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满身是嘴说不清

掠天记 第七百三十五章 满身是嘴说不清

    西漠上空发生的一幕实在让人难以想象,简直就是目不暇接,本以为要上演一幕高僧仗义出手,与仙子联手除魔僧的好戏呢,没想到画风一变,白衣飘飘不染纤尘的少年高僧忽然就变成了无耻偷袭的卧底,与那灰色僧袍的贼和尚联手,直接偷袭,打晕了仙子,然后结结实实绑了起来,这一幕实在是出乎了围观众修的意料,真是脑洞再大也没有料想得到。

    那怪鱼见到这一幕也呆了,然后就怒气冲冲的上来拼命,结果被那个灰袍的和尚一拳从空中揍到了地上,然后也给绑了个结实,俩和尚就这么明目障胆的带了仙子与怪鱼,在这一众西漠修士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就逃了,虚空只剩一群呆呆的西漠修士,半天缓不过劲来!

    这世道已经变到了可以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漂亮女仙的地步了么?

    ……

    ……

    “师兄,咱们这可怎么办啊?”

    寻了一处安静的山坳里,将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怪鱼与仙子都扔到了地上,方行和神秀一阵头痛,这事情的发展未免也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呢,手上就多了俩肉票……好吧,那怪鱼还能烤了吃掉,可这个女仙子该怎么处理啊?神秀与方行同时陷入了深思之中。

    神秀不说话还说,一说许方行更气了,又恨恨的站了起来踢了他两脚:“死秃驴,贼和尚,王八蛋,我让你看女人洗澡,我让你看女人洗澡,我让你看女人洗澡……”

    神秀委屈:“师兄是你逼我看的……”

    方行又踢:“我让你说我逼的,我让你说我逼的……”

    “我还给你当卧底了呢……”

    “我让你当卧底,我让你当卧底……”

    一阵子把个神秀打的不敢说话了,抱着光头蹲的远远的,胳膊底下偷偷的瞄。

    “实在不行灭口吧……”

    方行抱着双臂嘀咕,像是很认真的思考。

    抱着脑袋的神秀吓了一跳。急忙跳了起来:“不能灭口啊……”

    方行斜着瞅了他一眼:“为啥?”

    神秀小和尚道:“长这么漂亮怎么能随便灭口啊!”

    方行道:“那要不你先劫个色我再动手?”

    神秀呆了半天,扭捏了起来,道:“太快了,我接受不了啊……”

    不过正红着脸。抬头一看方行正鄙视的看着他,就知道这位师兄气还没消,在拿自己开涮,便又小声嘀咕着蹲到一边去了,这段时间出来厮混了这么久。他却也知道这位师兄神通广大,基本上无论碰到了什么事情心里都有对策的,自己操这个心根本就没有必要了。

    “臭小娘,追小爷追的那么狠!”

    方行也恨恨的看了一眼那个五花大绑昏迷不醒的仙子一眼,却见她头发披散,还未晒干,五官柔美,朱唇翘鼻,面色白净如瓷,只是白晳皮肤之下。却隐隐透着一股子诡异的黑气聚散不定,如今哪怕在睡梦之中,依然轻轻咬着牙齿,不知是不是在梦里追杀自己。

    一想起刚才被她撵的像兔子一样,就想踢她一脚出出气,不过刚抬起脚来,却又不忍心,转而一脚踢到了那条怪鱼身上,只吓的怪鱼扑腾了两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方行。

    “得了。杀也杀不得,打也打不得,就把她扔这里好啦,反正凭她的修为。只要醒过来了,这捆仙索也奈何不得她,咱们趁着她还没醒,赶紧逃走就是啦……”

    一番琢磨,方行做下了决定,回头招呼神秀要走。却又微一犹豫。

    他又转过了身,低头看向了那女子的面庞。

    白瓷一般的皮肤下面,有隐约的黑气时隐时现,这黑气竟似来自于她的体内,一股一股的被挤压出来,涌向她皎好的面庞,就好像是随着她的心跳,在不停的散发出一种诡异的邪气来,再加上在半空中与这女子斗法时,方行也察觉了她施展的术法堂堂正正,玄奥难挡,但偏偏堂堂神威之下,却分明可以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诡邪力量,心里就更没底了。

    “这臭小娘体内有些不对劲啊……”

    方行从来都是一个非常好奇的人,忍不住又将手伸出,向着女子的心脏位置摸去了。

    心脏长在什么位置,想必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旁边的神秀小和尚看到了方行的举动,整个吓得呆了:“还真要劫个色啊?”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帮一把时,忽然间两时大叫同时响了起来。

