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二十章 灭顶之灾

掠天记 第七百二十章 灭顶之灾

    西漠深处,禁地之外,已搭起了一座百丈高台,台上,三名金丹大乘的皇甫家修士大袖飘飘,若凌风御空,目光深沉冷厉的看向了前方,而在高台下面,则是依附于皇甫家的八部部曲,分列大阵,身上杀气森然,摆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静静望着北方。

    而在周围,则分布着稀稀疏疏的散修人等,聊作观礼之人。

    按照皇甫家得来的消息,那小魔头会从北方来。

    因为方行是在众修面前公然说出了要灭掉皇甫家满门的事情,因此虽然没有发出法旨,但皇甫家也按照修行界里的规矩行事,筑起高台,由现任的皇甫一族家主,也就是当年的皇甫道子之父皇甫擎天率了两大长老,在此迎接前来挑战的大敌,同时按照修行界里的规矩,请来了一些身份相当的修士作为观礼之人,尽显公正,当然,私下里,他们为了预防万一,已经派了另一队修士秘密离开,前去擒拿那个胆大包天的小魔头。

    倒也不是皇甫家想的多,实在是那小魔头常有出人意料的举动,使得皇甫家不得不多做准备……万一他口口声声说要来灭皇甫家,中途却跑了呢?

    这样的事他可不是没干过啊!

    “有消息传了回来,没有抓住那小魔头,他骑的青驴似乎也是一只异兽,突然腾空遁走,连我们皇甫家的眼线以及其他的修士统统甩掉了,咱们派出去的人马一路赶去,也没有遇到他,不过按照方向推算,这小魔头定然直朝着咱们圣地来了,只是刻意借着那头异兽的速度,避开了堵截之人而已,按他的速度,这几日里想必就会到达……”

    有部曲接到了玉符传音,便上台来禀报。

    “异兽?”

    高台之上。三位皇甫家的老修对视了一眼,目意深沉,其中一人道:“这小鬼越混越觉得可怕,各类手段层出不穷。便是我皇甫家也不得不防,定要小心为上啊……”

    皇甫擎天却有些不屑,目光酷冷:“不过是一头驴子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第三人亦轻声一叹,低语道:“一头驴子固然算不得什么。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确定这小鬼的修为,他已成了气候,不能再以当年那个蝼蚁的眼光看待了,我倒觉得,这一次他既然放声要灭我们皇甫家,多半不会虚晃一枪,毕竟那白魔还镇压在黑水湖底,此子有多半就是为了她而来,只是我搞不明白的是。为何从各个眼线口中传来的消息里,都说这小鬼修为全无,他是真废了不成?”

    “按照五祖的推断,这小鬼也极有可能是真废了!”

    “可他若废了,又哪里来的底气到我皇甫家来救人?”

    几人低语了几句,又同时陷入了沉默里。

    这个问题却已经困扰了皇甫家好几天了,别说他们,连皇甫五祖都想不明白。

    “不去管他,别说这小鬼多半是废了,破罐子破摔。来咱们皇甫家送死而已,况且,就算是结了元婴,也没这个本事来灭我们皇甫家。既然没有提前将他拿下,那咱们就在这里严阵以待吧,正好新仇旧恨一起来算个清楚,我就不信斩不了这……嗯?”

    皇甫擎天目意森寒的说着,忽然间一怔,而后瞳孔一缩。看向了前方。

    正北方,一片连绵沙丘之上,有一阵风刮过,扬起了灰蒙蒙的沙土,遮天蔽日。

    而在那漫漫黄沙之中,却正有一点黑影慢慢走了过来。

    虽然沙土遮掩,但以他们几人的修为,却不难发现,那是一个骑着一头驴子的男子,头上戴了斗笠,身上裹着一匹遮蔽风沙的披风,腰畔挎刀,身形笔直的坐在了驴子背上,任由那头气机狂暴到了几乎要失控的驴子驼着,慢慢悠悠悠向着高台方向走了过来。

    气势并不强,但却像是带来了滔天血海。

    “真的来了?”

    一名老修沉声开口,目光冷冽如刀锋。

    骑驴,挎刀,气息寻常如凡人,与眼线们传来的消息一般无二,错不了。

    三名老修对视了一眼,皇甫擎天便上前一步,朗声发问:“来者可是魔头方行?”

