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灵山佛子

掠天记 第七百二十八章 灵山佛子

    “我头发呐?”

    南瞻部州,北神山一带,一处几乎人人耳熟能详,却从来不知道具体在何处的地方,存在着一座仙山,处处禅音,片片佛理,据闻在此地,时间呆的久了,顽石都会点头,修行之人遇到了魔障,到了这里,修行一段时间,也会自然而然的神思清明,了悟大道,又因着此地蕴满不可思议的灵性,乃是大乘佛宗起源之地,因而世人称其为灵山,乃是天地间最顶尖圣地之一。

    灵山寺间,有一古刹,青松奇石,烟雾袅袅,千万年来,清幽详和,便连猿啼鸟鸣,都显得蜿转清柔,不会打破此地清静,反而更添了几分山野从容之意,当然了,这是以前了,如今的灵山寺内,却忽然传出了一个杀猪也似的哀嚎,惊飞了一片山雀,毁去了那几分祥和。

    “师兄莫急,师兄莫急,既要入我灵山寺,自然要剃了那三千烦恼丝了……”

    一个惊慌的声音不断的劝阻着,听声音像是被吓到了。

    “我不急你大爷啊,谁特么剃了我的头发啊……”

    灵山寺山腰上一座大殿里,森然佛像庄严神圣,而在下方,一个灰衣服和尚却满身戾气,提着刀子要找人拼命,说是和尚,却又不像,圆圆的脑袋上并无香疤,而且从脖子以及双手手腕现出来的皮肤看来,却密布着黑色的经文,看起来像是留了一身的刺青一般。

    “额,师兄,只是剃了个脑袋,不用非得杀人吧?”

    在灰衣和尚对面,还有一个白色僧袍的小和尚,正偷偷把握着剃刀的手藏到身后。

    “怎么不用?谁剃我头发我砍谁的脑袋,佛祖来了都不给面子!”

    灰衣服的和尚急的团团转,看那一身的凶气,是真想提刀子砍人。

    “难怪白师叔骗我来给师兄剃头啊,我惨了……”

    白衣的小和尚暗暗叫苦。心里诅咒起了那个骗了自己的白师叔来。

    “死秃驴,是你给我剃的头不?”

    灰衣服的和尚眼尖,一眼瞅见了那白衣小和尚藏起来的手,警惕问道。

    “不是不是。怎么会是我呢,小僧只懂念经参禅,从来不碰刀枪……”

    “那你手里是什么?”

    “呵呵呵呵呵呵经书而已!”

    “拿出来给我看看!”

    “师兄要读佛经么?我去藏经阁里帮你取……”

    “我擦你给我看看……好啊,死秃驴,果然是你给我剃的头。我砍死你啊……”

    “哎呀呀师兄饶命啊,我再也不敢啦……”

    一灰一白两道身形绕着这座万年古刹穷追猛打了起来,俊俏圣洁的小和尚叫的跟杀猪一样惨,足足追杀了半个时辰才算完了,小和尚好歹没掉了脑袋,只是俊美的小脸上两个黑糊糊的眼圈却极是滑稽,陪着小心,一脸讨好的凑在跷着二郎腿躺在香案上的灰衣和尚,满面堆笑。

    “师兄啊,你消气了没有?消气了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呀……”

    “消你大爷。我的酒葫芦呐?先来点酒润润嗓子……”

    “咱们这里是僧寺,没有酒的……”

    “……”

    “师兄你看我干什么?”

    “我就是瞅你又有点不太顺眼……”

    “……那我就等师兄你消气了再说……”

    “……那你有屁还是快放吧!”

    “额……师兄你说话真粗俗……”

    一灰一白两个和尚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算是消停了下来,这白衣的小和尚倒是好脾气,终于在得到了灰衣和尚的许可之后,笑道:“师兄你已经昏睡了一个月啦,白师叔推算到了你会今天醒过来,就让我过来看看你,我也是见你头上又长出了一截头发,这才替你刮了一下的……”

    “我……我特么又想砍人……”

    灰衣和尚一时又把持不住了。气咻咻的骂道。

    这灰衣和尚自然就是方行了,一个月昏睡,如今堪堪醒来,初时倒是兴奋无比。只觉一身力量惊人,那久违的一身修为的感觉竟然又回来了,而且此前玩了小命,与皇甫敬端一场大战落下的重伤,也在此时神奇修复,身体状况感觉起来。竟似比十年前还要好,只是还没来得及兴奋,就从佛堂里的铜镜上,看到了一个光溜溜的脑袋,直接把自己吓的懵了……

    自己一个堂堂浊世美相公……怎么成了秃驴啦?

