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零六章 抢亲

掠天记 第七百零六章 抢亲

    想到了最后,方行也是微微苦笑,感觉自己是想多了,坐回了软榻子上,继续饮酒。

    这一饮,又是大醉数日,只是楼子里的姑娘却都觉得往日里豪情万丈的方大爷似乎心情有些低落,也不跟人吹自己当年吊打神州天才的事迹了,只是闷闷不乐的喝了睡,睡了吃,直到半个月后,传来了小公主离开渤海国的消息后,心情才渐渐活泛了起来,故态重萌。

    又是陡乎数月过去,方行差不多快要醉死在这青楼之中时,百兽宗少宗主余三两终于又乔装打扮了来看他,因着大金乌的吩咐,说有很多势力都在寻找方行的下落,余三两当年毕竟在青云宗与方行交好,也怕自己被人盯上,因此平日里是不敢来寻方行的,甚至没有透露给任何人知道方行在渤海国的消息,他自己偶尔来看方行一次,也是严防死守,乔装打扮,遮掩了气息而来,如今的整个渤海国百兽宗,知晓方行在此的惟他一人而已。

    “哎呀,方师弟,你再这般醉下去,是会醉死的啊……”

    见到了方行缩在太师椅上,抱着酒坛子醉眼无神,枯瘦如柴的模样,余三两也感觉心颤不已,急忙伸手拉起了他来,不由分说,便命人帮他净面洗脸,但这么一动,方行却觉得酒劲上涌,狂吐起来,跌跌撞撞跑了出去,伏在栏杆上吐了半天,才算好了些,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旁边的妓子们便扶了他回去,用沾了冷水的毛巾擦脸,喂醒酒汤,半天才罢。

    在这个过程中,余三两眼中带着深深的担忧之色:“再这样下去,就真废了啊……”

    “你怎么来了?”

    略略醒了酒的方行,醉眼惺忪的瞅着余三两大笑。

    余三两拍了拍方行的肩膀,叹道:“方师弟,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为兄答应过替你娶几门亲事,今天索性就兑现了吧,先帮你娶一位娴淑女子过门,好好过日子。也比终日在青楼里醉酒强,来来来,衣衫我都带来了,速速换上,跟我去拜堂成亲吧……”

    “娶亲?”

    方行吃吃的笑:“漂亮吗?”

    余三两叹道:“漂亮!”

    方行道:“身段好吗?”

    余三两苦笑道:“好!”

    方行道:“脾气好吗?”

    余三两:“……好!”

    方行道:“会喝酒吗?”

    余三两:“……哪那么多事啊。先娶了再说吧!”

    说罢了,不由分说,便让人给方行换了衣裳,自己扯来一片腾云,引着他往海妖城西北角飞去,却在这里,不知何时准备了一座堂皇宽广的大宅子,里面张灯结彩,赫然是一派娶妻的模样,只是奇怪。分明这么大的宅子,却无宾客,侍仆也只寥寥数人,有些冷清。

    “亲郎官到了……”

    余三两带着方行,按落云头,朗声笑着,便要带方行入大堂。

    “我操,真成亲啊……”

    方行倒是有些意外,下意识的有些抗拒。

    余三两回头笑道:“可不是真成亲么?方师弟,佳人已久等。速速拜堂吧!”

    说着扯了方行入内,以他如今这筑基中期的修为,可不是方行这凡人境界的脆弱身子能比的,直被他扯入了大堂。却见一位身穿红衣,凤冠霞批的女子安安静静的坐在左边太师椅上,一动也不动,不知等了多久了,旁边几位垂手肃立的婆子,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哎哟。太慢了,新娘子都等了大半个时辰喽……”

    有个婆婆不悦的开口,望向方行的眼神有此不善。

    余三两苦笑着陪罪:“总得先让这只醉猫醒醒酒呀……”

    “哼,天大的福气落在脑袋上,怎么还不成个人样子?”

    另一个婆婆冷哼着开口,好像越看方行越不顺眼。

    “嘿呀,你有人样子,长的跟只生满皱纹的鸡蛋似的,也敢来笑话小爷?”

    方行可不是个吃气的,立刻反唇相讥。

    那婆婆登时恼了,叱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我家小姐面前如此娇狂!”