    声音如滚滚风雷,每说一字,都化作了一个肉眼可见的虚空乱流,呼啸着向那个此时还在十里之外的骑驴男子冲了过去,所过之后,甚至引动了狂风,将地面的沙子都激向了两旁,使得这座高台与那骑驴男子之间,出现了一道十余丈深的可怖沟壑,像是被人拿刀劈了出来。

    这一声,既是叫阵,却也是想借机试探那小鬼究竟修为如何。

    虽然方行与皇甫擎天有杀子之仇,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皇甫擎天又是皇甫一家的家主,处事冷静,哪怕恨极了方行,此时做事也是稳妥为主,不曾冒失。

    “儿啊……”

    不过皇甫擎天的试探之举,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也就在他喝声成雷,显化了出来的这道狂风几乎冲到了那男子身前时,此人并无反应,胯下的驴子却陡然抬起了大脑袋,朝着这道狂风狂叫了一声,分明就是普通的驴子叫声,但被它叫了出来,却有点不同滋味,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叫儿子,偏偏声音大的异常,宛若张口吐了一颗雷弹一般。

    轰!

    两道由声音引发的巨力在中间相撞,轰然爆开,引发了万丈沙海倾塌,风沙袭卷漫天。

    风沙之中,驴子背上的男子抬手按住斗笠,静等风沙过去,良久之后,才不慌不忙的祭出了一道灵符,借着灵符之力开口,声音远远传了出来:“正是小爷……”

    没有试探出他的实力来,但那动作与举止,却怎么看怎么像是普通人,台上的三位皇甫家老修对视了一眼,皇甫擎天便再次开口:“听闻你要到我们皇甫家来做客,我等便筑下高台等你,已有三天了,却不知你为何不腾云过来,倒要这么慢悠悠的赶路?”

    “呵呵,没看出来么?”

    那驴上的乘客驱动驴子向前走着。声音淡然:“小爷和你们不一样,腾不了云了!”

    “我听说你已经废掉了!”

    皇甫擎天忽然直接说道,声音森然冷厉。

    骑驴的男子直言:“若你眼睛没瞎,自己该能判断出来!”

    “哼!”

    皇甫擎天被他拿话堵了一下。面上闪过了一抹怒气,厉喝道:“很好,那我倒要看看,已经被废了修为的你,究竟是要来灭我们皇甫家。还是来送死!”

    随着声音喝出,他手掌陡然间高高抬起,而后用力落下。

    与此同时,一道神念传到了高台下方,布守在高台下方的八部部曲之中,立时便有四名筑基境界的修士口中大喝,腾云而起,各自驾驭了飞剑,杀气腾腾向着那骑驴的男子冲了过去,人还未到。四道飞剑已交错斩出,隐然封锁了那男子身前所有去路。

    话不投机半句话,双方之间实在没什么好说的,面子话都说不下去了。

    再就是,皇甫家虽然下意识将方行当作了一方不可小觑的敌人,但又总是感觉此子太过年青,一共修行也没多少钱,更无甚势力背景,便不愿将他放在平等的对手层面上。

    他们总觉得,对待方行。就该出手直接镇压,才不会坠了家族威严。

    驴上的男子并未慌乱,迎着飞剑,座下那头怪驴已奔跑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渐如流星一般,百丈之后,身子一腾,赫然直接冲到了空中,一人一骑。向着高台冲锋。

    四道飞剑,散发惊人的神光与杀气,向他绞杀而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驴上的男子迎着四道飞剑,声音不动不摇,冷静异常:““若是小爷没有成为废人,来灭你们皇甫家……那不是太给你们皇甫家面子了么?”

    在他说完了这句话时,四道飞剑已经堪堪斩至身前,而他甚至没有半分要去抵挡的意思,只是手掌一挥,赫然多了一副卷轴,便在驴背上,不慌不忙的顺势拉开,而后在上面一按,虚空之中,赫然传出了一道唳鸣,竟然有一只身形展开,足有三十丈方圆的青色大鹰出现在了他身前,巨翅一挥,便已引动了惊人的狂风乱流,如千万乱刀。

    “叮叮……”

    那四道飞剑被应声击碎,乱刀余势却不停,化作惊人狂风,直卷向那四位筑基。

    “啊……”

