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零四章 悄然离开

掠天记 第七百零四章 悄然离开

    “早就觉得你不太对劲,究竟怎么了?”

    骤听得方行这一句,大金乌忍不住转过了头来,目光严肃的看着方行。

    方行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语的从象牙小塔里面,将没什么用处的法宝、灵精、道卷、残兵等物,却是满满当当的一堆,皆扔在了宴上,差不多都扔空了,只带了寥寥几件舍不得离手的,仍是放在象牙小塔里,而后目光扫了一眼众修,挥手示意大金乌过来,坐在了他的背上,一人一乌便在众修不觉之中悄然离开,一道金光,闪电一般向太上遗址掠去。

    周围虽然有布守修士,但见是方行要离开,却谁也不敢过问。

    于空中回望,整座大宴上静悄悄的,灵云浮动,神圣逼人,宴上众修,还皆沉浸在大事定矣的放松之中,却无人留意到,方行已经悄然离去,了无痕迹。

    “咱们这是去哪?”

    大金乌感觉方行心情低落,心里凝结着满满以前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情绪,便一直没有随便开口,直到方行带着他从归墟大阵之中,借着那灵巧宗得来的镇宗之宝青铜大门运转了太上道统遗址祭坛,悄无声息离开归墟,来到了苍茫南海上之后,才又忍不住开口发问。

    “送我回南瞻!”

    方行说的很简单,似乎没有心情多说。

    “去灭了皇甫家?”

    一听“南瞻”二字,大金乌立刻有些兴奋了,这一次在北域,可被皇甫家欺负的不轻。

    “不是,送我去南瞻,找个地方归隐!”

    方行说的很轻松,却将大金乌吓的差点从空中掉了下去。

    “归隐?你疯啦?”

    大金乌活像见了鬼一般,努力的扭过头来看着方行:“你才多大就要学人归隐?而且现在正是你声名日盛,大殿宏图的时候啊,邪王的计划你也听了。有了你带回来的那封禅大鼎,咱们就可以在神州立个道统玩玩,便是那些元婴都奈何我们不得,你却要回南瞻归隐?”

    方行久久不语。没有回答它。

    大金乌心里也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半晌才道:“话说……这一次封禅闯阵,你受的伤绝对不轻,但哪怕你肉身强横到了极点,也不该连一天闭关辽伤都不用吧……”

    “我以后……怕是打不了劫了……”

    方行久久才沉声开口。又过了很久,才低声开口。

    大金乌不说话了,但心中却有一种恐惧感疯狂升涨了起来。

    “小土匪……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它喉咙发干,半点才问了一句。

    方行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全力催动了自己的气息。

    筑基三重!

    全力催动了气息的方行,修为不难判断,大金乌更是一下子便已看了出来。

    赫然只有筑基三重!

    这一惊让它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大叫道:“这……这怎么可能?”

    方行修炼有剑魔大术,一身修为,若是不想被人看到。那谁也看不出来,这一次在归墟之中呆了这么久,众修也只是发现他伤势极轻,却未向别的地方猜过,大金乌也是直到此时,才发现方行的修为竟然已经跌落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这才两个月不到啊……

    “在闯第十阵的时候,我以天地大磨盘败了宋归禅,只是付出的代价有点大,丹内诸道法种皆已破碎。便连神魂,也受到了无法复原的损伤,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开始坠境了。从金丹中期掉到金丹前期,又掉到筑基境界,如今还是在掉,我在归墟里,便已经尝试了各种灵药与方法,但没有半点用处。只会掉的越来越凶,便是肉身之力,都已经在枯竭了!”

    方行说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大金乌却已经吓的不知说什么了,半天才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会有办法的……”

    方行苦笑:“我参悟了太上道经,心里很明白……我已经废了……”

    “你……你别慌……一定有办法的……他妈的,大金爷我带你找灵丹妙药去,我带你回妖地找根伯去……对了,咱们去青丘坟找大小姐,她一定有办法治好你……怎么可能就这么废了啊,我擦,咱们的传奇才刚刚开始啊,大金爷我还想和你一块抢遍神州呢……”

    大金乌直接叫了起来,声音里甚夹杂了异常愤怒的情绪。

    而方行却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淡然,声音很平稳:“没用的,我自己清楚!”

