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杀到北域尽低头

掠天记 第六百六十九章 杀到北域尽低头

    封禅山下观阵之人,已尽皆脸色大惊,虽然云遮雾绕,使得外人看不到阵内的具体情形,但无论是谁,都已发觉,此时第五阵内,杀气滔天,血光映空,明显已经局势已然大变,从阵内不时传出的怒吼与惨叫声,更是不难猜到,那小魔头已掌握主阵,正在大肆杀戮。

    “轰……”

    方行手持血饮狂刀,狠狠向着不远处花容失色,正尖声大叫,全然忘了抵挡的文砚心冲了过去,一身凶气,几乎吓的文砚心眼前出现了幻觉,一颗恐惧的种子,深烙心底,在北域做惯了文家的大小姐,总觉得所有人天生就该宠着自己,让着自己,养成了一副娇惯性子,直到这时候,她才赫然发现,是真有人完全不将自己放眼里,敢杀敢打,毫不留情面的。

    “宋大哥,救我……”

    被方行一身杀气荡的心神惊惧的文砚心,下意识大喊了起来。

    绝望之下,她下意识就向自己心目中的神祇求救。

    “嗖”

    方行这一刀,已堪堪卷向了几乎瘫软在了虚空中的文砚心,但也就在此时,封禅十阵最高的一道大阵之中,却闪电般飞来了一点绿意,“当”的一声撞在了方行的血饮刀上,竟使得刀势微微一凝,如匹练一般的泼天煞气为之一敛,裹住自身,渊停岳峙般凝在空中。

    定睛看去,那一点绿意,赫然是一根松针,已化作齏粉,散于虚空。

    一根松针,从第十阵飞来,竟不输法器,可以荡停方行的刀势,甚至让他产生危机感。

    “道友,留文家小妹一命,与我结个善缘如何?”

    第十阵内。烟云不波,并无人现身,却有一个温和却不乏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敦厚大气。如响在众修声音,不仅传进了第五阵内的方行耳中,甚至传到了封禅山下,使得封禅山山脚一众观战之人都听到了这句话,话里竟似蕴含丝缕神性。可以化解人心戾气。

    不夸张的说,一些修为弱小的修士,听到了这声音,甚至感觉修为有提升之兆。

    宋归禅!

    众人皆听出了这声音是谁的,赫然便是宋家道子,纯阳道神子宋归禅。

    北域第一金丹!

    号称宋家千年难见的血脉,先在宋家扬名,后拜入纯阳道,十年时间便展露头角,成为了纯阳道神子。自扬名起经历大小三十战,每一战皆是震惊北域,直到七年前,他自叹元婴之下已无敌手,便就此退回纯阳道潜修,七年时间,大部分都在先贤洞府闭关的宋归禅。

    如今,还是他七年前那一战后,第一次出手!

    一时众修眼中既敬畏,又意外。没想到宋归禅会在此时出手,阻止第五阵内的杀戮,又感觉宋归禅一句话出口,竟然隐有神性佛光。让人神魂受洗,修为深到了何种地步?

    尤其是文砚心,她在方行的刀下逃得了一命,似乎过了良久,才算是缓过了神来,眼神渐渐活泛。更是绽放出了一抹强烈的喜色,眼角都泛起了泪花,深深的看了方行一眼,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复杂的看了方行一眼,既有畏惧,也有不敢表露的太明显,但却掩饰不住的恨意,甚至还有一点下意识自心间升起来的庆幸与自得,跌跌撞撞的,远离方行。

    “想跟小爷结什么善缘?”

    方行扛着血饮狂刀,没有追文砚心,转向第十阵方向,高声叫道。

    只闻其声的宋归禅声音淡淡:“你若放下屠刀,可直入十阵,赢了,容你立道!”

    此言一出,封禅山上下左右,轰然一声乱了起来。

    宋归禅声音虽然轻淡,但话里的内容却未免太过耸人听闻,难不成这位北域元婴之下第一人,竟然想要给小魔头大开方便之门,让他直接跳过第六、七、八、九四道大阵不成?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啊,那小魔头一路杀来,虽然凶狂,但封禅十阵也不是闹着玩的,直到现在为止,也几乎无人想过他真个能一路闯上封禅十阵,倒是随时都有殒落的可能……

    但如今,宋归禅却赫然发话,让他有了直接登上第十阵的机会。

    众修目光,此时已经集中了北三道道主的面上。

    只是出人意料,宋归禅做下了这个许诺,却连位高权重的北三道道主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三人,似乎默许了宋归禅的这一个权力。

    “纯阳神子是不想让这小魔头一路冲杀,多作杀孽啊,这才做下了这个决定!”

