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零二章 神州北域乱套了

掠天记 第七百零二章 神州北域乱套了

    整个神州北域现在彻底乱了套了。

    北三道布置了多少杀机与后手,谋算了多少复杂的关系,却在这一刻都变成了笑话,你娘嘞,还杀人呢,结果人家根本就没下山,你杀谁去?至于神州北域象征着正统气运的封禅大鼎都被他抢走了,却真可以说是太让人恨人了,你抢什么不好,抢那鼎干嘛……

    这小魔头实在太狠了!

    失去了这个大鼎,神州北域修行界,将会变成一个笑话!

    “必须找到那个小魔头,碎尸万断,献祭我北域诸先贤……”

    “神州北域诸宗弟子,只要修为在筑基之上的,全都给我派出去,捉拿小魔头!”

    北三道三位道主早已失去了淡然之色,咆哮的像只狮子。

    诸宗门都立刻忙活开了,各道法旨分发了下去,有人立刻派出了门下弟子,镇守方圆千万里内所有自身势力可以达到的关口,有人立刻召集修行过推洐之术的弟子推洐那小魔头的去向,也有人只气的站在山巅上破口大骂,整个北域乱作了一团,又觉愤怒,又觉荒唐。

    “几位老友,我们合力推洐天机,必须找到那小魔头的下落!”

    就连几位平日里绝对不会出世的老不死都在第一时间出关了,看到他们的一刻,封禅山下跪了一大片,但这几个老不死却丝毫顾不上理会别人,匆匆到封禅山上看过之后,一个个脸色阴沉的商议着,同时有不满的目光向北三道三位道主看了过去,只吓的这三位道主当场便跪下,不敢说半句话,就连北域正统象征都被人抢走了,这群老不死对他们十分不满。

    “唉……”

    面对跪地请罪的北三道三位道主,这群老不死终究还是没有呵责什么,只是其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一位,悠悠长叹:“这件事若解决不好。神州北域就成了大笑话了啊……”

    “喂喂……是老祖宗吗?”

    乘怪鱼而来的少女取出了一道传音玉符,躲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不知与谁在对话:“……对对,人见到了……没有保下他……别急别急,不是这群北域的人不给面子……是他太猛了啊……真是太猛了。他把封禅山上那个大鼎抗走了啊……对对……就是那个古仙留下来镇压北域气运的大鼎……我靠您老别激动,别当着我一个姑娘家家的面骂娘啊,注意您的高人形象啊老祖宗……我也不知道逃哪去了,反正是逃了,现在北域已经乱了哈哈哈……”

    “难怪师尊说我不如他啊……”

    小和尚收起了木鱼。拿袖子抹了一把脸,自语道:“也不用立道了,无道可立了,得赶紧回去跟首座回禀一声啊,这件事已经不是我这个还没娶媳妇的小和尚能管的了……”

    不多时,他与乘怪鱼而来的少女同时离去,悄无踪影。

    在这乱局里,南瞻修士无疑是最为尴尬的了。

    媚眼抛给瞎子看固然难堪,但骂了半天的聋子也异常尴尬。

    他们一番谋划,豁出去了脸面不要去激怒那小魔头。心下没有几分疙瘩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家小魔头真是豁出去了小命在替南瞻闯阵,而且切实的闯过去了,就连皇甫家能这么容易的拿下南瞻立道的法旨,也是因为他将北域诸宗逼到了绝境,对方才不得不给的。

    可谁又曾想,合着他根本就不是做的立道打算啊……

    从那小王八蛋抢了鼎之后逃的这么溜来看,他根本就是早有准备的吧?

    估计就算自己不说话,他也会抢了鼎溜走吧,自己何苦做这恶人?

    如今。神州已经有很多森然的目光向他们看了过来了。

    已经有人将仇恨牵连到了他们的身上!

    “若不是你们南瞻修士恩将仇报,那小魔头也不致于挺而走险,抢走封禅鼎!”

    “皇甫紫竹,你最好给老夫一个交待。不然你便留在这北域拿命赎罪吧!”

    “哼,就算把你们全杀了,也值不得我们北域因此失去了名声!”

    声声叱骂,将南瞻修士吓的战战兢兢,但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听着。

    ……

    ……

    也就在神州大乱之际。南海归墟,太上道统遗址内的祭坛上,方行与大金乌一行人从虚空之中现出的一道空隙里迈步走出,方行似乎很累,一走出来,便“当”的一声将那青铜大鼎扔在了祭坛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目光出神的望着远方,似乎有些呆,久久不语。

    “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人虚弱无力的开口,却是被它一并带了来的厉红衣。

    “嘿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归墟了……”

    大金乌眼睛则贼溜溜的转,大放光明。

    “哈哈,匪老大,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再投胎一次我还选你做老大!”

