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骂你个七孔流血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八章 骂你个七孔流血

    此时山上的方行,转头向山下看了一眼,眼底有杀机喷涌。∽↗,

    他虽然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但后来也已经知道了,万罗老怪闯过了第七阵后,便是被这镇守第八阵的符器道神子化雷为鞭,硬生生抽打了十几下,最终把个老头子险些活活打死,若不是厉红衣在最后关头,赫然出手相救,万罗老怪定然活活在他鞭下丢了性命。

    “他毕竟是符器道神子……你打算杀了他?”

    厉红衣似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低声问道。

    方行回头看了厉红衣一眼,森然一笑,道:“我不是在考虑杀不杀他!”

    厉红衣微怔,便听他继续说了下去:“我是在考虑怎么活活打死他!”

    “唰!”

    厉红衣的脸色微微发白,就连她身边的王琼,也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了方行一眼。

    周围听到了他这一句话的几位南瞻修士,亦有些脸色难看,对视一眼,皆未开口。

    他们眼底皆有些担忧,虽然前面杀的人已经不少,但毕竟都不是北三道的人,而如今下一阵守阵者,却是北三道符器道的神子啊,若是方行真的杀了他,那后果也未免太严重了,万一真个激怒了北三道道主,撕破了脸面,别说南瞻立道,能不能下山都是一个问题。

    倒是韩英目光闪烁,忽而开口:“要杀人,须得防他逃脱!”

    “对,那群王八蛋只要认了输,我们就不好追着杀人了!”

    “跟灵巧宗那帮浑蛋对阵的时候就吃了这么一个亏。赌输了耍赖是常事!”

    旁边两个懒洋洋的开口。却是大金乌与厉婴凑了过来。

    听这哥仨的口气。倒是认真商量起了如何防止赵长河认输来。

    周围诸修忍不住瞪了他们一眼,心想这里想着怎么劝呢,你们倒不嫌事大……

    “哈哈,好兄弟,我自有办法!”

    方行相当满意,大咧咧拍了拍韩英与厉婴的肩膀,眯着眼睛向第八阵内方向走了过去,然而在快要入阵时。却忽然又停住了脚,垂着个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半晌之后才要开口,却先听得那第八阵里,一个冷漠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魔头,入阵送死!”

    赫然是那第八阵的守阵之人赵长河耐不得烦,提前开口挑战了。

    而方行却抬起了头来,脸上闪过了一抹笑意,竟不入阵。忽然转身向后面走去。

    他这一举动,却让一个个雄心万丈。准备随他一起入阵的南瞻众修呆了一呆,不解何意。

    便是那第八阵里,也隐隐有嘀咕声传来,似是符器道诸弟子也倍觉忿异。

    “我去你大爷的龟孙子王八蛋,竟敢喊你家小爷进去送死,你真有种怎么不出来让你家小爷砍你两刀?凭什么就得你在那里坐着不动,小爷就屁颠屁颠的进去找你?难不成你这个王八蛋逛楼子的时候惹了花柳烂成了娘们,扭扭捏捏不敢见人?要真是这样你大胆跟你家小爷承认,我拿些猪屎狗屎配药给你吃,再把你沉在粪坑里淹上三五个月好好酿一酿……”

    话如连珠一般啪啦啪啦响个不停,一瞬间把山上山下诸修都骂懵了。

    怎么回事?

    好好闯阵,骂人干什么?

    “掌嘴!”

    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第八阵里,也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一条雷鞭幻化成形,赫然朝着方行的脸上抽了过来,而方行则顺手一挥,把那一条雷鞭抹掉了,掳起了袖子,双手掐腰继续骂:“你个王八蛋龟孙子就是赵长河?你他娘的是一头王八投胎的吧才叫长河,你咋不叫赵粪坑呢?怎么了?发火了?那你有本事就出来打我啊,怕了你家小爷吗?就知道缩在阵里装孙子吗?就知道你这样的王八蛋没种,符器道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啊……呸!”

    一口唾沫重重吐在了地上,把地面砸了一个坑。

    简直太泼辣了!

    比起平日里只会喝叱几句“小魔头”、“小畜牲”、“小王八蛋”的那些追求仙风道骨、仙家气蕴的神州修士来,方行在骂人上至少高出了他们几百个胖老娘们的功力!

