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是谁叛我?

掠天记 第七百三十九章 是谁叛我?

    以归墟内部的力量以及形势之殊异,谁会悄无声息成为归墟之主?

    想到了这一点,方行心里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可能!

    哪怕是在流落世间的这十年里,他也是时时听到过太上道统的称呼的,知道太上道统已经在北域立道,且与妖地、四海联盟,堪称庞然大物,更无可能被人在悄无声息之间覆灭,或是鸠占鹊巢,如此说起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归墟心甘情愿奉那人为主……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老邪你个王八蛋,小爷如此信你,你若是敢跟我玩猫腻,我弄死你啊……”

    方行心里怒火之重,甚至已经暗暗咬起了牙来。

    而面对着这群明显是那“墟主”近侍的白衣修士,方行出手便也更不容情了。

    背后两道金色大翅显化了出来,却是鹏族的十万八千剑剑诀,金灿灿的羽剑出现之后,很快便转为道道乌光,金色大翅化作了黑色大翅,却是方行将新近领悟的剑魔大术融汇了十万八千剑之后推洐出来的新术法,以剑魔大术为基,以十万八千剑为形,施展了出来之后,依然显化为两道大翅的模样,只是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乃至变化,都远非之前可比。

    两道黑色大翅一展开,便无限伸展,最后每一翅大翅竟然都变得有千丈大小,分向两侧一张,便如两道乌云一般遮蔽了天光。而身前所有的白衣修士。都被剑翅笼在里面。

    “从来都只有小爷抢别人。你们那墟主是哪个王八蛋,敢来抢我的东西?”

    轰隆!

    他说着话,左翅一振,陡然天落无尽剑光,犹如一片剑雨。

    在这剑雨笼罩之下,金丹中境以下的修士几乎是瞬息便被斩成了齑粉,而金丹中期以上乃至金丹大剩的修士,也皆是怒吼着撑起了最强的防御来抵挡这神威莫测的剑光。

    毕竟如今的方行无论如何。都可谓是今非昔比,十年凡尘磨励,他没有悟透所谓的道,却在这十年里,坚定了自己的道心,也在这过程中,逐渐加深了对诸道大术的领悟,如今的他,施展了此前学会的诸道大术时,神威翻了三倍也不止。几已臻至举重若轻的地步。

    他自己也曾做过一个估计,若是由现在的他来闯十年前的封禅山。哪怕与纯阳道神子宋归禅正面斗法,不施展伤人又伤己的混沌大磨盘,胜算也能达到七成以上……

    对于平时有三成把握就敢提刀子上的他,七成把握与十成把握也无甚别了。

    用更简单的说法,现在的自己,斩杀元婴都非难事,更何况是这些金丹?

    “告诉我,那头驴子在哪里?”

    “老邪又在何里?”

    “滚出来见我!”

    厉吼声中,两道大翅笼罩住了所有的金丹修士,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而方行则一边挥展大翅,一边厉吼,下手毫不容情,转瞬之间便已有七八人殒落在剑魔大翅之下。

    “魔头,胆敢屠我太浩族子弟?”

    白衣修士,余下三位金丹大乘老修又惊又怒,其中一人速速燃起了一张紫色传讯符,而后三人联手,合力祭起了一道黄色光华,轰隆隆犹如大柱倾天,虚空之中,响起了一阵仙音袅袅,而在这柱子上,赫然有无数道铁链触手一般探了出来,斩之不绝般朝着方行卷来。

    “锁神台!”

    随着三位金丹大乘修士的大喝声响起,这根柱子上的光华,耀眼到了极点。

    “大黑天术!”

    方行低声厉喝,两只大翅一振,卷起了道道黑色狂风,内中有阴魂厉吼。

    封禅山一战,无疑是方行对自己一身修为的高强度磨炼,那一战虽然最后崩碎了他的道基,却也将他的术法修为提升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当时他身怀各道法种,有高有低,施展出来的方法也不一样,但如今,却隐隐有一种融汇贯通的征兆,如这大黑天术,以曾经在太上遗址内的鸿蒙死气为基,以大风旗为催动手段,现在,却同样以这两道大翅施展了出来。

    此风一出,便如幽冥显化,风中白衣修士纷纷被抽走了神魂,如死鱼般落地,而后道道黑色大风,赫然与金色大柱上面卷了出来的神光抵在了一起,催的神光半点寸进不得。

    “此子究竟是何修为,我们三人连手施展镇族大术都奈何不得他吗?”