    有辈份高些的老修长叹,似乎道出了宋归禅的本意,登时让众修肃然起敬。

    “不错,纯阳神子果然身怀佛性,大义凛然,按照道理来说,他端坐第十阵,等这小魔头一路冲杀上去,消耗灵力,以逸待劳,才是最明智的做法,但他不忍看到神州修士为了阻拦这小魔头再添伤亡,便准备自己直接出手降伏这小魔头,此举,便是便宜了那厮了……”

    钦佩、感激、敬仰,一时间,封禅山下,一片赞誉。

    就连方行,在听了宋归禅的这一句话后,也微微一怔,眉头皱着,似乎有些心动,不过琢磨了半晌之后,他却忽然间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然后抬头,笑道:“求我啊!”

    他这声音运转了灵力,一样传出了大阵,镇压了山上下山下片喧哗。

    咋闻此语,观战众修,皆怔了一下,眉头紧锁。

    一时之间,他们甚至有些不明白方行是什么意思!

    方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有些戏谑,带着一股子无赖又凶悍的气息:“你求小爷,说不定我就答应饶了这娘们与这些文家修士的命,直接上去闯第十阵!”

    太过份了!

    封禅山左近北域众修听得清楚,顿时一片哗然。

    此子简直疯了不成?

    分明便是占了大便宜,竟然还敢口出狂言,让纯阳神子求他?

    这简直比得了便宜还卖乖还可恶啊!

    这一刻,就连宋归禅,一时也没有开口,似乎没料到方行会这么说!

    而方行在此时,忽然又一声大喝:“求我!”

    这一声喝,如闷雷,将封禅山左近众修的喧哗声压落了下来。

    “小魔头,你好大胆,敢对宋师兄如此不敬……”

    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反应响了起来,文砚心满面怒意,向方行大叫。

    而方行,则是咬牙一笑,忽然抽刀,暴起一击。

    “噗……”

    文砚心一颗脑袋飞上了半天,面上甚至还有凝固的愤怒之色。

    “小爷说了,我要杀你,神仙都护不住!”

    方行提了文砚心人头,冷声低喝,像是在解释给文砚心听,而后便提着人头,向着第十阵方向大喝:“你都不肯开口求我,又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若是你一句话就能让小爷我从第五阵跳到第十阵,那之前你们又干么非得逼着五个老头闯这破劳什子的十阵?”

    方行音浪滚滚如闷雷,给天地间带来了一丝压抑的气氛,大喝声中,他挥舞阵旗,终结了这第五阵,驱散了弥漫在阵间的烟云,提着文砚心的头颅,那娇美面上僵硬的表情与呆滞的目光,以及第五阵里一片狼藉的文家众修凄惨模样,刺痛了封禅山众修的眼睛。

    竟然真的死了!

    文家大小姐与最年青的大符师赫然于此一役同时毙命。

    继第一阵苦海云家全军覆没之后,这第五阵成为了最惨烈的一阵。

    一时之间,神州众修士心中的震惊之意几乎难以形容,便连北三道道主都震惊了,他们心里明白,此前云独被废,云家至少会有三十年,没有合适的小辈人物替云家出面争夺气运,而如今文亦儒与文砚心这一死,却至少让文家损失了三百年气运,足足缺失了一代人物。

    而在他们沉重心态里,方行继续开口,如重锤高击心脏,向第十阵方向大喝:“今天小爷我还真就破开荒守一次规矩,定要从这第一阵杀到第十阵,想让我停手,那你就求我,求我我就直接冲阵不杀人,若是你们不求我,那我就杀,杀到你们所有人都向我低头!”

    “轰隆!”

    说到最后,他陡然挥刀,一抹血色煞气直涌上第十阵方向,暴烈如魔。

    “小儿,何敢如此?”

    封禅第十阵内,那宋家道子、纯阳道神子宋归禅亦在此时愤然大喝,厉喝声中,一道掌力雄浑击落了下来,几乎神祇出手,直往下方第五阵盖落下来,遮天蔽日。

    轰隆一声!

    血色刀意与那道横贯几十里的掌力冲击在一起,引发漫天呼啸气机,冲刷半边封禅山,两道暴烈力量撞在一起,甚至让金丹大乘都倍觉心惊肉跳,强烈的劲气甚至将封禅山山腰里萦绕了千万年之久的云气都震散了,露出了遍布山体间的嶙峋怪石与苍脆古松……

    只是,这惊人一掌,却还不如方行适才吼出来的那句话更让神州众修震惊。

    你不低头,我就杀到你们低头!

    这小魔头,是想杀到整座神州北域众宗门都向他求饶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