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演化神机,破灭万法

掠天记 第七百二十二章 演化神机,破灭万法

    赫然便是皇甫家的镇族大术,便是在神州,也威名远扬的神机破灭诀,一种顶尖神诀。

    此诀惟有皇甫一族主脉修士才能参悟,因而在一众金丹皆被方行剑魔大术压制的抬不起头来之际,这五个在众修士里显得并不怎么起眼的修士却飞跳出来,以皇甫擎天为主,他们五人都是皇甫主脉修士,无论是身份,还是同境界的实力,都不是普通金丹修士能比得上的。

    在神机破灭诀催动下,灰色气息看起来普通,却在此时显露出了惊人的诡异效果,五道灰色烟气,化作了一方牢笼也似的存在,自五方罩来,将方行笼在了中间,而后同时向前勒进,所过之处,方行打出来的剑魔大术乃至其他的术法,竟然同时被这五道烟色给化解掉了。

    那是一种枯败的力量,就像万物凋零之后的肃杀,旺盛尽头的萎败。

    破灭二字,便已道尽了此诀的特质!

    “演化神机,破灭万法,小魔头,我看你如何再来作乱……”

    五名修士里, 为首的皇甫擎天眼眶红红,厉声大喝,带着某种庆幸而发泄般的大喝。

    不得不说,这小魔头率凶兽兽潮,冲击皇甫一族祖地,而且逃到了黑水湖上,盘坐于莲台,对皇甫一族的修士大杀特杀,简直就是重重的打了他们皇甫家族的脸啊!

    尤其是,众修心里都明白,这小魔头还是在废掉了修为的情况下。

    如今他只是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法,暂时获取了法力,才得以催动道道大术而已。

    不过还好,看样子破灭神机诀有用,五名皇甫一族主脉的修士联手,当能困得住他。

    五道灰色烟气急速向中间收缩,待到破灭方行施展出来的一切术法,锁在他身上时,也就是这小魔头被封印住。可以沉在黑水湖底镇压他几万年的时候了……

    “十万八千剑……狐神火……布雨术……”

    方行也是冷着脸,连施几道术法,羽剑,火光。雨丝,铺天盖地,向外狂涌。

    然而没用,灰色烟气袭卷下,所有蕴含灵力的神光皆被磨灭。失去了神威。

    这五人联手施展的灰色烟气,简直就可以破灭万法,方行心里却顿时冷冽起来,如今他道源崩碎,法种磨灭,虽然暂时靠莲台为自己汲取了法力,但毕竟曾经有丹内法种多有损缺,施展术法的根基已经不在,能够施展的术法已经不多了,好几道术法。哪怕施展了出来,也威力不足,面对着这皇甫一族的镇族神诀,他赫然有了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本来这个时候,飞快的逃开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他盘坐莲台之上,却不能轻易起身。

    “破灭神机诀……”

    方行眼睁睁看着五道灰色烟气卷来,他忽然停了手,盘坐在莲台上,一动不动。

    他口中呢喃。似有所动,但只是一线灵光,并未捕捉真切。

    “这小魔头果然黔驴技穷,被我们五人联手施展的神诀困住。看他逃向哪里……”

    皇甫家一众修士,面上已经升起了胜劵在握的冷笑之意。

    眼见得五道烟气已经将方行裹在了中间,避无可避,就是掌心里的逃不掉的小猴子。

    他甚至都已经不再打出术法,阻止五道灰色烟气的收缩。

    看样子就像是认命了一般!

    不过,也就在五道烟云已经距离方行只有三丈左右的距离。甚至已经让方行的身形遮蔽,皇甫家修士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微垂了脑袋的方行忽然又抬起了头,面上带着一抹笑意,同样双手缓缓划动,口中呢喃,念诵古咒,几息之后,舌绽春雷:“破灭神机诀!”

    轰隆!

    虚空忽然之间颤抖了一下,一团灰色烟气间自方行双手之间显化了出来,而后冲天而起,仿佛一柄大伞罩在方行头顶。烟气过处,虚空震颤,空间扭曲,就连规则都出现了无法逆转的转变,所有周围散布的灵光,都被这道灰色烟气同化,消散于无形。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皇甫家五位主脉金丹驱使的灰色烟气。

    五道破灭神力与方行的那一道破灭神力在空中焦着,而后被撕扯,炼化。

    他们五人同时施展出来的这一式术法,甚至还远远比不上方行一人所驱使出来的。

    “怎么……怎么可能?”

