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一十七章 除恶务尽

掠天记 第七百一十七章 除恶务尽

    “诸位道友,且听老夫一言吧……”

    在众修争执不下的关头,却还是那手持乌龙鞭的老修沉沉开口了,他修为既高,半步金丹,又德高望重,倒是将场间的争执之声压了下来,沉沉一叹,道:“老夫也万万没想到,怒气冲冲前来斩杀白魔,为天地除害,遇到的却是凌云谱上的萧雪仙子……萧仙子,老夫先向你道谢,你为南瞻立道立下了大功,老夫便有一位后辈在神州修行,算起来你对我族有恩!”

    说着,此老先向萧雪行了一礼,意态甚恭。

    面对着此老的行礼,便是萧雪也有些诧异,甚至手足无措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低头,算是还了老修一礼,面上的表情,也显得甚为复杂……

    而那老修叹了口气,又道:“但祭炼生灵丹乃神魔禁忌,见此邪修人人得而诛之,乃是上古圣贤传下来的法旨,却是谁都不可姑息,老夫心中左右为难,实在不知该如何抉择,罢了,此事老夫决定不了,刚才那位李道友说的不错,咱们在场之人,恐怕谁都没有资格决定萧仙子的命运,依我看来,现在只能先请萧仙子跟我走一趟,去请大雪山的胡琴老前辈说句公道话了,呵呵,偌大南瞻,也惟有大雪山胡琴老前辈有资格决定萧仙子的命运了……”

    “对啊……找胡琴老前辈……”

    “这件事,也惟有那位老前辈才有资格评断一声对错了……”

    众修一时议论纷纷,就算还有人面带疑虑,却也无人反驳了。

    谁有资格评论凌云谱上之人的生死功过?

    也惟有同在凌云谱上,排名更高的大雪山五老仅存的老前辈胡琴老人了,此老如今乃是大雪山老祖,而且经历了十年前那一劫后,修为愈发精深,隐隐有了结婴迹象,如今无论是声望、德行。还是修为,乃至掌御的大雪山之重要性,都教场间修士心中信服。

    周围虚空之中,隐藏数位金丹境界的高手。他们倒没有打算出手伏魔,只是在周围坐镇而已,毕竟巢杀白魔,这一群筑基境界的修士足矣。而在此时,听了这位筑基老修提出的建议。就加他们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毕竟对于大雪山胡琴老人来说,他们也是信服的。

    “呵呵,还不算太差……”

    听到了这个结果的方行,也是轻轻一笑,转头向萧雪说道。

    萧雪面色凄楚,笑了一声,心间却也认可了这个结果,这一次她不肯逃走,本就是打算死战。既为复仇,发泄心间怒火,也是为了断自己的性命,可以说一开始就心怀死志了,不过是人便有求生之念,方行说服众修,由胡琴老人来断定她的命运,未尝不是藏了一线生机。

    更为重要的,她之所以落得如今的下场,便是因为命途波折。在为别人付出了努力之后,却遭人抛弃,才心如死灰,狠心入了魔道。方行如今所做的,倒也让她看到了众修之间,并非人人都是那等凉薄之辈,对于万念俱灰的她来说,这也聊算些许慰藉,不那么绝望。

    但也就在眼见得一场剑拔弩张的大战就这么消弥于无形。众修都松了口气的时候,却忽听得周围虚空之中,忽有一个怒雷也似的声音响了起来:“功是功,过是过,岂能因为曾经的功劳就放过一个吃人的魔头?太儿戏了吧?除恶务尽,老夫容不得她……”

    轰隆!

    半天之上,一道游蛇一般可怖的黑色闪电,毫无征兆劈将下来。

    此术来的极为突兀,出手之人又是场间最顶尖的高手,竟然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轰隆”一声落在了鬼烟谷内方行与萧雪所在的位置,一种夹杂了暴戾、阴毒、诡异等等可怖力量的闪电轰然一声暴了开来,却如潮水一般淹没了整座鬼烟谷。

    一时间,山石倾覆,暴烈力量纠缠,一座山谷,几近被夷为平地。

    “……啊……”

    硝烟滚滚里,一道白影忽然间冲破碎石断崖,逆天而起,一头白发呼啸披散,便似遮蔽了半边天空一般,魔气森然,赫然就是萧雪,她从下方冲了上来,第一件事就是向下看去,却见下方硝烟滚滚,悄无声息,再想到方行如今毫无修为,想必无幸,眼眶便直接红了。

    废了修为之后,世情冷漠,族人嫌弃,生不如死,萧雪几已对这世间绝望。

    而那小魔头,可是回归南瞻以来,第一个说要“护着”自己,而且真替自己考虑的人啊……

    可如今,竟然死的这么突兀,毫无征兆……

    一种冰冷的绝望感自萧雪心底升腾了起来,烈火一般烧炙着她的心神。

    “……我要你们的命!”

