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封禅补山法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七章 封禅补山法

    神州修士果然不全是傻子!

    就连方行也没想到,上一次他在镜湖大战护道盟,连败北域诸多小辈高手,可谓豪情万丈,但结果竟然被手下败将看出了自身的弱点,从那时起就开始算计自己了。点小说,按文亦儒的话来说,恐怕就算没有这一次在封禅十阵中的相遇,他同样也会再来找自己一战,一雪前耻。

    山法确实是自身的弱点,当然也是相对来说,他所修炼的山法,乃是当初用得自龙宫宝库里的山宝,引其真意,纳入识界而成,且因当时肉身承受能力不足,仅仅是容纳了一半便被迫中断,这也就导致,他丹内诸法,无一不是世间顶尖,但惟有山法残缺且品质低劣……

    不过,也正因此残缺且品质低劣,反倒易如控制,因而他平时也没少用山法御敌。

    说是破绽,也不全对,在某些人眼里这也算不得破绽,不过落在文亦儒这等心思缜密的大符师眼里,却是个相当明显的弱点了,他这一次代表文家前来主持这封禅十阵里的第五阵,便是为了想更好的掌握山符之间的转化之力,也好以后再碰到方行时,将他一举击溃。

    能在阵中相遇,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意料之外的好事。

    如此方行已被镇压,在文家百年底蕴绘制的上千道山符以及山行大阵的大力下,似乎无论如何也难翻身了,山行大阵的特质,本来就在于镇压,一被镇压。符文禁锢。肉身逃都逃不掉。除非修炼成了元婴,以法相降临,轰倒山峰,救出自己的肉身,否则只能硬抗。

    五老闯阵时,是胡琴老人在大阵未合并时,以一身修为,寄于一剑。将雄浑大山劈出了一道间隙,让万罗老怪逃了出去,而如今的方行与大金乌却没有这般幸运了。

    “任你张狂无限,还不是要被本姑娘踩在脚底?”

    文砚心是个典型的记吃不记打的性子,惊惶过后,喜出望外的发现自己的堂哥将小魔头镇压住了,大感兴奋,飞跳到了这山上来,用力的踩踏着:“就凭你这样的土包子,也敢挑衅宋大哥定下来的规矩?本姑娘要镇压你一百年。骨血化灰,神魂磨灭。永世成奴!”

    她在阵中大吼的声音,已隐隐被封禅山外修为较高的人听了过去,有人皱眉,有人暗喜。

    “他也输了?”

    厉红衣眼神微滞,纤细五指搅起衣角,眼底有一抹疯狂的恨意掠过。

    “厉师姐,他输了吗?”

    楚慈抓住了厉红衣的衣角,紧张的发问。

    而应巧巧,此时从周围的气氛上也预感到了什么,面色纠结而痛苦。

    “收官吧,今天的事情已经闹的很大了!”

    北三道阴灵道道主轻轻叹了口气,向另外两位说道。

    符器道道主却笑道:“那小子还未认输,火侯不到呢!”

    阴灵道道主阴瘆瘆一笑,刚要说话,却忽听得不远处有叮叮咚咚的瑶琴声响了起来,她眉头一皱,侧脸看去,便见到一个红衣的女孩盘坐在青石之上,咬着嘴唇,一架瑶琴放在双膝上,拔动琴弦,如泣如诉,像是在偿还一个诺言,又像是在圆一个梦,将琴弹与一人听。

    “聒躁!”

    阴灵道道主正自烦躁,一声叱喝,巨力冲来,飞沙走石。

    然而旁边一人哈哈一笑,大袖一卷,扫荡了这道大力,而坐懒洋洋在女孩身边坐了下来,赫然便是向来没个正形的龙君,笑眯眯的望着女孩:“此琴不错,本王爱听!”

    见是龙君阻碍,那阴灵道道主再为不满,也只能强行按捺心间气焰。

    琴音得以继续,悠悠扬扬,传进了封禅山上。

    “土匪啊,你在干啥呢?”

    第五阵内,一座巍峨大山下,大金乌低声叫唤着。

    “我琢磨咱俩装孙子他们能饶咱们小命不……”

    方行久久不言,然后嘿嘿笑着来了这么一句。

    大金乌有些无语,过了半天才小声道:“你说咱们是先认输还是先求饶呢?”

    “哈哈……”

    也不知琢磨的什么,两个家伙忽然哈哈笑了起来。

    “南瞻小魔头,你是选择认输,为我文家家奴,还是选择被我镇杀?”

