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大旗一舞天下暗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大旗一舞天下暗

    “哈哈哈哈,小魔头,你连闯五阵,本就已灵力枯竭,不得不坐下来休息,如今入了第六阵,又在大阵之力下被迫游走,恶斗我灵巧宗弟子,还得运转木法疗伤,本座就不信你有这么强的灵力!两位师兄师弟,且替我出手,拦下他的去路,本座要亲自出手斩他……”

    厮杀良久,方行已满身是血,身法也不如先前灵活,看起来似乎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而到了此时,施法印也终于按捺不住了,厉喝一声,身形便陡然扑了出去。

    灵巧宗另外两位峰主见状,对视一眼,便也齐声大喝,分向左右扑出,截断方行的去路。

    “小土匪,你真没招儿了?”

    大金乌挥翅击退一道飙风,惊惶转头发问。

    它对方行可谓是信心满满,不然也不会这么大义凛然的跟着进来闯阵,从第一阵开始,它也确实发现方行无论形势多恶劣,方行总有应对之法,毕竟这么多年到处劫掠,压箱底的宝贝可真不少,惟独到了此阵之后,方行竟然真个一直游移闪躲,似乎别无对策了。

    能撑到现在,倒是全靠了它的一双肉翅扑击虚空,将一些躲闪不掉的飙风强行击溃,方行反倒一直未曾真个儿出手,又见此时三大峰主正式出手,未免让它有些心里没底。

    “嘿嘿,小爷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

    见三大峰主出手。方行也身形陡然停在半空,森然笑道。

    大金乌一呆:“什么?”

    方行哈哈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戾色:“那杆大风旗,我要定了!”

    轰!

    说罢之后,挥手让大金乌退开到一旁。一直四下躲闪的他,赫然直接朝着施法印冲了过去,面对漫天的呼啸飙风,他竟然全无半分躲闪之意,迎头就撞了上去。

    “哈哈,要拼命了不成?”

    施法印见状大笑,手中大风旗一摇。足足十几道狂风出现。向着方行袭卷了过来。

    “山法,封禅定真身!”

    在这一刻,方行眼中寒光一闪,手捍山诀,赫然施展了适才盗来的封禅山山意,一时间,身形凝如大山。不动不摇,竟似定在了虚空一般,那道道狂风几乎拥有催山拔树之力,但他身形定在了空中,便如封禅山一般,任凭狂风如何呼啸,却始终不能让他摇晃半分。

    “便是凭这道山法闯得第五阵?”

    施法印目光也是一冷,旋及寒声冷笑:“可惜,远远不够!”

    厉喝声中,法诀一般。冲来的狂风之中,阴气大作,丝缕黑气夹杂在风内冲来。

    “是幽冥气,小土匪速退!”

    这一刻,就连大金乌都吓了一跳,高声大喝。

    施法印更是面露冷笑,双手在袖子里一缩。取出了两道飞剑。

    这第六阵的恐怖之处便在这里,他们灵巧宗惟恐这小魔头太凶狂,仅凭第六阵之力拿不下他,便特意取出了一颗异宝幽冥珠,可以催动幽冥死气,小魔头就算山法惊人,可以定住身形,不被大阵之力袭卷,但却不得不承受这幽冥死气的侵蚀,可说是不被大阵之力冲击倒罢了,只要被这大阵之力卷到,无论是否拥有强大恐怖的山法,一样都会栽在此阵之中。

    面对着夹杂了幽冥死气的狂风,方行竟然也只是眉头一皱,视若不见,反而就这般定定的立在了虚空之中,任凭幽冥死气将他卷住了,身形都已被遮蔽,看不真切。

    “哈哈,任是你三头六臂,又如能逃出此阵?”

    施法印哈哈大笑,直接将大风旗放开,立在虚空之中,而自己则双剑祭起,冲将过来。

    要趁着幽冥死气将方行定住的一瞬,出手斩杀。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就在他这双剑斩破虚空,甚至荡开了包裹住小魔头的幽冥死气,露出了他的真身之后,那本来应该被幽冥死气裹住,神魂受损的小魔头却忽然间哈哈大笑,睁开了晶晶发亮的眸子,与此同时,一声大喝,竟真个化出了三头六臂的模样。

    两条手臂,直接抓住了施法印持古剑的双手,两条手臂向着脸上抽来,一条去抢施法印身体左侧飘飞的幽冥球,最后一条,却赫然伸长三丈,直向着那杆大风旗抓去。

    “你怎会不惧幽冥死气?”

    施法印大惊,急忙施展水法,两臂滑如游鱼,霎那间抽身三十余丈,甚至将身则的对他来说更为重要的幽冥珠都抓走了,生怕被方行抢走,霎那之间,做出这等应对,无论如何,也能看出这位奇秀峰之主的本领所在了,不过他此时仍然面色惊惶,万分不解向方行看来。

    “竟然逃脱了?”

    方行也是微微一怔,旋及笑眯眯的看向了手中的大风旗,似乎对施法印逃掉之事全不在意,倒是对夺到了大风旗开心无比,一边眼睛发亮的打量着这道异宝,一面冷笑森森的道:“你可知小爷结丹之时是用什么洗涮神魂的?这点破鬼气就想侵蚀我神魂?笑话!”

