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一十章 白魔肆虐食血肉

掠天记 第七百一十章 白魔肆虐食血肉

    到底是没要回驴来,一番毫无营养也毫无进展的对话之后,方行认输了。

    怆然无语的仰面坐倒在了桌子上,揉着眉头道:“小爷算是服了你们了,这么多大风大浪都冲过来了,再难缠的对手都宰过,今天倒是栽在了你们这群王八蛋手里了,得得得,我答应你们,替你们斩草除根,把那些捞过界的马匪都干掉好吧?”

    “额……那群马匪本就是去逃命的,又被大爷您杀破了胆子,自然不敢回来了啊……”

    那里正听了方行的话,倒是微微一怔,苦笑说道。

    “咦?不是这事?”

    方行倒是一呆,他本来以为,这群村人用了把自己的驴藏了起来这种手段,非要把自己留下来不可,无非就是担心那些马匪在自己离开了之后回来报复,却没想到,看里正的模样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倒是略略好奇,低头望着里正:“究竟怎么回事,说明白点!”

    “是……是……”

    那里正再拱手一礼,哭丧着脸叫道:“大爷,您从马匪刀下救了我们村里人,老朽感激不尽,可您若是走了,我们全村人还是没一个能活下来的啊,大概您不知道,这群马匪平时也是不屑于我们这样的穷地方的,这一次之所以会冲过来抢粮食,实际上是在攒盘缠好离开这一带啊,现在有本事的人都已经逃出去了,就连这群马匪都准备在逃命了啊……”

    “嗯?”

    听了他的话,方行倒想起了这一带荒无人烟的事情,顿时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里正表情变得惊恐,下意识向四周瞄了几眼,才压低声音道:“还不是因为白魔闹的!”

    “白魔……什么玩意儿?”

    方行更摸不着头脑了,倒是好奇,恨不得掐着里正脖子让他快点说。

    里正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对方行讲述:“白魔乃是半年前来到了我们这里的一只吃人的妖魔,谁也没见过他什么模样,总之出现时。一道白色的妖风卷过,几十个数百个人就这么没了踪影,过不了多久,山林里就会出现堆积如山的尸骨。全都是被那妖魔吃过之后吐了出来的啊,半年之前,那妖魔吃掉了距离此地三十里的清水村,两个月前,又吞食了一群窝在深山里占山为王的土匪。三个月前,大雁城城主请来了法师对付那白魔,又被他一口连甲士带法师都吞了个干干净净,就在前几天,又将一队过路的客商给吞了,如今啊,这一带是人心惶惶,逃的逃,死的死,谁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等死啊。可惜村子里贫乏,又多老幼,便是逃也逃不掉啊,而且一出了村子,反倒更容易被那白魔盯上,只能留下来等死了……”

    “吃人的妖魔?”

    方行听了,倒是沉思起来,目光微冷。

    半晌之后,却又微微皱眉:“我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你想让我去斩了那妖魔?”

    言语之间。颇为不善。

    里正却吓的急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大爷别误会,小老儿哪里来的胆子,敢让大爷您去为我们拼命。其实小老儿目的很简单,有传闻说,那白魔乃是怨气所化,扑杀生人,但害怕杀气,半年前。那清水村被白魔吃了个干净,就隔着两三里的槐花村半点事没有,据说啊,就是因为那个村里有一位当年上过战场的老将军隐居,身上的煞气镇住了那只白魔,三个月前,入山斩杀白魔的法师们全死了,惟有那个带路的李屠夫活着回来了,据说也是因为他杀了一辈子的猪,身上杀气重,这才镇住了白魔,不曾取了他的性命,现在方圆千里之内,都已经传开啦,要想平安,就得请一位满身杀气的人来坐镇啊,所以我们……”

    “你们觉得大爷杀人的样子挺威风,所以就想让我帮你们镇住白魔?”

    听到了这里,方行已经明白了几分,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看样子自己刚才一身是血,恶战马匪的模样给这群人留的印象很深啊,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大高手了吧,只是用杀气来镇慑白魔,也真不知这群人是怎么想的!

    一时间,他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些人解释,若那白魔只是普通的厉鬼怨魂,身具杀气的人自然能够震慑,但那白魔既然拥有一口气慑走百十口子人的本事,又岂是普通怨鬼可比,便真是鬼物,那也是道行不浅的鬼物,像南缰鬼国太子厉婴那样的玩意儿,你把个杀猪匠放到他面前能吓住他?估计那杀猪匠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沾了酱的大葱吧……

    也不知道这什么杀气震慑住那白魔的说法是怎么传出来的,但方行想来其中定然不尽不实,说不定根本就是假的,不过,想到这村里人见识少,估计这一辈子出过村的人都没几个,大概也是被白魔吓到了,以讹传讹,才传出了这等言语来安慰自己,算是一点慰藉吧!

