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四十六 强行渡化

掠天记 第七百四十六 强行渡化

    “这贼和尚什么时候追上去的?”

    方行与大表姐都有点诧异,原本的计划里,他们没有派神秀去堵着这位太浩一族的元婴高手,只是让他驻守在一旁,等着抽冷子给她来一下子,可等到吕美美以遁地术逃出了几百里后,方行与大表姐都拿她没办法了,却没想到这贼秃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跟了上去,一木鱼给敲晕了……方行这时候,也真对他的木鱼起了心思,当初打晕了大表姐也就罢了,毕竟她当时体内有封印松动,可是如今连元婴境界的大修都撂倒了,未免太神奇了点吧?

    而大表姐看到他这娴熟的动作,也已经黑了脸,望着神秀的表情颇为不善了。

    不过如今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方行招手让神秀把吕美美提了过来,直接一路拎进了大殿里,在她身上贴了几十张定身符,又拿捆仙索、铁链法器什么的绑了好几层,还将她吊在了空中,不让她接触地面,这才准备狠狠的严刑逼供,问一些太浩吕族的消息出来了。

    “打,狠狠的打,不信她不说!”

    方行表情凶狠,手里挥着一条鞭子。

    不过等了半天,却没人动弹,神秀、大表姐、那条怪鱼以及驴徒弟,都定定的看着他。

    方行干咳了一声,把鞭子给了大表姐:“你来!”

    大表姐理都不理:“我们女人不打女人!”

    方行嗫了嗫牙花,又把鞭子塞给了神秀,神秀也无语,道:“我们男……”

    方行不耐烦道:“你一个和尚不算男人!”

    神秀翻个白眼,道:“不算男人那尼姑庙为什么要和和尚庙分开?”

    方行呆了一呆,觉得很有道理,就把鞭子收了回来,转头看向了那怪鱼和驴子。

    怪鱼胆小,直接躲到了大表姐身后,倒是驴子挨过欺负。当初被铁链刺穿皮肉,拴在这大殿里,就是这个女人亲手做的,心里有恨意。张嘴接过了鞭子,刚要向这女子抽一下时,吕美美却忽然**了一声,悠悠醒转,只吓的这驴子嗖一声躲到了方行身后瑟瑟发抖。

    “贼……贼和尚。吾乃堂堂太浩吕族七十一世王女,吕氏七祖之一,你……你竟然敢将我吊起来?快快放了我,不然……不然被我吕族仙主知晓,定然将你挫骨扬灰……”

    吕美美醒了过来,一看自己的处境,却险些气的晕了过去。

    自己可是堂堂元婴老祖啊,便是在神州,也是到哪都会被人众星捧月一般对待,如今来到了这归墟。更是将其视作了自家的地盘,何曾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阴沟里翻船,堂堂元婴老祖竟然被几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辈给吊了起来,这让她一张脸朝哪搁啊……

    “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被抓了之后总是先报一遍身份呢?”

    方行挥舞着鞭子,在空中啪啪作响,表情凶恶的开口:“不知道你是吕家的人我还不抓你呢!废话少说,现在就把你们吕族真正的底细以及谋算给我好好说一遍,说的好了。饶你一条小命,如果不肯说或是骗我,嘿嘿……你看到这头驴子了没有?它可是只公的……”

    “儿……儿啊……”

    驴子仿佛是为了配合他,适时的叫了一声。

    吕美美简直就羞恼到了异常。恨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大吼道:“我早晚宰了你……”

    “哎呦,不服啊?”

    方行冷笑了一声,拍拍自己那徒弟的脑袋:“乖徒儿,上!”

    驴子呆了一呆,反而往后退了两步。眼神古怪的看着他。

    “你看我干什么,让你上啊!”

    方行满面不解的看着自己这个徒弟。

    驴子却吓的又后退了几步,长长驴脸上满满都是尴尬。

    神秀忍不住过来相劝:“师兄你就别难为它了!”

    方行更诧异了,瞅了吕美美一眼,道:“虽然老了点,长的很不错啊,怎么就难为了?”

    大表姐在一边适时的开口了:“让你娶头驴子你乐意么?”

    方行翻起了白眼:“你怎么骂人啊?”

    神秀叹了口气,补充道:“你让这位师侄干那事不一样是难为人家啊,在它眼里的女人跟咱们眼里的母驴也没啥不同,物种都不一样,怎么提得起兴致来啊……”

    一边说一边掳起了袖子:“还是我来吧!”

    “唰”“唰”“唰”“唰”

    方行、大表姐、怪鱼、青驴同时眼神古怪的向他看了过来。

    神秀登时满面通红的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有别的方法让她开口!”

    “嘁,色秃驴!”

    大表姐翻了个白眼,冷笑着骂道。

    方行得意的看着神秀:“看到没,说你呐!”

    大表姐道:“我说你们俩!”

