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皇甫族灭

掠天记 第七百二十五章 皇甫族灭

    天地色变,湖水滔天。

    坐镇黑水湖的三座石狮,或说是锁住了黑水湖内万千妖灵的四道神锁,竟然在一瞬之间被方行接连斩开其中三座,皇甫敬端一口气没喘上来,眼神都已经变了颜色了,满是震惊之色,更多的是不信……哪怕亲眼看到了,他也不愿相信,怎么可能,皇甫一族由先祖留下的心法布下的四方狮子封禁大术,号称万年不拔的永恒禁术,怎么可能被这小魔头如此轻易就斩破了?

    须知道,这每一座石狮上面,可都有着法眼都看不破的九十九道禁制啊,哪怕这小魔头肉身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斩碎石狮啊,上面的九十九道禁制足以化解他的力量,除非对四方狮子印极为了解的人,知道这愈是繁复变化无穷的禁制,愈是有着无可避免的脆弱之处,而后每一刀都斩在这石狮最脆弱的地方,崩碎大禁,否则力量再强,也只会徒劳无功。

    而如今,这小魔头身形如鬼,疯狂似魔,刀剑劈斩,石狮子竟然应声而碎……

    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他是一个禁术大师,一眼就看破了石狮的弱点不成?

    皇甫敬端被这惊人的一幕,吓的道心都几乎要动摇了。

    如今,四座石狮已破开了三座,也就代表着这黑水湖上的大部分禁制都已经打开,就像是千里长堤一朝掘开,大潮狂涌之势一旦形成,便再也无法轻易压制了,那黑水湖内的妖灵在此时只感觉身上压力减轻,便皆疯狂的嘶吼了起来,拼了命的从缺口之内向外涌了出来。

    “轰!”“轰!”“轰!”

    三道火山喷发一般的奇景出现,黑水湖内,三道惊人水柱直冲上天,幻化无数妖云。

    在这种恐怖怪力之下,第四座石狮甚至不必方行去斩。也已经在黑水湖内疯狂涌动的妖灵冲击之下,自行崩碎,又是一道惊人的黑水湖水柱冲天而起,直冲九天。又像是一个蘑菇一般爆了开来,巨伞一般笼罩在了皇甫家族地上空,层层魔意冲天九天,化作魔云散了开来。

    随着魔云散开,整座大湖上。妖云阵阵,无数妖灵齐声呐喊,一道一道的黑色潮水皆从湖底冲了上来,翻翻滚滚卷向四方,竟似无穷无尽一般,漫向整座皇甫族地。

    被镇压了三千年的妖灵甫得自由,立时便在本性驱使下,扑杀生人,汲取血肉,填补着三千年来本能上的空虚。也发泄着积攒了三千年的怨毒恨意,将这一方仙境,化作了幽冥地狱。

    皇甫族地,无论修为强弱,年龄大小,妇孺老弱,皆成为了这些破笼而出的妖灵猎物。

    哭嚎,挣扎,怒吼,惨叫……

    天昏地暗。妖灵遍布四野,真正的地狱,也不过如此!

    “三千年根基……毁于你手,我……我……”

    皇甫敬端脸上现出了悲痛愤懑之意。他几乎是带着一种绝望的情绪,向着方行大吼,似欲冲过去将方行碎尸万段,然而终于还是不曾冲出去,而是一咬牙,身周撑起破灭神力。身形微闪间,似欲冲到黑水湖下去取某件东西,不过一看到湖内翻翻滚滚的妖灵如江河掘堤一般,却又登时感觉头皮发麻,心想那湖底的东西也不拿了,逃命要紧,便咬着牙提了万灵大旗,直向着天外冲去,对于周围受苦被屠的族人,他在此时也赫然选择了无视,不肯多留一刻。

    他心里明白,皇甫家族地此时已经完了。

    千万妖灵肆虐,没有人可以阻止这股子势头。

    若是皇甫家五位元婴都在族地,那么他们五人联手,在皇甫神通的率领下,还有可能再次将这万千妖灵封禁,但只剩了他自己的话,那还是算了,若是被这一众妖灵围上了,哪怕他是堂堂元婴境界的修为,也只有被妖灵分身噬魂这一个下场,必须趁着这千万妖灵身上的怨气所化作的魔云,将整片虚空全都遮住之前逃走,否则的话,此地便是黄泉,便是幽冥,逃不掉了。

    “老祖救我……”

    “祖爷爷救命啊……”

    “祖爷爷别舍我们而去啊……”

    下方,妖灵肆虐的皇甫祖地,声声凄厉哭嚎,响彻云霄。

    有他最为疼爱的玄孙儿被魔狼妖灵叼在口中,哭嚎着挣扎,喊他救命,也有族中小小年纪便已经绽放耀眼光环的天才小辈,一边拼命抵御着四五头强大妖灵的冲攻一边大喊,此时已经满身是伤,即将被妖灵吞噬,也有陪伴了他多年的道侣,挥舞龙头杖,为护丹坊死战……