    厉婴怪笑着,想去拍方行的肩膀,却牵动了伤势,剧烈咳了起来。

    而性子冷漠些的韩英与王琼,此时目光也诡异的看向了那只青铜大鼎……

    本来只想往这大鼎上上柱香呢,如今倒好,整座大鼎都搬来了!

    “先辽伤吧,会有人来找我们,此事后面再商量!”

    几位南瞻修士,有的苦笑,有的震惊,有的兴奋,但方行却显得有些疲惫,离开了祭坛之后,便盘坐了下来,扔出去一个贮物袋,让他们各自挑里面的灵药来辽伤,他自己也吞了一把,坐了下来炼化,这一次,他们几人受伤都不轻,王琼已濒临生机断绝了。

    “何入闯入了归墟?”

    刚刚坐下,便有几道气息强横的修士冲了过来,在空中大喝。

    不过在看清了下方的方行之后,却目光大变,直从空中坠下,单膝跪地,口称“墟主!”

    “墟主?”

    厉红衣等人,目光自然有些惊诧,阴晴不定的看向了方行身上。

    以她们的修为,不难判断。这四位修士赫然都是金丹后期,而且气息强横,绝非普通散修,这样的人。便是在北域诸宗,亦是没跑的实权长老,甚至有资格寻一处灵山福地,开一处小道场作威作福了,但为何在这小魔头面前。竟然是恭恭敬敬,以下人身份自居?

    “老邪呢?”

    方行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却认得他们的衣饰乃是恨天氏与奉天氏族人。

    “邪尊正在黄泉海坐镇,我等奉他之命,在此守护祭坛,等待墟主回归!”

    这四人里面,一个明显地位高些的奉天氏族人恭敬开口,回答方行的问话。

    “赶紧喊他过来……”

    方行不再说了,显得有些疲惫。再次闭上了眼睛调息。

    事实上,不需他吩咐,这四位把守祭坛的人也已经传递了玉符,未过多久,便见远处一片红彤彤的火云风驰电掣一般遁了过来,云间一个身材枯瘦精壮,披了一件淡金袍子的老头子身形若隐若现,还未赶到,神念便已经扫了过来,看那模样。却是十分的焦急。

    此人赫然便是当初被方行留在了归墟内的大总管大鹏邪王了,赶来了祭坛之后,他神情紧张,也不理会身边几人的行礼。风风火火走到了方行身前,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细细感受了一下,眉头已经忍不住的皱了起来,训道:“老夫就知道你出去定然不闯大祸不回来,幸亏平日里便有吊命辽伤的灵药提前炼好了等着你。人这么大了,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

    方行翻个白眼道:“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邪王冷哼了一声,道:“我有数,不光准备了灵药,连棺材都准备好了!”

    说着便取出了贮物袋,将他早就准备好了的疗伤续类的灵药神丹取了出来。

    这一类的灵药神丹,却是搭眼一望,便不是凡品,其中蕴含的逼人灵气竟然出奇的旺盛,乍一看去,便称之为仙丹亦不为过了,老邪不但给了方行一把,连同一并进来的大金乌、厉婴等人也皆有一份,却也恰到好处,王琼、厉红衣伤重,正是需要灵丹来疗伤的时候。

    “这位就是大鹏族的前辈吧?”

    大金乌眼珠子骨碌骨碌转,颇有些艳羡的瞧着大鹏邪王。

    行家人一搭眼,就知道深浅,大金乌本就是修炼肉身的,此时却是一看大鹏邪王,便知道他的肉身强横,血气之旺盛不知超过了自己多少,更兼得神魂内敛,便如一颗烈日藏在了体内,这就更为不凡了,甚至他的修为已经难以估算,但气息明显要比普通元婴强的多。

    把个大金乌越来越心痒难捺,心想自己之前亏大了啊,怎么就不跟着进来呢!

    “老夫孤仞山鹏三,给面子的都叫我一声邪尊,你们唤我作老邪也可以!”

    说的很不在意,但大鹏邪王架子那是摆的相当的足,南瞻小辈讪讪的,都叫了一声邪尊。

    “呵,小友们不必客气,老夫现在只是替这小子打理后院的人罢了!”

    大鹏邪王显然极是满意,装模作样的交待了两句客套话,便大模大样的安排人抬他们离开,只说贵客降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移架黄泉宫疗伤休息,此时在他身后,已有二十名金丹供奉赶来了,却是带了足够的驾辇金车,足以把这些年青人一块接回去了。

    “咦,这是什么?”

    直到众小辈都上了玉辇,大鹏邪王才留意到了那尊大鼎,仔细瞅了两眼。

    方行回头看了一眼,道:“哦,这是神州北域封禅山上的那个大鼎,我给扛回来了!”

    “我操……”

    一直维持着淡定风度的大鹏邪王忽然不淡定了,眼珠瞪的溜圆:“封禅山?”(未完待续。)

    PS:  求票,求票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