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南瞻小辈聚神州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一章 南瞻小辈聚神州

    第六阵,确实艰难,接替了原来守阵之人的灵巧宗,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与方行拼了老命,三位金丹大乘的峰主,三百灵巧宗修为最高的弟子,再加上这第六大阵的力量,竟然直接形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源源不断如潮水一般围着方行与大金乌镇压了过来。

    风!

    第六阵的本源,赫然是风!

    风本不是五行大道之一,却是后辈修行者推洐而来,但威力却绝不弱。

    煦煦细风固然只能吹皱一池春水,但若是这风强大了百倍万倍,又锋利了百倍万倍呢?

    那简直就是一道一道无形的利刀,可以卷杀一切生机。

    尤其是这第六大阵内的阵源,赫然是以一杆可以召唤幽冥鬼气的大风旗为主导,这也就导致,整座大阵之内的怪风,除了锋利无比之外,赫然还夹杂了可怖的鬼气,常人一接触,便可以夺去神魂,就连修行之人,也只能运转灵力抵御,否则就被神魂受损,施不得法。

    只能硬抗着风,抵抗灵巧宗三大峰主与三百弟子的围攻。

    这是一场苦战!

    “轰!”

    方行手捏法印,运转山法,如巍峨封禅山,定住自身身形,不被第六大阵内的狂风催动,但灵巧宗三百弟子却立刻借大阵之力驾驭各式法器向他冲来,他却不得不解决山法,与其游斗,只是这么一动,便又在狂风之中稳不住身法,再加幽冥之气可怖,战的极为艰难。

    “呱呱……这一阵难缠!”

    大金乌挥舞双翅,靠肉身之力扫荡起一片一片的飙风,对抗大阵内的怪风,同时大叫。

    “若不难缠,也没意思,今天与灵巧宗的恩怨,一块解决!”

    方行大喝。一手掐诀,对抗周围狂飙的大阵之力,一手持刀,与灵巧宗诸弟子恶战。

    “轰!”

    他冲杀不断。所过之后,斩落无数人头,鲜血抹满一片虚空。

    只是在疾风怪力与灵巧宗诸弟子的法器宝光下,他自身与大金乌也受创不少,只能凭借木法快速疗伤。几如两个不死魔头,同时对抗灵巧宗诸弟子与第六大阵怪力……

    “我去出手斩他!”

    一位灵巧宗峰主冷喝,便欲出手。

    然而施法印却伸手拦下了他,目光微寒,低声道:“这小鬼虽然年龄不大,但一路闯五阵过来,斩杀云家大长老、幕家仙子、败火头陀、木尊者,又斩了文家的两位天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看似此时他已被大阵之力镇压。但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保命的本领藏着,现在我们三人不必急于出手,他现在一方面恶斗我灵巧宗诸弟子,一方面抵御大阵之力,还要运转木法疗伤,我倒要看他有多少灵力可以消耗,且旁观,待他不支之时再出手!”

    另外两位峰主奇异的看了他一眼,赫然发现,他是想用诸弟子的命。消耗方行灵力。

    心下略略感觉不忍,不过转念一想,此人连自己儿子与女儿的命都不放在眼里,为了利益随时可以抛却。更何况这些弟子的命?再加上,想到了方行一路斩杀,冲进这第六阵里的凶气,他们二人竟也感觉有些心惊肉跳,一时不敢上前了,便依言只在一旁摧动大阵。

    “你帮老祖报了仇。我就有理由不恨你了……虽然我一直都对你恨不起来……”

    而此时的外界,楚慈崩溃大哭,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已经快疯掉了。

    方行在山上闯阵,她却在下方心如刀绞。

    虽然在楚域时,她贵为楚王庭小公主,但到了神州,这身份已低入了尘埃,修为不高,为人也有些木讷的她,并无多少朋友,老祖楚太尚已坐化于阵内,惟一与她同命相怜的应巧巧,在此时也全神抚琴,心系别人,注意不到这时候的她,受到了多少煎熬。

    担忧与痛苦、心里矛盾等种种情绪的蕴酿,便得一缕绝望的念头自心底油然而升。

    她第一次在人前露出这样强大的怒火,大声喝骂着那些看着方行在山上拼命厮杀,自己却只在山下焦急议论甚至发表不满的人,直到泪水狂涌,花了一脸的妆容,眼底升起了一股疯狂的炙烈绝然:“你们都看着,我去!”叫声中,她挥袖抹去泪水,忽然间取出了法器,直向封禅山上冲去:“我去帮你,哪怕死了,皇兄会训我,骂我,我也要去帮你!”

    封禅山脚,几十南瞻修士,心神各异,却惟有这一人,毅然直冲上前去。

    “楚师妹,你做什么?”

    厉红衣反应了过来,大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拉住了她。

    “我……我得去帮他,他……他太辛苦了……”

    楚慈极力挣脱着厉红衣的手掌,只是在对方金丹修为下,挣扎不脱。

    “楚师妹,你命灯在宗门手里,此时上前,是想引来责罚不成?”

