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你救还是不救?

掠天记 第六百八十五章 你救还是不救?

    轰隆!

    各种猜测里,笼罩了第八阵的烟云,忽然间在此时散开了,露出了阵内的情景,众修立刻抬头看去,不下数千道神念都朝那个方向扫视,而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满眼皆是震惊神色,那符器道道主,更是忽然之间飞身上了半空,周身法力波动如潮……

    惊呆了!

    此时的第八阵位置,南瞻弟子在左,只剩了十二三人还活着,符器道弟子在右,原本有百人之数的他们,此时看起来也只有五六十人而已,而在中间,则是方行与符器道神子赵长河,方行与赵长河看起来受伤都重,只不过赵长河被钉在了一个石碑上,方行则站在了他身前,烟云散却之后,诸修士都看到了他们这一幕,明白赵长河输了,心中震惊无比。

    但更震惊的却还在后面。

    “服不服?”

    小魔头忽然大喝,探手抓向虚空,一条雷鞭显化了出来,狠狠抽在了赵长河身上。

    “喀……”

    看起来被钉在石碑上,已经无力动弹的赵长河,被抽的皮开肉绽,神魂颤抖,惨叫之声一传十余里,但很快便又绷住了,似乎他也发觉,大阵已解,自己此时已经暴露在了众修士眼帘里,所有的反应都会被众修看到,因而咬牙坚持了下来,只惨叫了一半……

    但这凄惨一幕,还是刺痛了许多修士的眼睛。下方群情激愤。

    “呵呵,挺能抗啊……我问你服不服!”

    方行钢牙一咬,又一道雷鞭显化在了手中,向着赵长河狠狠抽了下去。

    “喀喀……”

    无数雷光绕着赵长河的伤口游走,那种痛楚难以忍受。

    哪怕赵长河乃是用雷法淬炼过许多遍的体魄。不致于几鞭就死,却也抗不住这种痛楚。

    也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当时方行跟自己拼命,是忍受了多强的痛苦。

    “啪……”

    “啪……”

    一鞭又一鞭,就在这众修面前,方行不停的抽打在这符器道神子身上。

    “既已过关,为何还要折磨人。速速放了符器道神子……”

    有人实在忍不下去了。高声大喝,但声音寥寥。

    “呵呵,我就要活活打死他,你们有意见?”

    面对下方的喝叱,方行浑不在意,冷声笑着,向天空看了一眼。回头又是狠狠一鞭抽下。

    所有喝叱的修士登时哑然,在空中,尚有一道契书悬在空中,仿佛是昭示天下,正是那道方行闯阵之前,激怒了赵长河后签下的生死契书,上面已经明言,二人不但闯阵,而且赌命,小魔头若是闯阵成功了。那赵长河的命也就输给了他,而如今,他确实成功了。

    只是,就算有这份契书在,难不成就硬生生看着赵长河被活活打死不成?

    “这小浑蛋,还挺有心眼啊……”

    此时山下的龙君,一直冷眼看着山上的这一幕。本来眉头微皱,但看着方行不停打向赵长河的雷鞭,又抬头看了一眼那悬浮在空中的生死契书,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他为什么这么做啊,杀了也就杀了,这般做法,岂不是在激怒符器道吗?”

    龙女敖贞担忧不已,低声开口,有些焦急。

    事实上,不光是她,身周那些未曾入阵的南瞻修士,同样焦急,不明白方行在做什么。

    既然已经赢了,又有契书在手,何不直接杀了他,而非要在众目睦睦之下以雷鞭抽打?

    难不成真是因为那符器道神子曾以雷鞭抽打他的师尊,所以他在刻意报复?

    “呵呵,乖女儿,你这实心眼比起那小浑蛋来,还真是差的有点远啊!”

    龙君听到了敖贞担忧的声音,却也轻轻一笑,有点无奈的叹道。

    “服不服?”

    又是一鞭抽了下来,喀喇喇打在赵长河身上,将他半边身子抽的稀烂。

    在方行的雷鞭之力下,赵长河连神魂都跟着受损,那痛楚,直达神魂深处,尤为可怖。

    “你……你快些杀了我吧……”

    赵长河忽然奋声大叫,声音绝望而悲厉,几乎带了哭腔,生死契的赌约在前,让他绝望了,而且当着所有人的面,被这小魔头抽打,喝斥,也让他丢尽了脸面,甚至有些心灰意冷的滋味了,曾经高高在上的神子,如今烂泥一般的阶下囚,活了下来又如何?