    上空,文亦儒手持令旗,悬浮于半空,一身儒袍猎猎飞扬,说不出的浩然敦正,仙风道骨,而文砚心也来到了他身边,虽然半边身子都满是鲜血,少了一条臂膀,脸色也有些苍白,但眼神里,却有极其快意的酷烈之意,手里一个锁神环抛上抛下,眼神玩昧至极。

    “哎哟,好机会,真想先戴上那玩意儿,好好跟这俩人玩玩啊……”

    一见锁神环,方行就开心,不过一想如今的处境,倒又觉得有点沮丧,毕竟想骗过他们,就得先认输,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心里轻轻一叹,高声大叫起来:“你们两个王八蛋,少在那里装神弄鬼,有本事先把小爷放出来,咱们痛快过几招再说来……”

    文亦儒冷声一笑,不屑回答,文砚心却寒声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堂哥,咱们先将他镇杀个半死,废掉一身修为,再锁起来好好整治吧,他不肯认输,倒是好事!”

    文亦儒微一凝思,点头道:“也好!”

    也就在二人商量之际,山脚下的琴声忽然悠悠传了上来,倒像是春湖之水,涟漪轻泛,撩人心弦,这使得空中的两兄妹微微一怔,而此时的山下,正嘻皮笑脸一般的方行忽然也不笑了,低低的叹了一声,有种平时很少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在心底泛了开来。

    “你怎么了?”

    大金乌准确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心思一动,急忙问道。

    “到了杀人的时间了!”

    方行回答,而后便是半晌的沉默,良久之后,他心思一动,忽然之间,神念如蛛网一般向外扩散了出去,汹涌如怒浪,经过了三昧真火锤炼的神魂,本就远比普通的金丹修士强大的多,这一扩散出去,宛若实质,将整座大阵的景物都纳于眼底,就像是此阵的虚空之中,多了一只方行的眼睛,幽幽可怖,俯视着阵内的文亦儒与文砚心以及众文家符师。

    “你们真以为就这么镇压了小爷?”

    方行的声音滚滚荡荡,从四面八方而来,镇压人的心神。

    “他的神魂竟然如此强大?”

    文亦儒也暗吃了一惊,下意识提起了防御,眉心紧锁。

    而文砚心以及其他的文家众符师更是心惊肉跳,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你毕竟还不是元婴,神魂再强又有何用,能够凝聚法相,向我等出手吗?”

    文亦儒面色严峻,寒声厉喝。

    方行哈哈大笑,震荡四野:“何必非得凝聚法相,向你出手?你们镇压小爷,无非是因为小爷山法残缺,驾御不得大山,但若是小爷提升了山法,你们还镇压得住我?”

    文亦儒一怔,面上反倒升起了一丝笑意,轻声道:“丹法几何,品质几等,在结丹之时便已注定,先天注定以后,再难提升,便有在丹成之后提升法种品质,又或是纳入其他法种的逆天诀门,也只在几大道宫或是魔渊那边才有,更何况,就算有了那等法门,也得上好的法种给你才行,小魔头,文某实在不曾轻视过你,只不过你现在说的话,也未免太可笑了些……”

    “嘿嘿嘿嘿……”

    方行笑的很是得意,却未正面回答,悠悠长叹道:“是啊……”

    轰隆!

    他那一道神念,再次拔高,甚至隐隐都显化出了一道三头六臂的虚影,端坐虚空,额心一道幽幽竖目,森然俯视下方大阵内的诸修,更看向了下方大阵内的道道山峰,因法源相通故,这山行大阵之内,峰峦叠障,整体的形状,其实便与封禅山山脉的走似一般无二,简单来说,这整座大山之内的幻影,便是封禅山山脉走势图,无尽山岳,一目了然。

    方行低头看着这大阵,便等若是看着封禅山,此山形状走势,皆印眼底心间。

    “提升丹法的法门,小爷没有,也用不着!”

    “至于上好的法种……眼前就有!”

    “封禅山,世间再无山,比此山山意更雄浑,更适合做法种!”

    方行的声音在阵间悠叹,来回荡漾,与此同时,以神念观封禅,以肉身运转了丹法。

    太上道丹法!

    与先天成丹,结丹之时便注定了丹法几何,丹品几等不同,方行修炼的是太上丹道。

    无法无天之丹!

    因无法,可御万法,因无天,便无先天桎梏!

    此时被镇压在了封禅山第五阵阵底,因这第五阵乃是以封禅山为阵源,气息相连,也就导致方行被镇压的肉身,被镇压在了封禅山底,气脉、道源完全接触,与此同时,他以强大至极的神魂,飞入虚空,观想这封禅山巍然形状,纳一丝真意在心底,窃取封禅山本源。

    简单来说,方行抢了一缕封禅山真源过来。

    用这一缕真源,重铸丹内残缺山法,种下一颗无上山种。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