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吃不吃人

掠天记 第七百一十三章 吃不吃人

    萧雪亦明白方行是想拖一下时间,也不说破,只是淡淡开口:“当年我在神州北域,苦海云海,为一腔热血,与苦海云家的剑道天才斗剑,结果被他以修为压制,剑道领悟没有机会展露,便废掉了一身修为,回到了神州宗门时,却又遭嫌弃,扫地出门,流落在神州,无颜见人,想要筹集千两灵精好借传送祭坛回归故土,却在连续拜访了几位南瞻故旧之后,都未能筹集,灰心丧气之下,也不愿再往北域找厉红衣,起了轻声之念,不过也算幸运,偶遇到了一位神州中域在北域云游的老前辈,怜我剑道夭折,便赠我千两灵精,送我回到了南瞻!”

    “难怪别人都说找不到你了,原来是直接回到了南瞻……”

    方行倒是明白了稍许,轻轻点了点头。

    萧雪并不理会,续道:“回归萧家之后,我本想静心退隐,不问世事,却没想到,我父亲乃至一众长辈,对我大发雷霆,怪我未曾珍惜机会,凭白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我知他们将萧家崛起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也不去怪他们,后来他们寻来了无尽灵药,请来无数名医医我,只可惜道基受损,又哪里是这么容易医得好的?渐渐的,他们便对我态度大变,越来越差了,甚至刻意封锁了我已经被废修为的真相,也将我软禁了起来,不得自由!”

    “还好我没家人……”

    方行心里嘀咕,心想九个叔叔若是没死,会不会也这样?

    慢慢说着,萧雪嘴角的嘲弄之色却愈来愈深:“我本就打算静心归隐,软禁便软禁吧,也无可厚非,只是我没想到的是,那一段静心日子过了没多久,家族前辈却出了一个馊主意,赫然想让我与萧家一位出身旁系的天骄子弟成亲。却是他们认为,萧家祖上虽然也曾有过剑仙出世,但已时代久远,天资血脉早已淡薄。在我身上,乃是难得一见的返祖血脉,既然我已被废,那么惟一的希望,就在继承了我血脉的人身上。也就是说,他们想让我……”

    “成为他们生育后代的傀儡!”

    在说到了这里时,萧雪眼底闪过了一抹杀机,周围空气更寒冷了一些。

    就连方行也皱起了眉头,若在以前,这会就开始琢磨杀人了。

    “我不喜欢他们的谋算,他们也低估了我被废之后的本领,所以找了一个机会,我还是逃了出来,只是一介肉身凡胎。却也逃不到哪里去,迷迷怔怔,四处游走,又要躲避家族的追索,很是吃了一些苦头……”萧雪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这“一些苦头”,不见得就像她说出来的这么风淡云清,只是她认为这些苦头不值一提而已,果然,随着她继续说了下去。却把方行的火都激了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在逃避家族追踪之时,又疲又乏,深夜之中滑下了山崖。却是昏厥了过去,醒过来时,已经被一座山村里的农户给救了……”

    “方师弟,我长的好看么?”

    萧雪忽然停止了讲述,轻声向方行问道。

    方行呆了一呆,连连点头。道:“好看好看,脸白!”

    萧雪淡淡一笑,不再问他,只是低声道:“那农户也是这样想的!”

    渐渐的,她面上甚至升起了一抹恼怒的红晕:“我本来对那救了我的农户万分感激,却没想到,这该死的山夫,竟然认为他救了我的命,我就要留下来做他的婆娘,还想趁着我身子虚弱,将我强行霸占,好在一柄剪刀被我夺在了手中,指着自己的脖子,让他不敢动手,跌跌撞撞逃出了门,向每一个遇到的人求救,希望能有个好心人,好歹送我离开……”

    “哈哈哈哈……”

    萧雪笑了起来,声音低沉:“方师弟,你知道被所有人愚昧而鄙夷的看着是什么滋味吗?”

    方行没有回答,剩下的事情却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无人救我,无人帮我,倒是有不少善心的婆婆,来劝我留下来好好过日子,说那赵阿大虽然瘸了一条腿,瞎了一只眼,又天生满面黑斑,十年不洗一次澡,却是个憨厚实在的人,我跟了他之后,一年半载生个娃娃,也就能踏踏实实过日子了,忍忍就过去了……”

    萧雪满头的银丝随风舞动,就像千万条银蛇在空中飞舞,如疯如魔。

    “一把剪刀护不住我,那村里的强壮青年取了捕猎用的网来抓我,好在我那时候虽然身子虚弱,但剑艺还有几分,大概也是心里怕了,倒凭白生出了些力量,以剪为剑,破了猎网,又伤了他们几个人,跌跌撞撞逃进了山林里,但他们牵了猎犬,一路追了过来,我腿酸脚软,眼冒金星,根本逃脱不掉,听着他们越来越近,我求天无路,问地无门,心里绝望……”

    “好在……”

    “天无绝人之路,我在晕厥之前,坠入了这片山谷,看到了这座祭坛,也偶然间看到了那卷记载着生灵丹炼化方法的法门,呵呵,我没有任何犹豫,在那些追我的人闯进来时,我用自己的血,开启了这座丹炉,将那些人当作了我第一粒生灵丹的药材……我从来没想过,杀掉几个愚昧无知的村夫,便会让我感觉如此的痛快……也自那时起,一发不可收拾了!”

