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好好杀个人

掠天记 第六百七十九章 好好杀个人

    南瞻诸修见到了方行的做派,都心情有些复杂,觉得此举太莽撞了些。

    但心间的这份不满,又很快便被方行的出手给强行压制了下去,从云间硬闯过去的方行,赫然像是具备了无敌之势,这密密麻麻的雷电竟然丝毫伤他不得,他的速度甚至不曾减缓半分,反而愈来愈快,两只手已经张了开来,像是拥有极强的引力,所有的雷电在崩溅到了他身上之后,都被这引力吸引,集中到了他的两掌之上,便如手握两颗耀眼的雷珠一般。

    这一路冲去,双掌之上的雷珠亦越来越大,几如两个大磨盘。

    “留步!”

    忽然之间,云层之间,三四道身穿玄衣的符器道弟子厉吼,毫无征兆的从云层里翻身飞了出来,各祭法器,向着方行劈斩了过来,却是他们见到方行雷术惊人,这隐藏在云层之间的雷电之力伤他不得,反而被他渐次扯走,化作了他的力量,守阵之人便坐不住了。

    “滚!”

    方行头也不回,甚至前冲之势都未改,却陡然身上魔气激涨,又生了两条手劈出来,一个取出了贮物袋里的血饮狂刀,一个取出了黑色巨剑,“唰唰”两声,借着疾冲之势劈斩出去,其势难言之凶,那四个刚刚翻身跳了出来符器道弟子,竟然直接便被斩在了刀下。

    轰隆隆!

    方行挥舞刀剑杀人,其势却不减,继续向前冲了出去。

    有雷电涌出,不理会,直接引入双掌之中。

    有守阵的符器道弟子跳出,不理会,直接挥舞刀剑斩杀。

    一个人,这么直直向大阵的另一端冲了过去,竟然搅乱了这危机四伏的云海大阵,震出了不知多少隐藏在大阵之中。伺机出手的符器道弟子,更是杀的血气腾腾,凶风四溢。

    “他竟然像是可以提前感知到大阵的运转走势,躲避死门。更像是可以看破那些符器道弟子的伪装一般……这……这得有多强的阵术造诣才会做到这般浑然天成啊……”

    别说符器道弟子了,就连追随方行入阵的一众南瞻修士都惊呆了。

    而厉红衣,更是在此时敏锐的发现了一丝契机,眉心绷紧,忽然大喝道:“他是在搅乱阵势。为我们创造破阵的机会,南瞻诸道友,随我一起上前,破掉这片大阵,斩杀符器道诸子,至少也要将他们全都挡在外面,给方师弟一个单独与那符器道神子斗法的机会……”

    大喝声中,她一马当先,率先入阵,红衣飘摇。如仙如鬼。

    而在她身后,速度最快的则是西漠王家女,手持风火两轮,轰隆隆碾入了云海之中。

    其他诸子,厉婴、韩英、幽弥狂、多情红颜等人,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他们的冲阵,却使得云海之中,不得不分出了人从方行的身上转移向了他们的方向,一个个气势不凡的符器道弟子从云端浮现了出来,列成阵势。反向南瞻诸子冲杀了过来,腥风血雨瞬间激发,甚至没有一句说话的时间,又好像。闯入了大阵,便没有再说话的必要。

    上山以来,第一场真正的恶战展开,南瞻诸子,斗法符器道诸弟子。

    而此时的方行,也赫然冲到了赵长河身前五十丈左右。眼中杀意如剑,直直射去。

    然而那盘坐在葫芦上的赵长河,却还是冷笑不已,毫无惊慌之意。

    “想到我面前,你还差了些功夫!”

    随着他的话声,在方行直向前去过去的方向前面,赫然有五道气宇不凡的男女,从云间浮了上来,一个个面无表情,衣衫御风飘飞,他们没有像寻常符器道弟子一样身穿玄衣,而是有白有青,身上的气息,也不是那些普通弟子可比的,足足强了两三倍都不止……

    左首第一个,宽袍大袖,面容古朴,正是方行曾经见过面的谢临渊。

    符器道六个真传,除赵长河外,另外五个也都出现了。

    神州北三道,尤信气数一说,三道各有真传七人,合七星之数。

    而在北三道联盟之后,后又从这二十一名真传里,择出了七名最优者,号称三道七子,还是七星之数,如今方行前进的路上,拦路的便是符器道七位真传里,除神子赵长河外,剩余的五人,还有一名真传,乃是铁莲花周先觉,却已经在妖地时被方行斩杀,这五人便是剩下的符器道真传了,一身可怖气机,竟然都与谢临渊差不了多少,恐怖至极。

    “方行,吾曾败于你手,今日便要一雪前耻!”

