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小辈有杀气!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四章 小辈有杀气!

    厉红衣等人上山,便是以为方行陷入了第六阵恶战之中,急急前来相助,但谁也没想到,挟着一身杀气入阵,看到的却是如此令人震惊的一幕……那只大金乌竟然这么猛!身形灿灿如烈日,挥舞双翅似妖刀,于大阵之中盘旋,轻轻松松便斩了两位金丹大乘的人头!

    那可是金丹大乘啊你当是菜?

    一时间,他们甚至隐约觉得自己发现了小魔头胆敢闯十阵的信心所在!

    小魔头自身的本领便已强到没边,再加上这么一位老妖,闯十阵又有何难?

    “咦?你们怎么来啦?”

    方行也发现了入阵的厉红衣等人,手中的大风旗一收,呼啸自整座大阵的风力便为之一敛,夹杂在风里的青气也消弥了不少,这种青气,却是鸿蒙死气,当初龙君说他身怀七颗法种,只是自己不知,其中一颗,便是指这鸿蒙死气,当初结丹之时,他以鸿蒙死气锻炼神魂,不仅修炼出了坚固到难以想象的神魂之力,更是将一缕鸿蒙死气化作的法种纳于丹内。

    这一缕法种,幻化大风,便具备无上恐怖之力。

    之前方行观察第六阵运转方式,便是从施法印等人搭配幽冥种与大风旗的方式里想到了这一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下定了决定,一定要将大风旗夺在手中。

    不过如今还不是很熟练,见熟人来了,便不再肆意施展,以免误伤。

    “我们来助你闯关!”

    呆了一呆之后,厉红衣等人才反应了过来,镇定心神向方行说道。

    “嘿嘿,还算你们有点良心!”

    方行一笑,说罢了眯眯眼,向韩英与厉婴看了过去,下意识挺了挺胸膛。

    然而等了半天没动静,顿时恼了。向这俩人骂道:“没大没小的东西,怎么不叫大哥?”

    鬼太子厉婴一怔,咧嘴笑道:“叫就叫,老大。你挺威风啊,独自闯十阵,怎么不等我?”

    韩英却是哼了一声,明显不屑叫出口。

    方行也不介意,嘻嘻一笑。道:“我哪知道你们两个王八蛋也会来?”

    厉婴与韩英同时转头向厉红衣了看了一眼,厉红衣摊了摊手,道:“须怪不得我,他上山之前,我已经对他说了要从常计议,但他根本不听我的,只说杀心已起,收不住了!”

    方行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

    而厉红衣则吸了一口气。目光微沉,扫向第六阵灵巧宗众修,冷声道:“如此也好,不是你执意从第一关开始闯阵,却也杀不得如此痛快,更无法与灵巧宗赫赫大名的施长老在此相遇了,新仇旧恨,正好在此时一发算个明白……施峰主,你觉得晚辈说的有没有道理?”

    “你们也敢闯阵,真是好大的胆子……”

    施法印低声怒喝。眼中既有畏惧之意,又有难以掩饰的怒意。

    还未再接着说下去,却忽听得掠空之声连续不绝,又有十几道身形冲进了阵中。他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扫了一眼已经神头落地,便是神魂也被那小魔头施展的怪风摄去了的两位峰主,以及场间稀稀落落,胆战心惊全无战意的灵巧宗弟子,心下已全无战意。

    “南瞻修士真是好骨气。也罢,今天本座就让你们一次,过关吧!”

    施法印目光闪烁,直接认输,身形向旁边一飘,似乎是在让开通道,让他们过去。

    而方行只是冷冷笑了两声,却不理会他,目光扫向了后来进来的十几位南瞻修士,其中那多情道三个妖精里的红颜仙子倒是旧识,其他诸修却是面生,不过神念感应里,他们身上的气机也皆不俗,想来敢入阵来,自然有几分本领。

    扫过了众一遍,他似笑非笑开口:“你们都是要进来助小爷我闯阵的?能来这么多,小爷我很意外啊,不过小爷可不是很习惯跟人一块打架,尤其是不熟的人……”说到了这里,微微低头一想,却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也好,按规矩办事,立个投名状吧!”

    投名状?

    这山下土匪窝里的规矩,众修士听着倒也新鲜,不过那幽弥狂与王琼,也是心高气傲之辈,闻言只是看了方行一眼,并未拒绝,但也没有完全听他的,说动手就动手。

    厉红衣却在此时淡淡开口:“方师弟说的也有道理!南瞻修士入了神州道门,诸多矛盾自不必说,但正式撕破脸,却皆是由这位灵巧宗施峰主与费虫草师妹而起,今日咱们既然要为南瞻立道一事联手闯阵,何不联手斩杀此獠,也教这天地,见一见我们的心意?”

    这话说出来,却比方行说的好听多了,厉婴当即拊掌大笑:“说的好!”

    “说的好,杀了这位灵巧宗大峰主,泄一泄四年来的怨气!”