    声声哭嚎催人泪下,道心坚定如铁的皇甫敬端此时也已经忍不住虎目含泪,甚至都不忍心向他们看过去,他手在颤抖,但最终还是一狠心,趁着魔云还未遮满整座虚空,飞遁而走。

    “小魔头,你太狠,你实在太狠,你这是要趁着我皇甫家四位老祖不在,来断我皇甫家的根基啊……如今黑水湖封禁全开,我皇甫家祖地已经完了,你也必然会死在这里,但不会这么轻松的,这一番大仇万年也无法磨灭,你的师长、你的族人、你的亲朋,都会因为你今日的作为而被屠戮,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干净的,我要你在九幽之下,日夜哭嚎,后悔自己的作为……”

    惶急逃走的皇甫敬端声音似哭似笑,自虚空之上凄厉传了下来。

    “呵呵,你当我的朋友是菜?”

    听了皇甫敬端的声音,方行脸色苍白,却强撑笑道:“他们会帮我灭掉剩下的皇甫家族人!”

    自语着,他借着最后的修为之力,撑起一丈剑域,勉力向下冲了过去。

    如今,随着万千妖脱困,黑水湖内也几近干涸,露出了一个位于湖底的大牢,方行早就听皇甫道子说过,此牢乃是皇甫家族布制最为森严的大牢,若是萧雪被抓了过来,十有**便是困于此牢之内,他俯冲了下来,刀剑齐斩,将那湖底的一方玄铁破了开来,低头看去。

    轰!

    一道魔气从他破开的玄铁顶端升腾了上来,幽幽可怖,浓烈如地狱毒烟。

    而在魔气过后,他便看到了下方立着百十道石柱,每一道石柱上面,都锁着一个个身形枯瘦的修士,有的已经化成了枯骨,有的皮包骨头,生死不知,这些却都是得罪过皇甫家的修士,被他们镇压在这黑水湖下,已经不知多少年了,而在这一群石柱正中间,白衣白发的萧雪身染魔气,垂着脑袋,身上绑着层层幽寒铁链,这时候已经看不出死活来了,气息衰弱的可怕。

    “萧师姐,睡饱了没有?”

    方行呵呵大笑,潜身飞入石牢,挥刀剑斩断了铁链,将身形软倒的萧雪抱住了。

    萧雪身形萎顿,吃力的睁开了一线眼帘,便看到了方行那张笑脸。

    “你还真来了?”

    萧雪声如蚊蚋,低低的开口,似乎有些意外。

    方行笑嘻嘻的:“我说了要护着你么,大老爷们说话还能不算话?”

    萧雪表情似哭似笑,眼眶发红,气若游丝:“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可……可以信的!”

    “那是当然,小爷我本事大着呢……”

    方行哈哈大笑,身形一转,将周围的石柱上面的铁链尽皆斩断,而后抱了萧雪,身形冲天而起,他如今体内经脉几乎尽断,血莲花锁住大量法力的效力也在消失,也就是说,他只剩了最后一口气,而他则借着这最后一口气,抱了萧雪,踏空而起,直迎向高空的魔云。

    “可不单单是救你,我还找到了让你恢为修为的法子呢……”

    踏空而起的过程中,方行低头看着萧雪惨白的脸,嘻嘻的笑,一道神念传进了萧雪识海:“这道法诀是从皇甫家的镇族神诀里悟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取名字,参悟的也不够透彻,不过应该可以在破灭之中推洐出那一线生机来,我是没什么功夫了,就看你自己能不能参透了!”

    萧雪得传了这一道神诀,黯淡的眼神渐渐有了些光彩。

    “唉,别吃人了,多恶心啊……”

    方行又低低嘱咐了一句,此时已经飞升了几千丈高的高空,头顶便是恐怖的魔云,此时层层魔云已经在头顶汇聚,只差一线就将所有的虚空都遮满了,而方行则将自己剩余的所有灵力都提了起来,双臂一振,向萧雪从那一线虚空里抛了出去,自己却力量消散,身形急坠。

    “方师弟,你做什么?”

    萧雪大惊,急急的转头看了下来。

    此时的虚空之中,已经有不知多少妖灵冲了过来,将方行团团围绕。

    “方师弟……”

    萧雪的声音撕心裂肺,身形已不由自主到了魔云之外,阳光背后洒来,白裙如雪。

    “赶着去投胎,下次再聊吧……”

    而方行则渐次沉入黑暗,身上已经不知挂上了多少妖灵,在暴戾的撕扯着自己一身的血肉,方行宛若感受不到半点疼痛,口中嘀咕着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向着天上的萧雪摆了摆手,说完了话,悠悠叹口气,似乎很是为自己的行为感觉不可思议。

    “妈了个蛋,我临死前竟然做了一回好事?”

    一边叹着,一边跟旁边暴戾冲来的妖灵嘀咕说道。

    不过这妖灵可不管他这些,闷着脑袋就一口朝裆里啃了过来,只吓的方行一哆嗦,抬脚就把它踹飞了,大声骂道:“你他娘的,就算小爷我要死了你也不能咬那里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