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以莲台取法力,剑斩皇甫如割草

掠天记 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以莲台取法力,剑斩皇甫如割草

    而在前方,皇甫家得到了反应的修士已经大批赶来,成群结队,密密麻麻,皇甫家祖地的修士出了奇的多,任何一个正在灵药田中耕作的男子都有可能是一个修为惊人的厉害修士,任何一个懒洋洋卧在柳对下打盹的红鸟都有可能是一只具有红鸾血脉的妖兽,见到大批的凶兽兽潮疯狂的冲了进来,他们呆了片刻之后,立刻就露出了暴烈本相,嘶吼着冲了上来……

    “哪里来的这么多恐怖妖兽?”

    “速速拦下它们……我的灵草园……”

    “不好,这应是凶兽,诸族人一起出手,将它们镇压……”

    皇甫家祖地里,已经彻底乱了套了,无数的修士冲了出来,看到了凶兽在祖地肆虐的模样,一个个又怒又急,眼眶都红了,拼了性命的冲上前去阻止,只可惜在这如凶似狂的凶兽大军下,修为不达金丹中期以上的,甚至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一进去便是被撕碎的下场。

    厮杀即刻展开,滔滔血浪,袭卷四野。

    望着仙气氤氲的灵田变得一片狼藉,望着姿态优美的仙兽被蠢笨凶悍的凶兽妖猿一拳砸成肉酱,望着飘飘如仙的皇甫家修士被凶兽撕成碎生,血染祖地,望着这一片悠美如画卷的地域变成了幽冥地域,方行就心里感觉倍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杀杀杀,给我杀个干净,哈哈!”

    大笑声里,他则骑着驴子,趁着混乱之局,带了自己的护卫团直奔一个方向去了。

    他的目的很明确,直朝着一个方向赶了过去。

    当初斩了皇甫道子,提了他的脑袋钓鲨鱼,从他嘴里套出来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皇甫家祖地的一些机密,当时也没多想,就寻思留在手里。没准哪天就用得上。

    而如今,倒确实用上了。

    “小魔头在那里,速速斩了他!”

    冲进了祖地之后,凶兽已经散了开来。方行也没有能力驾御这么多的凶兽,之前只是利用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凶兽的特点,给了它们一个大体的方向而已,如今已经成功的将它们引进了皇甫家祖地来,便不好再控制它们的行为了。只能从凶兽大军里脱离了出来,直朝一个方向冲去,不过这样一来,却也使得自己失去了诸多掩护,很快便有人发现了正朝着祖地正中心冲去的他,立刻大叫着冲了过来,有人追,有人堵,身前身后,道道灵光法力交织成片。

    “轰!”

    一道狂飙的烈焰被青色巨鹰拦下。而后巨鹰与那施展火法的皇甫族修士战在了一处。

    “吼!”

    十丈巨猿挥拳如雷,将两个拦在路前的皇甫族修士砸成了肉饼,而旋及它就被随后冲来的两个皇甫一族的修士缠住了,道道神雷如同绳索一般牢牢缠住了它,较成劲来。

    在人家祖地冲锋,无异于身陷险境,层层叠叠的危险浪头一般不停的拍击了过来。

    而对于这些苍蝇,方行连看也不看,只是一门心思向里面冲,真有人靠近了。自然便有身边的凶兽挡下,身边不时有恶战展开,他却当作视而不见,那些被他以百凶图召唤了出来。对他忠心耿耿的凶兽们也在一个又一个的从他身边消失,却护着他一路往皇甫祖地深处冲去。

    座下的青驴知道事情的严重,闷着头“得得哒哒”拼命向前跑。

    只一柱香时间,方行已冲入了近百里,但身边的凶兽却也几乎消失怠尽,只剩了他与青驴。

    “小魔头。你敢率凶兽毁我皇甫家祖地,我要将你镇压黑水湖底,永不超生……”

    此时的方行已经冲破了皇甫祖地内急惶惶赶来防守的皇甫一族修士的七八道防线,眼前几乎是一片坦图,再无人影,但也在此时,以皇甫擎天为首的,适才在外面迎接他的三位皇甫一族金丹大乘修士,却也终于赶了上来,他们三人模样凄惨无比,甚至还有人负了伤,胳臂被不知名的凶兽撕去了一条,还有人胸腹被咬去了一个可怖的缺口,但仍是愤然大喝着追来。

    “镇压你妹啊,有本事你来追我?”