    其他南瞻诸子,也尽皆意动,目光幽幽,朝着施法印看了过去。

    这么多一个个如狼崽子一般的目光,再加上一个几乎已经吓破了他胆的方行,却使得这位金丹大乘的灵巧宗奇秀峰之主大惊失色,厉喝道:“本座已同意你们过关,还敢行凶?”

    望着他色厉内茌的模样,方行却冷声一笑,挥了一下手里的大风旗:“你倒是解阵啊!”

    施法印目光陡变,大风旗便是此阵阵眼,已被小魔头夺走,他又如何解阵?

    “杀了他!”

    也就在此时,厉婴忽然一声暴喝,抬手便是一式鬼法,显化骷髅恶鬼,狰狞可怖。

    甚至比他更快,一道青气缠绕的森然长枪,穿透虚空,直往施法印身上戮来。

    “哈哈,一上来就杀金丹大乘?真他娘的过瘾!”

    南瞻修士幽弥狂也是放声大笑,抬手祭起一件法宝,赫然是一柄金丹的鳄神剪,化作两道锋利可怖的神芒,交织着向施法印身上绞了过来,端得是毒辣诡异。

    “小辈敢尔……”

    施法印又惊又怒,握拳横击,将韩英的如龙恶枪击开,而后身形变幻如水中倒影,赫然便是惊人的水法施展了开来,接连躲过了幽弥狂鳄神剪的三次攻击,急切间竟然还抽冷子回了一掌,一道森然剑光凭空而生,险些把正咋咋呼呼冲过来的厉婴那根冲天辫削去。

    毕竟是金丹大乘的修为,又感觉不妙,拼了老命,施法印一出手,便展现了惊人的实力,一瞬间,连施三道大术,运转如神,澎湃巨力向虚空冲击,直将韩、厉、幽三人击退,而后一声暴吼,凶狂之气直接震散了想要拦在他身前的诸南瞻修士,径直向方行冲了过来。

    身上煞气惊人,手持古剑,咬牙切齿,似欲与方行拼命。

    “回来!”

    也在此时,那眉宇间蕴含一缕杀机的厉红衣、神情冷漠不近人情的王琼,忽然同时出手,这二位南瞻出身的天之骄女,模样身段皆是上上之选,如今这一出手,一个森森白骨鬼爪撕天裂地,一个风火双轮磨灭虚空,也是惊人的强横,但出手的方向,却直向着施法印身后的一片虚空冲去,恐怖灵力撕扯之下,一道身影怒吼着现出身来,转身与她们拼命。

    而在此时,韩英与厉婴交击之下,冲向方行的施法印身形陡然变淡,而后消失,赫然是这位金丹大乘峰主看似拼命,实际上却施展了秘法,偷天换日,一道虚影向方行冲来,真身却要潜逃,冲出大阵,但却被厉红衣与王琼这二女看破,截断虚空,将他打了出来。

    “你们真以为吃定了本座?”

    施法印又气又急,一声暴吼震荡云空,本来见势不妙转身逃命,就已经够丢人的了,现在又被两个后辈给断破虚空惊了出来,更是怒发如狂,干脆大吼一声,直接将四方青铜古印祭了起来,镇压虚空,锁住厉红衣与王琼身形,同时连祭四十八道飞剑,要斩杀二姝。

    “虚空种青藤……”

    一声娇喝响起,一位娇美女子屈指弹出了一粒种子,竟然在虚空之中,便疯狂生长,赫然长成了一株拥有数十道巨大青藤触手的怪树,灵蛇一般向着施法印绞了过来,四十八道飞剑登时被青藤打的漫天乱飞,却是北神州三位妖精里的大师姐红颜仙子也出手了。

    一时间,六位南瞻奇才,围着施法印殴打,虽然年龄都不大,下手却一个比一个狠。

    其他南瞻诸修稍弱一些,又见他们六人斗的狠辣,插不进手去,但也不甘寂寞,目光四下里一扫,竟然直向着那些残存下来的灵巧宗弟子冲了过去,杀气也自不浅……

    另一厢,施法印委实不弱,以一敌六,却恶战良久,但此时心里实在没底,方行都还未出手,便让他倍感压力,若是那小魔头再施展了适才那诡异邪法,自己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一时间,心下先自怯了,只是谋思脱身之法,只可惜,愈是这般,气势愈弱。

    “破!”

    先是那西漠女杰王琼双轮疾碾,瞅一个空子,卷住了施法印的一条手臂,而后咬牙一扯,登时血雨纷飞,施法印又痛又怒,回掌便要拍死这狠辣女子,却又被厉红衣一脚横扫,结结实实踢在了脖子上,颈骨都喀嚓嚓乱响,撕裂了近乎一半,惊恐的他,再想逃已晚了。

    “杀!”

    厉婴、韩英、多情道红颜仙子、幽弥狂一起围了上来出手,鬼爪、毒藤、长枪、金剪一起上,把个一招不慎的施法围在中间就是一顿打,模样那叫一个凄惨难言……

    “天亡我……”

    施法印大叫,堂堂金丹大乘修士,竟然要被一众南瞻小辈乱刀砍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