    那四位筑基在这堪比金丹后期大修实力的青色大鹰面前,委实只算蝼蚁,根本无能抵挡,而那乱风来的又快,他们甚至还未升起躲避的念头,便直接被风斩的四分五裂。

    而后那大鹰便回身展翅,稳稳飞在方行左侧,鹰目之中杀机凛然。

    但还未结束,方行手持百凶图,再次一划,虚空再次一振,赫然又有一头十丈多高的巨猿从虚空之中跳了出来,双拳锤地,凶风四溢,跳跃着跟在了方行右侧。

    再之后,又是一头通体血红的红毛巨虎,背生双翼的三眼怪狼,通体黑甲的妖鳄……

    本是单人独骑向着高台冲锋,却在此时召唤出来的越来越多,足有十几只,宛若军队。

    那头驴子,在秘法秘药的催动下,本也不凡,但此时,气势却被压的涓滴不剩了。

    “凶兽!”

    “传闻此子能够驱使凶兽,果然不假!”

    高台之上,三位皇甫家的老修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皇甫擎天向旁边看了一眼,在高台旁边的一座小山上站着的仙奴儿,便立刻挥起了一面大旗,用力一挥,旗上竟然释放出了滚滚黑气,黑气之中,却赫然有凶残狂暴的妖灵显化了出来,而高台下面的八部部曲中,也有近百人冲了出去,与妖灵并肩,腾云疾冲,越来越多,森然阴气可怖。

    滚滚黑云,浩荡而来,简直铺天盖地。

    与这滔天黑气里若隐若现的百千妖灵相比,方行身侧的凶兽,登时显得势单力孤。

    “呵呵,小魔头,你果然没了修为,只能靠驱使凶兽的本领来御敌么?”

    高台上一名皇甫家的老修士冷笑开口:“只可惜你选错了对手,我皇甫家虽无凶兽,但万灵旗内。千万妖灵为我驱使,我倒要看看你能送来多少凶兽给我们炼旗!”

    皇甫家万灵旗,自黑水湖中炼成,驾驭妖灵。玄幽莫测。

    当年,方行在大鹏邪王指点下炼制伪万灵旗,都威力可怖,更何况如今这真旗?

    滔天黑气里,那些气机恐怖的妖灵。与真正大妖无甚分别,单个实力赫然不输凶兽。

    然而面对着这浩荡冲来的妖灵大军,方行却只是低声冷笑,收起了百凶图来。

    “皇甫家杀妖炼旗,以至毒之法炼制出来的镇族之宝,果然威力不俗,我炼化了百凶图上的这几十只凶兽,数量太少,或许真个对付不了你们,只是……若以此物呢?”

    他忽然冷冷笑了起来。手掌在象牙小塔上一拍,再次祭出了一物。

    一扇青铜大门,幽幽然立在了虚空之中,门扇缓缓开启,仿佛通向了另一个世界。

    内中,滔天凶气释放了出来,那是一种无形的气势,本来无形无质,可因为气息太过恐怖,甚至都形成了宛若实质的波动一般。影响了虚空,远远看去门前一片模糊,青铜大门内,更是有此起彼伏的嘶吼声在门内响了起来。仿佛内中的凶魔受到了召唤,疯狂的嘶吼,几息之后,那凶气陡然变得更盛,条条黑影从大门里面窜了出来。

    凶兽!

    赫然又是凶兽!

    不过这一次凶兽的力量更强,数量也更多!

    每一道黑影落地。都身形暴涨,而后咆哮向前冲了过来,几欲撕碎一切。

    此时万灵旗卷来的滚滚黑烟,距离方行只剩了三里左右的路程,方行这一方的气势在万灵旗气势的对比之下,本来弱的可怜,但随着青铜大门打开,无数只凶兽从里面冲来,却气势越来越盛,越来越多的凶兽加入到这凶兽大军之中,几乎成了一片无边兽海……

    轰隆!

    万灵旗召唤出来的妖灵大军与凶兽兽潮撞到了一起,立时引发了一片巨大的混乱,天地为之色变,这一片浩荡大漠,赫然在此时变成了一方可怖的战场,那些夹杂在万灵旗妖灵之中冲来的八部修士,此时简直就是叫苦不迭,被卷入了这场凶兽与妖灵的混战里,简直就像是纸人进了火场,随时随地都有被撕碎的可能,偏偏他们连那小魔头的影子都摸不着。

    就连那高台上的皇甫家三位金丹大乘的老修都变了脸色,再也顾不得什么高手的架子,立刻带了所有的八部部曲冲了出去,同时催动了手上这万灵旗的最大力量,只想将这恐怖的兽潮阻挡在外面,若是被它们冲进了祖地,那对皇甫家族人来说会是一场灾难。

    “速速击杀那小魔头……”

    “快快,命人将族内的万灵旗正旗取来,不然拦不住这凶兽大潮……”

    “一定要拦下,一定要拦下!”

