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鬼治小鬼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鬼治小鬼

    冲出第六阵,杀向第七阵。

    南瞻八个小辈俊杰在此时的气势升腾到了鼎点,厉红衣与王琼在前,撕裂前方阵势,韩英与鬼太子稍后,占据左右两侧,幽弥狂与多情道红颜仙子,则稍稍靠后,其余诸南瞻修士,亦心有灵犀般散布四周,恰似一个梭形法阵,齐向前冲,法阵中央,却是将方行与大金乌两个围在了中间,便如五老闯阵之时,护定了万罗老怪与负责推算阵理的张道一老人一般,南瞻小辈们也不论心间服不服气,都将方行护在了中间,意欲让他有些喘息休憩的时间。

    封禅山下的神州众修,望向他们的目光阴沉如水,杀气如潮。

    南瞻修士则神情肃穆,充满敬意。

    不论南瞻立道能否成功,这群人赴阵的身姿,都牢牢烙印在南瞻修士心间了。

    “老的也倒罢了,连你们这些小的也不要命了不成?”

    第七阵内,红袍老修怒喝不已,将一众护阵弟子都聚到了身侧,牢牢守在大阵尽头,而后同时御法,如鬼如魅般的阴禁煞奴尽皆升腾到了半空之中,密密麻麻,几如一片乌云,无声嘶吼,张开了狰狞凶戾的大嘴,循着活人生气,目光幽幽,择人而噬,鬼气潮涌……

    阴禁煞奴!

    堪称修行之人的剧毒,触之污丹光、毁修为,扑杀生人,鬼气森森。

    再将之炼化一境,便可称之为阴禁鬼奴,布下了防御大阵,连元婴都能拦阻。

    而炼到了至高处,则是传说中的鬼仙,或称仙蛊,乃是连仙体都可以玷污的存在。

    简单来说,修行界里若给最恶心人的玩意儿做个排名的话,这玩意儿至少也能排进前五。

    这一关最让人讨厌的地方就在于,无论你有没有应对之策。想过此阵,都得被刮下一层皮来,适才万罗老怪闯此阵,以阴阳大磨盘神通乱了这一阵阴阳。使之无法循生气扑击生人,而后趁乱出手,以强横肉身之力撕裂虚空,借虚空碎裂之力斩杀四十妖鬼,虽然最终过阵。但却也活活将这个老头累的力量耗空,几近油尽灯枯,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要死在当场了……

    “对付这种阴煞,务必不能让它们围了上来,否则陷入了围攻,天大的手段都要被它们活活耗死,亦不能通过术法对抗,甚至劈斩之时,兵器之内都涌被灌注灵力,否则它们的煞气就会沿续着灵力侵蚀肉身。污灭丹光,只凭单纯凭借肉身之力,斩虚空,灭妖鬼……”

    进入了此阵,西漠四杰之首,王琼冷声说道,淡漠的脸上,也有一丝凝重之意。

    她修为极高,战法亦强,但最擅长的风火两轮。却是得靠灵力运转,遇到了这群妖鬼,便等若是天生受其克制,因而言语之中。虽然淡漠,却已经有了一种与众修商量的口吻了。

    “我擅肉身之力,可在前冲锋!”

    韩英在此时上前,挎了长枪,眉宇间冷峻肃杀。

    “你自己肉身再强,也怕力有未怠。谁有大刀借我一刀,我也来帮你!”

    幽弥狂收起了鳄神金剪,大步上前,左右问道。

    “我也是修肉身的,上前冲杀一番!”

    陆续有人开口,凡肉身强横的修士都站了出来,挥舞起了兵器。

    但王琼却扫了众修一眼,淡淡道:“无法打出撕裂虚空一击的就算了吧,仅凭肉身之力杀不得煞奴,只能利用兵器撕裂虚空时产生的虚空闪电将它劈杀,别无良策!”

    已经站了出来的南瞻诸子里,便有数人觉得有些尴尬,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回去。

    而余下的人,却只剩了韩英、幽弥狂以及两位不知名南瞻修士。

    “直面这些鬼物太危险,一旦被它们围住,再想逃出将难如登天,我这里倒有几粒幽冥种子,服下之后,在体内催生一株阴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扰乱它们对我等生气的感应,只不过这一粒种子服下了,对肉身也有很大的损伤,过阵之后再拔出来,也会虚弱三成……”

    在此时,多情道红颜仙子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瓷瓶,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怕了么?小辈们,退回去吧!”

