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五章 灭门的灵巧宗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五章 灭门的灵巧宗

    “……这是我先拿到的,归我!”

    “人还是我杀的呢,当然要归我……”

    “我不定住他们,你杀得了人吗?所以还是归我!”

    “你都有大风旗了,这两样东西当然得让给我!”

    这边一众南瞻小辈联手群斗金丹大乘的恶战翻滚滚展开,另一侧里,方行却正与大金乌一个抓着一条铁链的一端,你争我抢,却是刚才被大金乌斩杀的这两位灵巧宗峰主,也留下了品质不低的低阶神器,趁着别人在那里恶斗施法印或其他灵巧宗弟子,方行就和大金乌悄悄摸了过来,本想暗地里瓜分了宝贝,没想到分赃不均,他们俩倒先斗鸡一般的瞪起眼来。

    “不服是吧?你给我拿过来!”

    方行不耐烦了,拉着铁链就往身边扯。

    大金乌也急眼了,叫道:“看我撩云掌……”

    噼噼啪啪,俩人直接打了起来。

    “……好无耻……这边正在恶战,他们却在那里抢宝贝……”

    远处的厉红衣与王琼等人转头看了,也顿时一脑袋黑线,真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心里升起一股子怨气,回头就发泄在了施法印身上,真是各种招一起使,乱打一气啊,眼睁睁看着已经不成个人形的施法印一声绝望的大叫,额头忽然飞出一点灵光,就要隐入虚空。

    赫然是他的神魂种子,要在此时遁走,哪怕抛却了一身修为,也要投胎转世。

    毕竟他不是那种狠人,绝望之际就会自爆金丹与人拼命。

    他是个聪明人,却直到此时,都舍不得自爆金丹,将神魂与肉身一起磨灭,因此只是瞅了个空子,施展秘法,想要逃出一缕神魂。去人间转世投胎,留等以后卷土重来。

    不得不说,他这一招有些不俗,毕竟是保命的招数。一点神魂种子飞了出来,便闪电一般遁入虚空,欲从第六阵的休门逃走,他心里明白,只要逃出了这大阵。灵巧宗的长老乃至北三道三位道主,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神魂磨灭,定会出手护持,给他留一线生机。

    时机与角度他都算得很好,眼见得就要成功逃脱。

    但也就在这时,那大金乌抢铁链抢不过方行,鸟头上被擂了两拳,只气的“呱呱”大叫,忽然嘴巴一张就朝着方行吞了下来,看那架势。完全是想一口把方行连法宝一起吞下肚子的节奏,不过方行反应何其之快,哈哈大笑声中,顺势一甩,就将大金乌甩了出去。

    “我跟你拼啦……”

    大金乌发狂大叫,但嘴巴还没来得及闭上,忽然觉得一点凉凉的东西进入了嘴巴。

    “额……”

    它呆了一下,咂吧了一下嘴巴,诧异道:“怎么感觉有点撑得慌?像服了金丹!”

    不远处,一堆南瞻修士都呆呆的看着它。

    可不是服了金丹吗?

    还他娘的是大乘金丹嘞……

    施法印遁出一粒金丹种子。想要卷土重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算到了,知道这些人就算能发现自己,也绝对没有时间拦下自己。可他何曾想到,竟然这时候大金乌窜了过来,还是张着一嘴大嘴窜了过来,很是悲催的主动钻进了那厮的肚子里去了……

    可恨的是,这一缕神魂种子,并非完整神魂。虽然蕴含了不少神力,以便在转世之后破解胎中之迷,本身却没有太多力量啊,连夺舍都夺不了,更何况这贼鸟修为也异常恐怖,二者修为相差并不太远,他就算是完整神魂,想要夺舍大金乌那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合该这贼鸟今日成名啊……”

    就连方行也忍不住叹,从今日起,在这群南瞻修士里眼里,大金乌是成了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角色了,没准在他们心里,对这贼鸟的评价已经超过了自己了……

    “上天亡我啊……”

    一缕绝望的神念波动在大金乌肚子里传了出来,众修听了都忍不住打个寒战。

    这是多么绝望的心声啊,他们听到了都忍不住升起怜悯之心了……

    “哎哟,肚子疼……”

    大金乌呆了半晌之后,两只爪子交叉在肥大肚子下面,干脆运转灵力炼化了起来。

    “哈哈,搞定啦?”

    方行背着两只手,踏着虚空溜哒了过来,旁若无人的将已经失去了主人的青铜四印收进了空间玄奇,可以收纳一些普通贮物袋无法收纳的法宝的象牙小塔之中,然后笑嘻嘻的跟这些入阵来帮他的南瞻小辈打了声招呼,探头看了他们中间的施法印一眼,也忍不住神情一僵。

    “死的好惨啊……”

    他嘀咕了一句,脖子都忍不住缩了一缩,下意识离这六人远了一点。

    在此时,其他的诸南瞻小辈也已聚了过来,衣衫猎猎,齐齐围在了方行身边,似有话说。

    “如此可放心与我等一起闯关了?”