    方行登时也无语了,青驴倒是咧嘴笑了起来。

    神秀一脚踹在驴子屁股上:“你还有脸笑,没听说她骂的是驴?”

    互相鄙夷了一阵子,但也没有别的方法,还是得交给神秀来做了,这位身穿月白僧衣,容颜俊美,气质圣洁的小和尚,便缓缓走到了被吊了起来的吕美美面前,低声宣了一句佛号,而后缓缓伸出了右手,将手掌覆盖在了她的额头,然后声音低低的念诵起了经文来。

    “臭和尚,快拿开你的脏手!”

    “你敢碰我,你死定了,我们吕族一定会把你连你的破庙一起毁灭!”

    “你念什么鬼经,烦死人啦……”

    吕美美初时满面的戾气,不停的咒骂,而神秀却对此听而不闻,只是不急不躁的念诵着经文,他的声音也不大,甚至没有运转灵力,听起来只是普通的声音,但这经文自身却似蕴含着难言喻的力量,随着经文入耳,渐次入心,便好似整个人都跌入了一种玄妙境界里,身处一片净洁。莲花遍地的空间,周围只有隐隐约约的经文回响,心头一片大自在……

    “好厉害的咒术……”

    方行几乎都沉迷了进去,但很快就一个激棱。醒了过来,再看时,却见那头驴子以及那条怪鱼,大眼睛里都出现了痴蒙之色,惟有大表姐和自己一般。满面的震惊,二人不敢拖延,一个揪住了驴子耳朵,一个扯着怪鱼的唇须,将这两个家伙都带出了殿外去了。

    “我们只是在旁边听到,都有这么可怕的威力,真不知那元婴老祖能坚持多久!”

    方行与大表姐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都有些凝重。

    如今距离灭佛已久,佛门的力量显露不多,哪怕方行自踏入修行界以来。见识颇广,远超普通修士,与佛门力量的接触也没几次,但从皇甫道子额心里的莲宝,再到宋归禅那里拿到的莲台,甚至再加上当初在皇甫族地,百八金身罗汉齐诵直经,镇压黑水湖妖灵的场景,都显露了佛门那神秘到几不可测的力量,其中某一部分。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

    “唉,这就算可怕么?那些人出现在了你面前,却又算什么?”

    大表姐喃喃自语,目光也有些深邃。

    二人并未深聊。心里都在等着神秀小和尚的结果。

    不过看起来,元婴修士果然不凡,吕美美的骂声一直持续了几个时辰,从下午一直到半夜,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发的激烈。大部分时间,甚至将神秀小和尚诵经的声音都给压制了下去了,不过与她的骂声或高或低,或强或弱相比,神秀的诵经之声却始终都显得那般平淡,一直都不响,但一直都不停,始终维持在一个语调上,不急不徐,缓缓念诵。

    “死贼秃,你究竟在对我做什么?”

    直到夜半时分,大殿之内,吕美美忽然发出了一声悲愤的大叫声。

    “我操,小和尚终于忍不住要提枪上阵了么?”

    方行听到吕美美的声音不太对劲,心里一毛,急匆匆往里跑。

    大表姐也表情紧张,跟着跑了进去,但到了殿内一看,却见吕美美已经被放了下来,身形瘫软在地上,而神秀小和尚也是满面疲倦,大汗淋漓的盘坐在地上,当然了,方行想象中的龌龊场景却未出现,二人衣衫都很完整,看样子刚才也确实只念了一会经而已。

    “怎么样啦?”

    方行伸着脑袋瞧瞧吕美美,又看了神秀一眼。

    神秀叹了口气,笑道:“现在你问她什么都可以了!”

    “有这么神?”

    方行有点不信的看了吕美美一眼,眼神古怪,这吕美美看起来虽然疲惫,但却没有任何外伤,感应之中,她的神念也很正常,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且身上的定身符、捆仙索之类也都解了下来了,看起来这就是一个不受任何束缚的元婴大修,哪里有什么受制的模样啊?

    “师伯要问我什么,尽管问好了,晚辈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瘫坐在地上的吕美美,忽然正起身形,整理了一下衣襟,向方行恭敬说道。

    “我操你别乱叫啊,你都一千五百岁了,叫谁师伯呢?”

    方行吓的往后一跳,紧张的叫道,感觉这女人此时诡异到了极点。

    “道无先后,达者为先,师伯年龄虽小,辈份上确实是我师伯!”

    吕美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看起来一切都正常,但越正常就显得越不正常。

    “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啊?”

    方行忍不住看向了神秀小和尚。

    神秀嘻嘻一笑,道:“我已经助她皈依了,她现在算是我的弟子,你自然就是师伯了!”

    “皈依?”

    方行眼睛都瞪圆了,又仔细的打量了吕美美半晌,才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终于知道你们佛门为什么被灭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元宵节,你们说我是吃红烧的方便面还是卤肉的方便面呢?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