    这五人发现自己的破灭神力被扯走,心中的震惊,简直到了极点。

    那表情,比见了鬼还可怕。

    这可是皇甫一族的镇族神诀啊,非主脉子弟不可修炼,这小魔头怎么也会?

    “呵呵……”

    方行双手凌空虚握,捏着横亘在诸天虚空的六道破灭神力,笑的十分得意:“这破灭神机诀的心法,小爷十五年前就学会了,一时不稀罕去修炼而已,却是直到今天,才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若驱使混沌神力的话,这还真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神诀啊……你们修炼的都不对,若是再给小爷一个机会,我会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破灭神力……只可惜了,没时间了!”

    轰轰轰!

    他双手忽而一甩,六道破灭神力便有六道大鞭,向着周围抽打了出去。

    “但也无所谓了,能帮了萧师姐就好……”

    “我用灭门祸,谢你皇甫家!”

    轰!

    六道破灭神力横扫了出去,首当其冲挨了这么一下的,便是皇甫擎天。

    这位皇甫家的家主,半步元婴修为的金丹大修,被这一道破灭神力裹住,登时被上面蕴含的巨力抽打的直往下方黑水湖落了下去,在此过程中,他惊惶大叫,但依然肉身迅速枯败了下去,就好像成为了不知成活了多少年的老树树皮一般,逐渐干枯,开裂,须发寸寸脱落。

    “小魔头你罪该……”

    皇甫擎天嘶声大吼,声音却由一开始的充沛变得嘶哑衰老,直至最后声若蚊呐。听不见了。

    “嗖!”

    便如鲤鱼跃龙门,黑水湖内,一头大蟒形状的妖灵翻身跳起,卷了皇甫擎天落入湖中。随后千万妖灵一起涌上,你撕我咬,短短一瞬间便扯裂了他的肉身,剥核逃一般露出了皇甫擎天的神魂,这神魂却还要逃脱。但周围馋涎欲滴的妖灵立刻冲了上来,大口嘶咬吞噬。

    “噫……死的好惨……”

    方行打了个哆嗦,十分同情皇甫擎天的下场。

    说来这位金丹大修,与他儿子的命运倒也相仿,都被妖灵给吞了。

    “小魔头,你竟然杀了我族家主……”

    虚空之中,无数的金丹修士都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位可是执掌了皇甫家百年时间的皇甫家主啊……

    他甚至已经得到了老祖许诺,即将得赐黑水湖精,成为新一代结婴的皇甫族元婴大修。

    可在此时。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那小魔头杀了?

    “哇哈哈,今番杀的痛快,该你们啦……”

    方行却是一转头又看到了他们,转头挥劈,六道破灭神力疯狂抽打了出去。

    一时间,黑水湖上惨叫连连,一片血海滔天。

    方行手持六道破灭神力,将一众皇甫家的金丹修士抽打的鬼哭狼嚎,拼命逃窜。

    破灭神力演化混沌,阴毒神异。凡是被此鞭扫中者,莫不身形焦枯,极速衰老而死,就连灵光与术法。都会因此而变得黯淡,在此破灭神力前,众修撑起的防御乃至祭起的护身法宝,都纷纷失支效力,悲吼着被强行改变了寿元,以枯颜老者的模样跌入了黑水湖中。

    破灭神机诀。皇甫一族镇族神诀。

    推演神机,破灭万法!

    此诀在当年方行审问皇甫道子人头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这心法。

    只不过,当时他有些看不上这什么破灭神机诀,再加上他心里警醒,哪怕皇甫道子已完全受治于他,他仍然不是很放心,觉得那皇甫道子很有可能包藏祸心,给自己的神诀不是这么容易修炼的,于是就只作参考,仅仅参悟其中的大道与玄妙法门,却没有真正的修炼过。

    而在失去了修为之后,他亦无时无刻不想着恢复修为,把自己能想到的诸般法门都细心研究了一变,对于这破灭神机诀也翻来复去,思索了很多年,只是未曾彻底参悟,始终未能从中获得恢复修为的法门,当然,对于这道神诀的理解,却已超出了众多普通的皇甫族修士了。

    直到这一刻,他见到了皇甫家五个主脉修士施展神诀,破灭万法的一幕,倒是心间略有触动,倒是心间灵光一闪,略有触动,感觉借此诀为基来推洐,未尝不能修出一道大术来,如今正在战局之中,时间紧迫,他也无暇细细去想,只是下意识便运转了同样的法诀,催动了当年在封禅山上无意中诞生的混沌法力,得天独厚,相得益彰,一施之下,便绽放了惊人威力。

