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百年底蕴战一人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六章 百年底蕴战一人

    “文家道子文亦儒,在此守关!”

    一口气闯入了第五阵,方行倒也微微一怔,此阵守阵之人,赫然又是一个熟人,为首的乃是一个满面儒雅之气的中年人,正是他在天一宫时曾经击败过的文家大儒师文亦儒,而在周空之中,还立着诸多身穿青衫的文家符师,足有近百,每人身上,皆有可怖凝重之意。

    “小魔头,今天你入了此阵,休想再出去!”

    一个女子的声音恨恨响起,却是一个面容娇美的女子,赫然便是文砚心,当初在天一宫,险些被方行一剑斩成了碎片,堪堪被文亦儒救走,后来一直未见,却没想到,这第五阵赫然是由他们文家守阵,而她亦作为文家的一位佼佼者,来到了这阵中,成为守阵人之一。

    “这阵里还有两个老头吧?人呢?”

    方行只是扫了这两人一眼,便目光四下里逡巡。

    入阵之前,他也已问得清楚了,知道大雪山五老,龙剑庭已死,楚太尚也生生累毙,但张道一以及叶孤音和应巧巧的师傅胡琴老人却被困在了第五阵内,生死不知。

    “你说他们两个?”

    那文砚心娇美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狠戾之色,缓缓抬手一指。

    方行看去,登时脸色大变。

    此时身在第五阵之中,周围皆是真实幻镜,却是一片苍茫古山,便如同进入了一个只有连绵大山与苍茫云海的世界,古朴巍峨之意让人胆颤心惊,而在最下山,赫然便有一座大山,镇压在最中央,下面有两道极其微弱的气息传了上来,正是胡琴老人与张道一。

    那两道气息,正在被雄浑山意不断消耗,随时都会断绝。

    “两个老头子,你们竟然将他们镇压在山下?”

    方行眼睛都瞪圆了。有血丝隐隐出现。

    “谁让他们分明破不了阵,却偷机取巧,送了一人出去?”

    文砚心看到方行,眼底便升起了浓浓的恨意。厉声喝道:“小魔头,你最好放聪明些,立刻跪地求饶,否则本姑娘先镇死了他们两个,再将你镇压百年。泄我之恨!”

    方行没有回答她的话,凝神半晌,向着下方叫道:“胡琴老前辈,还听得见么?”

    山下,响起一声虚弱轻叹:“小友,终究还是累得你也来闯阵,我那万罗老弟也输了么?”

    方行道:“他一人闯过了两阵!”

    下方虚弱的声音叹道:“也算不错了,小友,既入此阵,我等便有了不归之意了!”

    方行点了点头。道:“抱歉了,老前辈!”

    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文砚心眉尖一挑,尖声道:“小魔头,你不想要他们的命了?”

    方行豁然抬起头来,森然道:“我更想要你的命!”

    “轰!”

    竟然毫不客气,与大金乌两个挥手就杀,大金乌与他配合无间,知晓小魔头的心思,金翅一展。挟起无尽雄浑之力,翻江蹈海一般向着方行拍击了过来,而方行亦是飞跳起来,双腿在它翅膀上一蹬。身形登时如流星一般直向着文砚心冲了过去,在此过程之中,背后一双金翅显化了出来,猛然扇动,这一掠之力更是势如闪电,眨眼间便已冲到了文砚心身前。

    “你敢……”

    文砚心祭起一张山符。作势朝着下方按下。

    一符如一山,符落山巅,山之力便会增强一倍。

    然而方行根本不在意这道山符,如同他不在意下方的胡琴老人与张道一一般,径直一剑朝着文砚心劈了过来,文砚心大出意料,方行又出手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阻止,只是惊间,锋锐剑刃便已劈至了身边,一种难以形容的可怖杀意涌入心房,搅扰心肺……

    “大哥哥救我……”

    文砚心尖叫起来,只是出声之际却已晚了。

    “后退!”

    这一霎,文亦儒远比文砚心稳重,早在方行怒喝之际,便已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挥手便是七八道山符洒将了下来,宛若七八座山峰连续不断的向下镇压,同时他身形急闪,一掠而至文砚心身后,扯住她的后领急向后拉,而在此时,方行赫然也杀红了眼睛,对背后袭来的几道山符全不理会,左手向后虚按,同样一道山意浮现,撞碎了几道山峰,一剑继续劈下。

    “嗤……”

    文砚心一条胳膊连带着半边身子都被他劈将了下来,然后文亦儒才来得及将她拉走。

    “轰!”