    方行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在青驴屁股上拍了两巴掌,让它跑的更快。

    “小魔头,你有本事便回身一战……”

    “便是逃你又能逃向哪里?入了我族祖地,你便只剩死路一条……”

    皇甫擎天与老位长老疯狂追来,杀气滔天,但同时也有些诧异,不知道那小魔头一溜烟往哪里跑,毕竟再往里面去,也只是愈发的深入皇甫一族祖地而已,根本不可能逃掉,当然这个念头现在也无暇去细想,一心要杀人的他们只能咬紧了牙关,呼喝冲来,手展丹光疾斩。

    事有轻重缓急,他们现在只想赶紧斩杀方行,再去处理凶兽肆虐之事。

    轰轰轰!

    那头怪驴拼了小命,撒开四个蹄子跑的飞快,他们堂堂金丹大乘修士也一时追不上去,只能将各种可以及远的术法与法宝轰了过来,简直就是一片狂轰乱炸的暴雨一般,纷纷洒洒在青驴与方行的上下左右轰开,紊乱灵力几乎要将他们撕碎在当场,将虚空都轰的扭曲……

    “二……二啊……”

    青驴惊惶的大叫,吓的尾巴都夹了起来,嗷嗷的左冲右突,一边向前疾奔,一边躲避着身后轰来的各种法宝与术法,若是能够说话,这会定然已经破口骂娘了,深深感觉自己这份仙缘来之不易,哪有一拜了师傅就被扯过来送死的啊,这他娘的是收徒弟来还是收苦力的啊……

    “嗤!”

    一道散乱风力狂飙而来,将青驴的耳朵削下来了半片,疼的它一哆嗦……

    “轰!”

    一方神石被祭了出来,远远轰来,将躲闪不及的驴子后蹄砸断了一条,痛的它嗷一声叫,然后三条腿蹦蹦哒哒向前拼了命的跑,倒是显些把坐立不稳的方行巅了下来……

    就连驴背上的方行,此时也受到了大量的波及伤痕,饶是这头驴子已经展现出了超出寻常的发挥。但还是不可能避过所有的轰击,一些细微的波及冲来,方行也只能咬牙承受,当初他与叶孤音半年荒唐。汲取了些许道源在身,也就锁住了体内的一些儿灵气,但这些灵气本就不多,且在他这一路冲来,祭灵符、召百兽、祭虚空门等几番动作后。又是已经涓滴不剩了。

    此时的他,只能靠这驴子左冲右突的躲避,同时心里祈祷不要死在半路上。

    “小魔头,受死……”

    驴子毕竟受伤却来越重,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身后的皇甫家修士已经越追越近。

    他们出手更为狠辣,眼见得即将将那小魔头抓在手中。

    但也就在这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片大湖。

    那座大湖,位于一座巍峨高山之下。浩浩荡荡,足有千里方圆,湖水竟然是纯黑色,里面浮浮沉沉,也不知有多少妖灵挣扎翻滚,几千年来皆是如此,湖面上,甚至有蒸腾的黑色雾气翻翻滚滚,显得无比恐怖,与皇甫家祖地其他地方的仙气飘飘。正逞两个极端。

    此地,正是皇甫家的最为知名的底蕴,黑水湖。

    一座封印了上万大妖的妖灵,将一方千里大湖化作了怨池的黑水湖。

    而方行的目的。也正在这里,看到了这方大湖之后,他便笑了起来,也不顾身后疯狂追来的皇甫家修士,抬手在象牙小塔上一拍,里面赫然飞出了一座莲台。散发出了氤氲灵光,正正的飘在了黑湖水上空,正中心的位置,而他则借着青驴的力量,顺势冲向了莲台。

