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九十章 纯阳道子有多强

掠天记 第六百九十章 纯阳道子有多强

    “实在是太无耻了!”

    纯阳道子退出了第十阵范围之后,正等待南瞻弟子也退出来,却没成一回头倒看到他们齐向宋归禅师兄冲了过去,一时间只气的头顶冒烟,没想到这群南瞻修士,或说那个南瞻修士的头领方行,竟然会用这么无耻的法子来耍手段,他们真就一点廉耻也不要了么?

    一些脾气暴烈的纯阳道子,只气的大吼,立刻就要再冲回大阵中去。

    不过那个身穿墨色玄衫的纯阳道真传,却挥手拦下了那群真传,沉声道:“不要冲动,我们已经离开了第十阵画定的范围,按照规矩,便不能再回去了!”

    有纯阳道弟子大感不忿,怒喝道:“那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围攻宋师兄不成?”

    墨师兄淡淡道:“凭他们的本领,哪有资格围攻宋师兄,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只是说的如此淡然,眼底却也闪过了一抹忧色,似乎有点紧张。

    “这群南瞻野修,竟然不曾上钩?”

    他心里嘀咕,皱着眉头,向第十阵内看了一眼。

    “我本不欲多伤人命,你们何苦如此执着?”

    第十阵内宋归禅面对南瞻诸子围攻,也没有丝毫慌乱之意,只是低低一叹,眉宇间现出了一抹慈悲之意,双掌缓缓提了起来,动作古朴而缓慢,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禅意,并不见得有多快,但却力道雄浑如搅水,缓缓在胸前抵在了一处,便如佛印,又似道诀。

    “咻……”

    跨天马的韩英暴烈之极的冲了过来,双手持长枪,用力一搅,那一杆长枪赫然疾速旋转了起来,枪尖画成了一个可怖的圆点,就连虚空都已经搅碎。看起来他这一杆长枪前面,便泛起了可怖的黑色闪电,只一枪击出,但在这巨力之下。威力何止扩大了百倍?

    “有机会必要败他一次,不然西漠四杰之首的位子不保!”

    速度比他还慢了一线的王琼见到这一枪,一双好看的秀眉登时微微皱了起来。

    西漠四杰之中,已经死了两个人,她身为天之骄女。也一直未将韩英放在眼里,但见到了这一枪之后,心里却升起了些许忌惮之意,以前在南瞻的时候,韩英生于败落世家,资源短缺,对自己形不成威胁,但来到了神州,拜入了奉天道,短短四年。却已突飞猛进了。

    “轰!”

    韩英那一枪直卷向了盘坐于虚空莲台上面的宋归禅,枪尖未到,虚空闪电便已经到了。

    然而面对如此威势的一枪,宋归禅却似没有半分起身的意思,口中淡喝:“金身!”

    与此同时,一只手直直探了出来,直探入了黑色闪电之中。

    这种黑色闪电,实际上是虚空碎裂之后形成的裂隙,拥有无比恐怖的伤害力,便连最坚硬的玄铁都能够搅成渣子。但宋归禅那白晳秀气的手却赫然探了进来,只是在探入黑色闪电中时,竟然泛起了淡淡的金色,似乎血肉之躯。在一瞬之间化作了无坚不催的金石,黑色闪电一片一片,在他手掌与手臂上崩溅,赫然没有伤到他分毫,反而直直被他抓住了枪尖。

    蕴含了难以言喻的暴烈力量的一枪,在枪尖被他抓住的一刻。便陡然停住,不动分毫。

    “撒手!”

    这一幕,韩英都有些震惊,旋及清瘦的脸上现出一抹怒意,身随枪进,一脚踏出。

    宋归禅身体盘坐莲台,不动不摇,手掌轻轻一拍,那杆在韩英手中紧握的长枪,忽然间化作了一条毒龙一般,反身噬主,韩英大惊之下,那一脚便来不及踏出,竭力驾御长枪,身不由己一般倒飞了回去,足足退出了近百丈才停了下来,而后嘴角殷红,鲜血泛起。

    “躺下!”

    就在宋归禅伸手握住韩英枪尖之时,王琼便已经到了。

    她伺机扑向了宋归禅另一侧,双轮交击碾压,碰撞出了恐怖力量,似欲一击之下,便将宋归禅的左边臂膀都绞碎,而宋归禅则左手一提,捏出了一个佛门狮子印,向着空中轻轻一点,赫然便有一方半透明的狮印虚影显化在了空中,王琼瞅准了时间的一击,却赫然只是送到了这一方狮印的下方,一声掺杂了暴怒与不甘的大喝声响起,只能挥舞双轮抵挡。

    但在那一方狮子印的镇压之下,王琼的风火双轮被挤压的发出了难听的刀铁磨擦之声,这位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女,也硬生生被这一印镇压了下来,两臂都在不停的颤抖。

    “宋师兄,小妹讨教!”

