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祸胎骑了驴子来

掠天记 第七百一十九章 祸胎骑了驴子来

    南瞻部州西南方位,西漠至深处,拥有一片禁地。

    此地层层大阵阻隔,外部修士根本无法探查,也不知其有多大,内部构架如今,仅从外围地域来看,似乎万里方圆,但却有传言,禁地之内,有法则力量,改变了空间,内中空间实际上有外部看来的十倍还多,处处灵气充沛,浓郁到了化作雨水,滋润着每一分土地,灵药仙圃遍地无穷,可谓每一寸土地,都是修士梦寐以求的洞天福地,修行者的天堂。

    而几千年来,此地只属于一家所有,外人从来不敢稍有窥探之心,哪怕这一域引来了南瞻部州一半以上的灵脉,为此地源源不断的补充着灵气,等若是将本属于整个南瞻修士所有的灵气,抢了一半以上,南瞻修士也不敢稍有异言,甚至连发怒都不敢,听之任之。

    这一切,只因为此地拥有一个姓氏:皇甫!

    本是神州大族,后来迁来南瞻,曾在三千年前南瞻逐妖一战之中起到了至高无上的作用,南瞻独一无二的庞然大物,以隐皇自居,掌御南瞻气运命脉的超级古修世家。

    只不过,这至高无上的辉煌,在这十年里稍有黯淡,自十年前神州北域大乱,诸道争锋以来,皇甫家的威严便屡次受到打击,先是大雪山成功立道神州,成为了神州第一个由南瞻修士创立的道统,被人誉为南瞻气运所在,偏偏被谴往了神州商定立道之事的皇甫紫竹,非但没有如愿立道,反而触怒了北域诸修,遭到迁怒,使得北域诸修与皇甫家的关系破裂。

    后来皇甫紫竹被召回,关在族内受罚,皇甫家五位平素隐居黑水湖畔的元婴老祖也预感到天地大势有变,于一年时间里前后苏醒,成为了两千年来。第一个五位老祖同时现身的时代,而在那之后,便由五位老祖发出法旨,三千年来。皇甫家任何一位正在闭关或是分布向其他地域处理族中事物的金丹高手都被招回,而后又广布法旨,召纳了一批金丹境界的供奉,一时,皇甫家的实力。空前暴涨,高手如云,真正展露了冰山一角。

    如今,五祖中辈份最高的老祖皇甫神通,已带了三位老祖以及皇甫家、八部从龙众里的诸多小辈天骄,远赴神州,商议立道之事,如今尚未归来,不知进展如何。

    而在皇甫家祖地,仍然有数量可观的金丹修士坐镇。让人倍感觉压抑。

    “老祖宗,神州有消息传来了……”

    皇甫祖地之内,最中心的位置,一座黑色的宫殿之内,朱红色走廊上,正有一个刚从家族祭坛处当值的小童儿提着长袍袍角,跌跌撞撞的向着大殿正中的道堂跑去,小童儿齿白唇红,粉雕玉琢,声音尖细。却是从一万名幼童里选了出来,净身去势,改变道源,使其永远保持着这等十来岁的模样。称作仙奴,为皇甫家效力百年之后,才允许兵解,再入轮回。

    “如何说法?”

    道堂之中,一位两颊干瘪,容颜枯瘦。看不出年龄来的老者睁开眼睛,望向小童。

    这道堂之中,赫然盘坐着足足十位老者,皆是统御一方的存在,如今却是在道堂当值。

    自十年前神州北域大乱开始,皇甫家便未有一刻松驰过,时刻都会有诸多高手在此。

    “四祖说……大祖亲口下了法旨,命我等再从黑水湖下,取出黑水湖精四十颗,并家中秘典三十卷,神器六件,灵精偌干,派人速速送往神州公干,不得稍有延误……”

    仙童气喘吁吁,报出了一串名单。

    “黑水湖精四十颗……”

    听到了这句话,道堂之中诸修登时面色愕然,都不怎么好看。

    “这黑水湖精乃是我皇甫家至宝,自有黑水湖来,至此三千年,也不过才凝结了百颗而已,拥有抵触雷劫之能,平素里五位老祖修行,已用去了十三颗,十年前四位老祖东渡神州,又带走了十颗,家中所存也不过七十七颗,这一次就要取走四十颗,是不是……”

    听到了这仙童儿所说的话,一位端坐在大堂之上,负责打理皇甫家资源统御的一位金丹大乘老修已然苦笑了起来,言语之间,颇有些心痛,犹豫不决的向枯瘦老祖说道。

    “给他们!”

