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一十八章 道心回来了

掠天记 第七百一十八章 道心回来了

    “皇甫前辈开恩,萧仙子对我南瞻修士有大恩,还请网开一面,莫要伤她性命……”

    萧雪被皇甫家的修士压制,虚空之中,众修围观,看着她疯魔一般与皇甫家修士大战,不过一片无声的冷漠里,究竟还是有人看不过眼了,便是那适才第一个说无资格决定萧雪生死的李姓修士,他也犹豫半晌,心一横,向着空中那位皇甫家的老修士开口求情。

    “是啊,皇甫家前辈,萧仙子毕竟是凌云谱上有名的人,如何处置,还需从常计议!”

    “我等并非要包庇她犯下的恶行,只是想瞧在她以往大功的份上,给她一线生机啊,能评断凌云谱上人生死的,惟有大雪山胡琴老人,还请皇甫家前辈开恩,给她一个机会……”

    随着一人开口,倒也陆续有人横了心,大着胆子站了出来求情。

    那皇甫家的老修神态傲然,并不将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惟独到了最后一人当着他的面提起了“胡琴老人”四个字时,他才忽然间脸色一变,现出了一丝恼意,大袖飘飘,转过身来,背着空中烈日,隐然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声音却似从幽冥中捞出来的,寒意刺骨:“胡琴老人?呵呵,我皇甫家斩妖除魔,天经地义,何时也要经过那老儿同意了?”

    他愈来愈怒,连眉毛胡须都飘了起来,陡然回身,指向了空中的萧雪:“若说大雪山弟子,此女原也是大雪山弟子,甚至还曾欺世盗名,被人奉为南瞻功臣,但你们也看到了,她如今却变成了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问那胡琴老儿,嘿嘿,老夫是要问问他,我皇甫家要当着天下人的面,问问他们大雪山弟子是怎么教出来的。除了魔头,还是魔头!”

    “便是入魔又怎样?胜过你皇甫家自私自利百倍……”

    在这一霎,却只听得一声嘶吼,萧雪终于瞅个空子。不要命一般向着这皇甫家的老修冲了过来,一头银千化作千万道银剑,森然不绝,笼罩三十丈所有范围,向这老修刺来。

    “孽障。还不降伏!”

    在这一刻,那皇甫家的老修陡然作伏魔厉喝,身周丹光一现,便如道道无形的飞剑斩了过来,却将萧雪的千万白发斩成了雪花一般的碎片,纷纷扬扬飘落了下来,而他则同时俯冲而下,举足踏落,毕竟是金丹大乘的修为,几乎不容得萧雪有丝毫反抗。便将她踏至地面。

    “嘭!”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坑,萧雪半天身子皆被踏入了污泥之中,一身雪衣,沾染了尘埃。

    “吼……”

    萧雪体内,有可怖的魔意不停冲击,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但那皇甫家的老修一脚踏下,却如山岳,镇压的萧雪连头也抬不起来。

    在她不停的挣扎中,周围空中的诸修,有的露出了快意的表情。有的则于心不忍,但无论是谁,在发现了皇甫家的老修已经发怒之后,都不敢再开口。只是别过了脑袋不来看她。

    “孽障,你炼生灵丹,涂炭生灵,罪无可恕,老夫本欲直接斩了你,现在倒改变了想法。既然你是大雪山弟子,是那所谓凌云谱上有名的人,那老夫就先将你带回皇甫家镇压,我倒要等着那胡琴老儿来了,当着他的面问问,大雪山出了这等弟子,还有什么面目自居正统!”

    此老森然说着,手中多了两条带有倒钩的铁链,“噗哧”两声,铁链便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飞落下来,却将萧雪的左右琵琶骨刺穿,同时铁链之上,道道由黑水湖万千妖灵祭炼出来的阴冷之意,随之进入了萧雪奇经八脉之内,将她体内的魔气牢牢锁住了。

    “走!”