    当然,他只是灵机一动,未曾深悟,此诀也只能发挥出混沌法力中的某一个方面的特性,根本无法将它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不过对于如今的方行来说,却已经完全足够了。

    诸般巧合下,惊人一幕出现。

    皇甫家五位金丹驱使神机破灭诀,却被小魔头同样以神机破灭诀反击,六道破灭神力挥舞下,这五位主脉金丹修士连同时适才在剑魔大术下活了下来的金丹修士,一并斩杀,雨水一般纷纷跌入了黑水湖中,本来在黑水湖上,小魔头身侧,漫天飞舞如苍蝇般的修士,被剑魔大术斩了一大批,又被破灭神力扫下了剩下的,虚空一时如洗过一般干净,看不见一个人影了。

    彻底惊呆了!

    那些因为修为不足,未曾入湖一战,又或是赶来的晚了一些,没能及时冲上前去的皇甫家修士,此时已经被这一幕震惊的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了。

    就这么短短倾刻之间,这小魔头杀了多少人啊?

    四十?五十?还是近百?

    要知道这可不是大白菜,这他娘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而且是万里挑一,身手不凡的皇甫一族金丹修士!

    五祖复苏后,召回了皇甫一族所有的或在明处或在暗中的金丹修士,此后皇甫神通带了一大批前往神州。剩下的便都在这祖地之内,可以说是皇甫一族最后的中坚力量了,可竟然在此时被人一口气杀了个干净……这……简直就是让皇甫家吐血啊!

    “哇呀呀……小魔头,我皇甫家与你不死不休……”

    确实有人吐血。一个元婴老修,从远处飞掠而来,表情凶残悲愤。

    正是坐镇皇甫一族的元婴老修皇甫端敬赶来了,此老在凶兽进入祖地之前,便已经出手。只不过他本想先出手护住皇甫一族的丹窟、经殿、天子院等几处重要的所在,以免被肆虐的凶兽所破坏,然后再回头收拾这小魔头,却忽然之间得到了一个消息,整个吓坏了。

    本以为那些金丹辈的子侄,哪怕拿不下小魔头,困住他也没问题,结果……

    ……竟然全被小魔头给宰了?

    这简直就让他这颗老心吐血啊……

    一时啥也顾不上了,红着眼睛就赶了过来,而且是真身赶来。不杀小魔头誓不罢休!

    “我早就与你们皇甫家不死不休了,你才知道?”

    方行咧嘴一笑,凌空虚握,六道破灭神力同时向着那元婴老祖抽打了过去。

    “竟敢以我皇甫一族的神诀对付我,纳命来!”

    皇甫端敬见到这一幕,也是瞳孔急速收缩,没有起手势,没有念诵古咒,凌空五指一抓,便有两道破灭神力显化出来的巨爪。直向着那六道破灭神力抓了过去。

    轰轰轰!

    两只巨爪,各抓了三道破灭神力,而后皇甫端敬用力撕扯。

    崩!

    一串仿佛急弹琵琶一样的声音,六道破灭神力陡然崩直。弹打虚空,声音刺耳乱心。

    “给我定住!”

    方行显些被皇甫端敬扯飞了出去,但也只是一晃,便借莲台之力定住了自身。

    莲台坐镇虚空,便身形不动不摇,法力源源不绝。就算是元婴老祖,也扯他不动。

    “给老夫滚过来!”

    那皇甫敬端可是元婴修为,而且是肉身前来,怪力无穷,此时一扯之下,竟然没有拉动方行,却也是心下一怔,旋及有点羞恼之意腾腾升起,厉吼声中,一口气息吞入腹内,肉身力量成百上千的增涨,而后再次双手一扯,以拖山之力拉动破灭神力。

    “封禅山意,镇压己身!”