    一种怒火催动得萧雪身上魔气暴涨,就连声音都已经变得嘶哑可怖,满头银丝无风自动,便如道道银丝飞剑一般,疯狂逆天而起,向着那适才出手之人所在的方位冲去。

    “咦?不是已经被治住了么?”

    那片虚空之中传来的声音也微觉诧异,旋及便冷笑道:“罢了,费些事而已!”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云气之中,已有三道黑影冲出,各施术法,将萧雪拦了下来。

    一场大战毫无征兆的展开,翻滚滚将一片虚空化作了战场。

    “什么人?”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冒然出手?”

    “怎么直接下杀手,不是说了要送去胡琴老前辈处评断吗?”

    场间也乱了起来,无数人大喝,向着那出手的修士怒目而视。

    这一变故,委实超出了众修意料,对于这蛮横出手的修士,皆心怀不满。

    心怀不忿的,此时甚至已经准备出手,要救下萧雪来。

    “是老夫出的手!”

    一片喧哗里,一个声音冷冷响起,却将场间的乱声皆震压了下去。

    原本愤怒的众修,在看到了这个修士的时候,却同时心中一凛,沉默下来,便是不认识此人身份的,也被旁边的人死死按住,不敢再胡乱开口,却见那空中,一名身穿淡黄袍子的修士负手立在空中,白须飘飘,神情冷傲,在他身后,云朵翻腾,露出了两个名身穿黑色法袍的金丹修士,身上气息极其诡异,模样也与常人不同,狐耳鹰嘴,看起来竟然是妖蛮血脉。

    “皇甫家……”

    “是皇甫家的人……”

    “我怎么未听说过,皇甫家也来了人到此诛魔?”

    哪怕是再强的怒气,也被此人的身份吓的缩回了肚子里,众修一时噤若寒蝉。

    而那老者,在出手之后,则面带冷笑的俯视着下方众修,沉声道:“真是胡闹,来诛魔也有先评定是非功过的?什么为南瞻立下大功,难不成之前做过好事,就由得她涂炭生灵不成?我皇甫家为天地立心,遵循上古圣人法旨,此魔既犯了神魔禁忌,便断然容不得她活在世上,以老夫看来,你们在斩魔之时心生犹疑,思前想后,便已经坠入了魔道了!”

    “这……”

    下方众修被皇甫家喝斥,一时尽皆默不作声。

    哪怕有人觉得皇甫家做法不妥,在此时也不敢开口驳斥了。

    毕竟南瞻隐皇皇甫家又岂是等闲?

    哪怕如今大雪山已立道神州,皇甫家却颇多掣肘,但依然是南瞻第一世家。

    别个修士胡乱出手,无疑犯了众怒,但皇甫家修士出手,便给人一种天经地义的感觉。

    一片虚空混乱里,萧雪恶战皇甫家老者身后的三名黑衣侍从,一时间之时,竟然旗鼓相当,饶是如此,却也足够让人惊诧,一来那三名黑衣侍从,竟然皆是金丹初境修为,对皇甫家来说,却只是下人一列,可见皇甫家着实底蕴深厚的可怕,不愧南瞻第一世家。

    二来,萧雪如今气息外放,在人看来,实际上只有筑基巅峰的修为,但她舞发作剑,魔气森然,赫然与三名金丹斗了个不分胜负,也不禁教人感叹,这位南瞻凌云谱上排名为小辈第一人的天才剑修,如今入了魔道,这实力却似乎不仅未曾下降,反而更强了……

    若真个被她以魔入道,结了金丹,那实力敢有多恐怖?

    不过,她的状态似乎极不稳定,斗到百招之后,一身魔气,隐然有流失之相,却渐渐被压制在了下风了,饶是她似乎怒气冲冲,存了拼命之念,却始终被那三名黑衣侍从压制在下方,连皇甫家那位老修的身前三十丈都没有接近过,只气的厉叱不已,神智都似迷失。

    这般出手,虽然凶狂,却也难免破绽百出,气势上隐隐抵住了三位黑衣侍从,术法上却显然混乱不堪了,很快便被那三名与她恶斗的黑衣侍从抓住了机会,毒辣出手。

    “嘭!”

    一名黑衣侍从祭起一道铁杵,从背后打来,将萧雪打的口喷鲜血,身形疾落。

    但她很快便又冲了上来,白发飘舞,仍是向着那皇甫家的老修士冲去。

    “喀喀喀……”

    有一名黑衣侍从施展雷法,再次将她从空中打落。

    萧雪嘶吼,再次冲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