    此老眉宇间闪过一抹喜意,转头看了周围众修一眼,冷喝一声,飞天而起。

    萧雪便如纸鸢,便被提了起来,飘浮不定,强行绑走。

    “这……这有些过了吧……”

    萧雪,或说是白魔,直接被意外现身的皇甫家修士绑走,却让场间静谧一片。

    众修面色复杂,都感觉有一种特别怪异的情绪自心底浮现。

    “她毕竟是犯下了神魔禁忌的白魔,皇甫家斩妖除魔,也无可厚非……”

    “呵,是斩妖除魔吗?大雪山神州立道之后,南瞻修士,皆有资格拜入道统,独独皇甫家被隔绝在外,此仇早已深的不能化解了,我看这一次皇甫家名为斩魔,实际上是想借此向大雪山发难吧?神州毕竟是道起之地,对入魔之事极为注重,听说那神州北域纯阳道的神子宋归禅,都因为沾染了魔性,而被关入了大狱,镇压千年,纯阳道也因此受到牵连,被北域诸宗指责,不得不封年百年,以请其罪,这北域大宗都如此,更何况尚未站稳脚的大雪山?”

    一片混乱里,亦有一位其貌不扬,却见识非凡的老修开口,喝破了诸修心中迷团。

    “这……若是大雪山立不住脚,那咱们南瞻修士可怎么办?”

    有人听了这话,已然大惊失色,惊恐叫道。

    “嘿嘿,你担心什么,没了大雪山,难道皇甫家就不会立道不成?”

    “不错,若是皇甫家用了什么阴谋诡计,咱们也容他不得,但这一次,皇甫家做的光明正大啊……这萧仙子以前或许真的有功,但如今化身白魔,涂炭生灵也是事实,就连凡俗律法,都不讲究功过相抵,更何况咱们是修行中人,那萧雪所犯的又是神魔禁忌呢?”

    声声议论,在众修之间响起,却谁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件事本就混乱,再加上了皇甫家的出手,甚至出现了皇甫家与大雪山之争,就更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了,虽然有人心下遗憾,为萧雪抱不平,但也只是愤然骂上两句而已。

    渐渐的,众修有的散去,有的却离鬼烟谷更近了一些,蠢蠢欲动。

    “那白魔已被皇甫家的前辈擒走。她留下的东西便是无主之物,我们掘出来平分如何?”

    有人犹豫良久,轻轻开口提议。

    “也好,只是那炼魔之物。不可私藏,定然要交到德高望重的前辈手中处理……”

    商议既定,便有修士冲进了山谷,将已经被埋葬的山谷清理出来,好寻萧雪留下的资源。都是身上有修为的人,这样一座山谷清理的易如反掌,大块的岩石与碎木,都被移了出去,也就在快要掘开了萧雪适才所在的谷心位置时,却有修士微微一怔,看向了某处。

    “咳咳……差点让人当杂鱼处理掉啊……”

    一块巨大的石板下面,响起了一阵咳嗽的声音,而后石板微颤,却爬出了一个黑糊糊的影子来。身上血痕与尘土厚厚一层,几乎已经看不见他原来的样子了,爬出来这样一个轻巧巧的动作,都显得异常费力,在他身周,却有一道护体灵符,光芒越来越黯淡。

    想来刚才被压在里面,却是这道灵符保住了他的性命了,

    “是他……”

    众修认了出来,正是最一开始说制住了萧雪的那无名修士。本以为他已经在那皇甫家修士的术法之下波及丧命,却没想到此人真是命大,却靠一张护体灵符活了下来。

    不过仅靠灵符活命,想来此人的修为也当真高不到哪去了。

    尤其是看他这艰难的动作。倒更像是凡人一般。

    “王八蛋,包庇白魔,罪该万死!”