    方行此时也是目光一冷,运转了封禅山意。

    虽然法种已经灭破,源自封禅山山脉的那一道本源之力,此时已经磨入了混沌法力之中,但他修的是无法无天之丹,可御使万法,曾经悟得的封禅山山意,却还牢牢印刻在识海,只是威力上弱了很多而已,此时立刻催动山意,同时莲台之上,大量的灵气源源不断灌入了他体内,使得他这一霎,身形宛若一座万古不变的高山,牢牢坐镇虚空,不动不摇。

    “啪啪啪啪啪……”

    五道破灭神力皆在此时崩断,弹的虚空出现了道道黑色乱流。

    只剩一道由方行亲手驱使出来的破灭神力,还在他与皇甫敬端手中,依然旗鼓相当。

    “原来是那一方莲台……”

    皇甫敬端毕竟是元婴修为,见多识广,修为深厚,虽然正处在大怒之中,但两番未扯到方行,却也让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目光一扫,便已经看到了方行座下的莲台,法眼之中,清晰映出了诸天灵气通过莲台流入方行身内的情形,心中各种想法一一对证,瞳孔狠狠收缩了起来:“原来如此,小魔头,你修为早废,法力全无,竟然是在用这一方莲台为自己提供法力……难道你就没有意识到,以你这半残的身子,运转这等强大的莲台,等若是小溪之径引入了江河之水,便是可以一时达到曾经的巅峰修为,但事后经脉崩碎,立刻就是丢了性命的下场?”

    “你烦不烦?”

    方行冷喝,一手扯住了那破灭神力,一手指尖弹起,万千黑色剑气崩发,几如潮涌。

    “嗖……”

    皇甫敬端身形一闪,却于一瞬之间消失在了方行面前,再出现时,赫然已经到了他身后,手掐剑诀,身形如鬼魅,一闪之间连斩几道惊天剑气,竟然都是劈向了方行座下的莲台,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来:“难道凭你这点本事,还想拉我皇甫家一起同归于尽不成?你这莲台须端坐不动,才可抽取灵气为自身法力,那老夫就看看打破了莲台,你还能怎么耍威风?”

    “轰!”“轰!”“轰!”

    说话声中,皇甫敬端一口本命真血喷了出去,竟然点点精血,都化作了他的模样,一时足有百十具分身,布满了一方虚空,通过各个不同的角度,向着莲台斩了过去,饶是方行左手破灭神力,右手剑魔大术,几乎布守住了虚空的每一寸,在此时却也无法捉到皇甫敬端的影子。

    “我擦,你好意思啊,一个元婴大修跟猴子似的绕着我转,好好打一架不行吗?”

    方行气的破口大骂了起来,运转剑魔大术牢牢守住莲台。

    “呵呵呵呵呵呵……你有何资格与老夫当面斗法,看我毁你莲台……”

    皇甫敬端冷声大笑,斩向莲台的剑光更起劲了。

    “你无耻……”

    方行挥舞着破灭神力,气的放声大骂。

    “你无知!”

    皇甫敬端冷声喝斥,下手可一点都不慢。

    这简直把方行气疯了,如今的他还真担心这种斗法的方式!

    皇甫敬端堂堂元婴大修,若是不正面与他斗法的话,凭他现在的本领,还真抓不到这老头子,就算剑魔大术与破灭神力蹭到了他一点半点,那也不伤筋动骨,而莲台虽然玄妙无穷,材质却极为脆弱,被这老家伙打到了,便是破碎的下场,自己到时候,也就完全的败了。

    “你无耻!”

    “你无知!”

    “你无耻!”

    “你无知!”

    “你无知……”

    “你他妈才无知……”

    一边斗法一边骂街,两个人都忙的不亦乐乎。

    直到最后时,方行实在忍不住了,横起心来,咬牙喝道:“老王八蛋,真以小爷奈何不了你?”

    喝声中,已取了一朵血莲花在手,同时手掌按在了莲台上。

    轰隆一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震颤。

    这皇甫家祖地之内,几乎实质一般的灵气在此时潮水一般向着方行所在的莲台涌了过来,简直形成了肉可见的灵气飙风,被莲台引来,而后疯狂灌入了方行体内,这简直已经超出了方行此时修为的极限,甚至在他以前巅峰修为时,也承受不住如此暴虐的灵气,在这一瞬间,他就已经化出了三头六臂魔相,不是为了御敌,而是用这种方法,来大量消耗体内过盛的灵气……

    与此同时,他将血莲花叨在嘴上,飞身而起。

    他已经离开了莲台,一手持黑色巨剑,一手持血饮狂刀,法衣飘飘,直向皇甫端敬冲去。

    “你……”

    皇甫端敬见到了这一幕,只吓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这小魔头怎么真的离开了莲台了?

    “哈哈,你看你是不是无知……”

    方行冲向了虚空,刀剑抡舞如风,将皇甫端敬的分身一一斩灭。(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