    那枯瘦老者沉默半晌,嘶哑开口:“黑水湖精没了,还能再生出来,但若是失去了这一次立道的机会,或是夺不到应有的气运,咱们皇甫家百年之后还能否留存下来,便是一个谁都说不准的问题了……唉,恨只恨当年那小魔头太狠,一招夺鼎,乱了神州,甚至使得北三道失去了对神州北域的掌御之力,太上道遗徒及海族、妖族、海上散仙几部同时入侵,夺去了神州北域七成掌控,大雪山也在那几部帮助下立道,却让我皇甫一族无立脚之处了……”

    听了这一番话,皇甫家几位掌控了实权的长老都心下恨恨,怒火激升。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那小魔头,只可恨这几年他销声匿迹,不知躲去了哪里……”

    有人咬牙开口:“不然早就将他抓了来,镇压在黑水湖底!”

    “呵呵……”

    那枯瘦老者摇了摇头,却不欲再说下去了,这十年里,发的狠实在太多,连他这等身份也觉得不好意思了,皇甫家以及北三道,为了找那小魔头可真是废了大劲,甚至连神州中域一位天机宫的真传弟子都请了出来,推洐那小魔头的方位,结果还是失败,已经有传言说,那小魔头善能隐匿天机,除非天机宫天机老人亲自出手推算,或是灵山寺取出了诸佛观照经来,不然谁都不可能将那小魔头自芸芸众生之中挖出来,而这两者,都是皇甫家请不动的。

    “罢了,罢了,且去取来黑水湖精,安排人在一个月后启程,赶赴神州吧!”

    枯瘦老者叹息着做下了决定,满满都是无奈。

    “十年时间里,皇甫家几千年底蕴。已经被掏空了一半还多,源源不断的往外送宝贝啊,可这立道之事却还未尽如人意,真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老祖都已发话。其他人也无可奈何,只等叹息着去安排。

    “老祖,大喜……”

    一片颓然里,忽有一个声音远远自天外传来,却见一名老修风驰电掣般传了回来。

    “是幕凌回来了……”

    道堂之内。几位金丹长老面上倒露出了些许惊诧,目光朝外面看去。

    皇甫家但凡有些能力的长老者各有分工,有人调谴资源,有人镇压暴乱,而这位皇甫幕凌长老,却是能力普普通通,被分派了去联络南瞻诸宗门,争取诸宗门的认可,简单来说,就是想与大雪山争一争南瞻正统的名份。只可惜此前皇甫家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南瞻隐皇,如今想放下架子来也没这么容易,那皇甫幕凌做了十年,也未见成效,如今心已淡了。

    此时皇甫家的局势一日严峻更甚一日,怎么他倒有了好消息?

    诧异间,诸修迎出门去,却见那皇甫幕凌从自而降,扯着两条铁链,那链上。赫然锁着一个白衣白发的女子,像是拖着一只死狗一般拖了进来,皇甫幕凌则有些得意,豪爽笑道:“真是运道。我本听说楚域西北有白魔出世,炼生灵丹,搞得千里赤地,人心惶惶,便想诛此魔头,为我皇甫家搏名。殊不料,收获意外的大,老祖,诸位叔侄兄弟,你们猜她是谁?”

    在道堂诸修有些看二货一样看着自己的眼光里,这皇甫幕凌哈哈大笑了起来:“此女便是当年大雪山洗剑院的真传弟子,凌云谱上排名小辈第一人的女剑仙萧雪哇……”

    “萧雪?”

    道堂之中,诸位皇甫家的实权人物微微一怔,旋及明白了此女的重要性,豁然起身。

    “大雪山的弟子,竟然会去修魔道?”

    “大雪山何敢自居南瞻正统,专门培养魔头弟子么?”

    “有个无恶不作的小魔头也就罢了,如今倒又出来了一个吃人的魔头不成?”

    “哈哈,白魔的身份揭开,那凌云谱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啊……”

    一时间,诸位长老惊愕一瞬之后,同时开口大笑,一直压在心头的巨石也松快了几分。

    就连那面颊枯瘦的元婴老祖,面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真是天赐良机,幕凌,此女身上魔气还不够啊,你现在就去将她镇压在黑水湖底,以万灵怨气帮她入魔,一个月后去神州时,便将她一块带上,呵呵,有了此女作质,我看那大雪山还敢不敢自居南瞻正统!”