    这还未完,方行一看这一剑未能要了文砚心的命,双足在空中一踏,再次向前冲出,一霎之间又堪堪冲至了文砚心身前,只吓的文砚心惊惶如失魂,尖声大叫,好在这时候,文亦儒已推动了大阵之力,一时空中山影流转,接连不断,向着方行连续镇压了下来。

    “给我开!”

    方行只觉上下左右,无穷沉重的力量压落了下来,眦目大喝,双手举山。

    嘭!

    大金乌在此时也俯冲了过来,双翅连挥,不断将方行头顶的山影拍飞。

    然而文家众符师同时大喝出手,一道又一道山符祭起,却连大金乌也笼罩在了其中了。

    轰轰轰!

    眼睁看着,方行与大金乌怒吼连声,却身形不停下坠,头顶之上,诸符化山。

    “小魔头,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文亦儒一边为文砚心贴上了木意之符疗伤,一边也是眼神冷酷的向下面看了过来,声音发狠:“为了守这第五阵,我文家足足搬出了百年之内所有积攒了下来的上品山符,你拿什么来斗我文家百年底蕴?就凭你那可笑的山法?你那山法本就普通,更兼残缺,又没修炼过什么了不得的山法,吓唬普通人还可以,但我在文亦儒眼中,那就是你的大破绽!”

    治好了文砚心,他双手背负在身后,冷眼向下看来,低声自语:“莫要太小瞧了我文亦儒,上次镜湖一战,我便看出了你的这个破绽,从那时起,我就在等这一战!”

    下方的方行,怒吼连声,挥刀劈山。

    然而山符如雨般飘落,再借着这大阵之力,那是何等可怕。

    简直就像是天空下起了大山之雨,一座连一座接连不段的盖落了下来。

    他每劈碎一座山,便有四五座大山落下,凝结成新的大山,百丈高,千丈高,万丈高,几十道、几百道由文家人花了百年光阴精心撰写出来的山符,在此时力量凝结于一处,将方行与大金乌结结实实镇压在了山底,而且那座大山,还在接连不断的增大着,凝固着。

    “噗……”

    山下的方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气息在缓缓消褪。

    “哈哈哈哈……小魔头,到了此阵之内,你还想杀我?我要镇压你一百年!”

    文砚心堪堪缓过了劲,疯狂大笑了起来,从别的符师手中夺过山符,大把的洒落。

    “他……他的气息怎么越来越弱了?”

    此时的封禅山脚下,应巧巧心间一惊,颤声问道。

    只是她身边的叶孤音,却也回答不了他这个问题,从方行进第五阵开始,她便全副心神都用在了感应阵间的气息变化,毕竟她师尊就身陷第五阵内,生死未卜,可也正是因此,她赫然发觉,方行前四阵一往无前的气机,在这第五阵内,竟突而虚弱了下来……

    “呵呵,第五阵由文家来守,果然相得益彰!”

    “五个老的在这一阵吃了大亏,这个小的果然也逃不掉!”

    “那小鬼身怀异种,至少丹成五法,而其中四法,赫然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法种,金、水、火、木四法都甚为不凡,自然可以轻通通过前四阵,只可惜他的山法残缺不全,碰到了第五阵,自然而然就要碰壁了,听说阵主文亦儒曾输给过他,这一次却可以扬眉吐气了!”

    北三道三位道主,在此时也轻声开口,心间皆松了口气。

    “父王,他……”

    龙女面色紧张,急向龙君说道。

    龙君面色沉重,点了点头,道:“我之前与他说过,他的山法确实不足,不仅普通,而且残缺,若是得不到一些可以提升丹法品质的顶级功诀,这一道山法,便会成为他修炼道途上永远的破绽,只可惜,那种功诀实在难寻,且就算有了功诀,也得寻找举世罕见的山种供他感悟炼化,才会成为他的丹法,我本欲等他成了四海神子再帮他,现在也来不及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龙女登时脸色大变。(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