    大金乌像发了疯一般向着南瞻方向飞了出去,坐在它背上的方行,竟然觉得有些寒冷,从象牙小塔里取了一件披风裹在了肩上,望着空中的繁星点点,心里有点失落。

    ……

    ……

    大金乌终究还是带着方行去了一趟青丘坟,然后拼了命的闯进去找隐居在这里的莲大小姐,它心里也清楚,这位大小姐是位奇人,若有人能救方行,大概也只有它,而在它玩命的往青丘坟内闯了三次之后,大小姐还是出现了,这一次被惊动的,依然是她的本体幻化出来的一具分身,与曾经的莲大小姐模样相似,但神情却有些不同,身上气质颇为清冷。

    “我本来以为你是天命之子,原来还是看错了……”

    现身之后的莲女,望着方行的目光颇为复杂,悠悠长叹:“我目看到了你命术波折,凶星逼宫,看到了你众叛亲离,被人当作弃子,也看到了你绝处逢生,幻化魔身……我没想到,你终究还是靠自己的本领破了死局,但是,逆转一州气数,这代价实在太大了啊,现在你道基崩碎,肉身枯竭,一身道行失去了根基,自然日渐枯萎,怕是连性命都……”

    “有这么严重吗?”

    大金乌瞠目结舌:“大小姐,咱是自己人啊,你快想想办法啊……”

    莲女轻轻摇头:“我只是出身与你们不同,也没有逆转因果的手段啊!”

    犹豫了半晌之后,她却回身一召,两朵晶莹剔透红光绽放的血莲花从青丘坟内飞了出来,她探手接住,放到了方行手里,叹道:“你毕竟曾于我有恩,便与我沾了因果,我不愿见你就这么中途夭折,这两朵命莲是我祭炼过的,虽然治不好你,却能帮你续命,至不济,也能让你像凡人一样常命百岁,至于其他的,我就真的帮不上了,只能助你好运……”

    轻轻叹息中,莲女走回了青丘坟,大阵轰隆中,再次将此地封闭。

    而留在青丘坟外的方行与大金乌,则久久沉默,谁也没说话。

    “去找根伯!”

    不知过了多久,大金乌发了狠,又要带着方行走,跨越南瞻,去妖地寻找根伯。

    “不必了,带我去渤海国吧!”

    方行却没有再让他徒劳往返,现在的他心里非常明白,自己已经只剩了灵动五重的修为了,而且还在不停的消散,怕是经不住自南瞻到北俱之间千万里的遥遥路途了。

    “方师弟,你这是……”

    渤海国百兽宗,巍峨雄浑的海妖城中心大殿里,一身锦袍华衣,身形明显又发福了不少的百兽宗少宗主余三两在看到方行的第一刻直接惊呆了,但旋及他就发现了方行有些不对头,他的修为只有筑基中期,但某种直觉却让他瞬间就发现了方行有些不对劲。

    “猪师兄,我在外面混不下去啦,过来找你混口饭吃!”

    方行笑嘻嘻的,与余三两抱了一下,拍了拍他那浑厚的背膀。

    “混饭吃没问题,帮你娶俩媳妇都成……但是你……你等着,我有一枚宗主给我的灵丹,已经在百兽宗传承了几百年了,那可是好东西,我去给你拿来,看看有没有用……”

    确认了某种猜测的余三两,火急火燎就要冲去后殿。

    但方行却一把扯住了他,虽然力量不强,余三两却不敢挣脱,回头来看他。

    “看不起我吗?俩媳妇怎么够,给我娶十个!”

    方行豪气干云:“而且小爷我得吃好的喝好的,舒舒坦坦在这里过一辈子!”

    “这……好……好固然是好……但你真的……”

    “就这么定了!”

    方行直接闯进了大殿,歪倒在玉榻上,摘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极其享受。

    “这段时间,你来照顾他吧,切记,不可传出半点他在渤海国的消息,不然别说是他,就连你们百兽宗也别想再留存下去了,大金爷我第一个饶不了你们,我会去一趟妖地,多则半年,少则仨月再回来,你照顾好他,金爷我记你的人情,照顾不好,我可翻脸不认!”

    大金乌郑而重之的嘱咐着余三两,之后又回头看了方行一眼,神情肃穆,展翅飞走。

    “唉,方师弟,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回到了大殿里来的余三两,望着方行的眼神,又是怪责,又是关切,极其复杂。

    “呵呵……也没什么……玩大了……”

    方行说的非常轻松,只笑了一笑,便不再开口说别的了。

    目光望向了九天之上,他能看到那里有一个世界,都是一些高高在上的人,自己曾经比他们所有人都高,但从现在开始,却得慢慢习惯一下仰视他们的感觉了。

    “我还没去接小蛮呢……”

    呆了许久,他忽然嘀咕了一句,然后久久无声。(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