    一见此人,别的修士都是有些诧异,却另有人狠狠厉喝,驭剑要斩。

    正是萧家的三位长老之一。他们却是最恨这无名修士的人了,本来打算悄无声息斩了白魔,护住了萧家的名声便罢,结果被他这么一闹,萧雪的身份被人知晓,藏也藏不住了,对于萧家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难以预料后果的隐患了,也不知会不会影响萧家的命运。

    见他竟然逃得了一条性命,却又全无修为,这萧家长老,登时便有了杀人泄愤之心。

    然而也就在他即将祭出飞剑之时,忽然间,那个无名修士转头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个冷淡的眼神,却霎那间让这本欲出剑的萧家修士心里一寒,硬生生没祭出剑来。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分明此人看起来全无修为,但他的眼神,却让这堂堂筑基后期的萧家长老心生惊惧,仿佛被上古凶兽盯上,就连身体与脑袋都不听使唤了。

    “呵呵,这就急着挖宝贝啦?”

    这无名修士只是看了那萧家长老一眼,便移开了眼睛,坐在了旁边一块平滑些的碎岩上喘了口气,而后似笑非笑的向周围众修看了一眼,嘴角带着一丝鄙夷之色,低声叹道:“若是萧师姐早知道你们都是这副德性,当年在神州,她真不一定会出那一剑啊……”

    “额……”

    众修都感觉有些尴尬,面皮薄的脸上烧得慌。

    “皇甫家毕竟是斩妖除魔,就算手段激烈了些,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啊……”

    有修士很无奈的分辩。

    “不指望你们了,呵呵,若不是我阻止萧师姐拿那些村人炼丹,她大概也不会境界不稳,被人如此轻易拿下了,是我害得她被皇甫家的人抓走了,那还是我去救!”

    那无名修士也不与人辩驳,喘了两口气,便无奈的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周围众修都有些诧异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

    任他这站都站不稳的身体,去皇甫家救人?

    无名修士沉默了一会,像是在等着别人说话,结果无人应声。

    他自嘲的笑了笑,不再理会了,目光却更加的萧索,低下了头,看向手里握着一枚丹。

    那是一枚青色的丹药,龙眼大小,散发着一种很古怪的气息。

    被埋在下面时,他与丹炉撞在了一起,却无意中将这枚从丹炉里滚了出来的丹药抓到了手里,当时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这是什么东西了,萧雪祭炼生灵丹,已炼了有一段时间,如今这一枚,正是一直在丹炉里,等待最后一批血肉祭炼的丹胎。

    若不是方行横加阻止。那批村人,将会成为这一枚丹药的最后一批祭品,此丹将会大成,成为萧雪炼过的最强生灵丹。服用了此丹之后,萧雪就会彻底入魔,但修为也会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还强,只不过。方行的出现,使得萧雪没有再祭炼这枚生灵丹,也没有服用这枚尚未大成的丹胎,而是选择了相信方行,由他来处理眼前的乱局,这丹也就留了下来。

    而如今,命运指使一般,如今此丹落在了方行手里。

    若服用了下去,不知会恢复几成修为,但总归不再是眼前这个样子。

    方行望向远空。脸色渐沉。

    他手掌已经抬了起来,但就在即将将此丹纳入口中时,却犹豫了一下。

    心内千百念头如流影一般飞掠而过,让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方行也一时下不了决心了。

    “要入魔么?”

    “十一叔说过,人惟有最绝望的时候才会入魔……就连魔渊那边修魔之人,也都会用尽千方百计,留存一丝本心,但我若是服用了这生灵丹,却比魔渊之人还厉害了……”

    “在渤海国时,我以为那些人都忘了我。虽然是我在躲着他们,但还是希望他们能来找我……还好,有猪师兄和金六子帮我,没有彻底的消沉。后来应巧巧也来了,这傻丫头最起码告诉了我,还有很多人在找我,她也愿意放弃仙道来陪我,心结总算是打开了……”

    “浪迹天涯时,我总感觉想找什么。却又一直找不到,直到大雪山遇见了叶孤音,别人都视她为南瞻的传奇,大功臣,可这个女人竟然因为自己当初没出手的小事毁了道心……看样子,人再怎么样,都骗不了自己啊,何为道心……也在这半年里,我才算真正明白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心里不痛快,就是道心啊……”

    “小爷我也真是傻了,没了修为,不过是回到了原点而言,心里闷个啥?大小姐都说了,给了我两朵血莲花,五十年服一朵,可保我长命百岁,这他娘的已经很不错了好吧,以前大叔叔一直说做我们这行当能活五十岁就是高寿了,我能活一百岁赚大了!”