    萧雪的声音渐渐落了下来,方行也没有说话。

    也不知是否萧雪情绪激动,引动了这一方天地的气象变化,谷内,竟有飞雪落下。

    雪花落在了萧雪发丝上,便似融为了一体,分辩不清楚。

    一种莫名的天地肃杀之气笼罩了全场,将天地斩的一片沉默。

    “方师弟,你觉得这些人该不该杀?”

    过了良久,萧雪忽然淡淡开口。

    “该杀!”

    方行回答的斩钉截铁。

    “你觉得我该不该恢复修为?”

    “应该!”

    “那你觉得我该不该炼这生灵丹?”

    “……不该!”

    方行最后一个问题回答的有些犹豫,但还是答了出来。

    本来一通讲述之后,情绪似有和缓和萧雪,在这一刻,身上也有难言的肃杀之气释放了出来,她转头看向方行,表情漠然如霜,字语吐露如冰:“我本来以为你与人别个人不同,这才将那些事情告诉了你,却没想到你也是这等食古不化的伪善之人,世人欺我恶我,那我拿他们的道源补我道基又有何错?方师弟,你虽然嘴上说的轻巧,但修为尽丧之后,究竟是个什么滋味我不信你不明白,现在我问你最后一遍,我欲给你一个机会,将此无上邪法赠你,共炼生灵丹,补道源,教你重回巅峰,你究竟……愿不愿意陪我一起服用生灵丹……”

    丝丝白发,就像道道犀利剑丝,飘洒在空中,似乎随时会斩过来。

    然而在这性命威胁一般的处境下,方行紧皱眉头,犹豫良久,还是摇头道:“不吃!”

    说罢了,他又苦笑了起来,嘀咕道:“实在不合口味啊……”

    “你……”

    萧雪似是大怒,银发狂舞,杀机呼啸而出,似欲斩来,但终究,她身上的杀气如潮水一般敛去,似乎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低低的开口:“罢了,你走吧,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毕竟对我有恩,对你我还下不了杀手……”说到这里时,微微一顿,却还是苦笑了一声,十分不解的望着方行,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方师弟,你本就是一个恶名昭著的小魔头,烧杀掳掠不知干过多少,怎么现在没了修为,倒转了性子,宁可成为一介废人,也不愿……”

    方行见她收起了杀气,也松了口气,扣在象牙小塔上的手拿了下来,笑嘻嘻的拍着萧雪的肩膀道:“萧师姐啊,你可是错怪了我了,我不是鄙弃你修魔道,反正我也不是好人,以前是干过不少坏事,以后估计也戒不掉,所有事加起来,可比吃人严重的多了……”

    “那你……”

    萧雪听他说的不像是作伪,又知道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却也有了些疑惑。

    事实上,若不是早知方行不是好人,又与自己处境仿佛,她也不会与他说这么多了。

    本见方行不肯吃人,以为他鄙弃自己,心里已经升起了厌恶之意,但此时却又有些茫然。

    “我不吃人,也不是我心善,实在是下不了嘴啊,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得来的祭炼生灵丹的法门,但我本来不必祭炼生灵丹,依然可以通过阴阳采补凝聚自己的道基,可不能这样干啊,你想想,把别人身上的东西抽到自己身体里来,这他妈得多恶心?”

    方行苦笑了起来,干脆站起身,一指下方跪着的一位吓尿了裤子的村人:“尤其是你找的这些人还一个个这么有味道,你看那个,已经吓的屎尿齐流了,顺着裤管子往下淌,对这样的你还能有胃口?还有那个,满身的虱子乱爬啊,我看他一眼都觉得浑身刺挠,还有那个牙黄的跟屎一样,得他妈三十年没洗澡了吧?面对这样的,你也下得了嘴?”

    强忍着恶心,方行皱着眉头叹道:“真不感觉恶心啊?”

    “额……”

    “……本来不觉得,但你一说倒真觉得有点恶心了!”

    这一袭话把萧雪都说的沉默了,脸色变得异常古怪,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