    那皇甫幕凌得意洋洋,当即带了萧雪往后山去了,道堂诸修亦心情畅快。

    可好像倒楣了近十年的皇甫家今日运道着实不错,一件消息还未过去,便听得那小小仙奴儿又喜气洋洋的跑了进来,兴奋的都结巴了:“老祖宗,大……大好事……刚才……有……有咱们皇甫家的探子报了回来……那……那个合该千刀万剐的小魔头方行现身啦……”

    道堂之中沉寂了一两息时间,随后轰然一声炸开了锅。

    “那小魔头……身在何处?”

    就连面颊枯瘦的皇甫家元婴老祖都按捺不住心中的震惊了。

    仙奴儿冲进了道堂,手按膝盖,喘着粗气:“往……往往咱们皇甫家来了……”

    “额……他来皇甫家?”

    这个答案却让皇甫家诸修微微一怔:“他怎么敢来我皇甫家,找死不成?”

    那仙奴儿喘了几口气,道:“说……说要来灭我皇甫家满门!”

    “灭我皇甫家满门?”

    这一句话说出来,简直让皇甫家众修有了一种听闻天书的感觉。多少年人没有人对皇甫家说过这等话了?又或说,多少年没人发过这等疯了?就连当年在神州出手将皇甫家逼来了南外面的那个家伙以及恨皇甫家入骨的北俱妖地诸族也无人放过这等豪言啊……

    不过接下来的话却更让皇甫家更是哭笑不得了,那仙奴儿喘匀了气后,急急续道:“有效忠于我们皇甫家的修士在楚域西北鬼烟谷一带发现了他,当时他就与幕凌长老擒来的这白魔在一起,谁也没有想到会是他,据探子说,这厮形貌大变,修为全无,若不是他自承身份。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魔头,如今他自承了身份,已骑了青驴往皇甫家来了……”

    “幕凌,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围人的目光顿时又朝那幕凌长老看了过去。

    “额……我不知道哇……”

    这幕凌长老也愣了。光顾着擒白魔了,谁知道那更为重要的小魔头就在眼皮下?

    妈蛋,刚在长老面前立下的功劳一下子给冲刷干净了。

    “你刚才说……那小鬼全无修为?”

    面颊枯瘦的长老没理会这些末节,沉声发问。

    那仙奴儿道:“那传讯之人是这样说的,那魔头身上感觉不到半分法力波动。甚至险些被幕凌长老擒杀白魔之时的术法余波给镇杀了,十分幸运才活了下来,不知是不是伪装!”

    面颊枯瘦的长老眼珠子转了几转,倒是冷声一笑,道:“不见得是装的,那小狗当年在封禅山大战纯阳神子宋归禅,虽然侥幸获胜,但宋归禅号称北域小辈第一人,又岂是易与之辈?他多半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来他盗鼎而走。十年未曾露面,若不是遭逢大变,他那性子又如何忍得住?呵呵,如此想来便合理了,多半就是废了修为,这才隐姓埋名了而已!”

    说到了这里,面容一板,冷声道:“此子现身,真乃天赐,不论他说的要来我们皇甫家挑衅是否找死行为。都一定要扣下他……不对,万一他不来了怎么办?诸长老,立刻放弃手上所有的事务,分作三队。一队布守,守御祖地,一队外出,在祖地之外守株待兔,等那小魔头到来,第三队即刻出发。一定要找到那小魔头,将他擒回来,以免他中途逃脱!”

    “诺!”

    皇甫家众修皆大声答应,声势惊人。

    心里都有种莫名的激奋,终于到了正面对付这小魔头的时候了啊……

    从玄域内哄抢了被皇甫家视为囊中之物的剑冢开始,再到青云宗虐杀铁如狂,又到后来的玄域之外,那小魔头暴起出手,一剑斩杀了皇甫家道子,又到封禅山一场大乱,皇甫家与这小魔头实在是积攒了太多仇恨,这已经不是一言两句可以说的清楚,此仇无解。

    十年来,皇甫家一直都没放弃过寻找这小魔头!

    如今他自动现身,对于皇甫家来说,无异于天降福音!

    轰!轰!轰!