    大声咆哮里,所有布守在此地的皇甫家力量都冲了上去,布阵的布阵,冲杀的冲杀。

    只可惜,在无尽凶兽大潮的冲击下,无论是那万灵旗召唤出来的妖灵,还是皇甫一族修士布下的防线,都显得如此脆弱,这一次的凶兽,可不是方行召唤出来的,是他之前在归墟时做的后手,在青铜大门与归墟深林间构建了一个通道,等若是归墟的一个缺口。

    也就是说,打开了青铜大门,就等若是直接放出了这一群凶兽被关在了牢笼里的凶兽,而且如今的方行哪怕没了修为,但毕竟是太上遗徒,隐然之间,就是这群凶兽冥冥中的主人,虽然他现在尚无力驱使这群凶兽为己用,但这群凶兽却也不会让他受伤害,如今他被皇甫家的妖灵及众修敌意锁定,那就是触犯了这群凶兽的逆鳞,必须撕碎的存在。

    这种凶狂冲击之下,皇甫家的这一道防线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哪怕是三位金丹大乘修士带了八部部曲全力抵御,也被凶兽兽潮轻而易举的冲过去了。

    黑压压一片凶兽大军,仿佛浪头一样打向了皇甫家的祖地,势不可阻。

    而在这一群兽潮之中,方行提了把刀架在了那头青驴脖子上,似笑非笑的道:“乖徒儿,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你可别跟我装傻充愣,甩开你的蹄子跑吧,这一架大概就是小爷的最后一战了,我来前本想为太上道统寻个新的衣钵,只可惜看遍了千万人嘴脸,最终还是打算传给你这头驴子,丑话说在前面,只要你将我送到了那个地方,我就会放你离开,衣钵给你,但在这过程里万一真碰到什么危险,那也是你的命!”

    “二……二啊……”

    驴子胆颤心惊,被身周簇拥的凶兽吓的尾巴都跟狗一样夹了起来,听了方行的话,也只能哆嗦着叫了一声,明晃晃的刀锋可不敢无视,只能咬着牙向里面冲了进去。

    在方行身周,则有被他以百凶图召唤出来的凶兽前后左右牢牢护住,皇甫家前来阻挡的修士或是一些妖灵,都被这群仿佛近身护卫一样的凶兽扫开,保着他安全向里面冲去,而那些直接以青铜大门直接放出来的凶兽,则不是他可以随心控制的了,随它们去吧!

    轰隆隆!

    奔驰百里,便已经看到了前方灵光氤氲的天地大阵,正是皇甫家祖地到了。

    这等大阵却是以感知与封锁灵气为主,毕竟这一方祖地,地域太广,几可独成一域,皇甫家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布置出太上道统那般将整个遗址都牢牢裹在里面,分隔天地的大阵,因而这一方大阵,只能感知到对手的入侵,以便族人快速作出反应,却无法直接用来阻止强大的敌人入侵,而且对皇甫家来说,他们也不需要这样的大阵来阻敌,能阻得下来的敌手他们不放在心上,配做皇甫家敌人的,也不是这大阵拦得下的。

    说来话长,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群浩浩荡荡的凶兽大潮呼啸冲来,却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便冲了进去,浩浩荡荡,纵然有一些被大阵边缘布置的禁制击伤的,十成中也不到一成而已,而方行更是指使着座下青驴,从一处没有禁制地方冲了进去。

    安静了几千年的皇甫家祖地,而今迎来了第一场浩劫!

    “好地方啊……”

    一入大阵,眼前景色便是一变,外面黄沙漫漫,寸草不生,这大阵里面,却似一座仙境一般,到处都是灵园仙田,珍奇异兽随地走卧,灵气充裕的几若实质,就连方行这等眼光不低的人看来,都是一处上好的洞天福地了,心里忍不住赞了一声,而后便是冷笑。

    “全给它毁吧!”

    当然不用他的吩咐,轰隆隆气焰无敌的凶兽践踏过后,再好的地方又还能有什么留下?

    安静了几千年的皇甫家祖地,而今迎来了第一场浩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