    方行叉着腰站直了身子,开口骂道:“你个老王八蛋婆子知道天高地厚啊,那你告诉我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呀,说呀,讲呀,说不出来装你大爷的什么大头蒜……”

    “胡闹……胡闹,小姐怎么能嫁给这种人……”

    那婆子只气的脸色发青,指着方行怒喝。

    “不嫁给我这种人难道嫁给你啊,有本事你娶了他啊……”

    方行回嘴回的特别快。

    “这门亲事作罢,一定要作罢,怎么可能,这种事……”

    “哪里来的混帐东西,敢在这里撒野,岂可轻易饶恕……”

    被方行骂的婆子气的都手掌颤抖了,另外几个婆子见状,也纷纷开口喝叱。

    奇怪的是,余三两在这渤海国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了,但在此时,被这几个婆子指着鼻子叱骂,却只是满脸苦笑,不停的作揖求饶,却没有半分威势显露,倒是那静静坐在太师椅上的新娘子,纤纤手指在桌子上轻轻一敲,几位婆子立刻阴着脸闭了嘴。

    “几个王八蛋老太婆想吵架是吧,来来来小爷一人挑你们五个……”

    倒是方行还没骂过瘾,掳着袖子就要跟人大战一场。

    余三两却只能苦笑着按住了他,附耳道:“方师弟,有劲入了洞房再使吧……”

    说着强拉了方行,等那新娘子起身了,就按着脑袋要他拜堂。

    “我操死胖子,你敢逼我娶媳妇?”

    “小爷我弄死你啊……”

    “我还没看见人呢,打死我都不娶,你别按我脑袋……”

    方行宁死不屈,耍着王八拳反抗,但在余三两手下还真反抗不得,强行按着拜了天地,然后又强行塞进了洞房,方行跳了起来就要向外跑,却被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婆子一张灵符甩了过来,正正按在头顶,一时被定住,只能呆傻傻的坐在床上等新娘子进来了。

    没让他久等,新娘子进了卧房,坐在两只花烛燃烧的桌边,纤手托腮,沉默不语。

    老婆子们都已经退走了,周围极其安静。

    方行能感觉到那红盖头下面,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

    “告诉你我是不会屈服的……”

    方行嘴巴倒是还能动,被对方看的不舒服,大声嚷嚷。

    “唉……”

    新娘子不说话,看了他很久,才轻轻叹了一声,声音竟然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带了一些儿哭腔,但又强行稳定住,半晌才再次发声:“……你怎么……成这样了啊……”

    方行心里一颤,有种莫名的情绪升涨了起来,下意识急道:“我可不是方行!”

    新娘子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自己揭开了盖头,却露出了一张白嫩娇美的面庞,本是极美丰润的一张脸,但浓妆也遮不住这脸上的风霜与悲苦之色,她站起了身,眼睛眨了不眨的看着方行,过了很久,才忽然扑了过来,紧紧的抱着方行,号陶大哭了起来。

    “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

    “我去过青云宗,去过南海,去过北俱妖地,还去过鬼烟谷,一直找不到你……”

    “我找了你那么久,直到回来看望我父亲的时候,才一眼看到了你……”

    女孩声音憔悴,哭声让人心颤,像是有无尽的委屈。

    方行身体都颤抖了起来,良久才苦笑道:“你真认错人了……”

    新娘子抬起了头,望着方行,半晌才展颜一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方行!”

    顿了一顿,道:“你是方小九,小九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应巧巧啊……”她像是在回答方行的疑问一般,顿了顿,又道:“其实我那天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模样变了,也改变了气息,但是我能认出你来啊,你不知道我这几年,走遍了多少地方找你,我很害怕,生怕再也找不到你了,神州一直有传闻说你已经兵解了,我真的很担心,担心看不到你……”

    小丫头的倾诉如潮如海,自顾自的说着,泪水已经把方行胸口的衣衫打湿了。

    方行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才道:“我自然知道是你,那死胖子一揪我过来,我就猜到是你了……但你把我绑来是干嘛啊,想睡我也不用非得拜堂的吧?”

    这死皮赖脸的话一说出来,倒让应巧巧都有些脸红了,抹着眼泪从他身上站了起来,有些羞涩的道:“我已经问过余师兄啦,他……他把你的事情都告诉了我,小九哥哥,没关系的,哪怕不能修行,我也会一直在身边陪着你,我想……我想做你的妻子!”

    “想当我媳妇也不带绑架的啊,土匪啊你……”

    方行微怔,旋及愤愤叫了起来,瞪着个眼睛:“赶紧给我揭下定身符来……”

    应巧巧却是红了面孔,过了一会,才小声道:“我担心你会偷偷的离开!”

    方行气笑了:“戏文上的废物才会悄悄的离开呢,小爷不走,有人送上门来当媳妇还走那不是傻子吗?你赶紧帮我揭下定身符来,一动不动可怎么洞房啊……”

    “洞房?”

    应巧巧瞬间吓的花容失色,半晌之后,倒扭捏了起来:“不用……急着洞房吧……”

    “不洞房还成个屁的亲?”

    方行一听倒是急眼了:“你耍我呢?”(未完待续。)

    PS:  谁说我要太监了?拉出去打,一直打到承认我从来没有太监过为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