    那三位金丹大乘,眼见得族内子弟死伤殆尽,便连自己三人都被压制,已是满目惊惶。

    “呵呵,还是差一分才达到完全运转如意的程度啊……”

    方行见状,却也低笑了一声,掳起袖子,打算亲自出手了。

    直到现在为止,他只是用剑魔大翅御敌,展露出来的实力不到一半。

    而他最强的,还是近身搏杀。

    只不过,也就在他准备出手之际,忽然间远处一声娇叱之声传来:“何人闯我归墟,还敢伤人?恨天氏族人领命,即刻出手,助太浩氏子弟擒拿作乱之人……”

    “恨天氏?”

    听到这一声娇喝,方行却也微微一怔,转头看去。

    却见西南方向,一群黄衫修士风驰电掣而来,足有四五十人,而居中者,却赫然是一个身穿紫裙的年青女子,金丹中境的修为,身边却足不下三位金丹大乘修士以及十位金丹中境以上修为的修士,隐隐以她为首,听到了她的命令,已经飞快布下大阵,将要加入战团。

    那个女子却是熟人,正是十年未见的恨天宁!

    “臭娘们,当初放了你们恨天氏一条生路,如今连你们也敢叛我?”

    方行看到了熟人,心里怒火却更盛,陡然之间,两道剑魔大翅卷在了身边,化作了一片牢不可催的剑域,而后如流星一般向着恨天宁冲了过去,恨天宁身边的一众修士,大阵还未布起,方行便已经冲了进去,只吓的他们立刻祭起神符宝术,铺天盖地一般的打了过来,只是方行剑域牢域,却将一切攻击都拦在了外面,几乎毫无阻碍一般冲到了恨天宁面前。

    恨天宁如今虽然大有长进,但在方行面前,却还不如曾经,抬手便已经提在了手中,灵力压制之下,半点挣脱不得,道道乌光迫至了她的眉睫,随时便会刺落。

    “丫头,几年未见,你威风了啊?”

    方行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却有着无尽隐藏的怒火。

    “臭和尚,你快放……”

    恨天宁下意识的挣扎,不过听到了方行话里深沉的杀意,却没来由的心里一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觉升腾了起来,定睛向着方行脸上一看,表情忽然像是见了鬼一般,既惊且惧,而后又升起了些许难以形容的悲凄之意,失声叫道:“是你……你没死?”

    方行似笑非笑道:“你挺想我死?”

    “我没有……我不知道是你……”

    恨天宁微怔之后,旋及大叫:“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你没死,太好了……”

    方行最擅察言观色,却发现恨天宁并非伪装,心里也升起了一丝诧异之色,但很快又冷笑道:“那你倒说说,现在归墟成了谁家的?这群白衣服的王八蛋一见面就要杀我,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刚才也挺关心他们啊,一见他们遭了难,立刻就带了人来帮手了……”

    心间杀意仍然未消,若是恨天宁一个回答不好,他还是要下杀手。

    世间大事,嘻嘻哈哈也就过了,能让方行失态的不多,背叛却绝对是最严重的一件。

    就算恨天宁是因为误认为自己死了才转投他人,方行心里一样不好受。

    “他们要杀你?”

    恨天宁也是微微一怔,旋及面上现出了一层薄霜,目光冷电一般向着那三位仅存的白衣修士看了过去,恨声道:“太浩氏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做这种事……”

    偶一抬头,见方行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心里却也是一酸,低声道:“你且放开我,我刚才并不知是你,只是见到太浩氏的人马有调动,便按邪尊的吩咐,带人过来察看一下,见到有人大肆杀戮,毕竟同为归墟一脉,不得不帮手,谁又能想到是你剃了个光头回来了?”

    “额……凉快嘛……”

    见到了恨天宁的反应,方行便知道有些误会她了,嘻嘻一笑,放开了抓着她衣领的手。

    恨天宁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酸楚,但也只是一闪而逝,旋及敛去,满面怒容的向着那三位金丹大乘的白衣修士看了过去,厉喝道:“太浩氏的三位长老,太浩少主他还不是邪尊认可的归墟之主,你们竟然敢对我归墟之主做出这等事来,是想要造反不成?恨天氏族人,即刻将这三人拿下,释放神符,遍告归墟,我归墟之主未死,速召各部前来觐见……”

    恨天氏族人听命,立刻转向那三人围了上去,自有一番搏杀。

    方行对这些却全不关心,只是皱着眉头看向了恨天宁,目光里面,有些担忧。

    恨天氏似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低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此事说来话长,容后再议,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恨天氏没有背叛你,邪尊更是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不是老邪坑我……太好了!”

    方行一直绷紧的心神忽然就松了下来,摸了摸胸口,嘀咕道:“妈蛋吓死我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