    于莲台之上,端坐不动,他叹了口气,心中一块大石放下。

    而在他身边,那头青驴险些累瘫了,四条腿断了一条,两只大耳朵少了半块,一身是伤,皮肉翻卷,鲜血淋漓,大舌头像狗一样伸在嘴巴外面呼呼的喘着粗气,汗水与血水混在了一起。

    “乖徒儿,你可以走了,有空了去归墟报个道……”

    方行笑嘻嘻的,一副了无心愿的样子,向青驴挥了挥手,同时将一卷玉册扔向了青驴:“拿了这太上名册去了归墟,你就是我的衣钵传人,老邪知道如何获得太上道卷总纲,金六子身怀太上不死经文,而太上感应经文,我也已经留给了另一个人,你若有本事,就去寻了来,若是做不到,就好好在归墟做一个真传弟子便是,另外……就是替我告诉他们一声……”

    在他身后,终于堪堪赶到了的皇甫家众金丹高手,已经大怒着向着杀了过来。

    不只有那以皇甫擎天为首的三位金丹,四面八方,足有数十人疯狂赶了过来。

    盛怒之下,他们愤然出手,种种丹光、术法、法宝成片成片的盖向了方行,遮住了苍天。

    而面对着这些金丹境高手的怒火,方行呵呵一笑,双手捏诀,莲台下方,忽然间空气模糊,滚滚荡荡的灵气宛若大潮一般涌入了他的体内,充盈着他的每一寸经脉与肉身,使得他那本已枯竭良久的修为,在此时,竟然罕见的再次渐趋增涨,近乎满溢,气息节节高涨了起来。

    灵动、筑基、金丹……大乘!

    轰隆隆!

    忽然之间,空中乌云凝聚,而后无数道可怖雷电从天而降,笼罩了千丈范围,一雷破万法,哪怕如今方行已失去了雷种,但在凝聚了法力之后,以龙族雷术催动出来的道道天落神雷,赫然有着更为惊人的恐怖威力,神雷到处,所有的丹光与术法、法宝皆被神雷扫落。

    更甚至,所有冲进了黑水湖中的皇甫一族修士,都被这恐怖的神雷笼罩在了其中。

    雷声轰鸣入耳,而方行的声音,比雷声还要响亮:“小爷这最后一战,威风的很!”

    ……

    ……

    “他不是已经废掉了吗?”

    堪堪冲到了近前,打出了万千灵光,本拟将那小魔头出成碎片,却陡然见到了他驾驭万千雷电自天而降,威力可怕,饶是这一众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的皇甫族人皆是实力不凡的金丹后期修士,此时也只吓的胆战心惊,同时向后飞掠,却是打算先抽离战场。观察一下局势再说了。

    没办法,这小魔头名声实在可怕,对于他的每一个变故,都由不得人不慎重对待啊!

    “呵呵。想逃?”

    此时盘坐在莲台上面的方行,也是呵呵一笑,而后双手一合。

    掌心之中,顿时一团混沌之力显化。

    这一团混沌之力,玄奥异常。方行两手合并在一处,挤压了这一团混沌之力,周围虚空却同时跟着发生变化,飞速的向中间搭陷,周围虚空中所有的事物,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抽扯,飞向方行冲了过去,以他们金丹大乘的修为,赫然也无法抵挡……

    “小魔头,你……你……”

    其中一个适才冲在最前面的。也就是迎接方行的三位大修之中身份仅次于皇甫擎天的大长老皇甫子岳,此时被方行双手一合,给扯了过来,与方行面对着面,近在咫尺。

    “小爷我吊不吊?”

    方行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掌捏子母拳印,正面朝着这皇甫子岳劈头打了过去。

    只是一拳,简简单单,但无上法力灌注下。却直如劈山拳印,激荡虚空,甚至在这短短一拳劈出的过程中,就已经撕裂了虚空。引出一道黑色闪电,直轰到皇甫子岳脑袋上。

    “噗……”

    堂堂金丹大乘,皇甫家金丹一代里隐藏最深的佼佼者之一,直被这一拳打的脑袋粉碎。

    藏在头颅内的神魂,都被这一拳同时击碎,连遁逃的机会都没有。

    魔头凶威。一至于斯!