    “指望我没什么用处,若想活命,还是尽快搬走吧!”

    “族长,不好啦,白魔又出现啦……”

    就在方行正寻思怎么跟这些人解释之际,却只听得一声大喊,有村人惊惶的跑了进来。

    却是村子里趁中午时候结伴出去打猎的人,一个个吓的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刚才我们……远远看到了白色的妖风,只吓的躲在山洞里不敢出来,后来……后来妖风消失了,我们往回跑的时候……却看到……却看到刚才那些马匪,都已经被白魔吸干了血肉啊……”

    几名村人惊惶无比的禀告,却险些把村里人都吓的尿了裤子,一时鸡飞狗跳,有孩子的把孩子抱在了怀里,躲屋里的“嘭”一声关上了门,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直接就一脑袋钻进了磨盘下面,只吓的哆哆嗦嗦,死活拉不出来了,这“白魔”二字,可真个讨命一般。

    “还真有啊……带我去看看!”

    方行倒是来了兴趣,撵着那几个人带自己去瞧,虽然这两个刚刚才逃了回来的村人坚决不敢再出村,但在方行把刀架在了他们脖子上之后,还是硬着头皮出村来了。

    到了距离这山村四五里的地方,却只闻到前方一片扑鼻血腥,方行转过山角一看,显些一口吐了出来,确实是难以入目的场面,适才那些马匪,赫然都已经命丧黄泉,一个个别说是人,就连马匹都都没活下来一匹,皆被吸去了大半的血肉,体表有道道血痕,肉身干瘪,偏偏还剩了一部分,引来了黑压压的乌蝇绕着尸首乱飞,腥臭之气直冲鼻腔,让人作呕。

    “确实是修邪法的啊……”

    拿树叶堵住了鼻孔,蹲在地上观察了半晌,方行倒是明白了几分。

    “那白魔……每次出手,凑不够一百个生灵都不肯甘休……这一回……这一回……”

    有一个村人已经快瘫倒在地上了,显些吓的尿了裤子。

    “看修为倒也高不到哪里去,若是能近身,给它吃一道金符,说不定……”

    方行低头沉思了起来,暗暗琢磨了一下过程。

    在他腰间的小塔里,却还藏了几道符篆以及几件不必以法力催动的法器,虽然正面交锋用处不大,对方祭一道飞剑就能斩杀了自己,但若是能近了身,却还有些机会。

    “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啊?”

    方行琢磨了半晌,却又生起了懒意,心想凭白无敌跟人家拼什么命啊!

    心里正打起了退堂鼓,却忽呼旁边的村人一声带着哭腔的大叫:“坏了,白魔入村了!”

    方行心中一凛,转头看去,便见远处空中,一道白色的旋风出现,向着方卷去,风中满是凄厉阴煞之意,远远便能感到让人心寒的诡异阴气,旋风朝着的方向,却赫然就是他适才所在的村落,隔着三里远,此时已经能够隐隐听见村里传出的嚎哭混乱之声了。

    “走!”

    方行眉头紧紧皱起,拔步向那村落赶去。

    人好奇,没办法,还真想看看那白魔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三里多的路一口气赶到,来到了村落时,却忍不住吃了一惊,先前被他斩杀,堆在了村子东角的马匪尸首也已经被吸干了大半血肉,而村子里的人、鸭、牲口则消失的干干净净,看起来跟水洗过似的,这也真让方行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妖风刮过,不留半个生灵啊!

    只是转头看看,却无半点妖风痕迹,显然那白魔已经离开了。

    “求白大仙开恩,放我老婆孩子回来啊……”

    “白大仙开恩啊,白大仙开恩……”

    跟着方行跑回来的村人已经吓的瑟瑟发抖,跪在地上求神告祖了。

    “他妈的,跟我起来,有人知道这白魔老巢在哪里吧?带我过去!”

    方行气的不行,把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村人给踢了起来。

    “大……大侠……您……您该去白魔老巢救人?”

    村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抱住了方行的大腿不撒手。

    “救你大爷,我要去问问那白魔,哪来的胆子,竟然把小爷的驴也慑走了?”

    方行愤愤不平的抽了刀子出来,灌了两口剩下来的酒,就杀气腾腾的往山里走。(未完待续。)

    PS:  额,看到读者们的担忧了,觉得有必要声明一下,老鬼一般情况下,一个问题都是不会犯第二回的,已经有读者跟我反应过啦,说归墟卷节奏缓慢,情节冗沉,阅读感不太好,所以我后面的大纲都没有那么写,肯定不会再铺垫那么多啦……事实上,高.潮马上到来!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猜一下后面的情节,预测准确了,老鬼加更,说话算话!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