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枯守十年

掠天记 第七百六十三章 枯守十年

    方行飞临了过去,在坟墓上看着,每一座墓前,都立有一座石碑,碑上无字,但当他的目光看向了石碑时,心底自然而然就知道了这座墓里埋的是谁,也知道了此人留在楚慈心底的记忆画面,他看向了一座碑,便看到了里面那楚慈的母亲,一位绝色而性格清冷的女人,她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清冷模样,包括楚慈在内,而后在楚慈三岁的时候,便吊死在了深宫里……

    他看到了楚慈的父亲,他是一域帝王,性情豪爽,只可惜,帝王只能活九十五岁,因此他不能修行,最终深迷于酒色,心甘情愿的做一个被整个楚世家掌控在手中的傀儡……此时他大概还活着,不过不问世事,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子女的他,在楚慈心里已经死了。

    方行也看到了一个自幼照顾楚慈的老嬷嬷,慈祥而善良,却在楚慈七岁那年,因为心疼幼小的楚慈画不完兄长留下的百道符篆的功课,答应了帮她画几张,好让她早一点睡觉,结果在第二日时,被怒气冲冲的楚煌当着后宫所有太监与宫女的面,活活杖毙在楚慈面前……

    在最前面,则有三座稍大一些的坟墓,方行目光扫了过去,却留意到,左面一座,乃是楚煌,楚慈那个严厉的兄长,他被自己在玄域时,一柔击杀,化作血雨在楚慈面前,右面那座,则是楚太尚,他在封禅闯阵时,死在了第二阵内,最后被楚慈亲手埋葬……

    而中间那一座最大的,是自己!

    方行有些惊愕的看着那段藏在了楚慈心底的记忆,却发现,那段记忆,竟然是她心目中少有的温暖颜色,如今的他与楚慈心神几乎融于一处,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楚慈在这段记忆里得到的快乐与幸福,尤其是她刚入玄域。受伤之时,原本被伤势折磨的死去活来,当时自己都替她难受,但在此时的记忆里。这丫头竟然把那一段光阴当作了最珍惜的时光,纤毫毕现……

    只可惜,这段记忆,或者说那个给了她温暖的自己,还是在楚煌太子被自己一矛爆掉的时候。陡然间转向了阴冷,却比她长大的过程中经历的所有事情都要更冷的多……

    一个蜷缩的女孩,十几座森然的坟墓,一片绝望的黑色天空。

    这就是楚慈的梦境,亦或说是他心底的世界!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就连方行,在看到了楚慈的这一方世界时,心里都感觉到了难以排谴的绝望之意,他平时过的又自在又舒坦,倒是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人绝望到了这种程度。尤其是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座坟墓时,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这座坟离得楚慈最近,也分明是最大的啊……

    “你为什么想杀吕奉先?”

    过了很久之后,方行还是决定要问一下楚慈,毕竟自己已经来了。

    他问出的话,在楚慈的梦境里成为了一个念头,轰隆隆闪过,而对楚慈来说,这个念头就像是她自己的。感应到了这个念头之后,她便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自己内心里的想法。

    “因为我累了……”

    楚慈抬起了头,眼神空洞而怯懦。带着一股子枯寂之意,对着虚空,喃喃自语。

    也在她怯懦的声音响起时,洪流一般的念头瞬间涌入方行心海。

    他看到了楚慈在玄域之后经历的痛苦与绝望,以及那种便有如催眠一般让自己相信方小九与方行根本就是两个人的念头,也看到了她在每一次听到方行消息时的痛苦以及听不到他消息时更痛苦的模样。更看到了在封禅山时,她对自己的担忧,以及发现自己最终离开,根本没有留意到她时的失落心境,还有,自己消失的十年里,她在楚王庭等自己的落寞。

    “皇叔他们都在逼我,逼我与皇甫家的人结盟,逼我立誓杀你,为我皇兄复仇……”

    在清冷寂寞的楚王庭里,一身金袍的楚慈总是抱着膝盖,坐在大殿门口,望着南方的天空,希望着看到一个人腾云而来,在她身边,有无数人过来劝她,希望她答应,与皇甫家结成联盟,同时又与大雪山虚与伪蛇,好在皇甫家与大雪山之争中,为楚王庭谋取更多的利益。

    “我不愿意,他们都很生气,对我很失望……”

    他看到,楚慈终不耐烦,也不知是不耐烦了日复一日的等待,还是不耐烦了那些族人日以继夜的劝说,她解下了自己的一身金袍,掷于大殿,而后腾云而走……向着南方。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楚域,也放弃了我们这一脉的皇室正统传承……”

    “但我还是很失望……”

    他看到了楚慈站在南瞻玄域边缘,望着那座小石桥,一看便是三天。

    “我等了你十年,我为你放弃了仇恨,脱离了王庭,你却不肯来看我一眼!”