    以谢临渊为首的符器道诸子,眼见得方行呼啸冲来,神情冷峻,齐齐捏起了法诀。

    而在他们身后,赵长河面上,则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冷笑,讥讽的看着方行。

    方行能够一路冲杀过来,硬生生搅乱了他们符器道布下的这云海大阵,着实让他有些意外,不过在这种时候,也没有心情去循根究底,方行就算搅乱了大阵,也只是将那些未曾触发,隐藏在云海之中的布置都翻到了明面上而已,大阵仍然在动转,并不算是破了阵。

    而且在他心里,也并未真个认为可以借这样一个隐匿法便吓退方行,毕竟也是一个从第一阵杀到了第八阵的小魔头,他虽然暴躁狂妄,但心里也是对方行高看了一眼的,前面的大阵,再到现在的符器道五子拦路,都是为了让他观察,看方行的术法,好知己知彼。

    “就不能让小爷安安生生的打死他吗?给我滚开!”

    面对这五人的拦路,方行咆哮大喝,目光杀意陡升,似是有些不厌其烦。

    他没有说谎,见到了赵长河,就想好好打死他,结果出来了这么多烦人的苍蝇。

    “嘻嘻,生气的样子好好玩儿!”

    这五人里,一个模样俏丽,头梳双鬟,看起来一副娇憨少女模样,但却一头霜发,眼角额迹也皆有些沧桑之色的女子嘻嘻笑了起来。手掌向前一按,虚空波动,赫然凭空出现了一柄巨锤,柄长一丈。锤头更是小房屋一般大小,与她娇小的身形对比起来,更是说不出的怪异,但她伸手抓住了巨锤,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竟然直接挥舞起来,向方行砸来。

    “一起拿下他!”

    谢临渊亦在此时开口,大袖一挥,无尽伸展,竟然化作两道仙带,向方行缠了过来。

    与此同时,他们身边,另外三位真传,一使古剑,斩裂虚空。一使龙须大印,锁住空间,一使缠金乌风枪,疾转如陀螺,一使铁画春秋笔,自动在空中书写大符,每一件皆是罕见的法宝,亦是符器道真传的身份象征,可在此时,赫然毫不客气。一起祭出,砸向方行。

    嘴上说的凶狠,心里还是十分忌惮的!

    哪怕他们是符器道真传,对上了这从第一阵直杀过来的小魔头。心里也不敢有半分大意。

    “让人家好好杀个人不行吗?”

    轰隆巨响中,云海波动如潮,那柄巨锤,已堪堪砸到了方行脑袋上,却有一个刺耳的大叫声响了起来,方行身后金影闪动。赫然飞出了一只金色乌鸦,通体灿金,简直耀眼,肉身亦是强横到可怕,竟然迎着那巨锤冲了上去,直接挥舞翅膀,硬生生拍向那巨锤。

    “嘭……”

    手持巨锤的女子大吃了一惊,身形忍不住的飞出了十余丈,震惊于那金乌的恐怖怪力,竟然险些拍飞了她手中的巨锤,脱手而出,不过这一拍之间,却也让开了道路。

    “早就有心找一个神州修士杀了扬名,就你了!”

    嚓!嚓!嚓!

    谢临渊两道大袖,灵蛇一般延展,就要卷到方行身前时,却忽然在方行身后,有一青一红两道圆形法宝飞了出来,赫然绞向了他的双袖,竟然硬生生将他向了另一个方向,而在那个方向,一个容颜娇美冷漠,身穿淡黄衫,看起来温惋娇柔的女子,却是眉宇间一片煞气,忽然之间飞身冲来,若离弦之箭,狂暴到没边,美腿弯起,赫然直接屈膝向谢临渊撞了过来。

    “嘭!”

    谢临渊也感觉十分怪异,对方来势极快,他几乎没有思索的时间,只能并起双臂抵御,却只觉仿佛一座大山向自己撞了过来,对方的膝顶竟比玄铁还要坚硬,力量又狂暴至极,直撞的谢临渊身形飞速后退,划开一道云壑,口中一声暴吼响起,险些被撞出了老血。

    “你是何人?”

    谢临渊绝未想到南瞻修士里,除厉红衣之外,竟然还会有这样的高手,更未想到这样一个温惋的女子会有这等狂暴的战意,愤怒之外,又有些惊疑,止住退势之后,抬头大喝。

    “吾乃南瞻王琼,今日借你成名,多谢!”

    淡黄衫女子双手一殿,接回了风火两道法轮,吸一口气,再次碾压了过来。

    与此同时,在方行身边,接连有人冲出,厉婴驱使一个巨大的鬼头,直直撞向了那祭起古剑的符器道真传,韩英则一言不发,甚至没有理会那柄刺向了方行的缠金乌风枪,而是悄没声息的,青气缠绕的长枪直接戮向了那使枪之人的喉咽,一上来就下了杀手,却把那使枪之人唬的不行,暴怒大喝中,只能收回了刺出的缠金乌风枪,回身格开韩英的这一杀着。

    最后,则是厉红衣祭起束在脑后的锦帕,延展三十余丈,向那在空中画符的春秋笔卷了过去,轻轻松松接过了挡在方行身前的最后一个对手,前路已经一片坦荡。(~^~)

    ps:抱歉兄弟们,老鬼现在在北京开会,个人时间已经被压制了到极点,现在只能大半夜的码字,改稿子,或许会出一些问题,请大家见谅,事后会修改一下,实在是抱歉,这种事我真的不想出现,但我时间真的不太够用啊,苦b死了,明天一早还要去拍照,写稿子!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