    一众人里,却还是厉红衣先站了出来,淡淡说道。

    方行翻了个白眼,道:“来都来了,本来也没法把你们撵出去啊!”

    厉红衣顿时被噎了一下,她身边的王琼也翻了个白眼。

    虽然现在是一条战线上的,但这个小王八蛋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啊……

    “哈哈哈哈,小魔头,以前在南瞻时就听过你的名字,当时你与皇甫道子约定玄域之内大战,我幽弥狂还过去专门候了三天,不过你竟然溜了,甚至让我有些看不起你,好在后来你一剑断首,却又让我忍不住佩服起你来,早就与你结交一番,可惜没有机会,今天趁这个机会,能与你一起闯阵,也算是我幽弥狂运气不错,老天有眼,了我一桩心事……”

    这时候,倒是那出身南瞻北神山一带的小狼王幽弥狂大笑了起来,挥舞着手里的金剪。

    “不错,方道友,可还记得某家?”

    一个身材熊壮的大汉笑道:“当年在玄域,你曾以六十块灵石的价格卖给了某家一道剑胎,可算让我占了大便宜,自那时起,某家一直承你这个人情,可惜没机会道谢!”

    “我也买过方道友的剑胎,可惜花了大价钱!”

    另有一人苦笑。

    还有一人道:“说来我也是旧识,当年你从我这里夺走了一副宝甲还记得么?”

    一时足有五六人开口,有的苦笑,有的感慨,不过以前无论是有恩的还是有怨的,到了此时倒不再计较了,说起话来,倒是顽笑的成份居多,颇有些世事无常的模样,大概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竟然会和南瞻修行界里名声最差的小魔头并肩作战。

    “哈哈,以前的事就不提了,瞧在你们还有些良心,小爷今天就决定了!”

    方行也是豪气万丈,一捏拳头,情深意重的道:“今个儿大家伙一起杀阵,杀个痛快,不过你们死不死,从今天开始,你们这些人就进入了小爷不抢的名单里了!”

    他说的情真意切,王琼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像是相当的不屑。

    幽弥狂也无语道:“我以为好歹能做个朋友,结果只是不被你抢吗?”

    在这时,倒是一直沉默寡言的韩英忽然来了句:“这承诺很值钱了!”

    厉婴在旁边连连点头,深表赞同。

    第六阵终于破了,烟云散却后,封禅山下的观礼众修,才看到了一片混乱的阵内情形,心里顿时哆嗦了起来,一半是吓的,一半是气的,那阵内,只见残尸片片,东倒西歪,血气惊人,灵巧宗三位金丹大乘峰主,再加上三百佼佼弟子,赫然没有一个活了下来的……

    “灵巧宗……这是等于被灭门了吗?”

    已经有人颤声开口,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子寒气。

    也是在北域有数的大宗门,灵巧宗一役损失三大峰主并三百弟子,这岂不是说,偌大宗门之中,除了两位元婴老祖之外,就只剩了一群修为低劣的外门弟子了?

    这还搞个屁啊,直接封山除名好了呗……

    有人这时候,已经忍不住向不远处的虚空里,半隐在云间观战的德昭长老法相看去。

    他们都在想,德昭长老会不会一怒之下,冲上山去与那小魔头拼命?

    这时候,就连龙君都已经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天上,身周的灵力缓缓凝聚了起来。

    然而等了半晌,那空中的德昭长老却没有出手,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也不知就那么静静的坐了多久,终究微微一动,却没有出手,而是大袖一拂,云气卷了过来,再露出那一片空间里,他的法相却已经消失了,清风寂寂,明月当空,不曾留下一点痕迹。

    “噗……”

    此时的灵巧宗内,一座古朴洞府之内,德昭长老的真身睁开了眼睛,忽然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沾红了灰白的胡子,与此同时,他面色灰败,本就剩余不多的寿元,竟尔在此时飞快的流失,脸色愈发的灰败,眼睛黯淡无光,一种深深的疲惫与苍老之意升腾了上来……

    “真是天要亡我灵巧宗吗?”

    他怆然大喝:“还是我灵巧宗门规不严,真的惹怒了上苍,降下如此灾劫?”

    沉默半晌之后,这位元婴长老真身出洞,披上了年青时的战甲,步调缓慢却凝重的向封禅山方向赶了过去,他已经在心里发誓,要么那小魔头便死在封禅山上,要么就等着下山之后,自己亲自出手杀他,这一次,谁都拦不住自己,便是那沧澜海龙君都不行……(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