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难将临

掠天记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难将临

    一鞭一鞭,像是催命一般,在逼着那符器道道主低头。

    我不赶时间,你们符器道神子的体魄也够结实,所以尽可能的拖延,你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再向我认输,认输了,就能接回去一个好歹还有条命留下的神子,但就得按照生死契内容,乖乖容我们南瞻立道,剩下的两阵再难,小爷我也不用闯了,先占个大便宜再说。

    别人都以为那道生死契,只是方行为了确保自己杀人而立,却未想到,他要杀人,又何必立个什么契书?真正的目的,赫然就是想通过这契书,来达到这个目的。

    反正到了第八阵,该报的仇也就报了,那纯阳道子宋归禅再讨人厌,那也是自己占了他的便宜,杀了他的女人,当众打了他的脸,要报仇也是他来找自己,自己大可以找个安全地方休养生息,以逸待劳的等他来找自己复仇,这下面的两阵,却不必非要再闯下去了。

    这就是在摆明了逼着符器道道主做下决定!

    心焦如焚的是符器道道主,方行不心急,一鞭一鞭抽的很有节奏感。

    “小魔头,你够狠……”

    在这种让人发狂一般的气氛里,便是那符器道道主,也变得眉目狰狞。

    转头看了一眼纯阳道道主与阴灵道道主,与他们二人交换了一个意见,像是做下了决定。

    目光冷漠,看向了山上的方行,已经准备开口救人了。

    他不能不能救,若不救,损失一位神子事小,失了满门弟子的心事大。

    虽然救了人,会有人觉得符器道因为自家神子,擅做主张,答应了南瞻立道的事情,事后定然会有很多诘问的声音出来,但此时他却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神子被人打死。哪怕拼着事后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去平息其他势力的诘问,此时也必须开口表个态了。

    “小魔头,你安敢如此欺我?”

    也就在他想要开口救人之人,山上。却又忽然传来了一个愤怒无比的大喝。

    开口者正是赵长河,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他,此时忽然集中起了所有的力量,向着方向大吼,眼神里。闪过了一抹绝望与狠戾之色,在大喝声响起的同时,他狠毒的剜了方行一眼,而后目光望向了天空,呛然一口气吐了出来,吐的极长,似乎吐掉了一身所有的气息。

    只有吐息,而无吸气。

    这一口气吐了出来,赵长河身上的生机赫然飞速枯萎,流失无限。

    方行在这一刻。眼神陡然一凛。

    这王八蛋竟然在自寻死路!

    修行者生机大,哪怕受了再重的伤,只要自己不想死,便可以激发体内的无限生机,来维系自己这一口生机,而同样的伤放在了普通人身上,可能早就死了无数回了,但此时赵长河所做的,赫然便是放弃了那一口生机,身体便不再锁住生气。任由生命涣散离去。

    被方行钉在了石碑上的他,已经连自爆金丹的本领也没有了,但散去这口气却还做得到。

    本就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却被小魔头当着南瞻与神州众修士的面。抽打罪囚一般的鞭笞,赵长河心里本就升起了一股子绝望之意,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活了下去又如何?从云端跌入污泥,再也回不到曾经那身为符器道神子高高在上的感觉了,便是回到了宗门。恐怕也会被摘去神子头衔,成为一个普通弟子,闭世不出,永远接受其他人的指点、嘲弄。

    更关键的,这小魔头以自己为筹码,在神州立了道,自己将会成为罪人。

    局势会发展成,是自己成全了南瞻修士。

    这让赵长河心里彻底的绝望了,羞恼之下,选择了自绝生机。

    “啪!”

    方行最后一鞭抽打在了赵长河身上,但他却已生机全无,感受不到了。

    这个符器道神子,自愿放弃了生命,成为了一具死尸了。

    换一种说法,就是方行真个把他活活打死了。

    “嘿,你要是早有这股子狠劲儿,也不致于败在小爷手底下了!”

    方行冷眼看着他,静视了半晌,忽然覆掌收回了石碑,任由他坠落在地上。

    到了这会,他倒承认了赵长河比自己狠,最起码自己可下不了这狠心浪费掉小命。

    而此时的山上山下,感应到了赵长河生机的断绝,众修也是一片愕然。

    当着神州北域众修,甚至是符器道道主的面,竟然硬生生打死了符器道神子赵长河,这狠辣惨绝的一幕,却真个震惊了神州北域,注定要成为偌大神州北域,三百年最大的事件了,估计会流传千年都不止,而符器道道主,看着那山上的一幕,也久久未曾开口。

    本来已经打算开口救人的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赵长河的自绝生机,却一句话也未说。

    哑巴一般,只是冷眼看着那收回了石碑的小魔头,以及身形坠地的赵长河。

    “轰!”

