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归墟第一大叛徒

掠天记 第七百五十五章 归墟第一大叛徒

    从纱帘后出来乃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蓝衫白袜,容颜儒雅,打扮便似翩翩贵公子,一双狭长眸子,内里深沉无比,而他调试的那具瑶琴,也在此时显露出了真貌,于纱帘后看时,只能看到瑶琴大貌,似是一具古拙雅具,但此时见了真容,却让人心里“咯噔”一声,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那赫然是一具由兽骨制成的瑶琴,两侧镶嵌了风干兽首,琴身有一条如脊椎一样的骨骼贯穿,还覆有某种红色毛发的皮膜,让人看上一眼,便忍不住心里发寒。

    掀开了纱帘,方行也已可以感觉到这琴上的气息,只一眼便已判定,这是一具由凶兽骨骸制成的法宝,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擅长灵识操纵,与驾御兽类有关……

    而那个男子,虽然乍一看去陌生,但定睛一看,方行心里却也浮现出了一个答案。

    竟然还是一个熟人,而且是一个万万没想到的熟人。

    师南沙!

    也难怪这两个蓝衫修士称他为主人,此人赫然就是归墟四大部御兽氏的年轻氏主师南沙,本是归墟之内,最得大鹏邪王器重的年青人,地位甚至隐隐高过了奉天氏紫道人,可谓是方行之下有邪尊,邪尊之下为南沙,就连大鹏邪王当年带了归墟诸高手前往神州立道之时,都独独留下了此人来镇守归墟大本营,可见老邪对他的信任,远远超过了其他诸部之人,当然了,大鹏邪王没想到的是,后来太浩吕氏归于太上道统,暗夺权柄,却也是此人最早投靠向了太浩吕氏,暗中相助,否则太浩吕氏没这么容易将自己的势力渗入归墟之中。

    当时在归墟打劫之时,并没有见到他现身,否则当时方行就要宰了他出气。

    倒是没想到。来到了白玉京后见到的第一位故人就是他……

    看起来,此人倒是与方行当年记忆中的年少老成的御兽氏氏主模样已大不一样了,容颜年轻了很多,且气机旺盛。修为深不可测,乍一眼瞧去,似是金丹境界的修为,但隐隐然,方行却觉得他的修为应该是早就超越了金丹境界。比某些普通元婴还要强大……

    准确来说,此人赫然是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强行不去结婴。

    而在看到了这个人的时候,方行心里也有一种隐然的怒气升腾了起来。

    不用想了,既然见到了师南沙,那么暗中对付自己的势力也不言而喻……

    除了师南沙现在的新主子吕奉先,还会是谁?

    心里暗气,方行已有种莫名的杀意在胸中涌动:“妈个蛋的太浩吕氏,哪来这么大仇?你们抢了小爷的归墟,我还没先主动找你们算账呢。你们竟然还要来撩拔我?”

    他本来暗中想过这群人的身份,从与自己仇恨最大的皇甫家,再到被自己折腾了一番狠的神州北域诸宗,甚至还猜到了妖地的狐仙姬、沧澜海九太子敖败等人,却独独没想到,那些与自己怨恨不浅的人没有做出这等讨人厌的事情,倒是这太浩吕部意想不到的跳了出来。

    毕竟说起来,太浩吕部并不知道前不久洗劫了归墟的是自己,在他们的信息里,自己还是一个死人。而他们也自觉归墟大权在握,干么又非得用这种阴损法子来坏自己名声?

    种种念头一闪而过,方行心里翻江蹈海,面上却没有丝毫情绪显露。

    而在他认出了师南沙之时。这位归墟最大的叛徒却也在用狭长的眸子看着方行,他似是感觉方行有些熟悉,眼神有些疑虑,一直在方行脸上转来转去,散出神识来辩认。

    方行倒是若无其事,丝毫也不担心。毕竟自己如今大非昔比,正在逐步炼化万灵丹的他,识界容纳了诸多大妖烙印,随便汲取一道出来,都可以改变自身的气息与容貌,而且这种变化,乃是道源上的伪装,别说师南沙了,就算是真正的元婴境界修士怕也分辨不出来……

    “嗖!”

    也就方行极为淡定的时候,师南沙陡然并指,向他眉心戮来。

    这一下兔起鹘落,极是突兀,再加上师南沙修为深厚,一指点出,便已堪堪到了眉心。

    这等攻击乃是修士之间最为常见的偷袭之法,一指戮入眉心,连神魂都能重创。

    方行心里已是咯噔一声,下意识就要出重手,先弄死这个叛徒再说,但也就在他准备出手之时,忽然间心里一动,闪过了一个念头,如今他眼光大长,一眼可辨虚识,很快就留意到,师南沙这一下出手,真正法力凝而不出,看起歹毒阴狠,实际上只是虚晃一招。

    “他在试探我?”