    “楚师妹别闹,你这修为,便是上了山,也帮不了他啊……”

    一时间,倒有不少人面带焦急,纷纷上前来相劝。

    “我也去!”

    忽然间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响起,应巧巧抱起了瑶琴,从青石上跳了下来,小脸上也异常的苍白,眼睛里晶晶闪亮,过来牵起了楚慈的手,坚定道:“咱俩儿一起去!”

    楚慈忽然号啕大哭,用力的点着头。

    旁边的龙女,看到了这一幕,目光登时有些迷离。

    龙君轻叹了一口气,对女儿道:“你没法去的,她们也去不得!”

    龙女“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任是两个女孩儿再坚定,但厉红衣还是没有放她们过去,事实上,保持着理智的她知道,根本不可能让她们过去,既已拜入了神州宗门,便已寄放了命灯,生死只在宗门一念之间,她们真敢登山,北三道三位宗主授意下。只怕连方行的面都见不到,就会搭上她们的命。

    她明白两个女孩心里的感觉,只是被无力感折磨的快要疯了而已。

    就算是她,也在焦急的看向远处虚空。暗暗恨的牙痒。

    “都够了!”

    吵闹声,劝阻声,哭泣声,扰的厉红衣心烦意乱,忍不住一声大喝。

    她平素里便有威严。此时一声大喝,却登时压下了周围所有的声音,甚至连不少神州修士的目光,也都向她看了过来,却只见厉红衣咬着银牙,眼底闪烁着诸多纷杂念头,似是在经历着内心艰难的抉择,咬着牙,低声自语:“既然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干脆……”

    众修皆感觉她心中怒气不浅。似欲做下某个决定,下意识听她下面的话。

    然而也就在此时,忽然远处一声怪叫声响了起来。

    “他奶奶的,是不是来晚了?”

    一声清啸逼近,远处虚空之中,赫然有一朵鬼气森森的乌云闪电一般冲了过来。

    众修转头看去,却见在云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鬼头模样,好像还有一个瘦小的身形跟猴子一样上窜下跳,急不可耐的样子,离得近了。才看得清楚,那赫然是一个瘦削却凶戾的少年模样,头顶一条丈余长的朝天辫,呲牙咧嘴。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大红色的裤子。

    “噔噔噔噔……”

    同时有马蹄声响起,另一个方向的虚空里,一道白影踏空而来,所骑的竟然是一匹生了双翼的天马,雄骏异常。而在马上的,却是一个脸色冷漠的年青人,背后一条长长的披风拉成了直线,手中却有一条长枪,按在坐骑背上,一语不发,亦无杀气,却让人感觉危险。

    “希律律……”

    到了封禅山脚下,他一勒马缰,目光冷冷扫向山上,一言不发。

    “是南疆鬼国小鬼王与西漠韩家子来了……”

    “他们二人一身凶气,来者不善啊……”

    有识得这两人的,顿时低低开口,议论了起来。

    “终于来了,虽然不早,却也未晚!”

    厉红衣面上,亦现出了一抹笑意,而后摇了摇头,低声自语:“既然都坐不住了,那就干脆疯一场吧,我以前只信谋定而后动,但四年以来,夹着尾巴做人,说甚么韬光养晦,以途大计,大计没见着,一个个都成了软骨头,等着别人饶自己一命,等着有人站出来解自己困局,等着自己坐享其成,不如索性拼上一把,解解怨气……”

    她说到了最后时,已然眼底现出一片决然,抬手按住了楚慈与应巧巧的肩膀,淡淡道:“你们二人退开,修为有强弱,辈份有高低,待我等金丹不支了,再由你们上去!”

    楚慈与应巧巧有些惊诧,呆呆的看着她。

    厉红衣则是嘴角一抿,冷声一笑,忽然间一声清啸,直耸入云,如神鸟振翅,飞入九天。

    这一声清啸,顿时引来了无数道目光的注意,但还未有人发声喝问,却忽听得,远处虚空,另有一道清啸响了起来,随后便是第二道,又有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让神州修士震惊的是,有一些清啸声,赫然是响自自己身边的!

    远处虚空,赫然有朵朵腾云,法宝异兽、金车玉辇,轰隆隆直向此地赶来,年龄都不大,一个个神情冷峻,面容肃杀,除他们外,更有一些原本就隐匿在周围观战的神州修士之中的人跳了出来,一语不发,来到了南瞻修士立身之地,目光复杂,望向山上。

    一众神州修士,眉头紧皱,冷观旁观,有些人甚至在里面认出了他们的同门,都是南外面出身,之前胆小如鼠,大声说话都不敢,但在此时,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赫然跳了出去,与南瞻修士站在一处,身上,有了一种以前他们从未在南瞻修士身上看到过的气魄。

    众南瞻修士,却神情震惊,却又夹杂着狂喜之色。

    “南疆鬼国太子、西漠天骄韩英来了?”

    “后面还有,多情道三位仙子联袂而来……”

    “南疆狮虎山小狼王幽弥狂也来了……”

    “后面的,那是西漠四杰之首的王家女王琼吗?”

    一时,南瞻诸修激动不已,纷纷大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