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三小斗元婴

掠天记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三小斗元婴

    本以为是个妙龄女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活了一千五百岁的老妖怪……

    娘嘞,万罗老怪才一千一百来岁,已经是个金丹境界里少有的高寿,这娘们竟然比他还大,这简直就是太可耻了,一千五百岁了你穿这么暴露干什么啊,亏我还觉得你挺好看来,实在是罪过,太他娘的罪过了,方行如今简直就是恼羞成怒了,出手几如狂风暴雨一般,吕美美在这一瞬化出的分身千千万万,各执法器,神威可怖,却被他纷纷斩灭,跌落虚空。

    “这秃驴好凶,难不成是灵山寺出身?”

    吕美美堂堂元婴修士,都被他狂暴的出手给吓的心惊肉跳,心里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就连神州宗门都不敢小觑的惟一佛门圣地灵山寺来,在她想来,能教出这等金丹境界,却不输于元婴境界实力的徒弟来,怕也只有那个神秘兮兮的灵山寺了吧?不过转念又一想,却又觉得不可能:“灵山寺教出来的弟子怎么会如此无耻……难不成,他出自魔渊那边?”

    一想到“魔渊”二字,却打从心底升起了一阵恐慌,伸手自胸前摸出了几粒种子,眉眼之中,现出了一抹阴寒之意,面对着掌心的几粒种子,她低声默诵了片刻经文,而后目光一抬,陡然间将这几粒种子洒向了虚空之中,同时手捏法诀,低声一声:“咄!”

    那几种粒子飞向了空中,却陡然之间便已开始生长,白森森的根须植入了漫天的黑云而后,迅速的发芽,生长,而后开出了一朵又一朵大红色的鲜花,同时不段的向旁边生长,没有几息功夫,赫然已经长遍了整片虚空,而她那先未曾被方行斩灭的法相。则纷纷飞纵,盘坐在了鲜花之中,而后像是在一瞬间,便得到了充足的法力。一个个圣洁如同仙子。

    只是一个倒也罢了,这么一大片一大片一模一样的仙子,却只让人感觉眼晕了。

    “野和尚,就算你出身魔渊,胆敢犯我吕氏。也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吕美美千万法相,忽然在同时张口大喝,声音交织到了一起,简直就如雷庭响在耳边。

    与此同时,这千万法相在同一时间捏印,而后空中忽然长满了通体黝黑,上面生满了铁钩一般倒刺的铁藤,这种铁藤一生出来,空中满弥漫了一种浓郁到近乎腐烂一般的烈香。分明便是拥有剧毒,而且这么一生出来,便铺天盖地,将方行围在了最中间,躲都躲不掉。

    “法地青松!”

    方行也不敢大意,立刻取出了刚刚从宝器阁内夺回来的一件木系灵宝,却是在当初封禅山上闯阵的时候抢来的,灵力灌入其中,这一株小小的青松之上,立时有根根松针跌落。每一根松针,都化成了一具傀儡,模样与他相仿,手中执起一道剑魔乌光。向外冲去。

    嗤嗤嗤嗤……

    空中一连串切割类的声音密集响起,方行的分身斩得空中青藤寸寸断裂,纷纷落地。

    只不过,这也只是一时占优,毕竟这一方空墟,都已经布满了吕美美施展的浑天大术。黑云到处,便是吕美美的笼罩之域,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将方行围在了最中间,而这法地青松虽然可以催生出分身傀儡来,却毕竟只是外物,比不得元婴一口真元幻化出来的万千分身,在斩裂黑藤的过程中,也已有不少分身被黑藤绞碎,将方行的空间压缩到了极点。

    到了最后时,方行已不得不包裹起了剑魔大翅,形成剑域围在身周,以免黑藤逼近。

    “嘘……死贼秃,虽然你着实可怖,但到底只是金丹,怎敌我元婴神通?”

    吕美美松了口气,自感胜劵在握,冷笑声中,法力节节暴涨,催动黑藤显化。

    “我去,又黑又粗还带倒刺,不好搞啊……”

    方行被裹在了中间,心里也有些急迫,本想叫出大表姐与神秀小和尚来助拳,又觉得现在就叫他们两个未免显得自己太没面子了,而且他们二人一旦现身,计划上便也容易出现缺漏,这般想法,开始挖空了心思琢磨起来,半晌之后,却是眼睛一亮,有了计较。

    “老太婆,你搞出这玩意儿来我就治不了你啦?”

    方行忽然间大笑,瞬间之间,两道剑魔大翅一敛,而后双手划圆,缓缓推出。

    “神机破灭诀!”

