的力量,仿佛一方镇国大印,盖落在了水行大阵上空,使得大阵之内所有水意,凝结不动。

    “杀,杀到他们心疼!”

    一声厉喝,与大金乌同时冲了出去,一个金翅袭卷,一个血刀呼啸。

    漫天冰刀霜箭。在他们两个的巨力袭卷下,皆粉碎如霜,飘飘洒落,而他们的攻击却毫不客气,直接便将那些隐匿在冰霜之间的水侍儿劈杀了个干净,一时间,整个空中惨叫连连,血雨腥风,无数残肢断臂纷纷落地,水意凝固。大阵之间,血液成了惟一的流动的液体。

    “父王,那大阵中……怎么会有我龙族气息?”

    此时的封禅山山脚,就连龙女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惊惶叫道。

    龙君,则面色微沉,浅浅一笑,道:“你大概感觉错了!”

    龙女愕然,仔细感应,却不相信龙君的解释。

    那第二阵内。分明就出现了她们龙族的气息,而且是异常庞大而敦厚的气息。

    现在想来,这气息似乎早就在方行身上出现了,一种同类间的亲切感,融合在了方行的气息里,只是她毕竟修为不足,感受不到这种气息,直到此时,方行将水法施展到了极致,终于牵引了出来,不仅定住了整座水行大阵,更是将她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

    “前五行大阵,通晓阵理,身怀一等法种,便占尽了便宜,与其说是这小鬼在闯阵,倒不如说他是在借这前面五阵的五行变化,锻炼自身的法种,磨砺自己的术法啊……这可比闭门参悟有用处的多了,只是问题在于,这种战修法门,简直就是在玩命,能撑下来吗?”

    轰隆隆!

    以掺杂了龙珠气息的无上布雨神通,定住了大阵之水,方行与大金乌一路搏杀,斩出了一条虚空血路,最终将战法不强,只通水法的幕姓道姑踏在脚下,只吓的那道姑面如土色,拼命大叫着取出了阵旗来摇摆,却是眼见得不敌,终究要认输了,只可惜她这一道阵旗委实取的太慢了,方行血饮狂刀已经斩下,骨碌碌滚到了行大阵后面坐化的楚太尚身前。

    第二阵已破!

    又是一片血肉狼藉,方行脚步丝毫不停,直往第三阵杀去。

    第三大阵,火行大阵!

    道道火意遍布大阵之中,毒焰燎天,遍布周天。

    然而还是困不住方行,催动三昧真火火种,护住周身,继续向前厮杀。

    封禅山十阵,虽然年久远,早就没有了当年古仙封禅镇魔时布上来的十行大阵威力,但一些特质却还沿续了下来,那就是,一阵皆有一阵属性,前面五阵,便是金、水、火、木、山五行,大阵的本源,便是这五行力量,力量相克,便难度倍增,力量相生,便轻而易举的破阵,另外一种变化,就是自身也修炼了同样的力量,便能将大阵之力的影响,降至最低。

    第一阵,金行大阵,方行有魔剑剑胎,又通晓阵理,轻而易举,屠戮云家众修闯关。

    第二阵,水行大阵,他修炼有龙族布雨秘术,又有龙珠气息相助,过阵一样不难。

    而如今的第三阵,则是三昧真火护身,火行大阵一样奈何他不得。

    所需要的,就是厮杀而已。

    一阵一阵,杀过去!

    滔天火意中,方行与大金乌身形若隐若现,厮杀惨烈之极。

    终于,守阵阵主,北域散修火头陀认输,方行破阵。

    第四阵,木行大阵,三百多头实力强行的木傀儡铺天盖地一般的杀来,斩杀之后,立时借木意重生,赫然出现了斩之不绝,杀之不尽的局面,方行这一阵却杀的艰难,他不像胡琴老人闯阵之时,以自身感悟的冬日万物肃杀之意绝灭了木傀儡的生机,一举闯阵,修法上已然无法克制之术,只能不停厮杀,也不知斩杀了几百几千个,与大金乌都受了不轻的伤,但这木行大阵却还未闯过,山下众修皆已心焦如焚,再冷漠的南瞻修士,也担忧不已。

    “小爷跟你拼啦!”

    再次冲杀了一阵子,方行已经急眼了。

    他同样拥有木系法种,而且是根伯赐予,品质极高。

    只不过他未曾修炼过木系大术,无法催动木系法种伤敌,只能用来疗伤。

    但在这木行大阵里,对方掌御一阵之力,却让他防不胜防,杀不胜杀。

    想要一把火烧掉都不行,那守阵之人木尊者,借封禅山一山草木之力,可谓力量无穷,方行的火意虽然修炼的厉害,但还不足以一把火烧光了这封禅山。

    暴吼声中,方行忽然舞刀如匹练,直向着大阵下方的护守之人,木尊者冲了下去,在途中,无数个木傀儡持刀持枪,向他杀了过来,这种情况下,便是修为再高,除非拥有一力荡清所有木傀儡的巨力,也不可能护得自己周全,一路之上,方行身上受创无数,流血不止,但凭着一腔狠意,他赫直冲到了这大阵下方,距离那第四阵阵主木尊者已不过十丈距离。

    “这真是要拼命吗?做梦!”

    那木尊者大惊,手掐法诀,身周棘刺狂生,护住自身。

    “嗤!”

    发了狂的方行,赫然任由这棘刺刺穿了自己的身体,硬落了下来,一刀劈下了木尊者的脑袋,他胸腹受创,血流不止,但体内蕴含的神木大圣根伯所传的木系法种也催动了开来,不停修复着自身的伤势,那木尊者一颗脑袋掉了,脖腔子里,如木萌芽,也是又一颗脑袋生了出来,满脸愤怒之意,大叫道:“小王八蛋,老夫在这阵内,不死不灭,你跟我拼?”

    “去你大爷的!”

    方行又是一刀劈掉了他一颗脑袋。

    “你找死!”

    木尊者第三颗脑袋长出,又一道棘刺刺入了方行胸腹。

    “是你找死!”

    又一刀劈出,木尊者脑袋又少了一颗。

    “你找死!”

    “你找死!”

    “……”

    “……”

    “嗤”“嗤”“嗤”“嗤”

    “喀”“喀”“喀”“喀”

    一刺换一个脑袋,终于在换了十几披之后,木尊承受不住,挥舞阵旗:“认输啦!”

    “你大爷的,还真当小爷我治不了你了?”

    方行恨恨骂了一句,又挥刀劈掉了他一颗脑袋。

    “小爷,你木行法种不错,生长之术到这地步也算难得,不如跟了老夫,做个徒弟?”

    木尊者脑袋越长越慢,这次足花了三息功夫才生出来了一颗,一长好就向方行叫道。

    “去你大爷的蛋!”

    方行又一次挥刀,剁下了他新长出来的脑袋,然而目光一扫,一把夺下了这木尊者捧在小腹间的一株小小青松,生长在一个黑色瓷盆之中,虬枝伸展,苍脆有力,通过阴阳神魔鉴的妙用,方行知道这是一件好法宝,可借来一山木力,自然毫不客气,收了起来。

    “小魔头,还我法地青松来……”

    那木尊者再次生出了一个脑袋,立刻拼命大叫,气势汹汹要上来拼命。

    “再去你大爷一次蛋!”

    方行又是一刀剁下了他的脑袋,而后脚直接踹到封禅山悬崖里去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