    “这小魔头果然有古怪!”

    施法印心中震惊,倒也不敢小觑于他,与另外两个见势不妙,齐齐赶了过来的峰主围住了方行,冷笑一声,寒声道:“你以为施诡计,夺去了大风旗便过了此阵?有我三人在,你一样要将性命留在此阵!你拿了大风旗,便是摧动了,又能有几分威力?”

    “我也不知道有几分威力,不过想必是有一些的!”

    方行嘀咕着,随便挥了两下,似乎在是感受这法宝的特性。

    “两位师兄,咱们一起出手杀了他!”

    施法印忽然大喝。抬手祭出了四方古印,轰隆一声镇向四方虚空,要将方行锁在当场,而另外两个灵巧宗峰主,则一使鬼枪。一使铁锁,分别从左右向方行击来,此时的灵巧宗三位金丹大乘峰主,倒无人敢在此时耍心机,这一刻,同时都施展出了自己的真正本领。

    只不过,这时候方行也放声大笑。忽然挥舞起了大风旗。

    轰隆!

    他挥舞第一下。一道大风凭空而生,向着四周袭卷。

    挥舞第二下,又一道大风紧追着第一道冲了出去,威势愈发的可怖。

    挥舞第三下时,已然找到了诀窍,大风之中,赫然夹杂了一种可怖的迷蒙青气。

    “给我镇!”

    施法印怒吼。驭动四方青铜古印,要镇住大风呼啸的虚空。

    在古印威慑力之下,狂啸的大风虽然未曾完全消弥,但风速却也足足慢下来了三倍,对于风类法术来说,威力便与速度成正比,速度慢了下来,威力便近乎全无,这也是施法印见到方行夺走大风旗,感觉有些纳闷的原因。没有了幽冥珠相助,这大风旗近乎鸡肋。

    灵巧宗另外两大峰主,见风力减弱,却直迎着飙风攻向方行,以他们的修为,大风旗全力催动,想动摇他们的身法都难。更不说这时候减弱了足足三倍了,只不过他们却也没意识到,这一冲进迎面而来的狂风里,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一股淡淡青气夹在风里,扑面而来。

    “不好!”

    左侧使铁链的那位峰主,忽然惊觉,大吼声中,身形疾退。

    而右侧那位峰主则反应稍慢,霎那间被大风裹住,凄惶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什么?”

    他的叫声只响了一半,便已弱了下来,诸人转头看去,赫然发现他被正被道道青气卷在其中,那些青气,丝丝缕缕,竟似具有可怖的怪力,从他身边掠过时,便从他身上扯出了模模糊糊的一道影子,与他面目别无二致,痛哭挣扎……那赫然便是他的神魂……

    那种青气,竟然如此诡异,可以动摇他的神魂!

    “哈哈哈哈,果然好使!”

    方行也像是确定了什么,放声大笑,更加起劲的挥舞起了手里的大风旗。

    呜!呜!呜!

    全力催动了大风旗之后,天地顿时一片黯淡,四处情景难辨,只闻大风呼啸。

    更可怖的是,那风中,赫然夹杂了一种诡异的青气,具备撕扯神魂之能,金丹大乘的峰主,被这青气卷住,也要竭力抗争,而灵巧宗普通的弟子碰着了这青气,筑基境界,甚至连一声闷哼都发不出来,便被扯走了神魂,普通金丹,也只能支撑三四息的功夫。

    “这是何等邪力,竟比幽冥珠还恐怖?”

    灵巧宗两大峰主拼命大叫,眼珠都快掉了出来,以他们的修为,在一个不慎,冲近了小魔头身周,被这怪风卷住之后,竟然都一时难以挣脱,只觉那恐怖青气蕴含着金丹大乘都难抵御的力量,仿佛一缕缕的丝线,直接缠住了他们的神魂,甚至要将神魂扯出躯体。

    “你们有幽冥珠,小爷有鸿蒙死气法种,看谁更猛,哈哈哈……”

    挥舞着大旗的方行则满脸惊喜之色,大旗摇摆,回身大喝:“金六子,宰了他们!”

    说着灵力一缓,却给大金乌留出了一丝儿空隙。

    “好嘞……”

    大金乌一直缩在方行身边,这诡异一幕让它也受惊不小,听见方行的大喝,顿时呆了一呆,眼睛里现出了一抹惊喜之色,而后忙不迭的答应,“呱”的一声怪叫冲了出去,金翅斜斩,“嗖嗖”两声,翅如利剑,将正在全力抵御怪风的灵巧宗两位峰主削去了脑袋。

    堂堂灵巧宗两位金丹大乘峰主,只因全力抵御怪风,竟然就这么命丧当场。

    也就在此时,第六大阵阵门忽然被破开,一个红衣女子,一个头扎冲天小辫的怪胎,以及一个跨天马,持长枪的冷俊男子同时冲进了大阵中来,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看到了这大金乌一翅削去两位金丹大乘脑袋的一幕,只吓的三人同时哆嗦了一下,满眼难以置信。

    “他妈的……这是一位元婴大妖吗?”

    头扎冲天小辫的怪胎直接吓的失声叫了出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