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五十四章 诸子道场

掠天记 第七百五十四章 诸子道场

    “南沙师弟,且入内来坐!”

    山峰顶上那座精致宫殿里,传出了一个儒雅敦厚的声音,言辞间很是平和,并无傲意,师南沙看样子也是来的多了,并不在意礼数,说话间便已经走了进去,却见在宫殿之中,布满了书藉,却非玉册,而是真正的纸质经义,在一个高大的书架子旁边,却有一个穿着一身宽松白袍,披散了头发的男子正捧了经义在看,此人大约三十余岁的外貌,身材高大,贵气逼人,只生得剑眉星目,倜傥洒脱,说不出的气宇斩昂,见到了师南沙,便招手唤他。

    “这就是太浩吕氏的吕奉先?”

    方行仔细打量了两眼,心里有点沮丧,心想这王八蛋不是好人,抢了小爷的归墟,还虐待了我的驴,就该长的贼眉鼠眼才好啊,娘个蛋,怎么长的这么好看,而且还不是个娘娘腔,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再看自己这一身的僧袍和大光头,心里就更涌起了一阵悲哀……

    比自己俊的都得死!

    却听得师南沙道:“掌教师兄,适才又有一个和尚领了斩魔符诏,已被我安置在山下了,加上了他,现在共有三十三人寻了来,指责那魔头的玉简也有了三十三道,皆已打下了他们各自的法印,等若是用性命担保来指责那魔头的恶行了,不过这三十余人里,我瞧倒是投机者居多,别说怨恨了,其中倒有大半不曾真个见过那魔头,而真正与那魔头有怨隙的,以神州北域修士居多,不过他们如今焦头烂额,且自恃身份,却是不甘为我们所掌御了!”

    那太浩吕奉先听了,却是微微一笑,道:“三十余人虽然不少,但力度还是弱了些,南沙师弟。你这几日里再辛劳些吧,谴人去散布一下这道消息,最好能够凑足了百人,修为且不论。倒是身份要留意一下,愈是不同背影愈好,呵呵,届时这身份各不相同的百名修士一起拿命来指责诅咒,想必再有人想包庇那魔头。几位圣人也不会坐视不理了吧!”

    师南沙眉目有些迟虑,顿了一顿,才道:“掌教师兄,南沙心有疑虑,还请师兄解惑!”

    吕奉先闻言稍怔:“哦?”

    师南沙道:“那魔头虽然以前确实作恶多端,不过他毕竟已经死在了皇甫族地了,这一点,就连皇甫家的人都已经证实,黑水湖倒灌,万邪出世。他不可能逃得出来,而且天机宫处徒曾经推洐,这十年里,他那一缕曾经隐约不定的生机,也确实已经消失了,况且就算他没死,以他如今的能耐,也不可能再对我们造成影响,那我们又何必非要坏他的名声呢?呵呵,说句不好听的。他的名声也不必咱们再去坏了吧,已经成为了公认的魔头了……”

    说完了这一袭话,师南沙便皱着眉头,十分不解的向吕奉先看了过来。

    吕奉先听了。却是轻轻一笑,望着师南沙道:“南沙师弟,莫非还念着旧情?”

    师南沙脸色一变,忙道:“南沙一片赤诚,还望墟主明鉴!当年那魔头以及后来掌御归墟大权的邪尊,都将归墟视为自己私物。将我等四部之人视为奴仆,而师兄一入归墟,便言归墟乃太上道统遗地,我等皆为同门,与那魔头和邪尊的做派高下立鉴,南沙当初便因为这一点,才立誓帮助师兄恢复太上正统,自那之后,从无二心,师兄莫非还不信我?”

    吕奉先见到了师南沙这番紧张模样,似乎甚是满意,摆了摆手,笑道:“你不必紧张,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而且墟主这个称呼,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既然说了咱们都是同门,那便没有什么墟主,我哪怕将来真正的成为了太上道统之主,那也只是掌教而已!”

    说罢了,他微微一顿,微笑道:“至于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便是你不问,我也会解释给你听,你随我来白玉京也已近三个月了,不知可否听说过诸子道场的传闻?”

    师南沙神情一凛,低声道:“曾听过片言只语,却不甚分明……那似乎是,神州诸大宗神子将要拜入其中的至高道院,非一宗一族的道子级别,不可踏入此院!”

    “不错!”