    “杀了你?”

    方行大笑,挥鞭再打,把赵长河抽打的声音停顿,惨叫响起,真切传入了众修耳内。

    “我是在杀你啊,你肉身愈强,挨的痛楚便越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方行咬着牙,嘻嘻的笑,但挥鞭却无一丝犹豫,既不快,也不慢。

    方行咬牙低喝,却也让众修都听了个清楚:“一个快死的老头子,老朋友都死的死,困的困,一个人闯到了你的阵前来,就想着凭真本事入阵搏上一搏,你竟然为了那什么赌约,硬生生不让人入阵,以雷鞭抽打,硬他认输……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现在我就来让你尝尝,要么,就是山下的人不忍心看你被打死,向小爷我低头,要么,就活活打死你!”

    方行的话语阴冷无比,比雷鞭还狠,森森然抽打在了赵长河的身上。

    “你……你……”

    赵长河忽然厉声大叫,看向方行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鬼。

    方行口气却若无其事:“没错,小爷我就是在用你的小命,当作立道筹码!”

    “啪啪啪”

    雷鞭不停的凝聚,而后抽下,一鞭更比一鞭狠,却又冷静异常,不急不躁。

    山上山下,都已鸦雀无声,只有挥鞭的声音不停传进众修的耳朵。

    这种声音,也像雷鞭一般,不停抽打在众修的心上。

    “这……这小魔头,是想用这种方法,逼着我们答应南瞻立道之事吗?”

    有人忍不住这种魔咒一般的声音,颤声叫了起来。

    他们已经隐隐猜到了方行的念头,这小魔头,看似无头无脑,实际上动起心思来阴沉的可怕啊,从签下了生死契开始,他就有了这个念头吧,故意在破阵之后,再来不急不躁的一鞭一鞭抽打这堂堂符器道神子赵长河,一为复仇,二来,赫然是在用这种方式逼得符器道道主及北域众修认输,生死契上已经有明确赌约存在,符器道道主与北域众修,也不是不能将赵长河救下来的,只是按照赌约,他们若是敢救人,就得直接答应南瞻立道的事情。

    这鞭笞的过程,赫然就是一个在等北域诸修与那符器道道主开口的过程。

    救还是不救?

    眼睁睁看着自身神子被人活活打死,还是咽下这口气,答应南瞻立道?

    不救的话,何欺残忍?

    而且符器道神子被人打死,符器道道主却只能看着,对符器道的名声也是一个致命打击。

    救了的话,那无疑是白白便宜了南瞻修士和这个小魔头。

    因为这时候无论怎么看,小魔头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可能闯过剩下两关。

    不知有多少目光,这时候都集中在了符器道道主的脸上,那位模样年青的道主,这时候眼神也是冷漠的可怕,双目瞬也不瞬的望在山上正被小魔头一鞭一鞭抽打的赵长河身上,看似面如寒玉,但若仔细观察,却可以看到小魔头每落一鞭,他的眼角都在轻轻跳动一下。

    毕竟是整个符器道花费百年心血培养出来的神子啊,将来抵御大劫之选。

    若是真个被人活活打死了,那么符器道还有没有时间培养出第二个神子来?

    救还是不救?

    这位符器道道主的神情绷紧,心弦都颤了起来,若是赵长河死在了大阵里,他大概会愤怒无匹,怒焰烧天,却不会有此时这种眼睁睁看着自身神子被打死,却不知该不该相救的纠结了,以他的心性,又如何想不明白,那小魔头,根本就是在用这种方法逼自己救人啊!

    此时在他旁边,容貌苍老的纯阳道道主以及阴灵道道主,目光也都落在了他脸上。

    这二人眼底,都有些怪异光芒浮动,似开口欲言,却终究只能沉默。

    这件事,毕竟还得这个符器道道主做主。

    虽然符器道或许无法代表整个神州北域的意见,但他此时若是答应小魔头南瞻立道之事,借以救下自家神子,纯阳道与阴灵道两位道主都不会说什么,毕竟局势殊异,换了自己异地而处,大概也能理解符器道道主的心思,毕竟一道神子,身份又岂是等闲。

    剩下的问题,就看他救还是不救了!(未完待续 。)

    ps:终于要回青岛啦,稳定的生活,稳定的码字时间,莫名兴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