    他剑魔大术收起之时,那无尽的黑藤便已经向中间收缩了进来,狠狠勒向他的身体,但也就在黑藤堪堪近身之时,他双手之间,便忽而出现了一道灰色的雾气,随着他的法诀催动,这团雾气陡乎暴涨,腾腾袅袅,灰蒙蒙笼罩了一大片虚空,直向四周弥漫了出去。

    那些可怖的黑藤,在接触到了这片灰色的雾气时,赫然像是被寒霜打过的野草,生机渐渐枯萎,不停的收缩蜷缩,最后竟然直接化作了枯萎断藤,纷纷落下了地下,甚至这种枯败之意,还沿着黑藤漫延向了那些生长在黑云之上的怪花,乃至盘坐在花朵里的吕美美法相。

    “这是……皇甫家的神术啊……”

    吕美美这一惊非小,脸色已然大变,急忙捏动法诀,收回自身的法相。

    她使展的这道神通遇到了神机破灭诀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天地至理相克,甚至都不是修为可以弥补的,也是一见此诀,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必须即刻退走了,这反应也不算慢,霎那间驱动了千万分身,分向四面八方遁了出去,真身却夹在中间,根本无法分辨。

    只不过在此时,方行也已大笑声声,从片片枯萎黑藤间窜了出去,立身高空,目光冷冷看向了四周,面对着这千万法相分身,就连他也辨不清楚,毕竟这也是元婴境界的神通,哪怕他以阴阳神魔鉴去看,每鉴定一具,也需要几息时间,这千千万万的,根本来不及。

    而元婴大修们的可恶之处也在这里,你或许可以拥有斩杀元婴大修的实力,但境界就是境界,他若想逃,却也拦不下来,就像在皇甫族地时,方行展露出了超过皇甫敬端的实力,但在后来,皇甫敬端逃走,他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今面临的,也正是这个问题。

    只不过,这毕竟是第二次与元婴斗法,却是早有准备了。

    望着空中密密麻麻逃向四方的元婴法相,方行不急不躁,张口大喝:“该你出手啦!”

    随着他大喝声响起,高天之上,忽然有一朵不起眼的云彩散开,却露出了云彩之中,盘坐在怪鱼背上的大表姐,她目光有些鄙夷的看着愤怒着的方行,同时纤手微扬,向着虚空点了几点,几道不起眼的白光消失在虚空里,一道诡异的力场却在一霎间散布了开来,这力场早已悄无声息的布在周围虚空里,如今被她召唤了出来,立刻展露了可怖神威。

    “天洐大阵,封印万灵!”

    大表姐默默念诵,而后纤纤玉掌抬起在空中,又慢慢的合拢。

    “嗖”“嗖”“嗖”

    天地似乎寂静了片刻,而后异状陡现,吕美美那化身千万的法相,忽然在此时受到了一种诡异的力量影响,便如点点萤火一般飞快的向她肉身涌去,原本隐藏在了诸多法相之间,根本难辩虚实的她,在此时简直就是成为了活生生的靶子,被自己的法相出卖了形踪。

    “若是这都让你逃了,那小爷一番准备岂不是白做了?”

    方行冷笑,直向着那个面色惊惶的吕美美真身抓了过去。

    凭他现在的实力,本就可以与低阶的元婴修士一战,根本不用找什么帮手,当时要大表姐和神秀小和尚出手帮忙,却是为了防着这位太浩一部的元婴老祖宗逃脱的。

    “竟然还埋伏了帮手?”

    吕美美咬牙切齿:“怎么忽然出现了这么多厉害的小辈?”

    眼见得方行凶气无限的冲了过来,她真是吓的心脏都收缩了一下,而后一咬牙,竟然一头向着地下冲了过去,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冲到了地面时,地面上便陡然泛起了淡黄色的光芒,如流水一般漫向四周,半晌之后,黄光消散,整个人赫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土遁术?”

    方行与大表姐都呆了一呆,怔怔的看着下方。

    这一类的法术却不是什么高阶法术,只是时代太久远,乃是一种上古的法门,那时候的修士对于御空之术参研的没有现在这么高明,能够御空而飞的,若是修炼出了双翅,或是达到了元婴境界以上,才可以遨游四海,而其他的修士,便根据五行特质,参研出了五行遁术,却也玄妙非常,不过随着修行界里的变化,这一类的遁术已经失传的差不多了。

    谁也没想到,倒在此时见到了这种遁术。

    “哈哈哈哈……”

    几息之后,几百里外,忽然间一道白影冲破地面飞向高空,赫然就是那个太浩一部的元婴吕美美,她瞬间之间遁出了几百里,虽然不远,却已经逃离了大表姐布下的大阵范围,冷笑着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森然喝道:“几个金丹小辈也想困住我?真是做梦,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要飞遁离开,却冷不防背后窜出了一个白色的影子,而后一个硕大的木鱼狠狠敲在了脑袋上,一句话都没说完呢,整个人便晃了一下,一头栽倒了。

    “等你半天了!”

    圣洁模样的神秀小和尚贼溜溜的收起了木鱼,冲着方行远远的招手:“师兄,拿下啦!”(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