    吕奉先轻叹一声,道:“不过这诸子道场,并非一个真正存在的道院,而只是一种称呼,如今,圣人于白玉京内布下大阵,牵引天上玄棺,大造化不日降临,神州五域数十宗,无人跷首以待,但到时候总不能一窝蜂冲进去吧,而且此大计牵扯甚广,不可不慎重对待,因而便有一位圣人提及,欲立一诸子道场,将诸大宗神子纳入一院之中,到时候,天降玄棺,这群人不但会成为第一批进入其中寻求造化的人,大劫来时,更是应劫之人,就相当于……”

    就连他,在此时的声音也渐渐凝重了起来,半晌才吐气开声:“……天元之主!”

    “天元之主?”

    师南沙眼神都有些变了,怔怔的抬头看向了吕奉先。

    吕奉先放下了手里的经义,回身坐回了殿内的太师椅上,倒了两杯茶,自己端了一杯,示意师南沙去拿第二杯,饮了一口之后,才放回了桌上,叹道:“入了此院,便相当于和中域那些人成为了同门师兄弟啊,甚至有资格在将来与他们一争短长,仅此一事,就可以看出这诸子道场意义之重了,但偏偏,进入此院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神州小宗如恒河沙数,世家如漫天繁星,道统如星罗棋布,又有多少能入得圣人法眼?呵呵,以我估计,恐怕所有道统世家的神子加起来,能够进入诸子道场得到圣人亲自指点的,也不过百人而已……”

    师南沙怔怔抬头,眼神震惊。

    天元四域,除却魔渊不算,仅仅算是其他三域,再加上四海及各海上仙山,共有多少道门?多少世家?又有多少天之骄子名满天下?而诸子道场仅收取其中最为杰出的百人,这该是何等的身份与荣耀啊?他如今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都已经不低,但都觉得言愧形秽。

    “此前白玉京曾有白玉令发放出来,诸大宗世家也不过才得一枚,实际上,这白玉令,便相当于进入诸子道场的信物了,我如今既为太浩一部的道子,亦是太上道统传人,也已得了两枚白玉令,家族那一枚,已奉于家中老祖,太上道统这一枚,却还留在我手中,不过你放心,虽然有一部分人提前得到了白玉令,但更多的还是只能靠自己夺来,你既随了我,立下大誓恢复太上正统,我亦不会亏待了你,他日诸子道场开启之时,必助你夺得一枚!”

    “谢师兄!”

    师南沙听到了这里,想也不想,纳头便拜。

    吕奉先却笑着拦住了他,道:“你我既为师兄弟,便不必如此多礼。我与你说这些,便是想告诉你我做这番布置的缘由,呵呵,南瞻一州虽然败落,但撞了大运,那代表了南瞻气运的大雪山一脉,赫然也得到了一枚白玉令,不过大雪山有五子,厉红衣、韩英、厉婴、西漠王琼以及北神山道子,这五人争的厉害,这一枚白玉令却不知该给谁的是,而那大雪山之主胡琴老儿,竟也干脆,谁都不给,却有意将这枚白玉令给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哎呦,这么大方?”

    方行在听到了这一段话时,也呆了一呆,目光有些复杂。

    白玉令这等厉害的玩意儿,那些家伙不好好抱在手里,还会想着留给自己?

    太傻了吧!

    “是那魔头?”

    师南沙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抬头说道。

    吕奉先道:“不错,就是那个魔头,我有挚交在大雪山中,曾与我说过,当年那魔头为南瞻立道一事立下了大功,但偏偏记载立道之人功德的凌云谱上,寥寥无名之人都在榜上,偏偏那魔头因为皇甫一脉的压力,没有被人提及,大雪山一脉一直对他心怀愧疚,做出这等事,怕也是一种补偿,以免道心受损罢了,据传胡琴老儿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那本来为这白玉令争的头破血流的大雪山五子,却都奇异的保持了沉默,若是不出意外,想必一个月内,诸子道场开启时,那个魔头哪怕死了,也会直接成为第一批有资格进入诸子道场的人了!”

    师南沙听到了这里,已然明白了什么,失声道:“师兄召这些人来,是为了……”

    吕奉先轻声一笑,道:“诸子道场,诸子道场,其义便是薪火相承,护佑天元,代表了天元正统,那魔头心思邪怪,恶事做尽,有何资格入此道院?呵呵,若是无人阻止,那大雪山爱将白玉令代表的名额给他,也就罢了,但若是有百人洒血道台,诅咒那魔头,想必诸子道场的几位老圣人,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任由这一颗老鼠屎,坏了他们寄予厚望的诸子道场名声了吧?”(未完待续。)

    PS:  好累,心好累,街上看到一个女孩,没好意思问电话……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