    作为一个时不时臭美一下,照照铜镜摆摆造型的小土匪来说,一头秀发被人剃个精光,还换上了一件又丑又土气的灰色僧袍,而且身前还有一个模样长的跟兔儿爷似的白衣小和尚来形成强烈的反衬,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啊,小土匪硬生生差点被气哭了,不杀人能行吗?

    “有屁快放,然后赶紧从我面前滚开,我十一叔呐?”

    愤愤的指了小和尚两下,却对这个好脾气的家伙没有办法,只能气唬唬的说道。

    “十一叔?哦哦,你是说白师叔吧,他老人家已经去十天前离开了灵山,前往神州了,具体做什么东西我倒是不知,他只留命与我,说让我来照顾你,还说你十天时间就会醒,结果你还真的醒过来了,我的任务马上要完成啦,帮师兄你剃度之后,就可以出山去玩啦……”

    “十一叔走了?”

    方行听了微微一怔,刚想继续问,忽然间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剃度?什么剃度?”

    小和尚满面笑容:“当然就是与我做和尚啦!按理说师兄你初入灵山寺,辈份该从最下面排起来的,但是首座说过,师兄您有佛缘,就不按普通的辈份来排啦,算起来你和我排在一辈,只要受了袈裟,点了戒疤,咱们就都是灵山寺神字辈的僧人啦,可是酒肉长老的师弟哟……”

    “我去你大爷的吧,鬼才要当和尚呐……”

    白衣小和尚说的开心,方行的脸色却是越变越难看了,最后直接爆发,提着刀子就朝白衣小和尚剁了过去,幸亏小和尚反应不慢,“嗖”的一声矮下了身,这一发堪堪擦着他的头皮擦过,直吓的他本就白如玉瓷一般的小脸更是白的几乎透明了,眼角都渗出了泪花,呆若木鸡。

    “师兄饶命啊……”

    “还敢跟我提什么剃度的事不?”

    “师兄你真的需要剃度啊……”

    “他妈的,你剃我头发我都想宰了你,这回更不能饶你了……”

    “可是师兄……你……你不剃度会死的啊……”

    白衣小和尚哪里碰到过方行这种土匪性子,直接吓的说话都结巴了。

    “会死?”

    方行呆了一下,收起了刀来,冲小和尚挥挥手:“你过来给我好好说说……”

    关系到了自己的小命,他可也不敢大意,而且他毕竟神魂强大,对自身的一些隐患极为敏感,如今虽然久未恢复修为,还未达到灵觉机敏的巅峰,但也隐隐感觉到,自己如今这个强盛到了极点的身体状况下面,似乎隐藏着某种让他都有些心惊的隐患,只是分辨不清楚。

    小和尚见他发问,也终于松了口气,镇定了一下,关切的解释道:“哎呀,师兄你不知道哇,当初白师叔把你抱回来的时候,简直像个破布袋一般,一身经脉寸寸崩断,身体也被嘶咬的不成人形,身上一大片一大片的伤痕血迹,红糊糊的一大片,而且道源枯竭,简直比死人还像死人,一块抹布都比你好看啊,小僧我瞧了你一眼,那心疼的哟,三天吃不下饭……”

    方行咬着牙把刀提了起来:“……说正事……”

    神秀小和尚吓的一缩脑袋,急忙陪着笑脸道:“你本来真活不成,可是白师叔用了皇甫家最大的底蕴万灵丹,打入了你的体内,你现在能活着,就是靠了那枚丹内时时散发出来的生机,简单来说,你现在每活一息功夫,都是白师叔替你借来的合啊,再后来,我们灵山寺首座又用一百单八罗汉大阵,念诵真经封印你周天十二万三千六百窍,这才算是将那一枚万灵丹镇压在你的体内了,不过首座也说啦,这只是暂时的,真经封印会随着时间而消弱,你若是不能在这封印消失之前修行大日如来真经,并领悟经内的自在真意,将这万灵丹彻底炼化成自己的道基的话,封印力量不足以压制万灵丹时,此丹就会破身遁逃,到时候你就会烟消云散了……”

    方行仔细听着,倒也不怀疑这小和尚说的是实话,只是呆了一下之后,又忍不住道:“那就赶紧炼化这万灵丹不就行了,为什么非得当和尚啊,小爷我还有媳妇没娶呢……”

    小和尚面色郑重了起来,低声道:“师兄啊,这是真没办法的,你若想领悟寂灭真意,就得参悟我们灵山寺的镇寺宝经大如来自在经啊,但在灭佛之战后,灵山寺已有严训,不入我佛门,绝不轻易传经,首座已经说过,若是你不肯做我佛门灵山佛子,绝对不能将经文传你的……”

    “这……”

    方行一听慌了神:“合着我真得做和尚啊,那恢不恢复修为还有什么区别啊……”(未完待续。)

    PS:  阿弥陀佛,女施主留步,小僧求个票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