    就在赵长河身形即将坠落地面之时,他忽然间出手,大手如天,按向封禅山。

    这一刻,龙君身袍角无风自动,扬了起来,神念如潮,系在了这符器道道主身上。

    而纯阳道与阴灵道两位道主,也心下暗惊,齐齐起身,看着符器道道主。

    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出手,因为符器道道主这一掌按下,却并不是怒不可遏之下,向着方行出手了,而是一道引力探出,将已经生机全无的赵长河接下了山,抱在了自己怀里,然后他就转身看了龙君与诸南瞻修士一眼,转身便行,在经过纯阳、阴灵二道主身边时身形微停,淡淡的开口:“封禅规矩大如天,此时观战之人太多,所以我不出手!”

    身形微顿,目光变得冷厉:“但十阵过后,此子要死……”

    纯阳道道主与阴灵道道主看了他一眼,同时陷入了沉默。

    事情的走向,就连他们都已经掌握不住了,在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

    阴灵道道主,甚至望着山路的第九阵,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像是在担忧什么。

    良久之后,纯阳道道主才轻轻开口:“就算不合规矩,我们也会将他交由符器道处置!”

    轰!

    周围有不少南瞻修士都听到了这纯阳道道主说的话,心间登时大乱。

    已有人忍不住开口喝斥,但很快就迎来了符器道道主阴瘆瘆的目光,登时噤若寒蝉。

    此时的方行与诸南瞻小辈,已经将赵长河的尸体扔在了地上,堂堂符器道神子,此时却死的惨不堪言,被雷鞭抽打的几乎不成人形,不远一众符器道弟子,望着方行的眼神,无一不是深仇大恨,咬牙切齿,沉沉哀意浮在他们头顶,像是幽冥显化,欲将人吞噬。

    南瞻修士这边,同样也有些凄惨。

    一共十八人入阵,助方行闯关,可谁也没想到,第六阵方行自己破了,他们没帮上忙,第七阵厉家姐弟帮了大忙,可谓一力破阵,他们也没帮上忙,好容易到了第八阵,帮上忙了,却一阵之间,便亡了五人,伤了七人,十八人入阵,却只剩了十三人,还有一人重伤。

    “小子啊,马上便有大难临头了……”

    封禅山下的龙君,目意深远,遥遥望向了山上的方行。

    在他身边,一左一右,是两个女孩儿,一个抱着瑶琴,一个紧紧绞着衣角,正是应巧巧与楚慈,在十八子上山时,她们两个也要着上去,却被龙君一手一个给拎了回来,按在了身边,不让她们上前捣乱,这两个女孩可没本事在他手底下逃脱,只是牵肠挂肚的看着,龙君也只是笑嘻嘻的,一会夸应巧巧眼睛好看,一会问楚慈这么细的小腰怎么保养出来的。

    “看到了吧,你们刚才若是上去了,现在估计就已经死了!”

    龙君看了封禅山上局势,笑嘻嘻的向应巧巧与楚慈说道。

    两个女孩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但终归还是不甘心,心里憋着气。

    龙君发笑,道:“别生闷气了,我把你们两个揪回来,是因为你们上去了,帮不上他的忙,正相反,不上去,才有机会帮他,而且是真正的帮到了他,不是添乱……”

    “前……前辈,你说的是……”

    应巧巧与楚慈对视了一眼,却有些不明白龙君的话,过了半晌,应巧巧才发问。

    龙君则笑的有些无奈,半晌才道:“他马上会有一场大难,那场大难,只有你们能帮他!”

    楚慈小脸变得苍白起来:“是有人要杀他吗?”

    她转看向四周,便是修为不济,也能看得出来,山下云中,不知何时多了很多杀气腾腾的修士,有云家人,有文家人,有幕家的修士,甚至还有一个灵巧宗的老祖宗,杀气腾腾蹲在虚空,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来报仇的啊,而且杀意如此之重,谁也劝不得他们的。

    可是龙君扫了一眼虚空,却淡淡摇了摇头,道:“不是这种大难!”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比这要严重的多!”

    应巧巧与楚慈眼神有些迷茫,不知道龙君指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