    “好久没有杀过人,手段不仅未曾生疏,倒更熟练了!”

    方行亦是有些意外,旋及笑的更畅快了起来。

    如今的他,修为已废,但却借着这个大金乌当年从神州北域盗了过来,后来又转送给他的莲台,补充了自己的法力。他的肉身就算一个掉了底的木桶,露光了修为,但莲台却又将新的法力给他灌入了其中,让他暂时有了恢复当年巅峰,与敌一战的准备。

    本以为十年未曾与人斗过法,此时自己定会术法生疏,但真的动起手来了,才产生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那就是,所有的术法,所有的杀人手段,并未变得生疏,反而有了新的体悟,如今随意挥洒出手,竟然感觉得心应手,术法渐呈浑然一体的境界。

    “子岳长老……”

    “小魔头,敢杀我叔父,与你拼了!”

    这突出其来的血腥一幕,却使得围在方行身周的皇甫家修士红了眼眶。

    一时间,皇甫家嫡系金丹、旁系金丹、重金聘来的族外供奉以及八部部曲出身的金丹高手,不下数十人,同时自四面八方部了过来,各祭法器神光,向着方行怒吼冲来。

    每一名金丹都不是等闲实力,身上的威压与气势,层层叠叠,如怒浪将方行卷在中央。

    而在这怒浪袭卷之下,方行不仅不惧,反而精神陡然一振,放声大笑。

    “小爷这最后一战,便用你们来献祭吧……”

    “剑魔大术!”

    方行竖起右手食指,在空中轻轻划了一个圈,小圈之内,便有一颗黑点显化了出来,滴溜溜旋转,而后这黑点陡然间变大,边缘却绽放出了丝丝诡异剑光,充斥了四面八方千丈之内的每一寸空间,割裂虚空如切豆腐,此术竟然与萧雪入了魔之后修炼的白发化剑丝之术有了某种相似,只是方行这剑丝乃是黑色,而且显得更为运转如意,剑丝挥洒间,更为玄奥而已。

    “嗤”“嗤”“嗤”“嗤”……

    空中一溜儿血光迸溅,道道血花在空中高高扬起,而后落下,如同一场血雨般,夹杂着皇甫一族金丹修士的断肢残臂落进了下方的黑水湖中,那黑水湖中被困了三千年之久的妖灵,在此时尽皆嘶吼着冲来,高高跃起,像被喂食的鱼在争抢皇甫家修士的血肉。

    这简直就是一场屠杀,方行的剑魔大术之下,皇甫家一族的修士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双方无论是术法的精妙,还是威力的强弱,乃至波及的范围,都根本不在一个境界上,除了那些修为已臻金丹大乘境界,又或是手握某种厉害法宝的修士之外,其他人靠近了黑水湖,便逃不过被剑魔大术的剑光笼罩,而后切割肉身,迸碎神魂的下场。

    “小魔头,你当我皇甫家的修士是什么,敢行如此杀戮之事……”

    凄惨战况之中,普通金丹修士,如今已只想着逃走,只是被剑魔大术的剑光笼罩,想逃也没这么容易而已,不过混乱之中,却也有数位金丹修士红了眼眶,以皇甫家主皇甫擎天为首,同时厉声大吼,自四面八方的战场中飞身跃入半空,同时双手缓缓划动,口中念诵艰涩古咒。

    一共有五人,修为参差不齐,最高者乃是皇甫擎天,金丹大乘,最低者则只是半步金丹修为,但在此时,这五人却同时冲了出来,显示了远远凌驾于普通金丹之上的非凡气势,而且在将方行围在了中间之后,他们施展术法的起手势,乃至口中念诵的古咒,赫然完全一样。

    “嗯?”

    方行在此时,也是心间一凛,心神回转,全神防御。

    那五人,诵咒半晌,身前皆出现了道道灰色烟气,若隐若现,古怪异常,而后,五人同时睁开双目,厉吼一声,将左掌向前按来,身上灰色烟气,随之呼啸而来。

    “神机破灭诀!”

    一种响彻天地幽冥的喝声在黑水湖上响起,震荡往来,几若滚滚闷雷。(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