    开启大阵,人员布守,诸金丹修士如游鱼,纷纷架云而飞。

    庞然大物皇甫家,如今因为一个人的名字而全力运转了起来了。

    而在皇甫家诸修因为方行而激动万分之时,方行却正骑驴慢行,悠悠然然。

    “一直有人盯着我们呢,这可不是去灭门的好现象……”

    方行没有回头,若无其事的对驴子说了起来。

    那驴子晃了晃大脑袋,没有理他。

    这不是废话么,骑着一头普通的青驴,别说慢慢悠悠的走,就算是全力奔跑起来,又能有多快?后面那些可都是筑基境界以上的修行者,腾云架雾,速如闪电,又因为听说了方行的名字,震惊之余,谁也不肯随便离去,都缀在了后面,走了半天,跟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了。

    不过为方行魔头名所慑,倒也一时没有人敢真个追上来,只是紧紧跟着。

    “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方行望着驴子的大脑袋,轻声笑了起来:“渤海国以来,你驼了我已多久?快七年了吧?呵呵,小爷我虽然修为全无,但曾经修来的一身境界也不是盖的,你在我身边七年,哪怕只是一头普通的青驴,怕也会渐渐开了神智,更何况你是猪师兄从渤海国特意挑了出来给我的具有妖兽血脉的神骑?……当然,除了胆小鸡贼,我倒没发现你有什么神异的地方……”

    “呼噜噜!”

    驴子打了个响鼻,全然不理会方行在说什么。

    方行倒是越说越开心了,满面笑容:“在修行界里折腾了这么久,小爷还没正儿八经收过徒弟呢,如今眼见着小命没多久了,就便宜了你这畜牲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能表现的让我满意,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方行的大弟子了,我的衣钵,全都给你……”

    驴子的耳朵竖了起来。

    方行则从象牙小塔之中,取出了一粒血气扑鼻的丹药,伸到了驴子嘴巴下面。

    “吃了它!”

    驴子犹豫了一下,仿佛是天性使然,嘴皮子一翻,啃进了嘴巴里。

    而方行动作却还未完,又取出了一株灵药,再次送到了它嘴巴下面,驴子又吃了。

    灵药之后,又是一颗灵果。

    虽然修为全无了,但方行的象牙小塔里,还有多少好东西谁也不知道。

    而如今,方行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又一个足以让金丹大修眼红的灵药神丹,全部都毫不客气的喂进了这头驴子的嘴巴里,简直比喂猪还浪费的夸张,幸亏身后的修士都是远远缀着,不敢靠近,否则见到了他这做法,定然会被气的怒发如狂,说不定会忍不住出手抢夺。

    这等灵药,便是金丹大修吃了,都得缓缓运功炼化,更何况是一只普通的驴子?

    更何况方行源源不断的喂它,一下子就喂了足有十多种?

    渐渐的,驴子皮毛开始发烫,棕毛下面,似乎有血一般的气息渗透了出来,鼻孔里,也开始不停的喷着热气,那势气竟然是肉眼可见的灵气,红彤彤的,就像是喷出了两道火焰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驴子的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四个蹄子甩开,越走越快……

    “记住这一道口诀……”

    方行也有些肃穆,声音冷冷的开口:“太上化灵经……吞天食地……炼精化气……”

    驴子似乎在强忍着无比的痛楚,但大耳朵却竖了起来,将方行的话一字不露的听了进去,被体内那强烈的灵气几乎撑爆了的它,正在经历着百世以来,最大的一次劫难,却也逢上了百世以来最大的一次造化,渐渐的,它肉身颤抖,血肉气脉都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每一个生灵都有自己的本命神通,畜牲野兽更为明显……”

    方行传完了太上化灵经后,声音再度响起:“如果连我做的这些都不足以开启你的本命神通的话,那也就说明你注定无缘仙道,这就回渤海国去做一头长命百岁的驴子吧!”

    “呼……”

    驴子喷出了两道红焰,似乎异常不满的晃着大脑袋。

    它身上的异变像是被它锁在了体内,异变不再显露于外,只是身体颤抖的更厉害。

    “蹄哒哒……”

    它脚下越来越快,仿佛在发泄着体内即将爆炸的多余灵气。

    这种速度的提升,竟似没有上限。

    从最初的小跑,到后来的狂奔,速度不断的提升,两侧事物几如闪电一般向后退了出去,到了最后时,这驴子忽然仰天叫了一声,脑袋一低,前蹄上踏,赫然直接踏着虚空冲向了高天,而后四蹄翻飞,踏风踏云,竟然就这么直接奔上了虚空,愈行愈快,渐而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那驴子难道是什么神兽不成,怎么飞天而走了?”

    “坏了,追不上了,快快快,直接赶去皇甫家……”

    这异样一幕,却吓坏了后面缀来的众修士,一个个大惊失色,拼命御云而赶。(未完待续。)

    PS:  还是二合一的大章,老家没网,上传有点困难,大家见谅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