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五十章 分开混沌造识界

掠天记 第七百五十章 分开混沌造识界

    封禅山上的青铜大鼎,已不知放置了多少岁月,成为了一种象征。

    众修只知此鼎是上古仙帝所留,却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途,而且在北域诸部力量的互相牵制之下,也没有谁大胆到敢将此鼎带走研究,或是重新炼化,赋予它某种规则与力量了,甚至上,到了今日,这尊大鼎也只能放在封禅山上,当成一个摆设,永远的放下去。

    当然,十年之前出了一个意外,它终于被人带离了封禅山,此后十年不见天日。

    而十年后,方行再次动用了这尊上古仙帝所留的青铜大鼎。

    他用此鼎,却正是借助了这尊大鼎的镇压之力。

    万灵丹是具有灵性的,被封在方行体内时,它还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走,更何况要将它炼化的时候?因而,想要炼化万灵丹,便首先要将它镇压,原本灵山寺以想以灵山的万年佛蕴将它镇压,而方行则是考虑着回到了归墟,用太上遗址内可以受自己掌御的大阵之力来镇压,只不过到了最后,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完全可以用另外一样东西来镇压,那就是封禅大鼎!

    无论是在灵山寺还是用太上遗址内的大阵,都需要方行留在此处,一直到炼化了万灵丹才可以离开,而用这尊大鼎的话,他却不必枯守于一地了,只要随身带着大鼎就好。

    再说到镇压之力上……这世间。又有几物比得上可以镇压一域气运的封禅鼎?

    事实也正如此,就在那一团万灵丹想要强行突破封印之际,封禅大鼎已经被方行举起,此鼎自身所具备的镇压之力,立刻如潮水一般被方行接引入了体内。化作一尊半透明的巨鼎虚影,正正的笼罩在了那团万灵丹上空,而那枚本来灵动异常的万灵丹,也像是被神秀的木鱼敲过一样,瞬间就老实了,一动不动的沉了下来,直沉入了下方的混沌之中……

    此时的方行。则呵呵大笑。一缕神光,飘飘摇摇,飞临到了这颗万灵丹上空的混沌之海上,扎根于此,汲取了下方万灵丹内的丝丝生机,开始壮大了起来……

    本是半寸不到,时隐时现的灵光。在此时开始渐渐拙壮,成长。

    “若是没有这颗万灵丹,靠我自己修炼这一缕神光,想恢复到曾经的境界,至少需要百儿八十年,甚至是几百年,上千年吧?毕竟我当时感悟到的,只是恢复修为的一缕契机而已,可如今,有了这一团万灵丹当作养份。估计很快修为就完全恢复了吧,这可真是……”

    方行低叹着总结:“庄稼长的好,全靠粪当家啊……”

    ……

    ……

    神光浮现,方行的识界之内,便已再现明朗景象。

    原本他修炼了太上丹道之后,识海便化识界,形成了一方空间。

    这一空间。神魂为烈日,体魄为大地,诸般法种,于此识界显化,幻化五行万物。

    而在他道基崩碎了之后,这一方识界便也已跟着崩碎,除了他的神魂虽然光芒黯淡,却还如幽魂一般飘浮在这片空间之外,那大地已龟裂,不含一丝生机,高山已坍塌,不具半分气象,大河已干涸,没有半边灵气,就连那龙珠形成的一片海,也已成为了死海,没有一丝波澜,空中云雾缭绕,没有雷光显化,识界深处的迷雾里,也一片死寂,毫无动静……

    而如今,随着那一寸神光的生长,这片识界之内,忽然又生起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一寸神光,一寸生机。

    识界之内,龟裂的大地开始有清泉涌出,滋润着土壤,空中的骄阳光芒愈发的明亮,将这一片识界内的黯淡天色照亮了几分,封禅山意形成的大山本来破败的像个小山丘,但在此时却轰隆隆再度暴涨,竟比以前还巍峨高大了一倍,仿佛顶天立地一般,镇住大地,也撑住了虚空,而龙珠形成的一片海,海浪开始翻滚,数丈高的浪花不时拍打向海岸……

    曾经识海内的一切,都在这一寸神光开始出现并生长之时,恢复了生机。

    更神奇的是,在这一片大地的下方,被封禅鼎镇压住的万灵丹,在一缕完整的道源,被神光汲取了之后,这缕道源却化作了一道影子,投射进了这一方天地,那赫然是一条身如数百丈的蛟龙,它只剩了一个烙印,但在这识界内的显化,却与活物无异,本已绝望的它,震惊的看着这一方世界,半晌之后,忽然间变得欢呼雀悦,高高飞了起来,一头扎进了大海。

    一朵浪花溅起,识界之内,出现了第一个生灵!