    第八大阵里,符器道神子赵长河的脸已经发青了,身形微动,便要出阵。

    一式试探,他就已经发现了一个问题。

    以他的修为,与方行一个在阵内,一个在阵外的情况下伤不得他,毕竟这小魔头不是刚才那个垂垂伤重的老头子,看这骂人的劲头就知道他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他修雷法,性子本就暴躁,此时被激起了心头一股无名火,便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出手毙了这个小魔头。

    然而身边的人,立刻就拉住了他,低声相劝,大局为重。

    赵长河这才想了起来,封禅十阵,闯阵的人要遵守规矩,守阵的人一样要遵守规矩,其中一条规矩,就是入阵之后,不得擅离,适才宋归禅被这小魔头气成了那副模样,都只能呆在第十阵中遥遥出手,便是因为有这条规矩在,若出了阵,就代表他已认输了。

    “小魔头,你若有种,速速入阵送死!”

    出不得阵,又在被骂的情况下捺不住性子的赵长河,愤怒到了极点,低声怒喝。

    “我就不入阵怎么样?谁规定我必须得入阵了?小爷刚闯了七阵,有点累了,我休息一会不行吗?最长的休息时间是多少来着?我记得三天时间内,闯过十阵就算吧?小爷我从第一阵闯到这里,才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他妈的,先让我再骂上两天两夜再说,今天不把你们赵家的祖宗从坟圈子里骂的跳起来小爷我就不姓赵,再也没脸当你们赵家的祖宗……”

    方行掐着腰,愈骂愈是兴奋,有种兴高彩烈的感觉。

    “你找死!”

    “唰唰唰……”

    连续三鞭,从阵内抽打了出来,可见赵长河心中杀气之重。

    但方行只是挥了挥手,轻易化解掉这三道雷鞭,抹了把鼻子,提了一口气继续骂:“山上山下的老爷们和臭老娘们们都听着,你们知道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牲是怎么跟他小娘扒灰的吗?这王八蛋打小就不是个东西,小爷我今天给你免费讲上一段啊,话说这王八……”

    “长河,制怒!”

    山下,那符器道道主忽然提声大喝,眉头皱起了疙瘩,提醒赵长河不可动怒,而后又朝着方行喝道:“小儿,要闯阵便速速入阵,躲在阵外,满口荒寥,岂不觉羞耻?”

    “封禅山上哪条规矩不许骂人啦?”

    方行掐着腰朝山下喊:“那他刚才骂我小魔头怎么算?他让我送死怎么算?”

    一句话噎的本来想拿规矩压制方行的符道器道道主也不知说什么了,目光冷嗖嗖的,直觉的感到,这小魔头似乎不只是骂人这么简单,倒像是在打什么见不得人的主意,难道是要故意激怒长河?却又不像,素闻这小魔头也修雷术,那么他应该知道,修雷术的人,修为越深,越容易被雷法影响,脾气暴躁,但动了怒也不见得是坏事,雷法反而愈发猛烈。

    这样说来,小魔头激怒赵长河的说法,便行不通了,他应该不会不明白。

    而在这符器道道主低头沉吟之际,方行已经继续开骂了:“你说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没种出来跟小爷拼刀子,就躲在阵里让你们家的长辈找小爷麻烦不成?你他娘的这么软蛋,干脆回家躲你娘裙子底下去算啦,省得小爷我行雷术的时候把你吓到了尿裤子……”

    “够了!”

    阵内,赵长河再也忍不住,舌绽春雷,声若雷震,周围山石都簌簌作响,震落沙尘。

    “够你大爷!”

    方行声音更响,骂的反而更起劲:“小爷这一回就是要骂够两天两夜,我要让所有神州北域的人都知道你他娘的曾经被我骂的狗血淋头,人人提起你来都是一个大笑话……”

    “唰!”

    不知有多少修士,心中敏锐的闪过了一个念头。

    若说之前方行骂人,只是显得有些荒唐可笑的话,那么他说这最后一句,不可不防。

    声名大如天,人言如虎狼。

    若真是他这么干了,无论赵长河最终能否斩杀小魔头泄这口恶气,传了出去一样会对他的名声不利,尤其是若有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更是会成为一个笑谈……

    另外就是,那小魔头掐着腰骂人的模样,可真欠抽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