    “叶孤音那娘们,倒是用她受损的道心,帮我找回了道心……”

    “……妈了个蛋……那些人都说的这么玄乎,实际上道心很简单啊……”

    “问心无愧,即为道心……”

    “这玩意儿,我一直都有,却在丢了修为之后,差点把它也丢了!”

    “吞了此丹,我或许会恢复修为,但道心就再一次丢了,大概永远也找不回来!”

    “我要为了找回修为,把自己的道心毁了么?”

    种种复杂的念头里,方行苦恼不已,脑门上都渗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湿透布衣。

    他举起来的手,始终没有将那枚丹送入口中,但也没有放下来。

    周围的修士,不解他在做什么,皆沉默而古怪的看着他。

    更有人望向了他手中的丹药,眼中精光大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哒哒哒……”

    在方行痴痴发愣之时,忽有一匹驴子不知从哪个旮旯里钻了出来,慢慢悠悠的跑到了他前面,凑近了他的脸,打了个响鼻,却是他那坐骑,也是命大,在山谷倾塌之时,这厮正躲得远远的吃草,倒是避免了被埋在里面的下场,此时过来寻主,倒让方行惊醒了过来。

    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一身布衣已近乎湿透了。

    转头看向那张驴脸,方行也顿时笑了起来,摸摸它的脑袋,低声笑道:“好歹有个你!”

    这么一警醒,方行只觉心情舒畅了很多,忽然用力,将这枚丹药远远扔了出去。

    “去他妈的吧,十一叔都说了,人在绝望的情况下才会入魔……”

    “小爷若是吞了这枚丹,岂不是说明我被皇甫家吓到绝望了?”

    “这样传出去也太没面子了,丢小爷的脸啊……”

    “所以……我还是用那个方法来救人吧……”

    扔掉了那枚生灵丹之后,方行的心情越来越畅快,一丝冷笑挂在了脸上,望着远空,轻轻咬着牙,低声自语:“皇甫家,降伏白魔,也是算小爷第一次见你们家做好事吧……”

    “那小爷今天就为这一件好事,灭你们皇甫家满门!”

    轰隆!

    他声音不低,周围很多修士都听在了耳朵里,一直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此人疯了不成?

    分明全无修为,甚至差点死在山谷之中,但竟然要放言灭皇甫家满门?

    哪怕是皇甫家的修士已经离开了,这话也不是谁都敢说的吧?

    最关键的是,他说的非常认真!

    而听到了他这一句话的众修,竟然下意识的认为他像是能做到的样子……

    骑了驴,挎了刀,又从废墟里捡起了装酒的葫芦,缓慢却坚定的向前赶去。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迟疑良久,死水一般的众修里,有人反应了过来,急忙开口询问。

    “小爷方行,人称魔头!”

    那骑在驴上的修士头也不回,淡淡回答,愈行愈远。

    方行?

    那消失了近十年的小魔头方行?

    轰隆一声,众修脑海里像是炸开了锅,又像是有道道惊雷响彻在识海,被这一句话轰的鸦雀无声,一时间,有人惊的手里的飞剑都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有人则嘴巴张的可以吞进去两个鸡蛋,甚至还有人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子,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晕了过去。

    小魔头方行……又出世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回家过年,没时间更新了,就两章一块吧,另外就是,其实这寻找道心的事情,本来没打算写的,设定的方行就是一个把事藏心里,不会说的那种性格,不过我发现写的太笼统了,也有人感觉不太好理解,就加上了这么一段,也算小土匪悟了个道,文青了一把,然后我检查了一下大纲,后面没有虐的情节了,大家放心,这段时间我也真是忐忑不安啊,本来都是正常设定的情节,没想到大家都这么着急看土匪恢复修为,好了,剧透一下,很快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