    大阵另一端,红袍老修见南瞻诸小辈闯入了大阵之后,并未立刻强攻,而是聚在一起商议什么,心里却松了口气,决意不给他们商量对策的时间,阵旗一展,便将这虚空之中如马蜂窝一般的煞奴驱了过来,一时纷乱如潮,黑压压的一大片,看起来十分让人心惊。

    实际上,这位红袍老修也是心下有点怯了。

    适才万罗老怪闯阵之时,连斩四十鬼,又将他一脚踏在地上,实在是斩掉了他一半的胆量,早就收起了最初守阵之时那目无余子的狂妄之态,后来又见那小魔头一路冲杀闯阵,杀气之重比那几个老的强太多了,更是让他心里没个底,再到了上一阵,这一群南瞻的小辈活活将灵巧宗三大峰主以及三百弟子杀了个干净,更是让他心里打起了鼓来,早就想退走了。

    只是封禅山下,不知多少人看着,就这么退走,实在丢不起这个人,无奈之下,也只好打定了主意,就借着这些阴禁煞奴之力,守一守这第七大阵,能守得住固然最好,若是眼看着守不住了,自己立刻认输,也省得白白丢了性命,自方行等人入阵时,他就将自己的弟子们聚到了大阵的另一端,其实就是是抱的这个目的,不想让自家的徒儿们白白送死而已。

    轰隆隆!

    无数阴鬼向方行等人冲了过来,场面惊人。

    阴鬼两头,红袍老修与南瞻小辈们也都提着一颗心神,心下惴惴不安。

    “给我!”

    韩英开口,向多情道红颜仙子探出了手掌。

    很明显,他无暇多想,哪怕拼着肉身受损,也要服下阴种,上前冲杀了。

    但也就在此时,一直细心观察的厉红衣却忽然一笑,淡淡道:“不用,让他去!”

    旁边几人一呆,却见她正直直指向了旁边一副事不关己模样,自顾自挖着鼻孔的鬼娃子。

    就连厉婴也像是呆了一呆,旋及怒道:“凭啥?”

    厉红衣道:“滚过去!”

    说着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却是又狠又准又熟练,而且快的不可思议,鬼娃子厉婴已经准备逃开了,却还是被她踹到了屁股上,“哇”一声怪叫就飞了出去,一冲四五十丈,还没来得及站直身体,就立刻被那些如狂潮一般冲了上来的无数煞奴淹没在了其中。

    “臭娘们,你又坑我……”

    无数煞奴里面,传来了厉婴怒不可遏的大骂声。

    南瞻诸修这般看着,都已经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厉红衣。

    虽然早就听说这鬼国的公主与太子关系不怎么样,但也不待这么坑弟弟的吧?

    这是直接就去送鬼国太子去送死的节奏吗?

    厉红衣似乎明白众修心里所想,冷声一笑,淡淡道:“他死不了!”

    众修转过头去,这才发现,鬼国太子确实未死。

    甚至说,一般修士这般被那些煞奴淹没了,恐怕立刻就是灵力流失,肉身枯竭的下场,但他如今看起来虽然凄惨,一会从煞奴堆里跳出来,破口大骂几句,又立刻被蜂拥而来的煞奴们淹没在了其中,身上法衣都被扯烂了,只是依然中气充沛,骂声越来越响亮了。

    与此同时,他甚至像一块磁铁,正将满空之中所有的煞奴都引了过去,黑压压的一片一片,追在厉婴后面嘶咬、纠缠,活似被一群恶狗狂追的叫花子,竟无煞奴向他们冲来了。

    “若论起邪门,这些煞奴还比不上他!”

    厉红衣知道众修心里所想,淡淡解释道:“这些煞奴,也不过是选冤戾恶鬼祭炼、筛选,前后有阴风、鬼火、幽泉之气炼制了七十二遍而成,比我这弟弟还差得远,他转世九次,每一次神魂皆被秘法炼制了无数遍,体内神魂,就是一个远比这些普通煞奴更强、甚至在觉醒之后,比那青丘坟内的鬼奴更强的厉鬼,这些煞奴碰上了他,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众修听得都呆了一呆,就连方行也啧啧连声。

    这才想起,南瞻鬼国传承诡异,就连当时出身神州的神秘劫匪大青衣都啧啧称奇,而这鬼国太子厉婴,更是其中翘楚,本是阴年阴月阳时出生,天资非常,却被老鬼王以秘法杀死,再选定天资非常的阴身女子,投胎转世,转世之后,生到了九岁九月零九天之时,又再杀死,送其投胎,如此转世九次,才会投胎到鬼王夫人腹中,生下来之后,再以选蛊之法择出。

    与厉婴的出身相比,这些由冤魂厉鬼炼制出来的煞奴,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厉红衣让厉婴出手去对付那些煞种,还真有些拿大鬼治小鬼的感觉。

    当然了,隐约让众修想不明白的却是,厉小鬼王这等身世,看起来无论如何都会长成一个暴戾凶狂的魔头的吧……眼前这个,怎么就长成了这样一个货呢……

    长歪了吧?(未完待续。)

    PS:  明天要去北京出差了,希望到了那里不会太忙,不然存稿消耗光了之后就麻烦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