    鬼知道那女子为何偏在此时幽幽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只爪子正缓缓抓向自己胸前,这一个激棱立刻清醒万分,尖叫一声,柳眉倒竖,一口就咬了过来:“你还没摸够啊……”

    方行也吓了一跳,飞快的缩回了手,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吓死小爷了……”

    “死贼秃,臭和尚,大色鬼,你有本事放开本姑娘,我要将你砍八块……”

    女子抬头看着方行,眉宇间的杀气简直要阴的滴出水来,厉声喝骂之中,惊动了山间的飞鸟,一群一群扑棱棱飞向了半空,而神秀小和尚见机更快,见到这女子醒过来的一瞬间就“嗤溜”一声逃的没影了,只剩了方行呆呆的看着这个满面怒容的女子,张嘴无言。

    “喂喂,小娘子,你别误会啊……”

    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被冤枉的感觉,方行委屈坏了,半天才来了这么一句。

    “死贼秃,到了这时候还要狡辩,说什么都晚了,本姑娘不杀你十回绝不罢休……”

    女子看着方行的眼神,简直不共戴天。

    “我擦一回我都不让你杀,你还想杀十回?最毒妇人心啊你,都跟你说了不关我的事,都是那个小白脸死秃驴搞的,要偷看你洗澡也是他提出来的,我是无辜的啊喂……”

    方行的解释在这女子面前显得如此苍白,她目光简直仇恨一般的看了看四周,却没有见到那个之前相助自己的白衣僧人的影子,眼神陡然一凛:“那位小师傅呢?被你杀了?”

    “杀个屁啊……神……”

    方行转头就喊,一看之下却是呆了,神秀早不知溜哪去了。

    “这王八蛋跑的真快……”

    方行又开始恨的牙痒,他忽然发现该绑住的不是这个女子,而是那个死贼秃,但如今也没办法,叫了两声也不见神秀出来,只能苦口婆心的解释:“我说你这样就不对了啊,不能只看表面啊,你也不想想,刚才你追杀小爷的时候,我都没忍心对你下狠手,还是那个死秃驴从你身后偷袭,才一个木鱼将你敲晕的呢,我承认坏事干了不少,但这一件真没有啊……”

    对他来说,这会倒不是在意自己有没有被人冤枉了,就是在自己被冤枉,神秀那个贼秃却被人当成好人的结果受不了,偷看人家洗澡是哥俩一块干的,挨骂也得一块才是啊!

    本以为拿出了女子被敲晕的事情,女子定然会警醒过来,毕竟当时在她身后的可就只有那条怪鱼与那个贼秃了,可没想到这女子听了却冷笑起来:“你想往那位神僧身上泼脏水也不编的圆一点,姑奶奶我金丹大乘修为,怎么可能被人打晕?若不是我体内的封印忽然出了问题,神魂受到冲击,才恰好晕了过去,这会子早就把你剁了八瓣,岂容你满口胡言?”

    “这……”

    方行呆了,张着个嘴,有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感觉。

    那女子又厉喝道:“而且刚才你趁我昏迷还想图谋不轨,当我没看见吗?”

    “这他娘的什么事啊……”

    一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的方行直接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不知道说啥好了。

    “死贼秃,你最好快快把我放开,本姑娘还能给你留具全尸……”

    这女子显然是气急了,到了这种时候还恨恨的骂着,一边骂一边用力挣扎。

    “臭小娘,就知道骂我,我只问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

    像是被骂急了,方行忽然恨恨的抬起了头来,面孔凶狠的骂道。

    那女子可没被他吓到,毫不示弱的迎着他看了过来:“不管你是谁我都得砍死你!”

    “哈哈哈哈……”

    方行忽然间一不做二不休,又伸手在女子胸口抓了一把,接着飞身而起,跳向了高空之中,大笑声远远传了下来,带着一丝儿得意:“贫僧灵山寺神秀和尚,有本事你来啊……”

    一边大笑,一边遁入了虚空,就要腾云而走,心里可是得意洋洋。

    神秀死秃驴,遇到了事了就跑,小爷我让你跑!

    “王八蛋……”

    方行的这最后一个动作实在超出了女子的意料,本来气的要发狂,破口大骂,却没料到,也就在方行即将腾云而走之时,她听到了他张狂而得意的笑声,却忽然间脸色大变,满面震惊的看向了他跳入了虚空之中的身形,呆了片刻之后,一声大叫震彻四野。

    “方行你个王八蛋,我找了你十年,你竟然一见面就摸我的胸……”

    “哎呀我操……”

    刚刚跳上了腾云的方行吓的一哆嗦,一个不留神从空中掉了下来。

    怎么还他妈露馅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