    最后他看到的,是几乎绝望的楚慈,最终还是心灰意冷,起了退隐之念,她准备来看一看曾经的旧友,然后择一山归隐,因为知道他们要来白玉京,于是自己也来了白玉京,却没想到,在白玉京见到了那道斩杀方行的符诏,也得知了有人在暗中聚集了一大批人要对付方行,本就心若死灰的她却忽而心间一动,心想既然已经绝望了,那就把最后的人情也还给了你吧……

    “这道剑胎是你赠的,那我就用这剑胎帮你除去一个阴险的对手吧……”

    “死也好,活也好,还了你这人情,断了那份痴念!”

    ……

    ……

    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在这个简单的丫头心里,本来就容不下太多复杂的念头。

    恨如此简单,情也如此简单。

    忘不掉就是忘不掉,不管是方行,还是方行杀了她皇兄的事情,都忘不掉。

    本来在楚王庭的那十年,她暗暗发下了誓,如果他能来找自己,那就跟了他去吧,什么复仇,什么大业,自己权当是忘了,哪怕死后见了皇兄,会挨他的骂,那自己也要自私一回,可等了十年,方行没来,她也始终没有忘掉皇兄的死,她知道自己真的忘不掉了。

    这种简直而直白的痛苦,就连方行也感到了一阵疲惫,望着这个在梦里守着一片坟墓,缩成了流浪小猫也似的女孩,他犹豫了半晌身形显化在了这片梦境里,方行缓缓落在了楚慈面前,蹲在了那座本属于自己的坟墓面上,沉默了半晌之后,他忽然伸出了手。

    他非常认真的望着楚慈道:“跟爷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楚慈惊呆了,这是一个她做了很久很久的梦,一直都是自己枯守在一片坟墓之中,似乎过了永生永世,她也已经相信自己将来的永生永世,都会永远留在这么一个梦里,可她没想到,忽然会有人出现在了这里,这一片属于她的绝望世界,然后伸手,说要带她离开。

    “你杀了我哥哥!”

    楚慈望着他,忽然间大哭起来,几乎是在声斯力竭的喊。

    “因为他要杀我啊!”

    方行回答的理直气壮,不过说完了之后,似乎还有些犹豫,又道:“不过我好歹答应你,如果以后你再有一个哥哥来招惹我,我就……我就尽量不杀他……总行了吧?”

    楚慈满面泪痕,无声哭泣,清泪满面:“我很想跟你走,但我忘不了你杀了我哥哥的事情,我不可能去伤害你为他报仇,但我也永远做不到装作没有这回事的样子跟着你走……所以,谢谢你来看我,但让我留在这里吧,这是我的罪……我忘不了你,也忘不了我哥哥……”

    方行的眼神变得古怪了,过了很久,才忍不住嘀咕了起来:“妈蛋,小爷杀人从来不后悔,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想杀我的人……不过我他妈今天倒让你搞的点后悔了……”

    ……

    ……

    而在此时的外界,神秀小和尚盘坐于方行身边,低声诵经,良久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两眼滴溜溜精光四射,望了一眼盘坐在地上,冥思不动的方行以及依偎在他肩上,沉睡不醒的楚慈,低低的叹了一声,低低叹了一声,感觉像看到了一出大戏一样满足,忍不住摇了摇光头,嘻嘻笑道:“没想到还有这些故事,人生真是丰富多彩啊,师兄,你面临的这槛千载难逢呀,我决定要借你的心堪破情劫,这回看你怎么办哟……快点快点,快来告诉我怎么办……”(未完待续。)

    PS:  今天的第四章,求大家支持下票票!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