    耳后,一个冷静之极的声音响起,赫然是厉红衣,她身法如鬼,竟不知何时来到了宋归禅身后,手持骷髅权杖,向着宋归禅脑后点了下来,那杖端上,赫然显化出了一个狰狞鬼脸,隐约有无穷无尽的悲惨嘶吼之声响起来,一团黑色墨气,凝聚成尖,似要灌入宋归禅体内。

    “邪魔外道!”

    宋归禅在此时,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分明不见他转身,但却有一掌陡然之间向身后拍了出来,势如闪电,却夹杂着难以言喻的雄浑力道,厉红衣之惊,只能横起骷髅权杖拦在身前,而宋归禅这一掌,则直接拍了下去,喀嚓一声,权杖断裂,这一掌直拍在她胸腹。

    “噗……”

    厉红衣鲜血喷涌,身形如纸鸢般飘落,一时不知生死。

    “敢打我姐?”

    一声愤怒的怪叫声响起,却是厉婴终于赶到了。

    看到了这一幕,他愤的丑脸都扭曲了起来,而后面容一改,一身鬼气激荡了出来,竟然化作了一只狰狞厉鬼,探出两只尖尖的爪子,向着宋归禅身上就咬,但这一口还未啃到宋归禅的肩膀上,却有一只金色大手突兀的探了出来,牢牢捏在了他的脖子上,提在半空。

    “哇哇……”

    厉婴发出了凄厉的鬼吼,张牙舞爪,一身鬼气滚滚荡荡。

    那鬼气尤为可怖,竟有污浊金丹肉身之能,虽然他没有一口咬在宋归禅的身上,但却顺着宋归禅的胳膊向上蔓延了上去,一时间,宋归禅的金身似有枯败之相。

    “外道邪魔!”

    望着自己的手臂,宋归禅也皱起了眉头,再次开口,冷冷喝叱。

    与此同时,他身上忽然金光散发,这种光芒似是丹光,却又有了一种奇异的变化,并不像丹光一般犀利暴烈,而是柔和神圣,在这光芒散发出来之时,厉婴那一身的鬼气,赫然被金光阻住了,不再流传向宋归禅的体内,然而在迟缓之后,又迅速流回了厉婴体内。

    “你活的如此痛苦,不如让我来超渡你!”

    宋归禅淡淡开口,而后手臂一绷,赫然是要撕裂厉婴的脖子。

    “撒手!”

    “放开他……”

    这时候,两声暴喝响起,赫然是幽弥狂与红颜仙子赶来了,一见厉婴有丢掉性命之虞,虽然平时与这小鬼王交情不深,但此时一起冲阵,又哪里有不救之理?急切间,幽弥狂化作十丈狼妖,红颜仙子手捏怪印,虚空之中青藤暴涨,直向着莲台上的宋归禅缠了过去。

    “法雷!”

    宋归禅依然是那副不惊不急的模样,低低喝出了两个字。

    几如言如法随,他喝出了这两个字,立时便虚空生雷,向着周围扩散了出去。

    轰隆隆!

    幽弥狂散发出了凄厉狼嚎,巨大的身形跌飞了数十丈远,在地上抽搐,变回了人相。

    而红颜仙子的青藤也节节碎裂,化作灰屑自空中纷纷洒落。

    不过,很让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红颜仙子并未被法雷击飞,在威力恐怖的法雷向她劈来之际,她身上的一道符篆自动破碎,赫然帮她抵住了这一击,而她则借着这一电光石火般的间隙,幽幽抬起头来,眼波盈盈,媚眼如丝,带着难以形容的慵懒意味,看向了宋归禅。

    “倾城红颜……”

    北神山三个妖精修炼的独门秘术,摄心夺魄,在此时施展了出来。

    宋归禅在此时,也正向红颜仙子看了过来,似乎有些意外这个女子竟然没有被法雷击飞,然后他与红颜妖精的眼波便撞在了一起,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火焰在心底被挑动,火山一般爆发了开来,这火焰如此不受控制,甚至影响了体内灵力的运转,使他的术法威力削退。

    这一幕,就像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妖精,在向佛祖发出娇嗔,引佛祖坠落。

    但这一幕,也只是进行了一霎而已。

    宋归禅略略的惊讶之后,便展开了眉眼,清清一笑,如佛祖拈花,慈悲无量。

    媚眼如丝的红颜妖精登时呆住了,幻术施展不成,反被对方趁虚而入,乱了心神,这一刻,她面上忽然现出了大彻大悟之色,眼中含泪,盈盈向着宋归禅拜倒了下去。

    幻术胜了幻术,佛祖降了妖精。

    前后不过几息时间,南瞻小辈里,韩英被逼退,王琼被镇压,厉红衣重伤,幽弥狂生死不知,厉婴命悬一线,红颜仙子被降伏,出类拔萃的几人皆已败倒,余者赫然不敢再上前。

    “这……这北域元婴之下第一人,究竟有多恐怖啊……”

    就算是没有出手的几人,在此时也如败了一般,已经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心思来了。

    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却不曾将此人从莲台上逼得站起来,这纯阳道神子,究竟有多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