    而在它之后,还有更多的烙印,正在慢慢的投射进这个世界里来……

    ……

    ……

    外界,归墟遗址之上,自从方行闭关开始,便有浓厚的乌云一直深沉的降临在上空,重叠了一层又一层,便好像有神祇在上空,借由厚重的乌云来遮蔽自己的身形,又像是魔云降临,笼罩了整片遗址,呈现出了一种深沉的绝望之感,并不带有半丝儿希望。

    望着头顶上这厚重的魔云,就连神秀与大表姐都没有了心思做别的,满面忧色。

    “你是说大日如来经就在你身上?”

    大表姐在听了神秀小和尚的坦白之后,气的直接变了脸色。

    神秀小和尚也是满面委屈:“不是在我身上,是在我心里……我参悟此经十几年了……”

    大表姐愤然一巴掌抽了过去:“那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去冒险?你看这空中的魔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好的警兆,还不知道那个王八蛋在行什么险路子呢,你明明就有帮他不必冒险就渡过难关的法门,竟然袖手旁观,还算个什么师弟啊,我活活打死你算了……”

    “哎呀,别打别打……”

    神秀小和尚满腹苦恼的逃开了几十丈,又忧思深种的走了回来:“不是我舍不得啊,这一路上,我暗示了他多少回了,甚至有一回都与他聊了半天的大日如来经的真意,就不信他真的听不明白我的意思,可他分明就是不愿意向我学习这道经文啊,我有什么办法……”

    “不可能啊,放着佛门最高明的法门不学,偏要自己渡过难关?”

    大表姐表情阴沉,充满忧色:“难道说他还有什么比大日如来经更厉害的法门?但也不可能啊,大日如来经已是天地间最顶尖的,还有什么法门可以超越这佛门心法?”

    神秀小和尚沉默不语,皱着眉头,半晌才道:“或许有一种……”

    大表姐微怔,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神秀小尚紧紧的皱着眉头,表情严肃:“自己参悟出来的法门!”

    大表姐表情陡然一变,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而神秀的表情则更为凝重,摒息良久,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道:“对天地众生来说,法门有高低,大日如来经自是天地间最顶尖的法门之一,但对于他自己来说,最合适的法门才是最顶尖的,我一直在想……他不肯向我求取大日如来经,是不是他自己已经……”

    “不可能!”

    大表姐忽然斩钉截铁的说道:“修行如大木,术为叶、法为枝、神通为干,心法为根,我可以相信他能够自己参悟出术法,神通,却绝不相信他这等年纪,便可以参悟出自己的心法来……要知道,这是顶尖的元婴老祖宗们才会去参研的东西啊,都是用来对抗九道雷劫的,他现在才多大?小小年纪,修为亦只是金丹境界,难不成就开始拥有了自己的心法不成?”

    而正当她低声驳斥之际,神秀小和尚忽然呆呆看向了她身后。

    他的表情呆滞而震惊,良久之后,又苦笑了起来:“那你转身看看吧!”

    大表姐亦惊愕转身,而后呆住了。

    太上遗址上空,厚重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一缕明媚日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太上遗址中的一处偏殿之上,而那处偏殿,则正是方行闭关的所在……

    “天地感应,风云变化,莫非这预示着他……”

    大表姐低声开口,那一缕阳光穿透层层乌光,洒落在几乎万年不见天日的太上遗址之中,显得极为神异,让他们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某种玄之又玄的意境,心为之颤。

    “吱呀……”

    偏殿破旧的大门被推了开来,黑洞洞的门内,一个灰衣的僧人满面肃穆的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年纪不大,脸蛋还有些稚嫩,模样却有了一些变化,像是在朝着十年前的模样变回去,虽然面色仍然有些灰败,但却内蕴一道生机,显得精神旺盛,自遗址中缓步走来。

    身周灵动的飘飞着十几颗圆润无瑕的珠子,这些珠子,灵光四溢,印照虚空,显化出了诸道栩栩如生的精气变幻,有灵兽,有仙禽,有蛇蛟,而在他手上,则托着一个酒坛子大小的小鼎,赫然就是那一尊封禅鼎,在此时,竟不知如何变小了数倍,被他轻轻托在手上。

    和尚微笑着向神秀与大表姐面前,身上的圣洁气息,几乎让这两人都呆了。

    明明知道是谁,但他们二人竟然产生了一种不敢认的感觉。

    不过就在走出了几十丈外,那圣洁的灰衣和尚忽然停了下来,挠了挠裆里,又提了一下裤子,然后继续朝前走,这两人立刻满头黑线,心里万分无奈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是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