    方行心里明白,面上却立作反应,大吼一声,身形疾退,同时手掌向前一按,一道淡黄色丹光向前呼啸冲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惊怒的和尚,一边躲闪,一边拼命。

    “唔,实力不俗,倒也可堪一用!”

    师南沙看到了方行出手的丹光,心里便松了口气,大袖一指,整道丹光皆落入了他的袖子里,如石沉大海,没有泛起半点波浪,而他也没了再出手的意思,轻轻一笑,道:“你勿要惊惧,我只是出手试你一试,想要入我掌教师兄的门庭,没点本事可不成!”

    “你掌教师兄是谁?”

    方行一脸警惕的模样,沉声喝问。

    师南沙却是淡淡一笑,道:“凭某家的本事,还没有资格给你们秘地的造化,你们领了符诏,真正目的心知肚明,只告诉你一句话吧,入了我掌教师兄门庭,乃是你的造化!”

    说罢了,便询问方行法号,方行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行方和尚”,师南沙点了点头,也没有细问,便让两个蓝衫修士在此店铺镇守,而自己则带了方行,出门而来,驾了腾云,缓缓向着北方掠去,看他的方法,赫然是朝着白玉京中城方向,方行心里已有些意外。

    白玉京共有十二楼五城,外部四座大城,拱卫着中间一座内城,以白玉京这一方存在来说,那四城已是非贵不可入内,这中间的内城,更是阶层高的吓人了,别说住在这里,哪怕是能够踏足此城的,也无不是在神州拥有一定背影与话语权的,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方行已经猜到了师南沙要带自己去见谁,只是看到了这人住在白玉京内城,便意识到,这太浩吕部的底蕴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深厚啊,娘了个蛋都能住在白玉京内城了……

    “行方师傅,我最后再问你一句,可愿为我掌教师兄效力?”

    直来到了白玉京内城,一片依山而建的殿阁下面,师南沙停了下来,沉声发问。

    “能带我进入那片秘地不?”

    方行问的直接,活脱脱就是一个莽和尚。

    师南沙轻声一笑,道:“我掌教师兄是何等身份,岂有哄你之理?”

    “妈的,一口一个掌教师兄,倒是叫的顺口啊,以前在小爷面前,你怎么天天拉着张脸,半个马屁也没拍过?”方行心里已经极为不爽了,师南沙此时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让他却是愈看心里愈不痛快,冷笑了一声,道:“想要佛爷效力,自然得有好处才行啊……”

    他这番样子,倒让师南沙更放心了,大笑一声,便转身带他上了山。

    来到了山间一片锦绣山峰之下,师南沙将方行带到了山腰间的一座偏殿之中,指着蒲团道:“你且在此地等候,将你与那魔头的恩仇,烙印在玉简之上,再加上你的法印,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当然了,呵呵,你可以稍微夸张一点,反正现在也没人来与你对质了!”

    说罢之后,留下一道玉简,飘然离开。

    方行拿着这道玉简,小爆脾气又上来了,娘的,这是修行界里用来录口供的啊!

    不过为了大事,还是忍耐了下来,拿着玉简,眼珠子乱转。

    神识已散布了开来,感知得到,有两道神念正微不可察的盯着自己,而那师南沙的气息,却一路往山峰上去了,他猜得到,那叛徒定然是去见太浩吕奉先了,心里轻轻咬牙,琢磨了一阵,便自袖子里取了一卷佛经出来,装模作样的翻开来看,似乎在研读经义。

    和尚读经,自然合情合理,不过外人却想不到,此经有个名目:诸佛观想经!

    灵山寺乃是最后佛土,收录了灭门之后的大部分经文,而其中很多一份经文,在当年的灭佛之战里,被高僧大德灌输了法力,形成了具备神异玄妙的异宝,这诸佛观想经便是一部,佛法无边,洞彻天地,此经便具备佛性,以法力催动,号称可以洞彻万物五行,诸天万界。

    当然了,方行觉得洞彻万物五行,诸天万界有点夸张,但洞彻一下这小山包还是可以的!

    就连神秀都曾经说过,这经书简直就是偷看女人洗澡的不二至宝,他心目中的圣经!

    法力注入经文之后,只觉神魂微动,渗入了经文之中,随着心念所动,这经书之上,经文变化,渐渐浮现了一个画面出来,画上,正是师南沙腾云而上的身影,却见他直来到了这山峰最上面的一处白云缭绕的宫殿之中,举步入内,轻声说道:“掌教师兄,师弟拜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